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阴魂不散
    “林涛?”

    刘帆在心里暗自惊讶,他虽然没有见过林涛本人,但是张主任给过他林涛的照片,让他负责监视林涛以及林涛的手下,林涛刚才一进审讯室,刘帆一眼便将林涛给认了出来。

    他马上就意识到,魏大伟突然跑到审讯室,对自己兴师问罪,一定是为了给林涛撑腰。

    他早就该想到,林涛继承了黄兆武的长安食品集团,成为了整个西安排名前三的大富豪,认识些政界警界的大人物再正常不过了。

    林涛的质问声让他无从回答,他开始后悔,不该答应张主任,接这么一个自毁前程的任务。

    如果他不同意张主任给他的任务,他又得被张主任给穿小鞋,所以,遇到这种两头为难的事情只能算他自己倒了血霉。

    见刘帆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把目光移开,林涛知道刘帆做贼心虚,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刘队长,我两个兄弟犯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这么兴师动众的把他们两人给抓到这里来?”

    刘帆喉咙哽咽了一下,心虚的说:“他们不配合检查,我有权力把他们带回来做调查。”

    “你他娘的放屁!”

    乌鸦听了刘帆的解释,顿时怒火中烧,忍不住张嘴就骂,由于嘴角刚才被刘帆给打出了血,他骂刘帆的时候牵扯到了嘴角的伤口,疼的一阵龇牙咧嘴,心里早已经把刘帆的祖宗八辈都给问候了一遍。

    “你……”

    刘帆气急,却因为林涛和魏大伟在,又发不得火,只能强忍下来。

    林涛不动声色的反问刘帆,“即便他们不配合你检查,你把他们带回来,就是像刚才那样拳打脚踢的去调查么?”

    “我说过,是他先向我吐口水,又辱骂我!”

    “这不是你暴力对待无辜公民的理由!”

    “他是无辜公民?”刘帆突然觉得这句话特别扯淡,如果乌鸦是无辜公民,那黑社会不就都是良民了吗。

    林涛冷笑道:“他不是无辜良民是什么?还请刘警官告诉我,他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如果你说不出来,我不仅要告你暴力执法,害得告你污蔑公民,企图栽赃嫁祸!”

    “我……我没有,是……”

    刘帆觉得自己很委屈,差点就把张主任给出卖了,话到嘴边,想起张主任之前威胁他的话,他又将喉咙里的话给咽了回去。

    “是什么?”

    魏大伟站在一旁,见刘帆话里有话,眉头不禁一皱,沉声问道。

    刘帆硬着头皮摇头,“没什么,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太鲁莽,没办好,魏主任,你罚我吧!”

    魏大伟冷哼一声,不耐烦的摆手道:“赶紧把人给我放了!”

    刘帆哪敢不答应,魏大伟是管人事的,他干的这些事情魏大伟有权限将他撤职,他还得靠这份工作去养家糊口,所以只能对魏大伟言听计从,至于张主任那边,刘帆暂时也顾不上了。

    乌鸦刚被刘帆解开手铐,便怒火中烧的一拳打在了刘帆的小腹上。

    嘶!

    小腹穿来撕心的疼痛让刘帆捂着小腹蹲在了地上,脸色一阵发白。

    当警察的这些年,他哪里被别人如此羞辱过,这一拳下去,他就是想还手也有心无力了,乌鸦毕竟不是普通人,打出的一拳,那力道几乎可以是普通成年人的两三倍。

    “乌鸦,小军人呢?”

    乌鸦冷眼看着蹲在地上的刘帆,摸了摸嘴角的伤口,说:“被他给单独关起来了。”

    林涛就把目光看向魏大伟,魏大伟忙说:“我这就让人把他给放出来。”

    林涛满意的点点头,说“魏主任,今天麻烦你了,不过这名不称职的警察还希望魏主任能够严办,我林涛虽然初来西安,根基不稳,但也不是任人欺压的主,如果他没有得到严惩,那我只能自己出手了!”

    林涛能够说出这种话来,魏大伟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他上次在黄兆武家里亲眼见过林涛击毙一名高手,一旦惹怒了林涛,后果无法想象。

    “林涛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按照相关要求对他进行严肃处理!”

    魏大伟命令人将樊小军放出来之后,又亲自把林涛等人送到省厅大门口,等到林涛他们走远了,他才重新折返回审讯室,目光沉着的对坐在凳子上捂着小腹的刘帆说:“小刘,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你也是老警员了,怎么会干出如此让我无法理解的事情,他们两人跟你有仇?”

