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辛雨彤入古都
    “金先生,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今天所做的决定!”

    林涛毫不在意的朝金三全笑了笑,然后看了乌鸦一眼,示意乌鸦准备离开。

    “等一下!”

    林涛刚从沙发上站起来,就见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从小洋楼的书房里走了出来,此女正是金三全的老婆王瑛。

    “你为什么说我的先生会后悔,可以解释的详细些么?”

    王瑛面色和善的朝林涛笑着问道。

    林涛目光疑惑的看王瑛一眼,觉得王瑛这个问题问的很是奇怪,也不知道她问这个问题的用意是什么,便道:“没什么好解释的,我想表达的是跟我作对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

    “呵呵……”

    金三全听了林涛无比嚣张的话后忍不住在一旁冷笑两声。

    王瑛却没有嘲笑林涛说大话的意思,一脸正色的说:“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林涛!”

    王瑛疑虑的看了林涛一眼,“林涛?”

    “是的,有什么问题么?”

    “我很纳闷,你的名字和最近羊城那边一个风生水起的黑道大佬名字似乎同音啊!”

    乌鸦站在一旁得意的冷笑道:“什么同音,我们涛哥本来就是羊城的老大!”

    金三全原本还一脸轻视的看着林涛,但得知林涛的名字和来历之后,脸色渐渐变的凝重起来。

    王瑛朝乌鸦含笑的试探道:“小兄弟,你没开玩笑吧?”

    乌鸦鄙夷地道:“我涛哥是如假包换的羊城老大,除了我涛哥,还有谁有这么大的魄力敢随便闯你的龙潭虎穴!”

    “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王瑛再次问道。

    林涛突然笑了起来,说:“羊城的柳元宗你们应该认识吧?”

    “柳老爷子?”

    王瑛微感诧异的看向林涛。

    林涛点头说:“他是我义父,如果你们认识他,可以从他那边证实我的身份,我之所以跟你们说这些不是怕了你们,而是不喜欢麻烦。但是如果你们非得跟我作对,那么我也只能奉陪。”

    “羊城老大?”

    金三全突然笑了起来,将手里的烟蒂塞进了烟灰缸,随即,挑眉说道:“我看是羊城的丧家之犬还差不多吧?现在江湖都已经传开了,羊城的老大被政府某大佬出手给收拾了,搞的很狼狈的逃离了羊城,那个逃窜出羊城的是你么?”

    “是啊!”

    林涛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道:“不过你可能不清楚,对我动手的是什么人。”

    “羊城公安局局长?”

    王瑛下意识的问道,在她的认知里,恐怕也就只有警方才会打击黑社会。

    “是省长大人!”

    林涛觉得王瑛是个聪明人,便非常有深意的将此事给抖露了出来。

    果不其然,王瑛听了林涛的话后脸色稍变,随后挤出了笑意,说:“林先生果然是少年英雄,了不得啊!”

    “还有事没?”

    王瑛摇头道:“没事了,林先生请便!”

    见王瑛没有表态,林涛觉得有些失望,看来自己还是高看了这个女人啊,于是面无表情的迈步就朝大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王瑛再次喊住了林涛,语气温和的说:“林先生,我替我先生拿主意了,加工厂的那块地我们不打注意了,算是给你初来西安的一份见面礼!”

    不得不说王瑛确确实实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

    就在刚才几个呼吸的功夫,王瑛权衡了利弊,觉得为了一块地皮而得罪林涛这种身份不一般的人,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如果退一步的话,不仅能够化解矛盾,还能做个顺水人情卖林涛一个面子,让林涛承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王瑛,你疯了?”

    金三全听了王瑛对林涛说的话,瞪大了他那双倒三角眼看着王瑛,一脸的诧异和不解。

    王瑛没去看金三全,继续笑着对林涛说:“加工厂的事情就此作罢,不过,林先生可否答应我一个请求?”

    “请讲!”

    王瑛正色的说:“未来的若干年里,不要对我先生下手!”

    林涛撇撇嘴,看了金三全一眼,说:“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招惹别人,但前提是别人也不招惹我,我只能跟你保证,他不犯我,我就不会犯他!”

    “有林先生这个保证我就放心了!”

    王瑛露出了意思欣慰的笑意。

    等到林涛和乌鸦走后,金三全终于忍住不低沉的皱眉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只不过是一只来西安避难的丧家之犬,用得着这么忌惮他?”

    王瑛斜视了金三全一眼,怒其不争的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都不知道去用脑袋想问题。”

    金三全语气缓和了些,道:“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我的脑筋稍微聪明一点,也不至于一直让你帮我出谋划策。”

    王瑛郑重其事的看着金三全,说:“知道刚才林涛为什么要告诉我们,是谁在对付他!”

    金三全木讷的摇头。

    王瑛面无表情的说:“他是为了含蓄的告诉我们他的实力有多强!”

    金三全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嗤之以鼻的说:“一只丧家犬狼狈逃窜到西安,他有什么脸说自己有实力?”

