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毁容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别……别伤害我儿子,这钱我们不要了!”

    老村长被司机老刘给捏着脖子,脸色憋的通红,见林涛要伤害他儿子,他吓的想要挣脱开去帮助他儿子,可是老刘力气太大,无论老村长如何使劲都挣脱不开,只好对林涛苦苦哀求。

    林涛已经走到了壮汉跟前,缓缓蹲了下去,捡起壮汉掉落在地上的瑞士军刀,拿在手里把玩两下,随即冷笑道:“你知道你错在哪吗?”

    壮汉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把无比锋利的小刀,脸色显得极为难看,“我……我不该怂恿乡亲们来工厂闹事情。”

    “哦?”

    林涛惊讶的看了壮汉一眼,随即眼皮又低垂了下去,说:“原来带头闹事的人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壮汉看了林涛一眼,随后把目光看向蜷缩在地上的老三、老五,表情显得有些犹豫。

    林涛见这里面似乎还有别的情况,便冷着脸说:“如果你不说,我现在就杀了!”

    “别……别,我……我说!”

    壮汉咬咬牙,悻悻的看着林涛,说:“我是为了给村民们谋福利,看长安食品公司这些年赚了那么多钱,就想带着村民们敲长安食品公司一笔钱。”

    “不说实话!”

    林涛突然出手,瑞士军刀直接在壮汉右脸上划了一刀,刀痕极深,伤口看上去极为狰狞,鲜血随着伤口往下溢出,流的半张脸全是血。

    壮汉捂着脸惊恐的大声尖叫起来。

    老村长见自己儿子受到了伤害,又怒又气,激动的大声咆哮道:“你个龟鳖王八蛋,有本事冲老子来,老子皱一下眉头就是你生的!”随即,他把目光看向周围的一百来号村民,喝道:“都特么愣着干什么,咱们村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不成,咱们能让他们这些外来人给欺负了?都特么给我上,打死他们!”

    原本老村长在村里的威望挺高的,平时都是一呼百应,今天他发号施令却不怎么管用了,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刚才那些村民都见识过林涛的手段,身手高超不说,下手还狠,谁会先活久了,去跟这种杀神硬拼,那不是找死吗!

    村民们虽然偶尔会团结,但是一旦涉及到利益或者生命安全的问题时,就会大难临头各自飞,没有几个人会去强出头。

    至于村里面稍微年轻有血性一点的小年轻在看到林涛把**个精壮的汉子打翻之后,身体里的那点血性也被完完全全给浇灭了。

    见势头不对,也有聪明点的村民偷偷在私底下拨打了报警电话。

    “再不说实话,可就不是划脸这么简单了!”

    林涛面无表情的看着壮汉。

    壮汉这会儿算是彻底吃到苦头了,也知道了林涛的手段,哪里还敢有所隐瞒,当即就把所有的真相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在未来的三年内,这边要修一条高速公路,高速公路的路段要经过食品加工厂,也就意味着到时候整个食品加工厂得拆迁,如果拆迁了就会拿到一笔巨大的拆迁款,也不知道壮汉的大哥(西安黑道大哥之一的金三全,人称金三爷。)如何得知了这个内幕,见财起意,便把注意打到了加工厂,让他手下的小弟陈俊阳(村长儿子)去怂恿村民们闹事,象征性的打前锋,试探试探长安食品集团的高层是什么态度,再决定接下来的策略。

    所以就有了陈俊阳带头到加工厂闹事的事情发生。

    林涛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还没来得及开口,蜷缩在地上的老三语气愤怒的威胁陈俊阳,道:“陈俊阳你个王八蛋,竟敢出卖大哥,你知道出卖大哥是什么下场吗?”

    陈俊阳吓的脸色一变,一想到金三全的心狠手辣,他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我特么能怎么办,我如果不说,现在就得死!”

    “呵呵,你现在就算不死,到时候金三爷也会让你死的很惨!”

    “你丫的自身难保,还特么有逼脸威胁别人!”乌鸦气的一脚踹在了光头老三的脸上,疼的老三发出一阵阵惨叫。

    陈俊阳见老三整张脸被踹成了猪头,吓的吞了口唾液,对林涛乞求道:“大哥,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这下可以放过我了吧?”

    “我说过要放过你吗?”林涛戏谑的笑了起来。

    陈俊阳表情一滞,随即醒悟过来,气愤道:“靠,你特么的玩我!”

    “那又如何?哦,刚才我忘了告诉你,你错的不是带头来工厂闹事,你错就错在不该伤害我心爱的女人,所以,她让你死,你必死无疑!”

    林涛正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人群中也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警察来了!”随后便听到了一阵警车鸣笛的声音响起。

    伴随着警笛声响起,片刻间,两辆警车便开到了食品加工厂门口。

    从加工厂被村民围堵,到报警,警车赶过来,这期间耽搁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

    只见两辆警车里走出五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材有些发福的挺着肚子,带着四名手下朝林涛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黑社会群殴么?”

    为首的胖警察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十来个人,脸色冷了下来对着林涛质问道。

    林涛被这警察的言行给气笑了,暂时先放过陈俊阳,毕竟当着警察的面杀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警察同志,你没搞错吧?”林涛朝胖警察走了过去,脸色平静的说:“这边的村民一百来号人围堵了加工厂,你过来不问青红皂白,先质问起了我,你觉得这合适么?”

