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斗智斗勇
    林涛觉得自己干过的最牛掰的一件事情就是敢明目张胆,哦不对,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语气非常温和含蓄的对一位省长说了类似于同归于尽的话,这比他当初在部队的时候,打击毒枭还要来的牛叉。

    一省之长,若是放在古代,那就是封疆大吏,吊炸天的大官啊,今天就这么让林涛给威胁了,而且还是在主管‘公检法’的李瑞明家中把蒋省长给威胁了。

    此时的蒋省长脸色都快憋成了猪肝色,在他的印象里,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人敢大声跟他说话,更别说威胁他了,他早已经养成了高高在上的习惯,就像是一直被所有人捧着的土皇帝,突然被一个无名小子给啐了口水,这让他感觉十分难堪和恼怒。

    就连一旁的李瑞明都傻眼了,他知道林涛胆子大,但是却没想到林涛胆子大到了这个地步,那可是蒋省长啊,连自己都得谦让的人物,林涛这小子竟然说出如此江湖气的话来,简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要知道,若是蒋省长一句话,林涛这小子恐怕死的连渣都不剩。

    “林涛,你胡闹!”

    李瑞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为了救场,故意将脸板了起来,沉声斥责道:“你怎么能这么跟蒋省长说话,我知道你也是一时心急,但也不能口无遮拦啊。”

    说话的时候,他忙朝林涛使眼色,接着继续说:“蒋省长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大家可以好说好商量嘛,干嘛把事情闹的这么僵。”

    蒋省长一脸阴晴不定的望着李瑞明和林涛,越看林涛越生气,一个小屁孩竟然口出狂言要跟自己同归于尽?

    “瑞明同志,你不用跟他多说了!”蒋省长气的浑身发抖,语气低沉的说:“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胆子,敢跟我同归于尽!”

    这会儿无论李瑞明如此使眼色,林涛都视而不见,听了蒋省长的话,林涛冷笑起来,说:“不信是么?”

    蒋省长将身上的电话拿了出来,冷声道:“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那一车的人全都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惨重代价!”

    “信,我当然信,您是一省之长,权力滔天,在这羊城范围内有什么事情是您办不到的,但是那又如何呢?你不照样也在我的射程番外之内么!”

    林涛说话的时候,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根银针。

    李瑞明见了脸色一变,忙喝道:“林涛,你冷静点!”

    林涛不为所动,似笑非笑的对蒋省长说:“也许你还不清楚我的身手,不过李书记是知道的,只要我手指轻轻一弹,我可以精准无误的刺中你身体的任何一个穴位,你知道人体有多少个死穴么?一旦刺中,必死无疑!”

    “林涛,你……你竟敢……”

    蒋省长已经被林涛给气的有些语无伦次了,手指颤抖的指着林涛,咬牙切齿地道:“好,很好,我现在就打电话,我就要把那群社会毒瘤给一网打尽,我看你敢拿我如何!”

    说着,蒋省长直接拨通了市局局长的电话。

    “王局长,马上对他们实行逮捕,拘捕或者反抗着,武力镇压,始终持有枪械着直接就地击毙!”

    簌!

    一声细微的破空声响起,紧接着蒋省长发出一声惨呼,手中的电话直接掉在了地上,他一脸痛苦的捂着脖子,表情震惊又愤怒的瞪向林涛。

    林涛目光冷冰冰的说:“我说过,我光脚的不怕你穿鞋的,大不了咱们一起上路!”

    “林涛,你简直是疯了!”

    李瑞明此时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如果蒋省长死在自己的住所,恐怕自己也拖不了干系,政治生涯恐怕也得就此结束了。

    “我没有疯。”林涛看了李瑞明一眼,说:“也许在你们眼里,他蒋省长是高高在上的,是你们的领导,但是他在我眼里却什么都不是,他管不了我,我也没求他办什么事,用不着巴结他。我跟他之间只有交易,如果交易不成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李瑞明觉得此时自己无论如何开解林涛,林涛都听不进去,于是只能跟蒋省长做工作。

    “你刚才对蒋省长做了什么?”李瑞明问道。

    林涛语气淡漠的说:“只是朝他脖子上扎了一针,如果这一针不在十五分钟内取出来,他就会……”

    说到这里,林涛没有继续说下去,答案很明显。

    李瑞明重重的叹了口气,走到蒋省长身边,低声劝解说:“蒋省长,您这是何必呢,难道真要为了这么个小事情搭上自己的性命不成?”

