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辛大姐被绑
    在李程程的热情款待之下,林涛也算是酒足饭饱,临离开前,李程程死活非得留下了林涛的电话号码,说是有空常联系。

    林涛觉得李程程这种女人虽然比较势力,但到没有多少害处,别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她。

    离开‘鸿轩酒家’之后,林涛开着车子在羊城市的大街小巷漫无目的的闲逛着,此时他的心情极为复杂,许多解决不了的事情萦绕心头,让他感觉胸口堵的厉害。

    自从辛无敌按照林涛的要求,去沙漠深处去药材之后已经过去两个星期,如果在第三个星期内不能赶回来,除非辛雨彤跟林涛结合,两人一个至阴之体,一个至阳之体,阴阳结合得到调和,才能救辛雨彤,否则辛雨彤将无药可医了。

    但是按照辛雨彤的性格,她即便是死肯定也不会跟林涛去做那种事情。

    一想到辛雨彤,林涛便有了去看辛雨彤的意思,自从前两天从西安回来之后,林涛把辛雨彤安排在了酒店就没有再跟她联系,也不知道最近几天她的身体状况如何。

    林涛在路边将车子调了个头,然后朝着辛雨彤居住的酒店驶去。

    在路上林涛给辛雨彤拨去电话,电话刚拨通就被那头给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林涛微微一愣,有些诧异。

    按照辛雨彤的性子,她是断然不会如此不礼貌的将林涛的电话给挂断。

    林涛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再次将电话给打了过去,这次电话音直接提示已经关机了。

    “靠!”

    林涛忍不住低骂一声,“辛雨彤肯定是出事了!”

    因为辛雨彤住在陈海安的酒店,所以林涛想都没想,又把电话给打到了陈海安那边。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陈海安接通。

    陈海安还没来得及开口,林涛便沉声问道:“你现在人在酒店吗?”

    “啊?哦,这会儿不在,涛哥你要住酒店吗?”

    “不是住酒店,你还记得前两天跟我一起办入住的那个女人么?”

    陈海安经过林涛这么一提醒,一下子就想起了辛雨彤来,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辛雨彤长的太漂亮,当时确实是把陈海安给惊艳到了,所以陈海安对她印象挺深。

    “记得记得,涛哥是不是有什么吩咐?”陈海安忙问道。

    林涛说:“我现在怀疑她可能出事了,你赶紧让酒店的人去她房间看看!”

    “不会吧?”陈海安解释说:“我们酒店每一层都有保安,不应该啊!”

    “少废话,让你去就赶紧去,多耽误一分钟她就多一份危险!”

    陈海安见林涛动怒了,不敢再继续耽误,忙道:“涛哥您别急,我现在就吩咐酒店管理人员去查看。”

    挂断陈海安的电话之后,林涛将车速提到了一百二十迈,也顾不得超速和闯红灯了。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陈海安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语气中有焦急的说:“涛哥,房间真没人,会不会是出去逛街了?”

    “不可能!”林涛此时心中无比烦闷,语气急躁的说:“你赶紧让保安室的人报哪一层的录像调出来,我去了就得马上看到,还有,把酒店大堂的也一起调出来!”

    “好好好,涛哥我马上去办!”

    ……

    林涛赶到酒店的时候,陈海安已经在酒店门口恭候了。

    见林涛把车子停好,陈海安忙迎了上去,出声说:“涛哥,录像全都已经调出来了,而且我已经先看了一遍,发现了一个可疑之处,需要你来鉴别!”

    林涛沉声道:“赶紧带我去!”

    陈海安表情严肃的点头,然后迈开步子在前面带路。

    到了监控室,陈海安翻出已经准备好的录像,调查可疑的地方给林涛看。

    画面中显示两个中年男人架着辛雨彤出了酒店,从画面中可以看出辛雨彤似乎没有了意识,是被两个中年男人架着扶出酒店的。

    林涛看的又急又气,忍不住朝陈海安喝道:“你们酒店是干什么吃的?遇到这种事情为什么不上去查看?”

    陈海安有些委屈的说:“涛哥,这……酒店确实有疏忽的地方,可是这种事情酒店一般不好管,毕竟不是执法部门。”

    顿了顿,他表现心虚的试探道:“要不要报警?”

    林涛沉思片刻,摇头说:“为了辛雨彤的安全,暂时不能报警,你们酒店周边按的有摄像头么?”

    “有的!”陈海明忙点头,然后对保安队长道:“马上把酒店周围的录像全都调出来!”

