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赌赢
    “好吧!”

    蒋省长目光盯着林涛看了差不多有一分钟的时间,这一分钟对于林涛和蒋省长来说过的极为漫长,大家都很紧张,蒋省长紧张的是,多拖延一分钟,自己的性命就多一份危险,而林涛担忧的是,如果蒋省长真抱着同归于尽的心,那么他以及他的那些兄弟恐怕都得一命呜呼。

    伴随着蒋省长给出的结果,林涛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林涛,蒋省长已经答应你了,你赶紧先帮他治疗!”

    李瑞明站在旁边心里也偷偷松了口气,见蒋省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李瑞明赶紧提醒道。

    林涛摆手说:“不急,我要等到他打完电话。”

    蒋省长一脸的痛苦神情,他已经疼的拿不住手机了,便吩咐李瑞明道:“瑞明,你……你帮我拨号!”

    李瑞明忙答应一声,拿起蒋省长的电话,把电话打到了市公安局局长那里。

    此时,高速路口附近被封锁,现场一片混乱,樊小军、乌鸦,以及那三十多个手下一直想突破重围,可是拖延的时间越长,赶过来的特警就越来,那些蜂拥而至的特警让樊小军和乌鸦感到有心无力,再顽强反抗下去也是徒劳了。

    砰砰砰!

    伴随着三声枪响,混乱的人群一下分开了。

    特警们迅速脱离战圈,回到了队伍当中。

    而樊小军、乌鸦他们就像是包饺子一样,被团团包围住了。

    站在樊小军他们对面不远处的市公安局副局长此时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他没想到今天的行动如此不顺利,还死了个人,若是这个事情被放到了网上,对于社会的安定团结会起到极坏的影响,一旦处理不好,恐怕会引起更大更恶劣的后果。

    他拿着喇叭,带着怒意的对樊小军、乌鸦大声说道:“樊小军还有乌鸦,我劝你们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如果是个老爷们就别贪生怕死,你们这样只会把你们的兄弟一个个都害死,如果想取得从轻处理,你们就乖乖的束手就擒,我们可以跟法院申请从轻处理。”

    “廖副局长,你当我乌鸦第一天胡来混,是傻子么?”

    廖副局长冷着脸道:“乌鸦,我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反抗就有用么?你们已经被团团包围了,今天谁都救不了你们,如果你们在反抗下去,别怪我要开枪了!”

    说着,十几个特警同一时间将枪上膛,做好了随时射击的准备。

    “我再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一下,三分钟之后如果还冥顽不灵,就不怪我不客气了!”

    “投降吧!”乌鸦叹了口气,对樊小军说道。

    樊小军道:“不能害了兄弟们,那就……哎,不反抗了!”

    乌鸦表情难看的点点头,朝廖副局长喊道:“廖副局长,我们……”

    乌鸦刚准备说我们不反抗了,廖副局长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乌鸦的话。

    廖副局长心里咒骂一句,谁特么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打电话来,正想发火时,见到手机来电提醒,是局长打来的,他不敢忙乎,忙把电话接通。

    当听到电话中局长对他下的命令时,他眼睛瞪的老大,一脸不可思议的说:“局长,您……您是不是下错命了?”

    “下错个屁,这是两分钟前蒋省长亲自对我下的命令,你别废话了,今晚的事真特么丧气,马上收队,回来再说!”

    “可是……”

    廖副局长急的看了乌鸦他们一眼,想对局长说,可是他们都已经成了瓮中捉鳖了,为什么不抓!

    刚想说话,那边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廖副局长从警快三十年,今天晚上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警察抓贼天经地义,贼已经到手边了,上面却喊停,这叫什么事?

    廖副局长都不知道如何去收拾这个尴尬的局面,难道大手一挥直接喊收队?

    “真特娘的憋屈!”

    廖副局长低声怒骂一句,随后对身边的特警队大队长说:“收队收队,上面下了命令,人不抓了!”

    “什么?”

    特警队大队长一脸惊讶,以为自己听错了。

    廖副局长没好气的重复道:“我特么说收队!”

    说完,不理会呆若木鸡的大队长,气势汹汹的转身就走。

    大队长见廖副局长都已经走远了,这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心有不甘的朝樊小军他们看了一眼,重重的叹了口气,转身命令道:“收队!”

    出勤的所有特警都被这一命令给搞蒙圈了!

