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直捣黄龙
    三人在小饭店吃过饭后,见包厢中的白齐国和齐柏梅还没出来,就坐在那喝茶等待。

    “小军,待会儿他们出来了你去跟着他们,看他们去哪了,都干了什么。我就跟乌鸦去找金三全,咱们随时保持联系!”

    林涛喝了一口用一次性塑料杯装的劣质茶叶水后,皱了皱眉头,抬头对樊小军吩咐道。

    樊小军点头答应下来,不过面色有些担忧,“这里是金三全的地盘,涛哥,咱们这么做会不会有些冒险?”

    “放心好了,之所以是他的地盘,他才不敢乱来!”

    林涛淡定的笑了笑,随后说:“即便对方人多,我跟乌鸦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他们说话的时候,包厢的门从里面拉开了,白齐国面带微笑,很有绅士风度的主动让齐柏梅先出去。

    齐柏梅则对白齐国报以媚笑,随后踩着高跟鞋走了出来。

    白齐国看了齐柏梅一眼,跟在了她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小酒店。

    林涛朝樊小军使了个眼神,樊小军放下茶杯,会意的点头,迅速的跟上了两人。

    “走吧,咱们也去会一会这位种田起家的黑道大佬!”

    ……

    金三全的小洋楼内。

    从山上回来之后,金三全继续招待亲属朋友,等到中午饭后客人基本上走的差不多了,金三全脸色阴沉了下来,把光头老三叫进了书房,冷声问道:“还没联系上齐柏梅?”

    老三忌惮的看了金三全一眼,说:“还没找到,打她电话也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给我派人去找,麻痹的把所有人都派出去找,找到她人了立刻带来见我!”

    老三唯恐金三全把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便连忙点头答应下来,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快步走出了书房。

    老三出书房的一瞬间,只听到哐当一声响,也不知道金三全将什么东西给砸的稀巴烂。

    没过多久,金三全的老婆,王瑛走了进去,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粉碎的玻璃茶杯,好奇的问道:“又在跟谁怄气?”

    金三全一脸阴郁的摇头,“没事,你不用管!”

    和许多镇上的妇女一样,王瑛形象不好,所以金三全飞黄腾达之后又找了年轻漂亮的女人这是正常现象。

    王瑛从来没有为此事责怪过金三全,金三全也装作无事的人,在人前总是介绍齐柏梅是他的秘书,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猫腻,作为当事人的王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是在为那个女人生气吧?”

    王瑛一脸睿智的笑了笑,开口问道。

    金三全没有回答王瑛,只是瞥了王瑛一眼后,嘴巴动了动,随后还是没忍住,问道:“你为什么一直没有问过我跟王瑛的关系?”

    “你不是说了吗,她是你的秘书!”

    王瑛表情不自然的笑了笑。

    “你信?”

    金三全目光直视王瑛。

    王瑛摇摇头,说:“不信!”

    “那你……”

    王瑛打断了金三全的话,露出了很少会表露的戏谑笑意,“我为什么不哭不闹?”

    金三全看向王瑛,等着王瑛回答。

    “如果哭闹有用的话,说不定我会跟你大吵一架,然后把你从那个女人身边夺回来,但是我知道,即便我死了你也不会回心转意,所以我为什么还要去给自己平添烦恼和麻烦。”

    金三全默默的看着王瑛,说:“你的淡定让我有些忌惮,这不是一般女人该有的表情。”

    王瑛讥笑道:“你觉得我是一般的女人?”

    “不是!”金三全摇摇头。

    “如果这些年没有我在里面给你出谋划策,你能这么快在西安崛起?”

    “所以我一直都很感激你!”

    王瑛冷漠地道:“你对我的感激就是重新在外面找了个女人,然后带回来在我和亲戚朋友们的面前炫耀吧?”

    金三全再次沉默下来。

    王瑛走到书桌旁,开始整理凌乱的书桌,边整理边说:“儿子打来了电话,让我去伦敦陪他。”

    金三全正抽着烟,听了王瑛的话,微微一愣,看向王瑛,问道:“你答应了?”

    “不答应难道看着你跟那个恶心的女人在我面前秀恩爱?”

    金三全尴尬的说:“没有你帮我出谋划策我恐怕……”

    王瑛抬手打断了金三全的话,“如今再也找不出威胁你的人了,我留下来也没什么用,我走了你应该更开心才对。”

    金三全将没抽完的半截烟给塞进了烟灰缸,随后轻声说:“你在那边所以的消费我全都包了。”

    “不用刻意强调,这些都是你应该做的!”

    金三全咳嗽一声,叹气道:“儿子在那边还好吗?”

    “比你有出息,已经进了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做高管。”

    “他还是不肯原谅我?”

