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爱情转移法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辛雨彤出现在了秦汗青的医馆门口,而送辛雨彤的人在将辛雨彤送到之后,听从了柳元宗的吩咐,一刻也不停留的离开了。

    秦汗青依然在医馆内纠缠着辛无敌,想要知道辛无敌在沙漠深处的所见所闻。

    不过辛无敌就像是老僧入定似的,无论秦汗青如何纠缠,他都不予理会,盘坐在床上运气疗伤。

    “有人在吗?”

    辛雨彤进了医馆,见医馆的正堂没人,便好奇的轻声询问道。

    辛无敌在听到辛雨彤的声音后,眼睛猛的睁开,快速下床就从里屋走了出去,见到自己女儿,辛无敌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意,“女儿,我回来了。”

    辛雨彤见到辛无敌原本挺高兴的,但见自己父亲为了自己弄的遍体鳞伤的时候,她眼眶一红,强忍着眼泪道:“父亲,您受苦了!”

    “不苦,只要能救你性命,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愿意!”辛无敌朝着辛雨彤温和的笑了笑,轻声说道。

    说话的时候,辛无敌伸出手去探了一下辛雨彤的脉象,随后微微一愣,轻咦一声,问道:“这些日子都是谁在给你灌输内力?”

    “林涛啊!”辛雨彤随口说道。

    “不对……”

    辛无敌皱着眉头连连摇头,说:“除了林涛的内力,我还从你体内感受到了另外一个内力的存在。”

    “啊,你说的是柳老爷子吧?!”

    辛雨彤解释说:“自从林涛去了西安之后,一直都是柳老爷子在代替林涛帮我灌输内力。”

    “柳老爷子?”辛无敌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林涛的义父吧。”

    辛无敌脑海中突然闪出了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来,“会不会是他?”辛无敌自言自语的低声呢喃。

    “谁呀,您认识?”辛雨彤好奇的看向辛无敌。

    辛无敌摇头,道:“可能是我想错了吧。”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越发的沉重起来,很显然,那个为辛雨彤疗伤的人就是柳元宗。

    在整个羊城能够算的上是内功高手的绝对找不出五个来,而一个姓柳的内功高手突然蹦了出来,而且还不惜自损功力的替辛雨彤疗伤,除了柳元宗,辛无敌再也想不出其他姓柳的高手了。

    虽然林涛在极力的隐藏柳元宗的身份,但是柳元宗的内力辛无敌再熟悉不过,想隐藏都隐藏不住。

    “林涛为什么会是柳元宗的义子,而且,当初林涛主动要求为雨彤治疗伤情这并不合情理,以雨彤的病症,是需要耗损内力来帮她稳定病情的,一般人怎么会拼着内力受损去帮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辛无敌越想越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柳元宗和林涛安排好的,甚至于,林涛所说的‘火阳草’未必能够救辛雨彤的性命,极有可能是林涛故意把自己给骗到沙漠深处去,想让自己葬身于沙漠!

    “好歹毒的阴谋!”

    辛无敌咬牙暗恨。

    辛雨彤见辛无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有些担忧的说:“父亲,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我没事!”

    辛无敌重重的吁了口气,随即道:“你跟林涛相处的也有些日子了,你觉得他人如何?”

    “啊?”辛雨彤不明白辛无敌问这话的意思,想到跟林涛这段时间的接触,辛雨彤俏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抹不由自主的笑意,说:“他人挺好的,也乐于助人。”

    “你确定看到的是真相,而不是表象?”

    辛雨彤疑惑的看向辛无敌,“父亲,你到底怎么了?”

    辛无敌没有说话,沉默片刻,随即道:“我们马上动身去西安!”

    虽然辛无敌觉得林涛很有可能跟柳元宗串通起来迫害自己,但是又怕自己的猜测不准确,而耽误了他女儿的救治,于是他当机立断,决定先去西安找林涛,如果林涛真的哄骗了自己,那么即便先杀林涛再要柳元宗的命也不迟。

    ……

    得知辛无敌要来西安的消息,林涛悬着的心暂时落了下去,中午陪着沈曼丽在别墅吃过午饭之后,下午的时候林涛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别墅,临离开前,林涛交代了吴妈,让吴妈照顾沈曼丽这几天的饮食起居。

    他之所以急忙的离开,是因为他昨天派出了乌鸦和樊小军分别跟踪老三以及陈俊阳,今天有了消息传来。

    樊小军暗中监视陈俊阳,发现陈俊阳有偷偷潜逃的动机,便向林涛汇报,林涛思索再三后,决定暂时留陈俊阳一条性命,说不定日后还有用也没准,便让樊小军将陈俊阳给囚禁了起来。

