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胡媚儿失踪
    静慈庵山下。

    跟沈曼丽度过美妙的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林涛不放心在静慈庵代发修行的胡媚儿,便驱车赶了过去。

    她身上的蛊毒最多还能坚持不到两个月的时候,而林涛写信给老头寻求救治方法,老头又不吭说,所以唯一能够就胡媚儿的办法就是跟她……

    林涛忍不住感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万能药一样,女人只要跟自己那啥之后就能‘睡到病除’。

    这也得归功于他的特殊体质,以及老头坚持给他泡了十八年药澡的成果,如今的林涛可谓是百毒不侵,金枪不倒。

    到了静慈庵山脚下,林涛把车子停好之后,徒步进山。

    山很大,树木茂盛,因为昨夜下了一场雨的缘故,今天置身于山中感觉空气无比新鲜,空气中夹杂着泥土和树叶的芬芳之气。

    来过一次静慈庵之后,林涛对静慈庵也算是轻车熟路,不多时就出现在了静慈庵大门口。

    刚进门,一个中年尼姑便拦住了林涛的去路,林涛定睛一看,忍不住笑了起来,“慧静大师,又是您啊!”

    第一次来静慈庵时,拦住林涛不让林涛进去,以及最后领着林涛去见胡媚儿的就是这个慧静尼姑。

    慧静见来人是林涛,先是一愣,随后诧异的说:“林施主,你怎么来了?”

    林涛笑着说:“我来看胡媚儿啊,她还好吗?”

    “林施主,媚儿几天前就下山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哦?”

    林涛露出惊讶的神情,说:“她不是在你们这里代发修行吗,怎么会突然下山了?”

    慧静摇摇头,也是一脸不解的说:“我也搞不清楚,只是说有事情要去处理,之后就跟我们主持告辞离开了。”

    林涛听了慧静的话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先不说别的,如果在两个月内胡媚儿不出现,得不到林涛的救治,那么她肯定是必死无疑。

    让林涛好奇的是,原本胡媚儿已经铁了心要在静慈庵代发出家,可是又因为什么原因突然改变了想法?

    他突然想起昨天吴妈告诉过他,胡媚儿几天前回过一趟别墅,说是拿了些东西就离开了,林涛当时听了并没放在心上,以为胡媚儿可能是回去拿她的衣服之类的东西,却忽略了一些细节。

    “慧静大师,胡媚儿离开的时候还说过其他什么话吗?”

    “说倒没有多说,不过我感觉她神色不是很对劲,当时我询问过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她不愿意多说。”

    林涛有些无奈的叹气,“你们真应该挽留住她!”

    慧静也跟着叹了口气,说:“我倒是想拦,可是一个铁了心要离开的人你怎么去拦,难道把她给绑起来不成!”

    顿了顿,胡静小心翼翼的问林涛,“媚儿不会出什么事吧?”

    林涛表情显得有些复杂,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她在两个月内不出现,她身上的蛊毒发作后必死无疑。”

    “哎,早知道是这种状况,我就是绑也得多绑她几天。”慧静显得无比后悔,不停的唉声叹气。

    林涛安慰道:“说不定是我们想多了,也许她就是在这里待腻了,想下山了,我去找找看吧。”

    “希望如此吧!”

    林涛看了一眼静慈庵里面,对慧静说:“帮我给主持带一声好,我就不进去打扰她老人家清修了!”

    慧静点头说:“一定带到,不过林施主,一旦有媚儿的消息了,请务必传个口信过来,免得我寝食不安。”

    林涛点头说:“慧静大师有手机么?”

    “手机?”

    慧静一愣,随后摇头说:“俗世的东西咱们静慈庵没有。”

    “不会吧,我看现在很多寺庙的和尚都玩手机啊?”

    慧静听了林涛的话,脸色不悦的冷哼一声,说:“林施主,请不要拿我们和那些假和尚作比较,我们这里是潜心修佛的寺庙,跟那些成为国家赚钱工具的寺庙不同,那他们那些假和尚跟我们比就是在玷污我们修佛之心!”

