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鸡贼
    白齐国又是一声叹息,摇摇头说:“原本这些话我是不该说出来的,但是你对我误会太深了,所以我不得不把真相说出来。当年你沉迷于赌博,把家里能赌的几乎全都赌进去了,阿姨怎么说你都不肯听,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找到了我,让我帮忙……”

    你说我妈让你故意到家里来刺激我?”

    “是的,至少现在看来,当初阿姨的策略是对的,你的确是出人头地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话?”金三全还是将信将疑。

    白齐国表情严肃的说:“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对阿姨的灵位发誓。咱们老同学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性格你不知道么?”

    金三全这才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白齐国的肩膀,说:“我当时还纳闷,想你白齐国性子一直挺温和的,怎么就说出了那些伤人的话,原来都是我老娘的注意啊,不过现在看来,我老娘的确英明啊,否则我估摸着现在还是个农民烂赌鬼呢!”

    “哎,三全,这些年你的买卖倒是越做越大,媳妇也越换越漂亮。”说到这里他满含深意的看了金三全漂亮性感的小老婆一眼,随后继续叹气说:“我却走了背字,公司破产,老婆也跟别人跑了,哎……”

    金三全虽然为人心狠手辣,但是对朋友和兄弟倒是挺讲义气的,跟白齐国解除误会之后,金三全觉得这些年误解了白齐国,就拍着白齐国的肩膀说:“如果老白你不嫌弃,就到我的身边来做事吧,有我金三全一口饭吃就少不了你的。”

    “这……这不好吧?”

    “大老爷们,别扭扭捏捏的,来吧,跟着我干!”

    金三全笑着说道,这个时候,七八个精壮大汉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走进了小洋楼大门口,见到门口站着的金三全,领头的黑衣光头‘老三’负伤的走到金三全身边,看了一眼白齐国,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金三全见状,看了老三一眼,嘱咐说:“跟我去办公室谈。”随后又看向白齐国,添了一句,“你也一起来吧。”

    书房内。

    扭着小蛮腰的小老婆给金三全和白齐国分别倒上了热水,随后乖巧的站在了金三全的座椅旁边。

    金三全抽着烟,眯着眼睛问老三,“出什么事了?怎么去的人都带伤回来了?”

    “被……被打了!”

    老三忍不住摸了一下脸上的伤口,极为尴尬的说道。

    “哦?”

    金三全饶有兴致的说:“长安食品集团的人这么流氓?”

    “可不是么,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找来了一个小子,身手好的不得了,把我们哥七八个全都给……”

    “什么?”金三全一下子打断了老三的话,诧异的说:“你说对方一个人打翻了你们七八个?”

    老三的身手金三全还是知道的,可以算得上是他手上排前五的猛将,却被别人随便给干翻了,可想而知对方的身手有多强悍。

    老三忌惮的看了金三全一眼,悻悻的说:“这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是……”

    “别特么吞吞吐吐的,有屁快放!”

    金三全有些不耐烦了,忍不住骂咧道。

    老三咬咬牙,说:“陈俊阳把您给出卖了,把您的计划告诉了那小子和长安食品公司的高层。”

    “他想死么?”

    金三全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老三道:“他也是被那小子给威胁了,如果不说出来,那小子真会杀了他。”

    “原来还是个硬茬子啊!”金三全笑了笑,随即挑眉道:“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挺好奇的想见一见这小子。”

    “那……老大,咱们接下来该咋办?”

    金三全笑道:“既然已经被他们知道了,咱们也别去试探底细了,直接明着玩,我就不信这些民营企业敢得罪咱们!那可是一块大肥肉,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先出去吧,这件事情我再好好考虑一下。”金三全对老三说道。

    老三点点头,看了白齐国一眼之后出了书房。

    书房里只剩下白齐国、金三全以及金三全的小老婆。

    “你现在应该已经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吧?”金三全似笑非笑的看着白齐国。

    白齐国似乎对金三全的职业并不惊讶,表情淡定的说:“老早以前就听过传闻,所以并不觉得奇怪。”

    “那你还愿意来帮我么?”

    “以我如今的状况,还有选择的余地?”

    金三全大笑两声,随后说:“放心好了,不需要你参加那些暴力活动,你只需要去把我的建筑公司管理好就行了!”

    “你把你的公司交给我打理?”白齐国面露喜色,忙问道。

    金三全笑道:“是啊,没问题吧?”

