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还有这种操作?
    “难道……”

    辛雨彤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美眸瞪大的望着络腮胡子,说:“你是山东王家的人?”

    “呵呵,终于想到了!”

    络腮胡子眯着眼睛望着辛雨彤,说:“老实交代,辛无敌在什么地方?”

    辛雨彤轻轻叹了口气,摇头说:“我不知道!”

    “你想死是么?”

    络腮胡子突然一脸狰狞的瞪向辛雨彤,咬牙切齿的说:“你爸杀了我父亲,我一定要为我父亲报仇,如果你不告诉我你爸在哪,我就先杀了你再去找你爸!”

    辛雨彤面色平静的看着络腮胡子,说:“要杀就杀吧,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

    “王老爷子并非是我父亲所杀!”

    “你放屁!”

    络腮胡子气愤的骂咧道:“辛无敌约我父亲比武,之后我父亲死在了崂山上,当时辛无敌就是约的我父亲在崂山比武,他最后人死在了崂山,怎么可能不是辛无敌杀的!”

    辛雨彤表情显得有些无奈,说:“王老爷子真不是我爸杀的,当时我在场,两人比武之后王老爷子输了半招,可能是觉得一辈子没有败给谁过,一时想不开,便……”

    “便什么?”络腮胡子瞪大眼睛望着辛雨彤。

    辛雨彤美眸看向络腮胡子,说:“自尽了!”

    “你胡说八道!我父亲是何等人物,怎么可能为了这么点小事就自尽,臭女人,你想死是么?你们父女害死我父亲不说,现在还想污蔑我父亲的名声,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络腮胡子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

    “我说的全都是实情,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已经是将死之人,没必要骗你,再说了,即便你找到我父亲,你确定你是我父亲的对手?”

    辛雨彤的质问让络腮胡子有些语塞,不过他马上又狰狞的笑了起来,得意的说:“我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现在你在我手里,只要有你在,他便会束手就擒,到时候还不得任我宰杀吗,哈哈哈……”

    “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必呢!”

    辛雨彤幽幽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此时她被绑架了,心中倒是没有怎么担忧自己的安危,反而担心林涛去找她的时候找不到人会不会着急。

    一想到林涛,辛雨彤浑身突然变的冰冷起来,脸色一下子苍白了,她不由得苦涩一笑,看来病情又复发了。

    便随着病情的加重,辛雨彤全身很快就起了一层霜雾,就好像是在冰窖里待久了似得,被冻成了冰人。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让一旁站着的络腮胡子有些傻眼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络腮胡子震惊的看着辛雨彤问道。

    辛雨彤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浑身寒冷的恨不得马上死掉,她双臂环胸的紧紧抱住自己,身子卷曲在地上不停的颤抖着,模样看上去极为可怜。

    这时候,络腮胡子的儿子从门口走了进来,见辛雨彤像一个霜人似得,便诧异地说:“早就听闻辛无敌的女儿得了一种怪病,难道这就是那种怪病?”

    络腮胡子疑惑的看向自己儿子,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络腮胡子的儿子王泽无奈的看了络腮胡子一眼,说:“你整天只想着复仇,还有什么事情能入你的耳?”

    顿了顿,王泽表情严肃的看着辛雨彤,对络腮胡子说:“她这病非常严重,一不留神就会丢掉性命,我先帮他医治一下。”

    络腮胡子瞪向王泽,喝道:“不许治,她跟她爸是杀你爷爷的凶手,咱们大老远跑到羊城来就是为了找他们报仇,你特么的还想着救仇人的女儿,脑袋生锈了不成?”

    王泽皱眉道:“爸,你也不想想,如果辛雨彤死了,咱们还拿什么来要挟辛无敌,你打的过辛无敌么?”

    “我……”

    络腮胡子一时语塞,随即一阵纠结,之后气的一跺脚,心中不平的骂咧道:“救救救,麻痹的,这叫什么事,酒吧,气死劳资得了。”

    王泽无奈的看了他爸一眼,摇摇头表示无语,随后走到辛雨彤身边,蹲了下去,轻声道:“辛雨彤,我现在帮你把把脉,你把手伸出来。”

    辛雨彤虽然性子温柔谦和,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碰她身子的,她紧紧的咬着牙关,声音颤栗的说:“不……不用。”

    “都这样了,还逞什么能!”

    王泽不由分说的拉起了辛雨彤的手腕,不过他刚握住辛雨彤的手腕就被辛雨彤身上传来的寒气给冻着,疼的他叫了一声,立马赛开了手。

    “怎么会这样!”

    王泽一脸震惊的看向辛雨彤。

    听到王泽叫唤,络腮胡子忍不住好奇凑了上去,问道:“出什么状况了?”