    “你觉得呢?”

    书房陷入了安静的沉默。

    ……

    屋外,老三聚集了二十多名手下,准备出去找齐柏梅的时候,刚走到小洋楼门口便撞见了林涛和乌鸦。

    “你……”

    老三看见林涛的时候,脸色一变,惊的说不出话来。

    “是我!”

    林涛玩味的朝老三笑了起来。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想要找到你们很容易。”

    老三目光警惕的看着林涛,质问道:“你来做什么?”

    “放心好了,我不是来找麻烦的,你们老大在里面吧?我要和他谈谈。”

    “就凭你?”

    老三冷笑一声,心里还是没把林涛当成个人物,虽然林涛很能打这是事实,但很能打又如何,顶多能算是个不错的打手,他并不觉得林涛有资格见他老大。

    乌鸦见老三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脸一下子阴沉下去,迈出一步,声音冰冷的说:“少特么废话,你信不信我特么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操,有本事你他妈的试试看!”

    老三丝毫不输阵势,这次他身边有二十多个小弟,又怎么会还怕对方两个人。

    即便他知道林涛身手了得,也不会觉得林涛能够以一敌二十。

    “这家的老人刚被送上山,她一定不会希望她家不得安宁,恐怕如果真打起来也不是你们老大想看到的结果,你确定要试试?”

    林涛面色淡定的说道。

    老三犹豫了片刻,咬咬牙,瞪了林涛和乌鸦一眼,语气低沉的说:“在门口等着!”

    大约过了三五分钟后,老三从小洋楼的大厅走了出来,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道:“我们老大让你们进去。”

    两人正要进去时,老三突然又喊道:“等会儿!”

    “又怎么了?”乌鸦不耐烦的瞪向老三。

    老三冷声道:“先搜身再进去!”

    “搜他妈的什么身,老子……”

    乌鸦骂咧的就要朝里面冲,却被林涛给拦住了。

    “搜搜也无妨,咱们先把规矩做在前面,免得让人挑理!”

    老三鄙夷的轻哼一声,接着找来两名小弟对林涛和乌鸦进行搜身。

    见身上没带武器,老三这才带着两人朝小洋楼的客厅走。

    金三全不愧是西安的大佬之一,身边随随便便就有差不多几十个人跟着。

    单单只是小洋楼就安排了二十多名身材魁梧的保镖。

    小洋楼内装饰的富丽堂皇,不过虽然点缀了许多欧式风格的物品,不过依然透露这一股股暴发户的气息来。

    当林涛迈步进去时,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金三全。

    他仔细打量了金三全几眼。

    金三全差不多五十出头,身材中等,皮肤干燥黝黑,模样显得有些粗狂,没有多少‘大哥’的气质。

    林涛在打量金三全的时候,金三全也正打量着林涛。

    两人相互对视几眼后,金三全主动指着侧面的沙发,语气不咸不淡的说:“坐吧。”

    林涛跟乌鸦坐下后,金三全立马咄咄逼人的沉着脸问道:“你们就是昨天伤我手下的人?”

    林涛表情淡然的说:“金先生,我得纠正你一个错误,不是我们伤你的人,而是你们的人先动手打我们,我们属于自卫反抗罢了。”

    “别说那些没用的,说吧,你想跟我谈什么?”

    金三全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他很不习惯被对方主动出击的感觉。

    原本他想着这几天把他老母亲的丧事办完了再去找林涛,却没想到刚过一天,林涛就找到了他的老巢来了,他又怎么能不郁闷。

    虽然金三全态度不好,不过林涛丝毫不动气,脸上露出笑容的说:“我来的主要目的是希望金先生不要打加工厂的主意!”

    金三全饶有兴致的说:“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不打加工厂的主意,你今天代表谁来跟我谈话?”

    林涛依然笑着说:“算是代表长安食品公司老总的身份来跟你谈话吧。”

    金三全见林涛只不过二十出头,就跟所有人一样,轻视了林涛,觉得他在说大话,一脸戏谑的笑着说:“好啊,既然你代表了长安食品集团老总来跟我谈话,那么你告诉我,你能给我什么好处让我收手?”

    “没有好处!”

    金三全的笑意收敛,眯着眼睛望着林涛,“那你凭什么让我收手?”

    林涛脸上的笑意也慢慢的消失,目光直视金三全,眼神凌厉的说:“金先生,请你先搞清楚一件事情,我过来不是求你的,而是来提醒你,不要打加工厂的主意,否则,咱们今后的一段时间里谁都不会很愉快!”

    “好好好……”

    金三全听了林涛的话,怒极反笑,点头连说三个好,随即,阴沉着脸指着大门口低喝道:“我倒想瞧瞧你能让我怎么不愉快,送客!”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