    保安队长答应一声,迅速将酒店外面的录像给调了出来,录像中显示,在酒店大门口又发现了辛雨彤的踪迹。

    两名中年男子架着辛雨彤上了一辆商务车子,然后迅速驶离酒店。

    “车牌号能不能放大?”

    林涛见录像中拍出了商务车的车牌号,于是忙问道。

    保安队长二话不说将画面暂停,然后将画面中的车牌号给放大,好在酒店安装的都是高清摄像头,车牌号被拍了个一清二楚。

    看完录像之后离开监控室,陈海安心中有些内疚,毕竟人是在他们酒店被抓的,于是心虚的问林涛,“涛哥,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林涛摆手道:“暂时没有,你先去忙你的去。”

    陈海安拿捏不了林涛的脾气,也不敢多说什么,便默默的点头,轻声说:“有什么吩咐您随时找我。”

    林涛这会儿正考虑如何营救辛雨彤,没把陈海安的话放在心上,随便敷衍了一句。等到陈海安走后,林涛也快步离开了酒店,坐进车中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把电话打给陈淼。

    不过刚翻出陈淼的电话号码,林涛身体一僵,这才想起来连陈淼都已经被控制了。

    如果陈淼没有出事,林涛完全可以让她调出酒店附近路边的摄像头,来判断那辆绑架辛雨彤的商务车去了哪里。

    陈淼是指望不上了!

    林涛思前想后决定找李婉茹试试。

    李婉茹虽然是一名民警,但是说不定能够找同事帮忙,去交管部门调出酒店路边的摄像头。

    林涛把电话打到李婉茹那边时,李婉茹正在省厅办公室里整理档案,接到林涛的电话,李婉茹欣喜的放下手中的电话,然后走出办公室,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这才出声道:“混蛋,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林涛见李婉茹还是这副脾气,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不过暂时也没功夫跟她调侃,便开门见山的说:“婉茹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李婉茹见林涛语气严肃,以为林涛出什么状况了,便紧张的问道:“你是不是犯什么事了?”

    林涛道:“不是我,是我一个朋友在酒店遭人绑架了。”

    “那赶紧报警啊?”

    林涛解释说:“暂时还不知道绑匪的目的,最好还是不要惊动警方的好。”

    “那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李婉茹好奇的问道。

    林涛道:“你现在不是已经被调到省公安厅了吗,应该有些人脉吧?”

    李婉茹脾气急躁的说:“少废话,赶紧说正事。”

    林涛莞尔,苦笑道:“你能不能托人去交管局把一家酒店路边的录像给调出来,我想看看那辆绑架我朋友的车子开去了哪。”

    李婉茹听了林涛的话,想到没想便满口答应下来,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这事简单,我现在马上去拖交管局的朋友帮忙,不过我现在走不开,没法陪你过去。”

    林涛道:“没事,我自己过去,你把你那朋友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过去之后跟他联系。”

    挂断李婉茹的电话之后,没过多久,林涛便收到了李婉茹发来的短信,将交管局朋友的电话发了过来。

    ……

    辛雨彤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跑到羊城来绑架她。

    今天中午的时候和往常一样,辛雨彤以为是酒店送餐的服务员按响了门铃,于是没有看门外的状况就直接把门给打开了,谁知道她刚一开门,便一下子冲进来两人,将她给控制住了,紧接着一块布条捂住了她的鼻子,没过几秒她便失去了意识。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她被人给绑了起来扔在了一个无比宽敞的空房子内。

    房子很大,里面堆放了许多杂物,辛雨彤四处张望,判定这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厂房。

    就在她想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时,厂房的铁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铁门发出吱呀吱呀的铁锈摩擦声。

    “哟,辛大小姐,你终于醒了?”

    来人人高马大,满脸的络腮胡子,看到辛雨彤醒了过来,他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戏虐的神情。

    辛雨彤柳眉轻蹙,出声问道:“你怎么会认识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

    络腮胡子咧嘴笑了起来,说:“你听我的口音知道我是哪里人么?”

    辛雨彤经过络腮胡子提醒,听了一下络腮胡子的口音,说:“山东人?”

    “耳力不错嘛!”络腮胡子似笑非笑的瞥了辛雨彤一眼,随即脸色阴沉下来,道:“既然知道我是山东人,知道我为什么要绑架你么?”

    辛雨彤听了络腮胡子的话,低下头去,陷入了沉思状态。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