    至于乌鸦那边,也是刚不久前接到了乌鸦的电话,说是跟踪老三去了一个小镇上,打听后才知道,原来是老三的大哥金三全家里正在办丧事。

    既然找出了目标,林涛不喜欢被动挨打,就打算主动出击。

    他先驱车跟樊小军汇合,紧接着两人一起朝着金三全所在的小镇驶去。

    路上,林涛让樊小军开车,他坐在副驾驶座椅上闭着眼睛小憩,最近这些日子所以的事情都赶在了一起,让林涛觉得身心疲惫,蒋省长的幕后黑手,胡媚儿的失踪,西安黑道的虎视眈眈,以及辛无敌与柳元宗的宿仇,一想到这些麻烦事,林涛便寝食难安。

    “涛哥,最近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樊小军见林涛仰躺在座椅上,便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林涛苦笑着说:“能休息的好么,有太多事情和太多麻烦需要去解决,现在看来啊,还是做一个平平凡凡的老百姓最轻松快活。”

    樊小军笑着说:“各有各的活法,老百姓也有老百姓的悲哀和无奈。涛哥你注定就不会是个平凡的人,所以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林涛目光怪异的看着樊小军,“你以前说你是小学没毕业还是初中没毕业来着?”

    “嘿嘿,小学!”

    “靠,小学没毕业能说出这么高深的话来?”

    “很高深吗?”

    林涛打趣道:“对于你的文化程度来说,已经很高深了。”

    樊小军仿佛没听出林涛话里讽刺的意味,憨厚的笑着说:“以前在村里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说这句话,听的多了就会说了,嘿嘿……”

    “别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你丫的小姐都找过,还装什么憨厚啊!”

    樊小军面色一窘,悻悻的说:“涛哥,你这么说良心不会痛吗?当初可是你给我安排的小姐!”

    “哈哈哈……”

    林涛乐得笑出了声,一想到樊小军的第一次断送在了会所的小姐手里,就觉得好笑,不过这也是樊小军自己的选择,林涛觉得与自己无关。

    “你丫当初自己愿意的,跟我有屁关系,再说了,我怎么就没玩,说明我定力比你好多了!不过你也不用太在意,当初你玩的那个我看了,是会所的高档货色,也不算吃亏。”

    樊小军唉声叹气道:“涛哥你这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呀,你身边整天都是红颜美女环绕,当然不屑于找小姐,你再看看我……”

    樊小军一想到自己第一个女朋友因为嫌弃自己穷,没本事,跟别的有钱男人跑了,心里就无比难受,总觉得心里的那道坎过不去。

    “涛哥,你说我以前如果多努力一些,上进一些,张梅还会跟我分手吗?”

    林涛第一次见张梅是在老乌的酒店,当时张梅是老乌酒店的职员,而林涛负责管理那家酒店,第一次接触张梅,觉得张梅人倒是挺朴实的,还亲自帮张梅赶跑了骚扰她的酒店经理王晓峰(沈曼丽的表侄)后来才得知,原来张梅竟然是樊小军的女朋友。

    也许是张梅一直觉得樊小军碌碌无为,之后两人闹了矛盾,张梅就偷偷跟了一个建筑老板。

    为此事,樊小军伤心了好一段时间,也是在那段时间里,樊小军赌气的将第一次发泄在了会所小姐身手。

    这会儿见樊小军突然变的失落起来,林涛便安慰说:“不用这么丧气,好女人多的是,张梅这种见利忘义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你,我以前不是承诺过给你找女朋友吗,最近这些日子忙过了就着手给你找,女人咱不愁找不到!”

    樊小军眼眶有些泛红,挤出笑意的说:“倒也不是非得找个女人,现在跟兄弟们在一起挺好的,只是想不通张梅怎么会突然变势利了,以前她不是那样的。”

    “纠结这些有什么用?也许她以前确实不势利,但是社会在变,张梅生活的环境以及接触的人也在变,所以她的思维也会跟着变化,这些都太正常不过了。”

    樊小军暗暗点头,随即扭头对林涛说:“涛哥你说的这些我虽然似懂非懂,但是有一点我我明白,张梅变了,而且已经变的不再是我以前喜欢的那个单纯的姑娘了,前些日子想不通,心里一直有道坎过不去,现在想通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恩,想通了就好。”

    林涛一本正经的点头,随后又满含深意的笑了起来,朝樊小军挤眉弄眼的说:“不过就算想不通也不要紧,大不了多给你找几个小姐陪你,你慢慢就会想通了,这叫爱情转移法,爱情转移是治疗情伤最快最有效的方式诶!”

    “跟小姐谈感情?”樊小军翻了个死白眼,随即,目光幽怨的看向林涛,一脸的欲哭无泪。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