    林涛忙解释说:“慧静大师不要误会,我可没有轻视你们的意思,我想着如果你们有手机可以方便联系,既然没有,那我到时候捎人给你带口信。”

    慧静这才消气,说:“如此就麻烦林施主了。”

    林涛笑着说不麻烦,又跟慧静说了几句话,这才转身下了山去。

    ……

    又过一日。

    胡媚儿的突然离开让林涛一筹莫展。

    如此大的西安,林涛想找到胡媚儿无疑是大海捞针。

    这一边,胡媚儿的事情一筹莫展,那一边,樊小军和乌鸦正在如火如荼的办理安保公司的事宜。

    在西安想要开一家安保公司需要涉及到许多手续,最主要的是需要得到公安局的批准,如果没有关系,又想得到公安部门的批准,那就得去结识公安系统的领导,想要结识他们,就得会潜规则的那一套。

    两天内,樊小军和乌鸦就跟公安局局长助理李平科套上了近乎。

    李平科四十多岁可能是因为工作辛苦的原因,四十多岁看上去像五十多岁的人,头发有些秃顶,不过人很豪爽,也有江湖义气,喜欢结交朋友,这也是樊小军和乌鸦能很快结识他的原因。

    他这人别的爱好没有,就喜欢酒和女人。

    几杯白酒下肚,李平科话就多了起来,此时他们在郊区的一家农家乐饭店吃饭,原本是想把李平科叫到最豪华的饭店请上一桌,不过被李平科给拒绝了,说是最近管的严,要吃饭就得去人少的地方。

    “李局,您看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吧?”乌鸦跟李平科一口气喝了半杯白酒,然后笑眯眯的对李平科说道。

    李平科打了个酒嗝,乐呵呵的说:“兄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尽管开口,哥哥我分管刑警大队、技术大队、预审科工作,虽说在局里不是一二号人物,但是手里的权力还是不小的,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又不违反原则,我肯定帮忙。”

    乌鸦听了李平科的话跟樊小军对视一眼,随即樊小军含笑的给李平科添上酒,笑着说:“李局,我们哥几个初来西安,想在这边做点买卖,考察过后看西安还没有什么正规的大保安公司,所以想开一家保安公司。”

    “哦,是吗?”

    李平科看了樊小军和乌鸦一眼,笑着说:“这是好事嘛,我支持你们!”

    乌鸦讪讪的笑道:“您也知道,咱们国家的特色,没有些关系,那些手续很难办下来,所以……”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

    李平科摆摆手,大大咧咧地道:“这是好事嘛,只要你们正正经经的按照流程来办,其他的过程就不用操心了,我可以跟保安公司的监管部门打声招呼。”

    “李局,那小弟就先谢过啦!”

    乌鸦笑了笑,随后跟樊小军使了个眼色,樊小军会意,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购物卡,笑着说:“李局,小小心意,不成敬意,等事情办成之后一定还有重谢!”

    李平科瞥了樊小军一眼,故作不悦的说:“兄弟,你这是几个意思?打我脸呢?”

    樊小军尴尬的笑了笑,不知如何应付,他是个直肠子,脑袋也不太会转弯,这下就显示出了他的弱势。

    倒是乌鸦老道许多,接过话茬笑呵呵地道:“李局长,您这是哪里话啊,咱虽然兄弟归兄弟,也不能白让你办事啊,这购物卡里也没多少钱,是我们拿来孝敬嫂子的,女人嘛不都喜欢衣服和包包么,做弟弟的拿点钱让嫂子买几身衣服算是见面礼了,还请务必收下。”

    李平科满意的笑了起来,指着樊小军和乌鸦笑道:“你们啊,太客气了!好吧,既然你们豪爽,我也不矫情了,卡我手下了,咱们接着喝酒!”

    樊小军和乌鸦面露喜色,这李平科答应收下购物卡,也就间接的答应了帮忙的事情。

    一顿酒喝到晚上九点多钟,喝过酒之后为了让李平科尽兴,自然少不了其他的节目,乌鸦扶着有些喝多了的李平科,笑眯眯的道:“李哥,咱们再去别的场子接着玩?”

    李平科听了乌鸦的话,看了乌鸦一眼,脸上满含深意的笑道:“去哪玩?”

    乌鸦赔笑着说:“咱们兄弟二人初来乍到,对这边不熟悉,李哥你决定,那里好玩刺激,咱们就去哪玩!”

    李平科嘿嘿笑了两声,道:“你小子很上道嘛,咳咳,那咱们去‘钻石天堂’玩玩?”

    “走着!”

    乌鸦满口答应下来,根本不提‘钻石天堂’是玩什么的,如果提出来反而显得像个雏,让李平科看不起。

    三人坐进车里后,由乌鸦带下的小弟驱车,朝着‘钻石天堂’赶去。

    路上,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樊小军扭头看了李平科一眼,问道:“李哥,听说最近严打呀,咱们不会撞上枪口吧?我跟我兄弟倒没什么,就怕李哥受到了牵连。”

    李平科摆摆手,脸上露出得意之色,道:“兄弟你多虑了,你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警方什么时候严打,那都是我说了算,所以你就把心揣在肚子里,没问题的。”

    樊小军朝李平科讪讪的笑了笑,总觉得心里闷的慌,感觉有些不安心。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