    胖警察居高临下的看了林涛一眼,见林涛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年轻小伙子,顿时起了轻视之心,冷哼一声,沉着脸说:“我怎么办案还用得着你这个小屁孩教?”

    随后,他指着陈俊阳血淋淋的脸,沉声质问林涛,“这是你干的?”

    林涛不言语,只是目光严峻的盯着他。

    他被林涛盯的有些不自然,不知道为什么会从林涛的眼中看到了杀意,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了一下,想到自己竟然在那么一瞬间会害怕这个小屁孩,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恼羞成怒的瞪着林涛,喝道:“我现在怀疑你有严重的暴力倾向,你现在马上给我抱头蹲在地上,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特么找死!”

    乌鸦脾气暴躁,立马就火了,上前去就要和胖警察动手,被林涛给拦住了。

    林涛似笑非笑的看着胖警察,说:“你是这附近派出所的警察吧?”

    胖警察冷哼一声,“废话!”

    “什么职位?”

    胖警察还没开口,在他身边的一名年轻的协警得意的挑眉说:“这是咱们李所长!”

    “多嘴,我让你说话了吗?”胖警察扭头瞪了那名协警一眼,表示不满。

    协警讪讪的笑了笑,没想到马屁拍在了马腿上。

    “小子,我劝你老实点,否则有你苦头吃的。”

    胖警察再次怒视林涛,威胁起来。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看你这么袒护这些人,该不会是被他们给收买了吧?我们这边打了报警电话差不多一个小时了,你们才赶过来,而且是在我们镇住场面后他们受到了威胁才赶过来,你敢说你没跟他们勾结!”

    胖警察听了林涛的话脸色一变,随即变得阴晴不定起来,一脸阴毒的盯着林涛。

    林涛原本也只是在试探这个李所长,见他反应如此之大,便在心中笃定,自己的猜测绝对是正确的,他被这群人给收买了。

    李所长怕人多嘴杂,再让林涛说下去,自己就很被动了,于是命令手下的四名警察,道:“把这些带头闹事的全都给我抓回去,一个一个的审问!”

    “我不会跟你走的!”

    林涛摇了摇头,说:“你过来,我有话单独跟你说!”

    李所长以为林涛怕了,想用钱收买他,顿时心里乐了起来,冷哼一声朝林涛走了过去,“什么事?”

    “你知道省厅的魏大伟主任么?”

    “废话,一个公安系统的上级领导,我怎么可能……”

    李所长话说到一半,就感觉不对劲了,猛的看向林涛,见林涛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当下醒悟过来,忙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认识魏主任?”

    “不仅认识,而且关系很好,需要我现在打电话让他过来么?”

    “不用不用。”李所长吓的连连摆手,他可不想把魏大伟招来,弄的乌沙不保,于是忙赔笑道:“这种小事情怎么好麻烦魏主任,小兄弟,你早说你认识魏主任咱们不也就避免了这些不必要的冲突嘛,还未请教小兄弟大名呀?”

    “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没工夫在这里耗时间,我可以走了么?”

    林涛之所以直接把魏大伟的大名给抬了出来吓唬李所长,是因为他没有工夫在这里耗费太多时间,沈曼丽脸上有了划伤,虽然伤口不深,但如果不及时抹药膏很有可能会留下疤痕,所以为了尽快离开,林涛只好狐假虎威了一把。

    他也没打算让李所长把这些黑社会给带回去审问,因为他知道,即便李所长这会儿把他们全带回去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再将他们放出去,这些人林涛打算私下里再一个一个的收拾,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替沈曼丽恢复伤口。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走,如果你愿意息事宁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林涛看了李所长一眼,暗自将李所长记了下来,没有再和李所长说什么,迈步走到沈曼丽以及樊小军、乌鸦身边,低声吩咐樊小军和乌鸦,道:“小军,你去盯着陈俊阳那小子,别让他溜走了。乌鸦,你就去盯着那些黑社会,看他们去了哪里,顺便查一下那个金三全的底细!”

    樊小军和乌鸦立马点头答应下来。

    林涛这才把目光转向沈曼丽,眼神柔和了许多,温声说:“大嫂,咱们走!”

    “沈总,您……”

    司机老刘不认识林涛,见林涛要带走沈曼丽,便松开了老村长,忙上前去拦住了林涛和沈曼丽。

    “没事,老刘,这是咱们老板,长安食品公司的董事长,林涛。”沈曼丽介绍道。

    “啊?”老刘惊讶的看向林涛,怎么也没想到,身手如此了得的年轻人会是自己的大老板,一时间有些惊呆了。

    林涛朝老刘示意的笑了笑,称赞说:“老刘,今天你表现的很好,多谢你能够挺身保护沈总。”

    老刘回过神来,被林涛夸赞的咧嘴笑了起来,道:“林总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林涛突然问了一句,“你是退役的老兵吧?”

    “啊?哦,是啊,怎么了?”

    林涛笑着摇摇头,说:“你先回公司去吧,晚点我再找你聊。”

    说完,林涛来着沈曼丽就朝他那辆路虎车走去。

    “林涛,我的脸恐怕……”沈曼丽刚想伸手摸伤口,不过马上将手又给放下去了,表情显得极为难过。

    “放心好了大嫂,一切有我,绝对不会让你毁容的!”

    林涛轻轻抚摸了一下沈曼丽精致的俏脸,给了沈曼丽一个笃定的眼神。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