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官你匪
    林涛原本想直接冲进五号楼,但是一想到这里是省委大院,他脚步又立马放缓了些,如果这么硬闯进去,势必招来门口的武警,然后用不了半个小时,整个省委大院就会被武警给包围住,到时候即便自己功夫了得怕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眼看着省长和李瑞明进了五号楼,林涛心中开始盘算,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去。

    若是放在古代,以林涛的轻功水平,想要潜入皇帝老儿的皇宫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放在现代就有些行不通了,先不说那些高楼大厦,即便是现代高科技的门锁以及防盗功能就可以将林涛阻挡与门外。

    不过好在这省委大院并不是什么高楼大厦,而是一栋栋三层楼的小别墅,这就给了林涛很大的施展空间,恰巧二楼的阳台又是挑出来没有隔档的,林涛只需要乘人不备,稍微施展轻功就可以跳上二楼阳台。

    因为省委大院不停的有武警到处巡逻,林涛等到巡逻队刚过去不久后这才运足了内功,双脚轻轻点地,整个身子如同氢气球一般,轻飘飘的就上到了二楼的阳台上。

    林涛不声不响的跳到二楼阳台上之后,见阳台与主卧之间隔着一层玻璃滑门,便轻轻用手去拉了一下,好在玻璃门并未从里面上锁,这让林涛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

    黑暗中,林涛如同一只狐狸般,脚步轻盈的潜入了主卧,然后将主卧的房门拉开一道缝隙,见周围没什么动静,这才敢把门打开,悄悄走了出去。

    “瑞明啊,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团结与稳定,我希望你不要有什么想法。”

    林涛在二楼查探了一遍之后,刚走到二楼楼梯的转角处,就听到了一个语气低沉,说话打着官腔的声音响起,不用猜就知道这个声音来自于省长。

    紧接着李瑞明的声音在林涛耳边响起,只听他对省长叹气说道:“蒋省长,您真不该这么做,既然林涛已经打算撤出羊城,就表面了他既不会帮书记也不会帮您,您又何必……”

    李瑞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给打断,“瑞明同志,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是老党员了,怎么还说出这么幼稚的话?他林涛不帮书记也不帮我,我就该感谢他,放他一马么?他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我们又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你搞不清楚么?自古以来正邪不两立,咱们如果这次放他们走了,那就等于是在为虎作伥!”

    蒋省长的话让李瑞明一度陷入了沉默,林涛看不到李瑞明的表情,所以也就不知道李瑞明的态度到底如何,不过,至少林涛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李瑞明并不像将他赶尽杀绝。

    大概沉默了有一分钟,李瑞明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蒋省长,其实您对林涛是带着偏见的,一开始他并不是什么黑社会,是一名非常出色的特种部队军人,他也是奉了上级的命令才执行了那个任务,导致如今陷入了被夹心的境地。”

    “不,我并没有偏见,你说的情况我也明白,我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可是他没有珍惜,就想那么一走了之,他在羊城所犯下的那些事情是那么轻易就能走掉的么?”

    李瑞明再次叹息,劝说道:“至少他也是为羊城立了大功的功臣啊,自从他出现之后,将羊城的所有毒品几乎被一网打尽,而且如今羊城的犯罪率也下降了很多,这些他都是功不可没的,咱们不能一棒子把人给打死,只记过不记功吧?”

    蒋省长听了李瑞明的话之后,表情变的颇为耐人寻味,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瑞明,说:“瑞明同志,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袒护林涛,为林涛说好话?”

    李瑞明表情一滞,随即苦笑道:“您说袒护吧我也确实对他有所袒护,毕竟如果是别人,这事我也懒得费口舌,不过我的袒护也是在法网之内,并没有越过底线。”

    “没有么?”

    李瑞明迎着蒋省长的目光,大义凛然的道:“没有!”

    蒋省长就如同一只老狐狸一般表情由严肃由转变为了轻笑,看似无意的说了一句,“听说林涛在西安继承了一家庞大的家族企业集团,有这事么?”

    李瑞明知道蒋省长问这个问题的目的,便点头说:“确有此事,这事蒋省长您随便一查就能查出来,应该不用在我这里来确认事实吧?”

    蒋省长笑道:“瑞明同志,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老实告诉我,这么帮助林涛是不是……”

    说到这里,蒋省长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李瑞明听了心中暗自有气,但是又不好跟蒋省长发火,只能硬着头皮道:“蒋省长您多虑了,我现在可以认真老实的告诉您,我跟林涛之间没有一分钱的利益勾搭,这句话我就放在这里,您可以让纪委的同志来调查我,把我调查个底朝天都行,我李瑞明还不至于为了点钱去替谁说话!”

