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有一腿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涛赶往小镇的路上时,小镇上浩浩荡荡的车队已经将金三全的母亲送上了山。

    上山的时候下起了小雨,也算是应了个丧事的景。

    这场雨下的金三全高兴不已,听算命的说,老人去世,送上山时下雨是祥兆,金三全心里想着,莫不是老太太显灵,要保佑自己继续财源滚滚。

    由于下雨的缘故,山上小路泥泞难走,行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行,抬棺人更是吃力无比。

    金三全的小老婆齐柏梅穿着高跟鞋,刚踏上泥泞小路,脚就又缩了回去,一脸嫌弃的看着泥巴路,抱怨道:“这么多泥巴,这路怎么走啊!”

    走在齐柏梅身边的白齐国低声说:“可别抱怨,让三全听到了不好。”

    齐柏梅撇撇嘴,止住脚步,说:“我不上去了,穿着高跟鞋不方便。”

    “也行,待会儿我向三全解释一下。”

    齐柏梅看了白齐国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你也别去了,死的又不是你亲戚,你跟着凑什么热闹,陪我下山去,大早上的,瘆得慌,我一个人不敢走。”

    白齐国显得有些犹豫,虽然金三全的母亲跟自己不沾亲带故,但是毕竟自己跟金三全认识这么多年,而且刚才金三全也看见自己跟了过来,万一埋棺的时候他没看见自己,那不还得挑自己的理了!

    “这不好吧……”

    “你是不是个男人啊,怎么婆婆妈妈的,到底走不走?”

    齐柏梅生气的时候让白齐国觉得倒是有些韵味,尤其是那黑丝袜,皮短裙,看的就让人食指大动,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落在了队伍的后面,眼看着都快要追不上人群了,白齐国一咬牙,道:“成吧,反正我也是个外人,这种场合本不应该我来,齐小姐,我送你回去。”

    “这还差不多!”

    齐柏梅妩媚的朝白齐国笑了起来,神情见模样轻佻。

    两人举着雨伞,脚步缓慢的朝着村外的大路行走,齐柏梅见白齐国低着头不吭声,便主动找话题聊道:“老白,我叫你老白你不介意吧?”

    白齐国讪笑一声,摇头说:“齐小姐,你随便叫就是咧,没事的。”

    齐柏梅笑着点头,说:“昨天你刚来吊唁的时候,我听了你跟三全的对话,以前你们之间的误会挺深吧?”

    “陈年往事了,不过他确实因为那件事情暗恨了我好多年。”白齐国苦笑的说道。

    齐柏梅好奇的问道:“三全以前真是个农民啊?”

    “可不是么,当年我开桑塔纳的时候他还在地里种田呢,要不是我……”提及当年的时候白齐国一脸起劲,正打算跟齐柏梅讲一讲自己以前的发家史,顺道说一些金三全的丑事时,突然想起来齐柏梅是金三全的小老婆,话说到半截声音戛然而止。

    见白齐国突然闭嘴,齐柏梅诧异道:“怎么啦?”

    白齐国讪讪的笑了起来,“还是不说了好,怕你到时候在三全面前吹枕头风,我现在在他手底下混,可不敢得罪他咧!”

    “去你的!”齐柏梅妩媚的笑着啐了白齐国一口,娇声挑眉道:“我齐柏梅是那种人么?你赶紧说,否则我高金三全,说你非礼我!”

    “齐小姐,你可别胡说八道啊!”白齐国吓的脸色一变,压低声音说:“话可不能乱说,你想害死我啊!”

    “咯咯咯,瞧你吓的,至于么?”齐柏梅捂嘴娇笑不已,觉得戏弄白齐国很有意思。

    “这种话可不敢再乱说,否则我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咧!”

    “要我不乱说也可以,那你得听我的话!”

    白齐国:“……”

    “怎么,不愿意?”

    “没……没有!只不过,你想让我做什么?”

    齐柏梅满含深意的看了白齐国一眼,说:“暂时还没想好!”

    ……

    抬棺人将金三全目光的棺木抬到了事先选好的风水宝地,下土时,金三全朝四周看了一圈,皱了一下眉头,问身边替他打伞的老三,“你小嫂子呢?”

    老三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悻悻的摇头,说:“我一直跟在您身边,不注意到小嫂子啊。”

    金三全冷哼了一声,低声骂咧道:“真特么的不是个东西,下点雨都懒得上来了。”顿了顿,他继续说:“刚才不是见白齐国也跟来了吗,怎么也没见他人啊?”

    老三怯怯的摇头表示不知道,不过马上又抢着说了一句,“他刚才确实是跟在咱们的队伍里,不过现在找不到他人了,估摸着是回去了。”

    “两个人同时消失?”

    金三全皱眉呢喃一句。

    老三压低声音说:“老大,您该不会是怀疑……”

    “怀疑你麻痹,滚蛋,他们昨天才认识,怎么可能!”金三全恶狠狠的瞪了老三一眼,觉得气不过,又伸手在老三的光头上狠狠的抽了一下,骂咧道:“再特么说这种话老子弄死你!”

