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年轻高手
    王殓山推开厂房大门,走出去的一瞬间,看到厂房外面黑压压一大片人,那气势,让他有一种想要重新躲回去的冲动,不过刚才已经在他儿子面前放下了大话,此时如果灰溜溜的退回去,岂不是太掉面子了!

    可是就算这上百人都是不会武功的普通人,每人一口唾沫都快可以把自己给淹死,更何况让自己去一挑一百,开玩笑呢?

    “你们是干什么的?”

    王殓山虽然有些忌惮,但气势不能弱了,瞪着眼睛向为首的樊小军以及乌鸦质问道。

    樊小军还未开口,脾气火爆的乌鸦便忍不住开口骂道:“老家伙,少特么的装蒜,赶紧把人交出来,否则劳资灭了你!”

    “光头小子,人小口气到不小,就凭你?”

    王殓山戏虐的看着乌鸦,双手环臂的冷笑道。

    乌鸦自从出道以来,除了服林涛以外,还没服过其他什么人,他自身能力也确实出众,轮打斗,即便是樊小军也占不到便宜。一套螳螂拳打的那叫一个精湛。

    见这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竟然看不起自己,乌鸦顿时怒了。

    络腮胡子继续冷言冷语的说:“你这种小子也就仗着人多势众,你既然这么嚣张,有本事咱们来单挑啊!”

    说到单挑,乌鸦还没怕过几个人,王殓山这么说正好中了乌鸦的下怀,乌鸦冷冽的笑了笑,戏虐的说:“单挑,可以啊,这可是你说的,待会儿可别后悔!”

    “如果后悔劳资是你养的!”王殓山大大咧咧的说道,心里却在冷笑,这丫的还是太嫩了,随便激将一下子就上当了。

    “既然是单挑那就得有筹码!”王殓山继续说道。

    乌鸦饶有兴致的说:“什么筹码?”

    王殓山道:“如果我输了,任由你摆布,如果你输了,让你的人全部滚蛋!”

    乌鸦听了王殓山的话显得有些犹豫,里面要求的是林涛的人,他不敢随便拿这种事情跟王殓山打赌。

    王殓山见乌鸦一脸的阴晴不定,便继续激将道:“怎么,怂了?刚才的豪言壮志哪去了?真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就特么萎了?”

    “我萎你奶奶!”

    乌鸦气的开口大骂,道:“赌就赌,我特么还怕你不成!”

    樊小军见情况不对,便上前几步,低声提醒乌鸦,说:“我感觉这人玄乎的很,你先别轻举妄动,咱们等涛哥来了再说!”

    乌鸦话都已经放出去了,如果这时候退缩,这里这么多小弟都看着,他以后还怎么混下去了,便不听樊小军的劝告,道:“你多虑了,我的身手你还不了解?对方那老小子绰绰有余!”

    说着,他将樊小军轻轻往后推了一把,随即迈开步子朝王殓山走了过去。

    王殓山见乌鸦真上当了,心头一喜,不动声色的走出两步,摆开了架势等着乌鸦冲上来。

    王殓山虽然刚才给辛雨彤输入了不少内力,导致体内内功不够充盈,但是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乌鸦并非内功高手,顶多就会一些花架子功夫,如果入不了内功的门槛,那么再厉害的外家功夫也无法与内功高手向媲美。

    乌鸦也算是把外家功夫练到了极致,螳螂拳是一类长短兼备、刚柔相济、勇猛快速的拳术。乌鸦所练的是梅花螳螂拳。

    梅花螳螂拳套路很多,有牧童指路、白猿偷桃、崩步、拦截、梅花糖储翻车、勾法、螳螂扑蝉、螳螂展翅、螳螂行、八肘、器械类有螳螂刀。枪、剑、棍等。此等拳法练到极致,如果在配合上内功,也算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只可惜乌鸦并不会内功。

    他脚步逐渐加快的朝王殓山冲了过去,紧接着借力弹跳而出,一招‘螳螂扑蝉’朝王殓山扑了过去。

    “螳螂拳?”

    王殓山往后退了三步,紧接着一个侧身躲过了乌鸦的招式,脸上带笑的说:“不错嘛,果然有些张狂的资本,只可惜今天你遇错了张狂的人!”

