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沙漠归来
    次日,一大早,林涛正搂着沈曼丽做着美梦,安静的卧房中突然传来刺耳的手机铃声一下子惊扰到了林涛的清梦,从梦中惊醒后,林涛反应迟钝的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床头柜的手机还响着呢,于是打着哈欠忙去摸手机。

    “谁啊,这么早就打电话!”

    林涛一脸郁闷的接通电话,嘴里不耐烦的喂了一声。

    “师兄,是我,没吵到你睡觉吧?”

    电话那头传来秦汗青笑呵呵的声音。

    “靠!”

    林涛忍不住骂咧一句,“秦老头,你有毛病啊,大清早的不睡觉给我打什么电话?”

    秦汗青被林涛骂了也不生气,依然笑呵呵的说:“这不是有急事吗,你听不听,不听我可挂电话了!”

    “少废话,赶紧说!”

    秦汗青这才郑重其事地道:“辛无敌从沙漠深处回来了,找到了你需要的‘火阳草’,让你赶紧为他女儿治病!”

    林涛听了心情有些复杂的说:“已经回来了啊!”

    “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不希望他回来似的?”

    “怎么可能!”林涛醒悟过来,忙否认,随后说:“我最近恐怕离不开,你让他带着辛雨彤来西安找我。”

    “可是辛雨彤人在哪呢?”

    “这个嘛……”林涛犹豫了一下,他是肯定不能让辛无敌知道,辛雨彤正住在柳元宗那里的,他们两家有大仇,如果让辛无敌知道了辛雨彤在柳元宗那里,肯定会出大事情,“我会派人把辛雨彤送到医馆来,你让辛无敌见到辛雨彤之后立刻带着她来西安,辛雨彤的时间不多了。”

    秦汗青忙答应一声,紧接着挂断了电话。

    坐在床上,林涛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心情显得极为复杂。

    凭借他跟辛雨彤的关系,按理说他不应该阻止辛无敌去找柳元宗报仇,可是林涛又曾经答应过他义父柳元宗,保他寿终正寝,他不能言而无信,所以只能把辛无敌给引到西安来,让柳元宗暂时脱离险境。

    “谁打来的电话?”

    林涛发愣的时候,沈曼丽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见林涛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沈曼丽目光关切的望着林涛,出声问道。

    “把你吵醒了?”

    林涛朝沈曼丽笑了笑,轻轻楼主了沈曼丽的腰身,说:“辛雨彤的父亲找到了我需要的中草药,打算把辛雨彤接过来让我治疗。”

    “就是那个体质特殊的女孩子?”

    “恩,是她!”

    沈曼丽说:“既然已经找到了需要的草药,你还在担心什么?”

    林涛苦笑道:“如果只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事情挺复杂的,一时半会也说不出去,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告诉你。”

    语气顿了顿,林涛怕沈曼丽继续追问下去,就转移话题说:“昨天晚上给你抹的药膏现在感觉怎么样?”

    沈曼丽感受了一下脸上的伤痕,说:“划伤的地方有些痒。”

    林涛笑道:“痒就对了,痒就说明在滋生新肉了,顶多半个月时间你漂亮的脸蛋就能完好如初。”

    跟沈曼丽说话的时候,林涛拨通了柳元宗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之后对面接通了。

    林涛朝沈曼丽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随后对着电话说道:“柳老爷子,是我。”

    “啊,小涛啊,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林涛能够感觉到柳元宗说话有些含糊,估摸着还没怎么睡醒。

    “辛无敌回来了!”林涛语言简短的说道。

    “啊?”

    柳元宗惊讶的啊了一声,随即睡意全无,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有些紧张的问道:“他现在在哪?”

    “医馆里,你现在安排人把辛雨彤送到医馆里去,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柳元宗在电话那头沉默片刻,说:“其实我跟他之间的恩怨应该有个了结。”

    “不行!”

    林涛果断的否决,“如今的辛雨彤已经耗不起了,如果你跟辛无敌这个时候了结恩怨,势必会影响到辛雨彤的治疗,她可能会因此而丢掉性命!”

    柳元宗听了林涛的话,又是沉默片刻,随即轻叹一声,有气无力的说:“好吧,我听你的,把人送到医馆去?”

    “是的,最好找一个生面孔,不要让黑影露面。”

    “恩,我心里有数!”

    ……

    秦汗青在挂断了林涛的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就把林涛的原话转告给了辛无敌。

    辛无敌此时身上是伤痕累累,跑了一趟沙漠深处差点没能活着回来,如果不是他武艺高强,经历丰富,恐怕早死在沙漠的沙尘暴中了。

    这一路的艰险简直是无法言喻,辛无敌这辈子经历过不少事情,但是沙漠之下让他记忆最为深刻,为了辛雨彤,他什么都愿意做,虽然辛雨彤并不是他亲生女儿。

    一想到这个,辛无敌就感觉心如刀割般痛苦。

    他坐在秦汗青里屋的床边,听完秦汗青的话后,说:“必须马上离开羊城吗?”