    老三吓的赶紧低下了头,不敢再多说话了。

    金三全虽然觉得老三说的话完全就是扯淡,不过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快活,两人同一时间离开了,是一起离开的,还是各走各走?

    金三全这个人虽然为人还算豪爽,但是唯独对他女人的事情很小心眼,别的男人多看齐柏梅几眼,金三全都会觉得不爽,想要做掉别人,他什么都可以忍,就是忍不了自己女人的背叛,恐怕这种事情全天下也没几个人能够忍受。

    “等会了西安之后,你盯着点白齐国,毕竟他才加入咱们,还不能完全信任。”

    金三全表情阴晴不定的对老三说道。

    老三哦了一声,随即,低声道:“老大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把他盯的死死的,让他什么事都干不成。”

    金三全听了老三有歧义的话,眼睛又是一瞪,吓的老三一哆嗦,忙赔笑的嘿嘿干笑了两声。

    ……

    车子经过小镇的石桥时,樊小军将躺在副驾驶座椅的林涛跟叫醒了,“涛哥,到地方了。”

    林涛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外面,问道:“乌鸦跟你联系过没?”

    “已经联系过了,说是过了石桥再走几百米,他在一个叫‘小周饭店’的地方等咱们。”

    说话间,两人车子已经开到了‘小周饭店’门口。

    ‘小周饭店’的招牌很醒目,虽然两人一眼就找到了地方。

    下了车,两人朝着小饭店内走去,乌鸦正站在饭店内跟林涛招手示意。“涛哥,你们来啦!”

    此时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段,小饭店内已经坐了好几桌,人多嘴杂,林涛看了一眼乌鸦,问道:“有没有包厢,找个说话方便点的地方。”

    乌鸦苦笑道:“有一个包厢,不过我来晚了,已经被别人给坐了。”

    “那就换地方!”

    乌鸦又是一阵苦笑,无奈的说:“涛哥,这小破镇想找到一个吃饭的地方不容易,这一家虽然地方看上去很小很破,但是老板炒的菜还是不错的。”

    樊小军听了乌鸦的话,没好气的白了乌鸦一眼,说:“咱们千里迢迢跑过来又不是吃饭的,你不明白涛哥的意思啊,找个安静方便说话的地方,傻帽!”

    “也不急在一时,涛哥要不咱们先在这里吃个饭,等吃完饭了再谈,咋样?”

    一路奔波,林涛确实有些饿了,便点头说:“成吧,饭还是要吃饱的,先吃饭,吃完了找个僻静的地方再谈事情。”

    三人说话的时候,包厢内的门被打开,一男一女从里面走了出来,男方身材中等,五官清秀充满书生意气,女人身材高挑,模样中等,身上则穿着黑丝以及皮短裙,神情妩媚轻佻,这一男女正是提前下山的白齐国和齐柏梅,两人边说话边朝着小饭店的厕所走去。

    乌鸦看到齐柏梅性感装扮下的一双黑丝美腿,有些眼热的盯着齐柏梅一扭一扭的挺翘臀部,感叹道:“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还有这么时尚漂亮的妞。”

    “她很漂亮吗?”

    樊小军极为鄙视的看了乌鸦一眼。

    乌鸦骂咧一句,笑骂道:“你个傻缺,这种妞在小地方当然算美女啊,你也不看看这镇上的女人都是些啥歪瓜裂枣。”

    “咦?!”乌鸦说完后突然又轻咦了一声,目光盯着进了厕所的齐柏梅,自言自语道:“怎么看这女人有点面熟?”

    “啊,我想起来了!”

    乌鸦突然一拍大腿,随即四处张望两眼,见没人注意到他们,才压低声音对林涛说:“涛哥,这妞好像是金三全的女人。”

    “哦?”

    林涛诧异的看了乌鸦一眼,“你怎么知道她是金三全的女人?”

    乌鸦解释道:“我昨天跟踪老三到了金三全家附近,看到了这个女人寸步不离的跟着金三全招呼客人。”

    “你咋知道是他女人,也有可能是他妹妹或者表亲什么的啊!”樊小军辩驳道。

    “我特么话还没说完呢,他们举止亲昵,会特么是妹妹或者表亲么?”乌鸦瞪了樊小军一眼,随后对林涛说:“按理说这个女人这会儿应该跟着金三全一起送葬才对啊,怎么跟着一个男人单独跑到这里来吃饭了。”

    林涛神情玩味的看了一眼守着厕所门口的白齐国,似笑非笑的说:“难道他们有一腿?”

    “嘿嘿,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乌鸦跟着坏笑了起来。

    林涛正色起来,说:“如果真是这样,那咱们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涛哥,你们在说什么,我咋听不懂呢?”樊小军挠挠头,感觉云里雾里不知道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林涛深沉的笑了笑,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