    蒋省长见李瑞明说的大义凛然,暂时分不清真假,不过他今天过来并不是为了争论李瑞明有没有贪污,即便贪污了跟他也没关系,他好不容易把李瑞明拉入自己的战线,又怎么可能去查李瑞明呢。

    只不过李瑞明对林涛的态度让蒋国役有些不悦。

    “瑞明同志,你不要误会。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再说了,我巴不得你好,又怎么可能去查你,只是在对待林涛的事情上你显得有些不理智,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事而对我有什么意见。”

    李瑞明烦闷的口干舌燥,端起茶几上的杯子猛喝了一口茶,心情这才平缓了些,他暗中吁了口气,来调节心情,随后挤出笑道:“蒋省长,您又多虑了,我李瑞明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哪那么容易就生气?”

    “哈哈,没有就好,看来确实是我多虑了。”

    “只不过……”李瑞明顿了顿,表情严肃的说:“我很了解林涛,这个年轻人嫉恶如仇,精明能干,而且头脑非常灵光,我担心他一旦知道您对他的那些兄弟动了手,他可能会一时冲动去找您报复……”

    “他敢!”

    蒋省长突然猛的一拍察觉,上位者的气势一下子全都散发出来,嘴里冷哼一声,表情严肃的说:“一个小混混,我借他是个胆子试试看!”

    李瑞明见蒋省长根本听不进自己的话,只能轻轻叹气。

    李瑞明刚才之所以没有接林涛的电话,就知道林涛肯定会向他兴师问罪,而他原本想说服蒋省长,让蒋省长放林涛一马,这样一来,李瑞明可以再把电话打给林涛,说是一场误会,这样也就阻止了林涛冲动之下走了极端。

    谁知道蒋省长对付林涛的心如此决绝,搞的李瑞明很是被动,心中越发焦急起来,他觉得林涛肯定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他却并不知道,林涛其实已经隐藏在了他家,正在听他跟蒋省长的对话。

    “蒋省长,您再考虑考虑吧,有些事情真的没必要较真。”

    “瑞明同志,你不要再说了,我心意已决,我已经给过林涛机会,是他自己没有把握,就怪不得我了!这件事情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真的没有余地了么?!”

    突然一个声音从楼梯转角处传了过来。

    紧接着,在李瑞明和蒋省长惊诧的目光下,林涛缓缓的从二楼转角处走到了一楼。

    “林涛?!”

    李瑞明惊讶的情不自禁的喊出了声音。

    蒋省长在听到李瑞明说出‘林涛’两字时,眉头一蹙,目光如同尖刀一般朝林涛瞪去。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么?”

    林涛目光看向蒋省长,再次询问道。

    李瑞明见林涛一步步的朝蒋省长走了过去,心下大急,怕林涛做出什么天大的祸事,忙拉住林涛,压低声音提醒说:“林涛,你别激动!”

    林涛笑了笑,道:“李书记,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很激动么?”

    林涛虽然脸上露着笑,但是李瑞明很明显的从林涛脸上看出了杀机。

    “蒋省长,我们有仇么?”

    林涛继续问道。

    蒋省长面无表情的道:“没有!”

    “我们有怨么?”

    “也没有!”

    林涛继续笑着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

    “因为我是官,你是匪!”

    林涛冷笑道:“官不一定是好官,而匪也不一定就是悍匪,蒋省长,您是好官么?”

    蒋省长阴沉着脸道:“我自认为,我虽然算不上好官,但却也不是贪赃枉法的坏官,这个回答你满意么?”

    “当然不满意。”林涛表情突然变的狰狞起来,一字一句地道:“如果你想斗那我就陪你斗上一斗,我光脚的还会怕你这个穿鞋的?更何况,是不是贪赃枉法的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林涛,你……”

    李瑞明想要阻止林涛,却被林涛伸手打断,表情阴沉地道:“李书记,这事与你无关,今天大不了就是一死,就是死我也要拉一个下去垫背!”

    蒋省长表情阴晴不定的盯着林涛,“你这是在威胁我?”

    也许是出于愤怒,林涛这会儿觉得,他看蒋省长的时候也没觉得蒋省长有多了不起,那种上位者对平民的压迫感林涛完全感觉不到,觉得蒋省长看上去跟普通的老头没多大区别。

    林涛瞥了蒋省长一眼后,脸色露出一抹淡漠的笑意,语气不咸不淡的说:“您可以这么认为!”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