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偏远小镇
    坐进车里以后,沈曼丽脸色依然显得无比忐忑,不知道林涛是不是在安慰自己才那样说。

    等到林涛启动车子离开加工厂,沈曼丽这才悲切的问林涛,“我脸上的伤痕你真的能帮我恢复原样,没骗我?”

    “你不相信我的医术?”

    沈曼丽用手挡住伤痕不让林涛看她的脸,表情难过的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都不一定能够治好我脸上的伤痕,我怕……”

    “华夏中医博大精深,有些古医术易容术,专门就是对人脸的肌肤做改造,其手段,远非现在的手术能够比拟。”

    “那你的意思是你会易容术?”

    “不会!”

    沈曼丽瞬间脸色变的惨白,“既然不会,说什么帮我恢复?”

    林涛见沈曼丽脸色变的极为难看,便忙解释说:“我虽然不会易容术,但是我跟着家里的老头子学习过熬制‘璇玑换肤膏’这种膏药抹在脸上时间长了可以让划伤的伤口重新长出新肉,从而恢复伤口,完好如初。”

    “真……真有这么神奇的药膏?”

    林涛笑了笑,说:“当然,我之所以选择开一家护肤品公司,为的就是将这种药膏,以及这种药膏的繁衍品给推广出去,让那些肌肤受到过伤害的女孩子有机会重新恢复完好的肌肤。”

    “这种药膏你现在有吗?”

    沈曼丽听了林涛的话,眼睛一亮,心情好了许多,忙问林涛。

    林涛说:“没有,我们现在就去药材市场去买一些熬制‘璇玑换肤膏’的药草,熬制起来很快。曼丽,我不会让你毁容的,再说了,你毁容了我比你还心疼呢,所以,我即便自己毁容也不会让你毁容的。”

    两人驱车去了一趟西安市内的药材批发市场,好不容易才找到林涛熬制‘璇玑换肤膏’需要的药草,买了药材之后,又得需要熬制中药的药锅,林涛想起来正好别墅里面有以前胡媚儿为黄兆武熬药留下的药锅,便扭头对沈曼丽说:“去别墅,我给你熬药。”

    “能不能别去别墅?”

    沈曼丽显得有些忌惮。

    林涛记起来两人刚到西安时,去过别墅为黄兆武看病,那时候沈曼丽就觉得别墅挺怪异的,总觉得心里瘆得慌,后来得知了黄兆武被胡媚儿下了蛊毒,并且别墅里还用了蛊虫,沈曼丽就更加不愿意去别墅了。

    “没事的,现在别墅很安全,不会再有那些脏东西,只是去给你熬药,熬好药了如果你不想住在别墅,就还是住酒店,我不勉强你。”

    沈曼丽朝林涛温柔的笑了笑,说:“林涛,这辈子能够遇到你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这种话你以前都说过了,能不能换点台词来拍我马屁?”

    “去你的!”沈曼丽笑着啐了林涛一下,表情认真中带着一丝难为情的说:“我说的都是真话,你爱信不信!”

    “可是,你脸上的伤痕是我间接造成的,你不怪我?”

    “你间接造成?”沈曼丽没明白林涛的意思。

    林涛解释说:“当初如果我没有让你管理长安食品集团,你也就不会跑去处理工程围堵的事情,从而也就不会被划脸,这不就是我间接造成的吗!”

    “恩。”沈曼丽认真的想了想,随后一副很认同林涛话的模样点点头,说:“你这么说还挺有道理的,你说吧,该怎么补偿我?”

    林涛原以为沈曼丽会说,别在意,这些跟你没关系之类的安慰话,却没想到沈曼丽竟然顺杆爬,顿时让林涛一阵无语,唯有苦笑,不过说到补偿,林涛到是有个想法,便对沈曼丽说:“曼丽,我给你买套房子吧。”

    “啊?”沈曼丽惊讶的看了林涛一眼,“怎么突然想起给我买房子了?难道真要补偿我啊?我跟你开玩笑呢!”

    林涛摇头说:“你现在已经定居西安了,不能一直住酒店啊,住在酒店里没有归属感,我想着给你买一套宽敞的房子,然后你把你爸妈从镇上接过来,让他们享享清福。”

    “你说的都是心里话?”沈曼丽眼眶微红,目光温柔,表情感动的看着林涛问道。

    好女人其实是很容易感动的,林涛能够想到沈曼丽的爸妈,确实是沈曼丽没有想到的,毕竟林涛平时像个马大哈,怎么会关心这些琐碎的事情,不过既然林涛能够把这件事情说出了,说明林涛其实是真的把沈曼丽放在了心上。

    以前沈曼丽还会患得患失,怕再过几年,自己年龄更大了,林涛会嫌弃自己,这次看林涛的表现,沈曼丽心中确定了林涛对她的真心,一颗没有安全感的心也渐渐安稳了。

    “我说的当然是心里话。”林涛侧过脸朝沈曼丽笑了笑,随后说:“等你脸上的伤痕恢复了,咱们马上就去看房子。”

