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撤退事宜
    提到离开羊城,林涛却又没法全身而退,先不说在羊城的那些红颜知己,就是辛雨彤,林涛也没法走的安心,如果林涛彻底离开羊城,没有了林涛的治疗,辛雨彤将必死无疑。

    如果带着辛雨彤一起走,辛雨彤肯定不会乐意,以辛雨彤的性格,一定会留在羊城等辛无敌回来。

    这让林涛再次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柳元宗见林涛表情纠结,犹豫不定,便出口问道:“你还有什么顾虑?”

    林涛叹气道:“不瞒您说,辛无敌去沙漠深处去‘火阳草’之前把他女儿辛雨彤交给了我照顾,辛雨彤得的那种怪病也只有我能够维持她的身体不复发,如果我就这么走了,辛雨彤将必死无疑。”

    柳元宗不了解辛雨彤的性格,开口说:“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把她带上一起走啊!”

    林涛苦笑的说:“如果她肯走我也就不必这么纠结了,她的性格看上去柔软温顺,但是骨子里却倔强的很,认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辛无敌冒着生命危险去沙漠深处给她找药材,她是不会弃辛无敌而去的。”

    “这样来说,还确实不好办啊!”

    柳元宗眉头紧锁了起来,暂时陷入了沉思。

    过了片刻,他突然抬头来,目光炯炯的看着林涛,说:“把她送到我这来吧!”

    “什么?”

    林涛诧异的看向柳元宗。

    柳元宗重复道:“把她送到我这里来,暂时让我来照顾她!”

    “可是,你跟辛无敌……”

    柳元宗打断林涛的话,说:“不要告诉辛雨彤我的真实身份,让我为辛家做点事情吧。我年龄大了,一身的内力也没什么用处了,你把能够抑制她身体病发的药方交给我,我会用我的内力维持到她父亲回来。”

    林涛思前想后,觉得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于是一脸复杂的看着柳元宗,叹气道:“好吧,就按你说的做,在这羊城有能力压制辛雨彤病情的也就只有你跟黑影了!”

    辛雨彤的事情暂时解决了,对于林涛来说少了一个很大的后顾之忧,对于他的那些红颜知己,林涛打算一个都不带走,二号领导要对付的是他,跟那些女人五官,二号领导还不至于龌龊到去对付女人,而且有李瑞明以及柳元宗帮忙照看着,再加上常佳丽这个已经成为了羊城首富的女强人护着,她们的安全都是没问题。

    至于先前计划好开护肤品公司的事情,只要林涛把中药护肤品的秘方交出来,护肤品公司就完全不需要林涛的介入了。

    “离开羊城之后你打算去哪?”

    柳元宗开口询问道。

    林涛想了想,说:“可能回去陕西。”

    “西安么?”

    “是!”

    柳元宗满含深意的说:“听说长安食品集团现在被你掌控了?”

    “老爷子足不出户消息倒是挺灵通嘛!”林涛笑了起来,说道。

    柳元宗眯着眼睛道:“西安是个好地方,人杰地灵,又是十六朝古都,你去那个地方确实比较合适,再加上你长安食品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即便是陕西省的一号领导都不敢小看你,你的选择是对的。”

    林涛脸上露出忧虑之色的说:“就怕这边的二号领导把手伸到了陕西省去,那可就麻烦了。”

    柳元宗似笑非笑的说:“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他的手伸不到那边去。”

    “为什么?”

    柳元宗一脸神秘兮兮的说:“派系不同,你暂时不必知道太多。”

    林涛点点头,若有所思。

    跟柳元宗又商量一阵子之后,林涛直接动身去了辛雨彤下榻的酒店,准备把辛雨彤接到柳元宗那里去住。

    敲响辛雨彤的房门。

    没过多久,里面传来辛雨彤娇柔软糯的声音,“谁呀?”

    “是我!”

    辛雨彤把门打开,惊讶的说:“怎么又回来啦?”

    林涛走了进去,顺手将门给关上,吩咐说:“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吧。”

    辛雨彤对林涛极为信任,没多问,乖巧的哦了一声,便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

    林涛表情犹豫了一下,说:“你不问问我带你去哪?”

    辛雨彤扭头笑道:“我还怕你把我卖了不成?”

    “呵呵,辛大姐也学会开玩笑了,有进步嘛!”

    “不过,为什么又突然不住在这里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辛雨彤脸上露出好奇的神情。

    林涛说:“确实有些麻烦,不过跟你无关,是我的事情,我得暂时离开羊城一段时间,把你托付到我干爹那里。”

    “啊?”

    辛雨彤惊讶一声,说:“我不想住在你干爹那里,就住在这里不行吗?”

