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退役老兵
    三日后。

    胡媚儿依然是音信全无,而安保公司在得到市公安局局长助理李平科的帮助下,紧锣密鼓的申请着资格证,虽然证件的问题得以解决,拿到手是早晚的事情,不过安保公司的选址又让林涛有些头疼了。

    安保公司到底是开在市中心,还是开在近郊,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若是把安保公司开在市中心,仅凭租场地的费用就比在近郊要高出好几倍,也不是说林涛拿不出这些钱来,不过既然要正儿八经的办公司,肯定得算成本和是否能够获利都得考虑进去。

    林涛把樊小军和乌鸦叫到别墅里商议过后,一致认为,既然是安保公司,并不一定非得开在豪华的闹市,近郊可以选择较大的场地,将安保公司建造的豪华大气,而如果将安保公司开在市区内,想要找到合适的地方并不容易。

    “涛哥,既然决定了建在郊区,安保公司还没取名字呢,你看取个什么名字好?”

    三人坐在别墅的大厅中商议,樊小军提到安保公司的名字一脸的兴致勃勃。

    “名字啊!”林涛低头沉思片刻,说:“要不叫‘军魂’如何?”

    “军魂?”

    樊小军和乌鸦异口同声的问道。

    林涛点点头,说:“既然干了安保公司,咱们就得干得像模像样,不能再跟以前那样散漫,咱们得拿出军人的庄严以及军人的灵魂来对待安保这个职业,所以就叫它‘军魂’。”

    “涛哥,你以前是不是当过兵?”

    乌鸦笑着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林涛听的心中一突,把目光看向乌鸦,见乌鸦表情正常,估摸着只是随口一问,这才放松下来,摇头说:“没当过兵,不过我很钦佩当兵的人,咱们以后管理下面的人得按照军事化的管理,对他们严格要求,否则的话安保公司很难成气候。”

    “那涛哥,咱们现在就去近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位置,怎么样?”樊小军以前当过保安,虽然不喜欢保安的工作,不过这次做的是安保和保安截然不同,属于保镖的类型,所以他还是挺期待的。

    林涛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见时间还早,便点头,说:“成,那咱们就去近郊看看去,争取尽早把地址给确定下来。”

    他刚起身,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见是沈曼丽打来的,林涛忙接通,笑着说:“曼丽,这会儿你应该正忙着吧,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沈曼丽在电话那头,语气有些严肃的说:“林涛,咱们在南郊的食品加工厂出了些问题,那边的村民正在闹事情,你赶紧过来一趟!”

    林涛听了沈曼丽的话,表情一下子变的严肃起来,沉声问道“出什么状况了?”

    沈曼丽简短的将事情跟林涛说了一遍,原来是工厂附近的村民也不知道在谁的唆使下,整个村子一起出动,闹事情将工厂给围堵了起来,说是食品加工厂污染了他们村的水源和空气质量,使村民们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更有人将村里的老人得了癌症的事情算在了工厂的头上,要求工厂对整个村子做出赔偿。

    林涛一字不漏的听完沈曼丽的讲述之后,有些心虚的说:“咱们工厂真把人家村子给污染了?如果真有这种事情,那确实是我们的不对,工厂该改善的就得改善,该补偿村民的就得补偿村民,咱们也不在乎那点钱,不能做违心的事情。”

    沈曼丽原以为林涛听了这件事情后会暴跳如雷,然后叫上人就去找村民算账,却没想到林涛如今变的成熟了不少,连三观也更正了,心中很是欣慰,不过此时她却没心情多感慨,叹气的说:“如果真是加工厂污染了水源,该赔偿的自然会赔偿,可问题的关键是,咱们厂一直都是规范管理,就连污水处理都做的很好,绝对不会影响到村里的村民,更不可能说咱们让村里的老人得了癌症,很明显,这些村民不知道听了谁的使唤,整个村子的人几乎一个不落的全去了工厂。”

    林涛当机立断的说:“先报警吧,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损伤。”

    “加工厂的厂长已经报警了,可是他说派出所一直不出动,我怀疑派出所被煽动村民的人给收买了!”

    “曼丽你先别急,我现在就过去。”

    “好,我也在路上了,你待会儿来了别冲动,他们毕竟是平民老百姓,咱们能和解就尽量和解。”

    林涛苦笑道:“放心好了,我还不至于向普通的老百姓动手,只收拾煽动村民的家伙。”

    挂断沈曼丽的电话之后,一旁的樊小军和乌鸦也大致听明白了,乌鸦朝林涛询问说:“涛哥,要不要把弟兄们都叫上?”