    “林涛是这么说的,说是辛雨彤已经没有时间耽搁了。”

    辛无敌表情显得极为纠结,他忍辱负重了几十年,为的就是找柳元宗报仇,如今仇人就在眼前,却面临着重要的选择。

    如果选择报仇,辛雨彤的命就不保了,如果放弃,那么他妻子当年不是白被柳元宗侮辱而死了吗?!

    “你在犹豫什么,那可是你女儿?”

    秦汗青见辛无敌表情痛苦,犹豫不决,感觉甚是差异,便开口问道。

    辛无敌闭口不言,缓缓将眼睛给闭上。

    当年他妻子被柳元宗侮辱,上吊自杀,那悲惨的场景这么多年一直在他脑海里徘徊,让他中日不得眠,无数个失眠的夜里他悲痛欲绝,恨不得将柳元宗碎尸万段,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却因为要救辛雨彤而错失这个机会。

    有那么一瞬间,辛无敌恨不得想放弃辛雨彤,可是一想到辛雨彤是他妻子所生,虽然不是他亲生女儿,却跟着他度过了三十年,他又狠不下心去不管她。

    “好!”

    辛无敌心猛的一揪,眼眶湿润的重重点头,心中虽有千万分不甘,但为了跟自己相依为命三十年的女儿,暂时放弃仇怨也罢,如果妻子还在世,肯定也会让自己这么做。

    “雨彤到了这里,我马上就带她去西安。”

    秦汗青笑了笑,说:“这就对咯,本应如此嘛!什么事情有比自己女儿性命更重要的呢,你说是不?”

    辛无敌敷衍的点头,随后看向秦汗青,好奇的问道:“林涛为什么突然去了西安?”

    “这个事情说起来就有些复杂了,原因是……”

    见辛无敌疑惑的看向自己,秦汗青嘿嘿干笑两声,腆着老脸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在羊城混不下去了,挺狼狈的逃窜出的羊城。”

    “以他的能力,不应该啊!”

    秦汗青叹气道:“能力再强又如何,能够政府作对么?”

    辛无敌默然无语,确实,如今这个世道,无论什么势力,都无法与政府作对,与政府作对的下场都会是以惨烈收场。

    “难道林涛得罪了政府官员?”

    “谁知道呢,这小子总是神神秘秘的,天知道他在干些什么,不过如果你想打听他的事情,我可以去问问我女儿,我女儿跟这小子关系很好。”

    “不用了,他的事情我不关心,我只关心我女儿的安危。”

    “老哥啊,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多伤口?沙漠里面有很多危险吗?”

    秦汗青忙拿出了治疗外伤的药膏开始帮辛无敌抹擦。

    提及此事,辛无敌一脸的心有余悸,叹气道:“我这辈子恐怕再也不想经历那些事情,真是没想到,我在这人世间弥留之际竟然能够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

    秦汗青极为好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瞪大眼睛问道:“什么天大的秘密?”

    辛无敌面无表情的摇摇头,道:“不能说!”

    秦汗青不甘心,试探的说:“是不是和沙漠深处的事情有关?”

    辛无敌瞥了秦汗青一眼,反问道:“你说呢?”

    “嘿嘿,辛老哥,你就满足我的好奇心告诉我呗,我的人品你还不相信啊?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辛无敌坚决的摇头,“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这件事情涉及太大,而且匪夷所思,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不会是有什么藏宝图吧?”

    辛无敌无语摇头。

    “难道是什么珍奇仙草?”

    辛无敌依然摇头。

    “洪水猛兽?还是发现了什么消失在沙漠的失落城市?”

    “你不用试探了,试探也没用,这个事情就算告诉你,你也做不了什么。如果有可能,也许我会和林涛提一提。”

    “听你说话的意思,我做不到,但是可能会告诉林涛,也就是说林涛也许可以做到,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到而林涛却有可能能做到的呢?”

    秦汗青自顾自的揣摩起来,随即,眼神一亮,恍然大悟的叫道:“我知道了,是不是和医术有关?”

    见辛无敌依旧面无表情,秦汗青马上又摇头,“不对不对,应该不是和医术有关,除了医术,难道是……功法?!”

    秦汗青瞪大了眼睛说出‘功法’两字后猛的看向辛无敌,见辛无敌呼吸变的稍稍急促起来,便断定自己至少猜对了方向。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