    林涛知道辛雨彤认生,不由得苦笑道:“没办法,你的身体你自己也清楚,随时可能复发,我不在这边,如果没有人看护着你,恐怕你……”

    顿了顿,林涛故意咳嗽一声,继续说:“我干爹也是一名内功高手,会帮忙控制你的病情,而且他家的庭院特别清静优雅,你一定会喜欢的。”

    辛雨彤突然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沮丧的说:“林涛,我觉得我的存在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负担,其实我早就应该安静的死去,这样我父亲也就不用被我拖累,你也不用这么事事为我操心。”

    “说什么呢!”

    林涛脸色沉了下来,道:“这种话如果被你父亲听到了他该多伤心,他为了救活你,不惜耗损几十年的功力来维持你的身体,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你能开开心心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吗,比起他的性命,他更加在乎你的性命!所以,不管是为了你自己也好,还是为了他,你都得好好的活着。”

    辛雨彤眼含泪花,轻轻点头,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林涛,“你走了以后还会回来吗?”

    林涛点头道:“当然会回来,到时候你父亲取来了‘火阳草’我还得用‘火阳草’来维持你一年半的寿命呢。”

    辛雨彤听了林涛的话,不再提问,默默的收拾东西,等收拾好之后,跟着林涛一起离开了酒店。

    重新来到柳元宗的庄园时,车子刚停好,柳元宗和黑影已经站在了大门口,主动来迎接辛雨彤。

    林涛带着辛雨彤走到柳元宗跟前,向双方介绍了彼此的身份,林涛没有说柳元宗的真实姓名,只是说这是自己的干爹,姓柳。

    辛雨彤很大家闺秀的跟柳元宗行礼,喊了一声柳叔。

    柳元宗望着辛雨彤一时间有些愣神,表情显得既激动又复杂,嘴里低声呢喃道:“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林涛知道柳元宗嘴里说的太像了是什么意思,怕柳元宗露馅,便故意咳嗽一声,提醒说:“干爹,咱们进屋再说吧?”

    柳元宗回过神来,朝辛雨彤笑了笑,说:“进屋,快进屋!”

    柳元宗和黑影在前面带路,林涛和辛雨彤走在他们后面。

    辛雨彤好奇的问林涛,道:“刚才柳老爷子说什么太像了,是什么意思?”

    “哦,应该是说你太像他一个故人吧,年龄大了,可能老眼昏花了,你不必在意。”

    辛雨彤责怪的看了林涛一眼,潜台词是责怪林涛怎么能够这么没有礼貌。

    林涛讪笑的摸了摸鼻尖,然后故意将话题给转开了。

    ……

    将辛雨彤安顿好之后,林涛还有太多善后的事情需要处理,就没有在庭院多耽误时间,便跟柳元宗以及辛雨彤告辞。

    辛雨彤跟着林涛一起走到了庭院大门口,林涛从辛雨彤的眼神中能够看出不舍,他刚想开口告辞,辛雨彤挤出一丝笑,主动说:“林涛,我在这里等你!”

    “好的!”

    林涛深深的看了一眼辛雨彤,语气温和的说:“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我干爹提出来,他会尽可能的满足你的要求。”

    辛雨彤道:“我没什么要求,只要你跟我爹能够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此时的辛雨彤像极了送丈夫出远门的贤妻,让林涛看的一时有些恍惚,恨不得将辛雨彤给揽入怀中,狠狠的搂住她不松手。

    他跟辛雨彤一直都没有过多的亲密举动,所以临别前他也不好去做搂抱之类的举动,只是朝辛雨彤温和的笑了笑,说:“放心好了,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

    辛雨彤站在门口望着林涛的车子绝尘而去,忍了许久的眼泪终究还是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心中莫名堵的慌,竟然对林涛产生了极强的依赖性。

    不知什么时候柳元宗站在了辛雨彤旁边,轻声说:“闺女,是不是看上那小子了?”

    辛雨彤赶紧偷偷的擦干了眼泪,摇头道:“只是相处久了,有些不舍。”

    柳元宗笑了起来,道:“日久生情嘛,我是过来人,懂的!这小子女人缘确实挺好的,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被那么多好女人看上!”

    辛雨彤好奇的看向柳元宗,疑惑的问道:“有很多女人喜欢他吗?”

    “呵呵,可不是嘛!”

    “哦!”辛雨彤敷衍一声,眼神有些黯然的渐渐低下了头。

    “心里不舒服吧?”

    “没有呢!”

    “你瞒不了我,其实你不比他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长的差,不必自卑的。”

    辛雨彤表情复杂的叹了口气,说:“我这样的人根本没资格谈论这些事情,能多活一天就算赚了,又怎么敢去祸害别人。”

    听了辛雨彤的话,柳元宗轻轻叹息摇头,“回吧,外面温度太高!”

    辛雨彤答应一声,跟着柳元宗一起进了庭院。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