    林涛摆手道:“不用了,咱们现在的行事风格不能再跟以前一样去争强斗狠,一切都得按规矩来办事情,先过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乌鸦点头说:“也行,以咱们三个人的身手,即便那些村民们暴动,咱们也照样给收拾了!”

    林涛没好气的白了乌鸦一眼,嘱咐说:“乌鸦我可警告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随便动手,知道吗?”

    “嘿嘿,涛哥你就放心好了,我有那么不靠谱么?”

    樊小军在一旁落井下石的撇嘴道:“你靠谱过么?”

    “滚蛋!”

    乌鸦一脚踹向樊小军,给樊小军灵活的躲开了。

    ……

    沈曼丽坐着公司的车子赶到南郊的加工厂时,见工厂大门口围堵了差不多有上百人,车子停在了村民的后方不远处,司机老刘,一个四十多岁的退伍老军人见了状况,扭头对坐在后排座椅的沈曼丽说:“沈总,恐怕不好进去,要不咱们在这里等警察过来?”

    沈曼丽不了解村民的性子,犹豫了一下,说:“进去吧,怕耽误时间久了,会引起什么乱子。”

    老刘苦笑了一下,提醒说:“这边村民的民风挺彪悍的,恐怕他们不会让咱们进去,而且会围堵咱们的车子。”

    “先试试吧,我就不信他们还敢砸车不成!”

    老刘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启动了车子,按着喇叭朝着人群缓慢的开了过去。

    车喇叭声一下子引起了所有村民的注意,大家手里全都拿着木工和锄头之类的工具,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盯着车子,没有丝毫要避开的意思。

    也不知道谁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句,“老板的车子来了,咱们不能让他进去,如果不给咱们补偿,就让他困死在车里!”

    那些村民听了之后如同洪水般,从四面爆发将车子给围堵了起来,叫嚣的开始拍打车子。

    沈曼丽坐在车里,见村民们如此凶神恶煞的拍打,顿时吓的尖叫连连。

    老刘表情严肃的说:“沈总,要不再报一次警,这样下去,车子非得被他们砸烂不可。”

    沈曼丽毕竟是个女人,而且刚管理公司不久,没法很好的去处理这个事情,更没法做到临危不乱,听了老刘的建议,她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窗外那些丑恶凶狠的嘴脸,忙点头从坤包里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喂,是……”

    嘭咚!

    一声金属硬物砸在玻璃上的声音响起,后排座椅的车窗玻璃不知被谁一下子给砸的龟裂开了,发出巨大的声响。

    沈曼丽打通报警电话,刚开口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的手机一下子落在了脚边,整个身子瑟瑟发抖的蜷缩在了后排座椅上,一脸惊恐的盯着窗外的暴徒。

    “真是无法无天了!”

    老刘气愤不已,恼怒道:“这如果是换在以前,我非得下去收拾那个砸车的暴徒不可,你说这些人那是什么村民,简直就是土匪!”

    说着,他重新启动了车子,吓唬村民的故意加大了油门,发出一阵阵发动机的嗡鸣声,一副要冲过人群的架势。

    “别……”

    沈曼丽惊吓之余,以为老刘怒火中烧要撞村民,忙制止道。

    老刘道:“沈总放心,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

    砰砰砰!

    一个大概在六十多岁的老头,穿着一件军绿色的布衫,双手叉腰的站在车子前面,伸手狠狠的拍了几下引擎盖,指着车里的老刘喝道:“你个鳖崽,吓唬谁呢,要本事就从老子身上压过去,老子借你一百个胆子,看你敢不敢!”

    老刘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将车子熄火后,对沈曼丽说:“沈总,您坐在里面不要动,我出去会一会他们,我就不信还没王法了!”

    “老刘,你别……”

    沈曼丽正想制止,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到咯嘣一声响,车门解锁,紧接着老刘直接退款车门走了出去,迅速关上车门后用车钥匙将车门给反锁,避免村民将车门拉开。

    “哟,你个鳖崽子,胆子不小啊,还敢出来,还想撞老子,看老子打不死你!”

    老头一脸狠像,风风火火的朝老刘走了过去,毫不留情的伸拳就朝老刘脸上打了过去。

    他以为他们人多势众,老刘会忌惮,不敢还手。不过当他的巴掌被老刘轻而易举的给挡住,并紧紧捏住的时候,拳头上穿来的疼痛感让他他知道,他想错了。

    作为一名有血性的退役老兵,老刘绝对不允许别人随便去践踏他的尊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