    蒋省长怒声道:“我就不信有他说的那么神,随便扎我一下就得死!”

    林涛冷笑道:“你可以不信,不过十五分钟后,就是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你,可以按一下小腹位置,看是不是很疼痛。”

    蒋省长将信将疑,一只手捂着脖子,另一只手则去按小腹,这一案,他猛的发出一声惨叫,额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躺在沙发上双手死死的捂着小腹,连脖子上的疼痛都顾不上了。

    “这下总该信了吧!”

    蒋省长死死的要紧牙关,目光阴沉的盯着林涛。

    ……

    就在林涛跟蒋省长对峙的时候,高速路口围堵中巴车的特警大队收到了强行逮捕命令,接到命令后,一群荷枪实弹的特警将整个中巴车包围,脚步缓慢的从四面八方围了上去。

    坐在车里的樊小军和乌鸦见到这一幕,相互对视一眼,乌鸦骂咧道:“他妈的,真特么憋屈,恨不得冲出去跟这群鳖孙拼了!”

    樊小军道:“拼个球啊,你武功再好,好的过枪么?拳脚快的过子弹么?这么多兄弟跟着你是信任你,难道你想把他们一起害死不成!”

    “放屁,劳资只是说想,又没说真拼命。如果不是顾虑到这帮兄弟,劳资还真就跟这帮瘪犊子拼了,反正抓进去也没什么好结果,搞不好就是个终身监禁,与其坐一辈子牢,还不如死个痛快。”

    “看来涛哥这次是真没办法了!”

    乌鸦的一个得力助手原本还寄希望于林涛,见特警们已经为了上来,他也就彻底死心了。

    樊小军一脸忧心忡忡的说:“希望涛哥没事。”

    乌鸦瞥了樊小军一眼,没好气道:“你还是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涛哥那身手,他想走,谁拦的住?”

    “也是!”

    樊小军咧嘴笑了笑,似乎看开了,拍了拍乌鸦的肩膀,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便是坐牢咱们也是个伴,你不会孤单。”

    “去,谁特么原因跟你作伴啊,你又不是美女!”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车中有人大叫一声,惊慌失措地咆哮道:“不,我不能被抓,我身上背着人命案,如果被抓就没活路了,我得逃走!”

    咆哮完,他也不管那些围堵上来的特警,顺手拿起车上的钢棍直接来开中巴车的车门就冲了出去。

    乌鸦脸色一变,忙喝道:“操,你特么疯了,赶紧回来!”

    啊!!!

    那小弟确实精神错乱了,尖叫着,举起钢棍就朝前方不远处的特警冲了过去,伴随着‘嘭’的一声枪响,那小弟脑门多出个血窟窿,接着应声倒地,钢棍直接砸子地面上发出嘣咚的声音。

    一时间,周围一下子变的安静下来。

    安静到掉根针恨不得都能听见。

    中巴车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对方开枪会如此果断,片刻的震惊之后,那些原本跟死者关系亲近的兄弟们一个个红了眼眶,就如同发怒的狮子一般,叫嚣起来,“麻痹的,咱们跟这些王八蛋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说完,哗啦哗啦的一口气冲下去十几个人,乌鸦和樊小军见状脸色巨变,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好在那些特警见冲下来的人数太多,不敢再继续开枪,只能跟警棍搏斗。

    车内还剩下二十多人,乌鸦的得力手下红着眼,咬牙切齿的说:“乌鸦哥,咱们也拼了,操特么的,咱们的兄弟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

    乌鸦见现场无比混乱,思考片刻,把头看向樊小军,问道:“你怎么看?”

    樊小军也是激愤不已,说:“拼了,现在现场混乱,待会儿有机会跑的就趁机赶紧跑!”

    乌鸦一咬牙,道:“好,那咱们就跟这帮狗日的拼了!”

    说完,拿起家伙,带头冲下了车去。

    ……

    李瑞明的别墅内。

    林涛翘着二郎腿坐在蒋省长对面的沙发上,看了看腕表,表情戏虐的说:“还有五分钟,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再过五分钟,就是华佗在世都救不了你了。蒋省长,您作为一省之长,何必这么轻贱自己的性命呢!”

    蒋省长此时已经不再像刚才那般淡定了,他一脸阴晴不定的看着林涛,如果再不答应林涛,自己恐怕就真要见马克思去了。

    见蒋省长态度有所松动,林涛继续说:“你之所以打击我,也只是想铲除异己而已,您也别不承认,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性命都没了,铲除异己又有什么用呢?”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