    其实沈曼丽感动的不是林涛舍得给她买房子,沈曼丽不是那种世俗的女人,她之所以感动,是因为觉得林涛真的把她放在了心里。

    车子开回别墅之后,林涛立马去了厨房给沈曼丽熬制‘璇玑换肤膏’。

    沈曼丽怕别人看到她脸上的伤痕,所以到了别墅之后就躲在了林涛的主卧里。

    ……

    在地处西安南部偏远的小镇子,今天小镇打破了以往的平静日子,陆陆续续的驶来了差不多有二三十辆豪车,贵则劳斯莱斯、宾利,稍便宜的则是奔驰、宝马、奥迪,他们共同朝着一个方向开去,开到了镇上唯一一栋小洋楼门口。

    小洋楼可以算的上是镇上的标志性建筑了,内部更是富丽堂皇,装修的就想皇宫一般豪华奢侈。

    今天的小洋楼外面挂满了白莲白灯笼,以及花圈……

    小洋楼门前有两个年轻的路人经过,看到小洋楼附近停了不下五六十辆车子,而且一大半都是豪车,其中一个满脸长痘痘的年轻男人好奇的问另一个同伴,“这是谁家做白事啊,这么气派?你们镇上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那人说:“咱们镇上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家人的,身份不一般啊!”

    “难道是你们镇长家?”痘痘男好奇的猜道。

    那人撇撇嘴,“你也太看的起镇长了,镇长能同时叫这么多开豪车的车主过来吊唁?”

    “那到底是什么人?别卖关子了。”

    那人神秘一笑,压低声音说:“听说这家的主人是个黑老大,在咱们省城西安混的那叫一个牛掰,听说是西安混的最好的黑道人物。家里死的是这家的老太太,所以才会来这么多车子。”

    “真的假的啊,我就在西安上班,你说说看他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听过呢。”

    那人翻着白眼说:“你一个上班族,怎么会听说过他那种混道上的。”

    “说说看啊!”

    “好吧,他叫金三全,道上人称金三爷,没听过吧!”

    痘痘男讪讪一笑,摇头道:“还真没听过,不过混黑能到他这种程度也确实牛啊,这么多有钱人给面子。”

    “那可不,听说西安市一大部分的建筑工地用材都被他给承包了,还是强行承包的那种,哪个工地如果不同意,他就叫上几十上百个小弟去堵人家大门,这些年他可是用这个办法捞够了钱,富的流油啊!”

    “快看,那个穿的风骚的女人是他在外面养的小老婆。”

    那人见到一个穿着黑丝短裙的女人从小洋楼走了出来,忙兴奋的指着痘痘男看。

    痘痘男一脸惊讶,“把小老婆光明正大的带回家?”

    那人鄙夷的看了痘痘男一眼,说:“少见多怪了吧,听说他在外面的女人不少,而且每年过年不重样的带不同的女人回家。”

    “那他老婆不管他么?”

    那人嗤笑道:“管的住?”

    见小洋楼那边有人朝他们看了过来,那人脖子一缩,有些害怕的对痘痘男道:“赶紧走,别在人家门口说是非,小心被揍!”

    金三全,一个地地道道的陕西大汉,出生在这个偏远的小镇子,十七年前还是个庄稼汉,守着家里的几亩田地,靠着种地和种树为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同镇的一个熟人去省城闯荡了几年,过年回家开回来一辆桑塔纳,就眼红人家赚了大钱,过完年之后,地也不种了,揣着身上仅有的三百多块钱就去了西安。去了西安才知道,像他这种没钱没势又没文化的人只能下苦力,他在工地上干过几年搬砖工、泥瓦工,之后在工地上渐渐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慢慢学会了小混混们强行承包工地水泥砂石的活,就这样,一个庄稼汉在工地摸爬滚打三年之后渐渐过渡成为了一个手段狠毒的包工头,再从包工头转变成建筑公司老板。

    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合法的建筑商人,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还有另一层身份,那就是黑道大哥。

    如果没有黑道大哥这个身份,他恐怕也成不了建筑公司的老板。

    今天是他母亲去世的头三天,不少他的手下,生意伙伴,以及迫于他身份的大老板从外地的四面八方赶了过来,一起齐聚这从外表上看有些破旧的小镇。

    小洋楼内,金三全正领着他性感的小老婆,头上戴着白绫,热情的招呼着客人。他刚跟一个砂石厂的老板打完招呼,目光不经意间瞥到了一个从外面走进来的中年男人,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朝中年男人走了过去。

    “白齐国,你怎么来了?”

    叫白齐国的男人挤出一丝笑意,看了金三全一眼,说:“阿姨去世了,我自然得来送他最后一程。”

    金三全似笑非笑的点头,随即用手指指向四方,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对白齐国说:“这阵势怎么样?”

    “很不错咧!”白齐国又是挤出笑意。

    金三全说:“当年如果没有你开着桑塔纳到我家来羞辱我,也就没有我金三全奋发图强的今天,所以,我得感谢你啊,白齐国!”

    “三全,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何必还耿耿于怀呢?更何况当年我说的也是实话,算不上羞辱吧。”

    “呵呵,你说我是个只会种田的窝囊废,一辈子也不可能有出息,这些话我一直记在心里!”

    白齐国轻叹一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忍住,说:“三全,其实当年那些话都是阿姨让我说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激你!”

    “啥?”

    金三全听了白齐国的话,脸上露出惊讶又疑惑的神情。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