    王泽道:“她身体竟然如此寒冷,冷到如果不用内力根本不能碰她的身子。”

    “有这么夸张吗?”

    络腮胡子一脸的不信,伸手就去摸辛雨彤的手腕。

    不出任何意外,络腮胡子也被冻的手指如针扎一般疼痛,怪叫一声后忙把手给缩了回去,骂道:“操,这特么什么鬼病啊?”

    王泽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摇头道:“我苦心钻研医术数十载,竟然对这种病束手无策,哎,爸看来辛雨彤真的是命不久矣了!”

    络腮胡子嘴里嘀咕道:“怪不得刚才她一直强调自己活不了多久了,看来还真是这样。不过你得想办法控制住她的病情,至少得让咱们找到辛无敌之后她再死不迟!”

    王泽叹气道:“以她现在这种状况我确实是没什么办法,唯一可行的恐怕只能是给她灌输一些内力,护住她的经脉和内脏。”

    络腮胡子一听说需要消耗内力,立马变了口风,道:“那就算了,为了一个仇人的女人来消耗咱们自己苦练出来的内力,如果真这么做那怎么岂不是傻叉吗,不行不行,她死就死吧,与咱们何干,大不了重新在想办法对方辛无敌!”

    王泽见辛雨彤长的漂亮又柔弱,一时起了恻隐之心,讪讪道:“还是试一试吧,万一救活了至少她的利用价值还是挺大的!”

    怕络腮胡子不答应,王泽赶紧说:“不需要你来输内力,用我的就行了。”“靠,你的内力就不是内力了啊!”络腮胡子吹胡子瞪眼的说:“为了将你培养成一个内功高手,你个兔崽子知道劳资消耗了家里多少的珍贵药材吗?你个吃里扒外的王八蛋竟然要用自己的内力去救仇人的女儿,你信不信劳资一掌拍死你个兔崽子!”

    王泽知道他爸嘴硬心软,便摆手用激将法道:“得得得,本来我还想为你着想,救下这女人的命,然后拿她来要挟辛无敌,让辛无敌自刎在咱们面前,这样咱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报仇,现在你为了眼前的一点内力不顾大局,我也没办法,随你吧!”

    络腮胡子觉得王泽说的有道理,又拉不下脸来让王泽施救,便硬着脖子道:“说的跟劳资不懂大局观一样,我说了不救吗?要救也是劳资来救,劳资的内功比你深厚,就算废一点功夫也没什么大概,你小子一旦把内力输给了她,你特么不得萎十天半个月啊,到时候还怎么去找辛无敌报仇。”

    王泽:“……”

    王泽一脸无语,哪有自家老子咒自己儿子萎十天半个月的?

    络腮胡子是个直肠子,说干就干,他蹲下身子,然后将内力运于掌心,盘腿坐在了辛雨彤的背后,一股浑厚的内力源源不断的从辛雨彤的背部输入到辛雨彤的身体里。

    这么多年下来,辛雨彤每次病情复发都是靠辛无敌灌输内力来维持生命,才能让辛雨彤坚持到今天,如今想要稳住辛雨彤的病情需要的内力越来越大,连辛无敌那种内功高手都有些吃不消了。

    一刻钟过去,王泽眼看着自己父亲越来越吃力,整个人浑身大汗淋漓,知道自己父亲快要坚持不住了,于是忙走到自己父亲身边,盘膝而坐,伸出手掌将自己的内力也朝着辛雨彤体内灌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概又过去十来分钟,伴随着络腮胡子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两人迅速收掌,离开了辛雨彤的身体。

    “爸,你没事吧?”

    王泽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气喘吁吁的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嘴里愤愤不平地道:“亏了亏了,这次算是特么的亏到姥姥家了,劳资怎么抓了这么一个丧门星,没拿她对付辛无敌,到先把劳资自己给对付了!”

    噗!

    王泽听了络腮胡子的话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

    “都他娘的怪你!”络腮胡子见王泽还有脸笑,顿时气的就朝王泽后脑勺拍了一巴掌,骂咧道:“都怪你个王八蛋,非要救她,这下好了,咱们两个都特么被掏干了内力,还怎么去杀那老贼?!”

    辛雨彤身体渐渐恢复如常,不再那么寒冷,意识也变的清晰起来,见络腮胡子和王泽压制住了自己的病情,她声音虚弱的感谢道:“谢谢前辈不计前嫌的救了我一命!”

    络腮胡子越想越气,骂骂咧咧的道:“别特么谢我,如果你真想谢我也可以,把你老爹给宰了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王泽听自己父亲这么说,顿时傻眼了,暗叹,“真是绝了,还有这种操作?”

    辛雨彤也是一脸无语,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