    “没……没有。”

    刘帆心虚的摇头。

    魏大伟更不解了,“那你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把别人给抓回来?说实话,你别想蒙我,咱们省厅向来不管那些突击检查的事情,怎么今天晚上就突然进行突击检查了,如果你不给出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只能对你进行严肃处理。”

    “我……哎,魏主任我……”刘帆显得极为纠结,如果真把张主任给供出来,那事情可就真的大发了,刘发权衡利弊之后,选择了打碎牙往肚子里咽,“魏主任,你该怎么罚就怎么罚我吧,我无话可说!”

    魏大伟见刘帆不知悔改,便沉着脸瞪了他一眼,说:“既然这样,你先停职在家反省吧,什么时候肯说了再过来。”

    刘帆心中想的是,如果自己因为此事而丢了工作,张主任一定不会不管自己,所以暂时没把停职的事情多放在心上。

    魏大伟毕竟干了多年刑侦工作,一眼就看出了刘帆的不正常,知道这事一定有什么内幕,刘帆也肯定是受到了谁的唆使,否则跟对方无冤无仇,犯不着搞这么大阵仗去抓两个无关紧要的人。

    刘帆不愿意说,魏大伟知道逼问下去也无用,便跟他一个自己反思的机会,“替别人受过而且可能会因此丢了工作,值不值得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刘帆听了魏大伟的话,目光惊诧的望着魏大伟,一时哑口无言。

    ……

    “今天真是邪门了,那个刘帆分明是针对我跟乌鸦的,‘钻石天堂’那么多顾客他们不去抓,偏偏看准了我们,你说邪不邪门!”

    坐在车里,樊小军极为不解的向林涛说道。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沈曼丽扭头看了樊小军一眼,说:“是不是你们言语过激,惹到了他?”

    樊小军摇头道:“嫂子,这不可能,我跟乌鸦正在结账呢,他们谁都没找,直接找上了我们,就好像认识我们似的。”

    开着车子,一直沉默不语的林涛突然开口道:“最近两天我总有种预感,似乎有人在暗中监视着我,再联想到刚才的事情,看来……羊城那边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你是说……蒋省长出尔反尔?”

    乌鸦惊讶不已的看向林涛。

    “堂堂一省之长,能够亲自出手对付我,心眼大不到哪里去,我前几天威胁过他,他自然气不过,肯定是找了这边的同僚来对付我,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今天这个刘帆就是他的杰作!”

    “靠!”乌鸦忍不住骂了一句,随后担忧的说:“如果真被警方给盯住了,以后咱们的日子不好过啊!”

    樊小军摩挲了一下短发,出声说“只要咱们在这边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他们就拿咱们没办法,不过总被人暗中盯着想想也挺糟心的。”

    沈曼丽把目光看向林涛,轻声说“前些日子一个主管经济的副市长去了咱们那边考察,我有他的联系方式,需不需要找他帮帮忙?”

    林涛直接摇头道:“他帮不了忙,市领导没法去直接管省厅的事情。这件事情你们不要管了,我会想办法的。”

    停顿一下,林涛继续说:“市局主管刑侦大队的局长助理李平科今天的态度如何?”

    樊小军接话说:“这人性格挺直率洒脱的,就是有点……有点那啥。”

    说到这里,樊小军不好意思的偷偷看了一眼副驾驶座椅的沈曼丽。

    林涛一时没会意过来,没好气的问道:“你小子……那啥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乌鸦咧嘴笑道:“他想说李平科好酒好色,见嫂子在,脸皮薄,说不出口。”

    樊小军讪笑道:“是我脸皮薄,就你丫的脸皮厚,不过你能被人打成这样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哈哈哈……”

    樊小军仔细瞅乌鸦,见乌鸦脸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模样甚是滑稽,这会儿一个没忍住发出了畅快的爆笑声。

    “靠,你特么的是不是人啊,老子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丫的还在这里幸灾乐祸,简直是欠收拾!”

    乌鸦佯怒的瞪向樊小军。

    樊小军撇撇嘴,满不在乎的说:“如今我学了涛哥教我的拳法,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想收拾我,没门,呵呵!”

    乌鸦一脸无语,对正开车的林涛说:“涛哥,你不能厚此薄彼啊!”

    林涛笑道:“等安保公司成立之后,我会对你们进行专业的训练,争取让你们在原有的基础上整体再提升一个档次,放心好了,都是兄弟,不会让谁吃亏!”

    乌鸦听了林涛的话,咧嘴笑了笑,这一笑又牵扯到了嘴角的伤口,疼的他忙捂住了嘴边。

    樊小军看了乌鸦滑稽的动作,一个没忍住再次大笑了起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