    短时间的炸锅之后,训练有素的特警队伍有条不紊的迅速撤离了高速路口。

    樊小军和乌鸦看着渐渐撤离的特警,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都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突然有小弟激动的喊道:“他们撤退了,咱们……咱们不用被抓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激动不已。

    乌鸦的得力手下黄夏虎打架够狠,脑袋也够灵光,是他第一个从激动中醒悟过来,朝乌鸦问道:“乌鸦哥,你说他们抓咱们已经不费吹灰之力了,为什么突然撤走?”

    乌鸦眉头一蹙,想了想,一脸不解的摇头。

    黄夏虎提醒说:“会不会是跟涛哥有关?”

    经过黄夏虎这么一提醒,乌鸦立马醒悟过来,道:“是啊,他们突然撤兵是绝对行不通的,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很显然是因为刚才廖副局长接的那一个电话,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涛哥已经是去帮咱们运作去了。”

    樊小军道:“先别猜测了,事不宜迟,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按照涛哥的原计划,咱们先去西安!”

    “好,以防他们再折返回来,咱们先离开再说!”

    ……

    伴随着蒋省长的一声惨叫,林涛用内力把刺入蒋省长脖子的银针给吸了出来。

    “这个药敷上之后,过几天就没事了!”

    说着,林涛扔给蒋省长一个瓷瓶。

    “林涛,真有你的!”

    蒋省长将药瓶紧紧的捏在手里,表情阴沉的看着林涛。

    林涛笑了笑,说:“我这个人一向就是如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已经都决定离开羊城了,但蒋省长就是不肯放过我,没办法,我只能反击了。”

    蒋省长眯着眼睛说:“年轻人,你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你知不知道威胁一个省长有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我不知道,总不至于凌迟吧?”

    蒋省长阴晴不定的看了林涛一眼,语气低沉地道:“趁我没后悔之前,滚!”

    “再见!”

    林涛朝蒋省长笑了笑,转身就走。

    蒋省长艰难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着林涛咆哮道:“林涛,我警告你,我在羊城在任期间,我不允许你踏入羊城半步,否则后果自负!”

    林涛脚步顿了顿,没有回话,直接走出了李瑞明的别墅。

    林涛走后,别墅中只剩下了李瑞明跟蒋省长。

    “蒋省长,您没什么事吧?需要我叫医生吗?”

    “找什么医生,嫌我脸丢的还不够?”蒋省长烦闷的看着李瑞明,阴沉着脸说:“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把林涛给带进来的!”

    李瑞明忙解释说:“蒋省长,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把他带进来,我明知道他是危险分子,哪里敢把他带到我这里来。”

    “那他为什么会在你家?省委大院戒备森严,如果没有你带他进来,他怎么可能躲开警卫,不死不休的进了你家里。”

    李瑞明听了蒋省长的话忍不住叹气道:“蒋省长,您刚才还没看见林涛的手段么?以他的身手,即便不需要人带,想潜入进来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经过李瑞明提醒,蒋省长想起了刚才林涛施展内功的事情,顿时脸色变的凝重起来,低头沉思片刻,蒋省长突然提高语调道:“这个人太危险了,我不能放任他这么发展下去。”

    李瑞明惊诧道:“您还要对付他?”

    蒋省长摇摇头,冷笑道:“我当然不会再去招惹他,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不过他这个人太过危险了,我必须把这件事情上报给国安部门!”

    “没那个必要吧?”

    李瑞明皱了皱眉,道:“林涛毕竟没有做什么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别国特务,何必惊动国安!”

    李瑞明知道,一旦林涛被国安部门给盯上,那么以后将寸步难行。

    蒋省长见李瑞明还在为林涛说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喝道:“他都敢威胁一省之长了,放任他这么下去,他以后是不是还得去威胁……”

    “蒋省长,我是政法委书记,上不上报国安部门应该是我考虑的事情吧?!”

    李瑞明也有些动怒了,蒋省长之前不跟自己打招呼,就直接命令自己下属的市局对林涛的手下展开追捕,完完全全没把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放在眼里,现在又想避开自己,直接去跟国安部门交涉。

    如果被上级领导知道了,不了解情况的还以为他李瑞明不作为,让堂堂一省之前去管这些事情,这如何能不让李瑞明动怒。

    “瑞明同志,你很激动嘛!”

    蒋省长非常不满李瑞明对自己说话的态度,表情不阴不阳的看着李瑞明。

    李瑞明心中暗骂自己糊涂,刚才不该如此冲动,混了一辈子官场了,怎么今天遇事就容易激动。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李瑞明轻轻叹息一声,说:“蒋省长,首先我为我刚才的态度不好跟你道歉。不过,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替我想想,你今天做的这些事情让我很被动啊!”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