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局势与进退
    辛雨彤在心里酝酿了一下措词,花了些时间,精简的将辛家和王家的恩怨情仇给说了一遍。

    林涛大致听明白了,当年的辛无敌原本就是一名武痴,喜欢挑战华夏的各路高手,而王殓山的父亲,也就是铁拳门的掌门便也是辛无敌挑战的对象。

    两人约在崂山比武,之后王殓山的父亲被打败了,因为一辈子没输过,输在晚辈辛无敌手上觉得丢了面子,心中一时想不开,就自刎于崂山,之后又因为误会,王殓山以为辛无敌杀了他父亲,所以才有了王家父子来寻仇的一幕。

    “你放屁,我父亲是被辛无敌那老贼所杀,你休想混淆事实!”

    王殓山倒在地上,听着辛雨彤对林涛讲的事情,忍不住怒火的张嘴骂道。

    林涛把辛雨彤拉到了自己身后,朝前迈出两步。

    辛雨彤以为林涛要对王殓山动手,忙说:“林涛,别……”

    “放心好了,我不会再伤他!”

    林涛朝辛雨彤安慰的笑了笑,随即对王殓山问道:“我且问你,辛无敌没去找你父亲比武之前,你们两家有仇怨么?”

    “没有!”

    王殓山硬着脖子,不服气的大声道。

    林涛含笑的说:“既然没有仇怨,辛无敌在比赢之后为什么要杀你父亲?”

    “你问我我问谁去?这事要问那老贼!”

    林涛道:“辛无敌是个武痴,喜欢找人比武,在他这一生中,比试过的人中,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了吧?你听说过他在比试过程中把谁给杀掉么?”

    王殓山听了林涛的话闷头不语。

    林涛又继续说:“我见过辛无敌一面,虽然跟他交往不深,但也清楚他的行事作风,确确实实是一个耿直的人,万万做不出那种阴险之事,如果你们还是不相信,可以等他从沙漠深处回来,当面与他对质,你们抓辛雨彤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而且还得了重病的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林涛的话让王殓山和王泽都沉默不语了。

    王殓山也是因为一时情急,报仇心切,才走了这么一条为人不齿之路,他王家在江湖之中也算是有名的武术世家,他自己也不是什么无耻小人,这种做人确实让他有些后悔,经过林涛这么一点拨,他更加没有了利用辛雨彤来对付辛无敌的心思,于是抬头望着林涛,问道:“他为什么要去沙漠深处?”

    “为了寻找一株叫做‘火阳草’的中药。”

    王殓山看了辛雨彤一眼,道:“因为她的病?”

    林涛点点头,说:“这‘火阳草’生长在库木塔格沙漠的深处,其中的凶险自不必说,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未知之数,所以你们不要再为难一个得了重病的女人了。”

    王泽将王殓山从地上扶了起来,一脸不解的说:“我学医数十载,对于雨彤姑娘的病状简直是闻所未闻,她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林涛道:“其实这不是一种病,只是因为体质特殊的原因,所以看上去像是一种怪病,不过说出来你也不懂。”

    对于林涛,王泽还是挺服气的,毕竟以他的年龄根本无法做到跟他爹抗衡,但是林涛却一拳将他父亲给打飞出去了,可想而知林涛有多么的深不可测,所以林涛说他不懂,他也没反驳什么。

    若是换做旁人,王泽肯定要不服气的反驳回去。

    “你们走吧!”

    林涛摆摆手,算是放过了王家父子。王殓山摇头道:“没搞清楚真相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我就在羊城等着辛无敌!”

    “随你的便吧,不过辛雨彤我得带走!”

    王殓山有些不服,还想说什么,却被王泽轻轻扯了一下衣袖,朝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如果你们没地方可去,可以暂时住在我们帮会的地方。”

    林涛补充了一句,随后走到樊小军和乌鸦身边,低声说:“如果他们愿意跟着,就给他们安排一个住处,还有,最近羊城可能有大动作,一定要约束好手下的弟兄们,不能出什么乱子。”

    “放心好了涛哥,没问题的!”

    樊小军咧嘴笑着说道。

    乌鸦心思稍微敏锐,犹豫了一下后问道:“涛哥,是不是真出事了?”

    林涛道:“局势暂时还说不定,也就这几天吧,到时候有什么事我再通知你们。”

    乌鸦点点头,表情显得严肃起来。

    林涛没有跟两人多说什么,怕辛雨彤在外面待太久身体受不了,便拉着她重新回了酒店。

    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林涛打电话让陈海安跟辛雨彤重新安排了一间豪华客房,房间办理好之后,林涛把辛雨彤的行李从以前的房间给拿到了新房间里。

    “林涛,又给你添麻烦了!”

    辛雨彤脸上露出歉意的神情说道。

    林涛将辛雨彤的行李放到了衣柜旁边,笑着摆手说:“无碍,你没事就好。不过辛大姐啊,你以后得长个心眼,别谁去敲门你都把门打开,先问清楚来人之后再开门。”

    辛雨彤难为情的说:“今天我以为是送饭的服务员,所以没在意,谁知道……”

    “你身体没事吧?”