    王瑛目光直视金三全,反问道:“那我问你,如果是陕西省的省长想要收拾你,你觉得你有跑路的机会吗?”

    “这个……”

    金三全有些语塞,这个问题他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省长正想收拾他简直是易如反掌,别说省长了,就是市局局长想要收拾他也是一件不太难的事情,混黑的永远都没法跟混政治的相提并论,这是个永恒的真理。

    见金三全语塞,王瑛继续说:“你办不到的事情林涛办到了,而且你想一想,你用了多少年才在西安站稳脚跟,而林涛又用了多少时间统一羊城黑道?虽然他现在确实被动的来了西安,但不代表他没有能力东山再起。他还年轻,如同旭日东升,而你就不同了,已经是日落西山,不再年轻,你们之间有可比性吗?”

    金三全听了王瑛的解说之后,脑袋一下子埋了下去,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陷入了深思。

    “还是你想的深远!”

    良久,金三全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我确实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而且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我现在的确已经不再年轻,过不了几年恐怕就得退出江湖了。”

    王瑛见金三全能够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不由得露出了欣慰的笑意,“你能想明白就好,几年之后这西安城中林涛的名头一定会大放光彩,为了一块不属于自己的地皮,去跟这种人结怨,不值得!”

    王瑛的话刚落音,就看见了从外面走进来的齐柏梅。

    “你的情人来了!金三全,我得提醒你一句,这种女人是不会对你有真感情的,玩玩就算了,别太认真,否则以后你会吃大亏。”

    王瑛满含深意的看了金三全一眼,随即脸色转冷的转身就朝着二楼的卧房走去。

    金三全扭过头去,见齐柏梅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便阴沉着脸,冷声道:“你还知道回来?”

    “老公,你生气啦?”

    齐柏梅使出了惯用的撒娇杀手锏,每一次金三全对她发火,她只要发嗲装柔弱就能够抚平金三全的怒火。

    不过这一次的用处似乎不大。

    只见金三全怒不可遏的指着齐柏梅骂道:“你特么的老实说,一上午都跑哪去了?”

    齐柏梅吓的脸色微变,脸上的笑意全无。

    “老……老公,你别生气嘛,早上的时候主要是雨下太大了,山路难走,我穿着高跟鞋去山上不方便,万一摔伤了你不心疼呀?”

    “少特么转移话题!”金三全怒视齐柏梅,质问道:“我问的是你这一上午去哪了?”

    齐柏梅在回来的路上就知道了金三全会这么问,所以之前就想好了糊弄的话,面色如常好不心虚的说:“我能去哪啊,前两日你不是说镇南边有一个算命的瞎子算的很准吗,我从山上下来之后,闲来无事就去镇南找那个瞎子算了个命,如果你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派人去问!”

    金三全火气少降,语气依旧不悦的说:“算命用的着一上午?而且为什么打你的电话是关机状态?”

    “哎,说起这个事我就郁闷,走在路上的时候手机不小心被雨水给淋湿了,手机可能是电路出了问题,开不了机啦。而且我徒步去镇南算命,算完命了差不多快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所以就随便在路边吃了点,然后又徒步走回来,不就这个点了吗!”

    齐柏梅的解释倒是让金三全暂时找不出可疑的地方,不过马上又想到了白齐国,便皱眉问道:“老白没有跟你一起下山?”

    齐柏梅面不改色的摇头,说:“没有啊,我走的时候他不是跟在你们的队伍里面吗?”

    “这个老白,搞什么鬼!”

    金三全消除了对齐柏梅的怀疑,不过却对白齐国心生不满,他母亲只差几步路就要下棺入土了,白齐国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自己下山去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齐柏梅见金三全没有再追问此事,心中偷偷松了口气,手心明显感觉到了不少冷汗。

    ……

    回西安的路上,林涛仰靠在车子后排座椅上闭目养神,他知道,自己那会儿离开小洋楼之后,金三全的老婆一定会给金三全讲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金三全不是个傻子,就不会再跟自己针锋相对了。

    “涛哥,我跟踪那对男女,发现他们暂时好像还没有什么过于亲密的关系,两人一起走的时候刻意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会不会不是咱们想的那样?”

    樊小军开着车子,目光从后视镜中看了林涛一眼,含笑的问道。

    乌鸦在一旁嗤笑道:“你丫的还真是个大傻缺,你也不想想,他们又不是正当的男女关系,走在大街上能卿卿我我么?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林涛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金三全的小老婆到底有没有给金三全戴绿帽子,已经跟咱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了,只要金三全不再招惹咱们,那咱们也没必要去查他小老婆了……”

    ……

    车子快到西安市内的时候,林涛接到了辛雨彤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辛雨彤声音轻柔软糯的说:“林涛,我跟我父亲马上就到西安火车站了,你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来接一下我们?”

    “这么快?”林涛先是一愣,随后赶紧说:“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不知怎么得,林涛突然有一点不敢去见辛无敌,并不是林涛怕辛无敌,而是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心虚的很。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