    “啊,没……没问题,三全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把你的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

    两人说话的时候书房的门被推开,金三全的老婆站在门口瞥了房间的金三全一眼,看都没看他小老婆,面无表情的对金三全说:“外面客人都到齐了,赶紧出去招待客人!”

    金三全应了一声,率先朝着书房外面走去,白齐国和金三全的小老婆齐柏梅落在后面,齐柏梅有意无意的看了白齐国一眼,故意板着脸说:“你刚才看我做什么?”

    白齐国微微一愣,随即尴尬道:“小嫂子,你误会了,我……我没有……”

    “咯咯咯……逗你玩呢,瞧把你吓的!”

    齐柏梅捂嘴娇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翻花枝招展,胸前那一对巨大的‘波涛汹涌’伴随着身体的起伏而颤颤巍巍,好不诱人。白齐国看的一阵眼馋,不过齐柏梅是金三全的女人,白齐国暂时不敢有那方面的想法。

    ……

    林涛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才将‘璇玑换肤膏’给熬好,此时天色已经渐黑。

    吴妈将菜烧好端上了饭桌,见林涛正在处理药膏,便指着楼上小声的说:“林先生,上面那位没事吧?”

    林涛笑着摇头,说:“没事,皮肤上有些擦伤,我熬了些药膏,给她抹一抹就可以了。”

    吴妈无比感慨的赞叹说:“林先生,真是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医术竟然如此了得。”

    林涛打趣道:“家里有一位医术变态好的老头,我的医术想不好都不行啊!”

    吴妈笑道:“饭菜做好了,叫她下来吃饭吧。”

    “她可能会不好意思下来吃饭,我待会儿给她端上去吧。啊对了,吴妈,上次说再给家里找一个保姆,你没意见吧?”

    吴妈叹气的苦笑道:“林先生,你是这个家的主人,如果你想找那就找吧,我没意见。”

    “那好,我希望您不要有心里负担,再找一个保姆不是因为嫌弃您年龄大了,而是为了替你减轻负担,毕竟别墅太大,您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吴妈温和的笑了笑,点头说:“林先生不用多解释,你的心意我明白!”

    别墅主卧内。

    林涛推开主卧的房门时,就见沈曼丽正坐在阳台的竹椅上发呆。

    “曼丽,想什么呢?”

    林涛走了过去,在她旁边坐了下去,温声问道。

    沈曼丽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看了林涛一眼,问道:“药熬好了?”

    “恩,好了!”

    沈曼丽这才回答说:“我在想,如果脸上真的留下疤痕,以后我可能不会在见你,一个人躲起来了却残生。”

    “靠,感情回来的时候我说的那些话都白说了?你还是不信任我啊!”

    沈曼丽轻叹一声,说:“我只是说万一,你敢肯定你的药膏就一定对我有效?”

    “我当然肯定!”

    沈曼丽:“……”

    “我来帮你上药的!”

    “好!”

    林涛帮沈曼丽上药的时候,沈曼丽开口说:“今天那个陈俊阳说的没错,咱们的加工厂在未来的几年内肯定是会拆掉的,到时候高速路要修到那边去,得提前再去找一块地来做加工厂以防到时候生产链断掉了。”

    林涛满不在乎的说:“找场地的事情不用担心,到时候咱们找政府给咱们圈地,他们既然征用了咱们的地,自然就得再给咱们一块,这些都不用操心。”

    “哟。”沈曼丽惊讶的看了林涛一眼,调侃的笑道:“没想到你头脑挺灵活的吗,我都没想到这些。”

    林涛不理会沈曼丽的调侃,问她说:“咱们的加工厂旁边好像还有一块空地,也是咱们的吧?”

    “是啊,当初建厂的时候圈地圈的稍微大了些,就空出来一块!”

    林涛面露喜色,说:“我正愁到郊区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建安保公司,这下好了,刚好可以建在咱们加工厂旁边。”

    “你没搞错吧?”沈曼丽诧异的说:“那边都要拆了,你还跑过去建公司?”

    林涛满含深意的笑着说:“正因为要拆了我才去建啊,你好好想想我为什么这么做!”

    “啊!”

    沈曼丽低头沉思片刻,突然惊叫一声,看着林涛娇声说:“你想要……”

    “嘘,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哈哈哈……”

    沈曼丽充满爱意的看着心上人,啐笑道:“你可真鸡贼呀!”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