    “没事,已经好多了!”

    林涛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后说:“要不你休息一下,我先走了?”

    辛雨彤忙说:“等一下,我还有事问你。”

    “什么事?”

    辛雨彤一脸忧心忡忡的说:“刚才你跟王家父子说的都是真话吗?我爸真的凶多吉少了?”

    林涛苦笑道:“这里也信?放心好了,你爸一定不会有事!”

    “你没骗我?”

    “你爸的能力你自己不清楚么?”

    见林涛似乎不像在骗自己,辛雨彤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点点头,道:“那你回去吧,路上小心些。”

    林涛见辛雨彤没有挽留自己的意思,不仅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今天辛雨彤奔波了一条,肯定是累了,估摸着也没心思跟自己聊天,便也释然,笑着点头,然后离开了辛雨彤的房间。

    出了酒店之后,林涛打算去一趟他干爹柳元宗那里,如今羊城的局势让林涛有些迷茫,柳元宗在羊城混了四五十年,对羊城的一切了如指掌,也许从柳元宗那里能够得到解惑。

    车子开出市区,朝着柳元宗居住的庄园驶去。

    半个小时候,柳元宗的庄园外。

    林涛停好车子之后敲响了庄园的大木门。

    很快,柳元宗的贴身护卫,‘黑影’便将门打开,见是林涛,很难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道:“少主人,你来了!”

    “别这么叫我,挺别扭的,就叫我林涛就行了。”

    林涛尴尬的说道。

    ‘黑影’没有再说什么,邀请林涛进去。

    “柳老爷子在哪?”

    “在书房练字呢!”

    林涛绕过庄园的长走廊,直接去了柳元宗的书房。

    整个庄园被柳元宗装饰的古色古香,就好像是古代大户人家的庄园一般,这种环境让林涛很喜欢,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到了书房门口,书房的门紧闭着,林涛伸手敲响房门,里面传来柳元宗浑厚有劲的声音,“进!”

    林涛推开门走了进去,就见柳元宗正坐在椅子上伏案疾书。

    他抬头看了林涛一眼,语气不咸不淡的说:“来了!”

    “嗯,来了!”

    “辛无敌什么时候能回来?”柳元宗语气淡漠的问道。

    林涛走向书桌,看了一眼柳元宗正伏案疾书的内力,摇头道:“不清楚,也许这个星期内回来,也许永远也回不来了。”

    “你应该不希望他回来吧?”林涛看向柳元宗说道。

    柳元宗放下手中的笔,满含深意的笑了笑,说:“不,我希望他回来,就算他要找我报仇,我死在他手上了也无所谓,总比带着遗憾死来的强。”

    柳元宗似乎不愿意多说这个话题,便转移了话题,笑道:“你小子过来找我有事吧?没事你是不会过来的。”

    林涛讪讪笑道:“确实有些事情想咨询你的意见。”

    “坐吧,慢慢说!”

    林涛就将陈淼被控制,以及二号领导让李瑞明转给他的话全都说给了柳元宗听,柳元宗听完后陷入了沉思,随即道:“你想让我给你一个答案?”

    林涛点头道:“这些事情我没经历过,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柳元宗有意无意的看了林涛一眼,说:“以我多年的经验来判断,若是想要保全自己,就得学会圆滑,不出卖陈淼得罪一号领导,也不去帮二号领导检举陈淼。”

    林涛听了柳元宗的话不由得苦笑道:“这个道理我也懂,可是二号领导那边给了我三天的考虑时间,让我必须得有一个选择。”

    柳元宗没好气的瞪了林涛一眼,说:“听我说完!”

    顿了顿,柳元宗继续说:“其实想要避开这一场灾难也很简单,不过就是得让你付出一些代价,不知道你舍不舍得?”

    林涛好奇的看向柳元宗。

    柳元宗满含深意的说:“省里的一号二号领导再厉害,他们也只是在这个省厉害,如果你退出羊城,退出东南省,他们能奈你何?华夏这么大,何必在羊城死磕!”

    “你的意思是……”

    “是的,在三天之内,迅速撤出东南省!”

    “可我的那些兄弟……”

    柳元宗沉声道:“有能力的带走,没能力的就地解散。”

    “没有其他选择了?”林涛有些不甘,毕竟他好不容易刚统一了整个羊城黑道,他如果在羊城,那就是羊城地下势力的土皇帝,让他放弃羊城,他还真舍不得。

    “当然有别的选择,那就是你在一号和二号里面选出一个你认为有能力胜出的,站在他的队伍里,不过一旦你选择错误,将死无葬身之地,即便是选对了,在他们两人的斗争过程中,你也会被殃及,损兵折将,损失惨重!这种选择的成本太大,风险也太大。”

    林涛沉思片刻,随后抬起头来,似乎已经有了选择。他看向柳元宗,重重的点头,说:“您说的对,离开羊城是最好的选择!”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