    说着,王殓山脸色一沉,紧接着右脚往前迈出一步,一个虚晃之后,右拳带着无可比拟的气势朝着乌鸦身上砸去。

    这一拳肉眼看上去速度很慢,但是当事人的乌鸦却能够感受到其速度之快,威力之强悍,恍惚间听到了破空之音,乌鸦脸色巨变,想要躲避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被锁定,根本躲避不开,如此强悍的一拳如果硬扛着接下,乌鸦知道自己即便不死也残废了。

    轰隆隆~

    正当乌鸦已经做好了防御抵挡的架势时,他闭上了眼睛,准备硬抗那一下,谁知道在关键时刻,他身子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拉扯开,紧接着他便听到了一声硬物撞击在一起的声响。

    嘭!

    乌鸦惊诧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战斗圈,而在他身边不远处,林涛正背对着他,主动迎上了王殓山。

    “涛哥!”

    乌鸦激动的叫喊一声。

    “你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我再晚一点过来,你下半辈子就得躺在医院了!”

    林涛背对着乌鸦,出声说道。

    乌鸦尴尬的讪讪道:“对不起啊涛哥,这老小子刚才用激将法,所以……”

    此时的王殓山极为震惊,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年轻人竟然能够硬生生的抗下自己用了八成力道的一拳,而且看上去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王殓山之所以觉得不可思议是因为,他从小培养他儿子练习内功,在他的认知里,他儿子已经是年轻一辈的内功高手,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他儿子比拟,而他儿子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抗下自己使用了八成力道的一拳,但眼前这个年轻人却轻轻松松的做到了。

    “你是什么人?”

    王殓山如临大敌的盯着林涛,问道。

    林涛表情淡然的道:“说了你也不知道!放了我的人,我可以让你活着离开羊城!”

    “你说话未免也太嚣张了吧?”

    王殓山冷声盯着林涛。

    林涛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说:“好话我不想说第二遍,在这羊城,我想谁死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知道我为什么能够这么快找到你么?”

    王殓山盯着林涛不说话。

    林涛继续说:“因为我人脉广,兄弟多!”

    王殓山嗤之以鼻地道:“你的这些所谓的兄弟都是酒囊饭袋,不值得一提!”

    王殓山的话一下子引起了众怒,众小弟怒火中烧,一副跃跃欲试,要将王殓山生吞活剥了的架势。

    林涛却不动声色的笑着说:“不说他们,就说我,你是我的对手么?”

    王殓山冷笑道:“小子你虽然确实很厉害,也许再过十年就能成为江湖第一高手,但是现在你年轻太浅了,资历不够,你以为你刚才挡住了我的一拳就能真的打赢我?”

    林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废话不多说,动手吧!”

    “小子,你太嚣张了,看劳资怎么废了你武功!”

    王殓山低喝一声,脚步跺地,整个身子如同一只火箭般朝着林涛冲了过去,速度之快肉眼难辨。

    林涛双手负背,身体纹丝不动,等到王殓山的拳头砸过来的时候,若是普通人根本躲避不开,但是对于林涛来说,王殓山的拳头太弱,速度太慢,根本让林涛提不起全力以赴的兴致。

    当初林涛还未去西安之前拼内力就能跟辛无敌拼个五五之分,而辛无敌的内力比王殓山要高出一些,如今林涛在西安找到了吸收内功的圣草‘玉黄玲’,内力又提升了一大截,即便是辛无敌跟现在的林涛硬碰硬恐怕也只能甘拜下风。

    王殓山刚才又受了些内伤,两人此消彼长,实力差了一大截。

    王殓山砸来的拳头带着呼啸之势,但是对于林涛来说还是太弱,他脚步往后以及往左个移出一步,以一个极为怪异的步伐躲过了王殓山的一击,随即表情轻松的调侃道:“太弱太弱,这就是你的全部能力了?”

    王殓山脸色憋的通红,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举拳再次朝林涛冲了过去。

    林涛救辛雨彤心切,也就没有了调侃他的心情,见他再次主动出击,林涛脸色一沉,随即右脚向后迈出一步,右拳直接跟王殓山的拳头硬碰硬的撞击在一起。

    砰~

    又是一声闷响,这一次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林涛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而主动出击的王殓山却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噗!

    “爸!”

    王泽走出厂房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忙快速冲了过去,在王殓山落地前接住了王殓山。

    “交不交人?”

    林涛脸色阴沉,脚步缓慢的朝王殓山和王泽那边走去。

    “林涛,别伤害他们!”

    就在林涛走到王家父子跟前,要对他们动手时,身体虚弱的辛雨彤突然出现在了厂房门口,带着祈求的语气对林涛说道。

    “雨彤?”

    林涛微微一怔,忙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辛雨彤忙摆手,说:“林涛,你别伤害他们,刚才我病发了,是他们合力用内力救了我。”

    林涛不解的看着辛雨彤,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绑了你,为什么又要救你?”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