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尔虞我诈
    “佳丽,你去把常子龙叫进来!”

    常太极闭上了眼睛,沉声说道。

    常佳丽朝常太极看了一眼,点点头,转身朝着书房外面走去。

    “林先生,我还有多长时间?”

    等到常佳丽出去之后,常太极重新睁开了眼睛,脸上透露出无奈的神情问道。

    林涛道:“我虽然用内力暂时维持着了你的五脏六腑,但是毒药已经有一部分融入了你的血液里,再加上你身体原本就很弱了,所以……”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只想知道我还有多少时间!”

    林涛叹气道:“如果用内力帮你护住心脏,顶多还能支撑两天。”

    常太极缓缓点头,说:“两天足够了,林先生,谢谢你这么帮我,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林涛道:“我帮你并不是为了要什么好处!”

    常太极饶有兴致的笑了笑,说:“那是因为什么?”

    林涛神秘一笑,没有回答。

    常太极是何等的聪明,早就已经察觉到林涛对常佳丽很不错。

    林涛不愿意说透,常太极自然不会说出来,也跟着笑了笑,随后说:“林先生,希望我以后不在人世了,你能够帮忙照顾一下我女儿,她以前找了周晓康那么一个窝囊废我一直就看不上眼,现在看来,我当初的眼光还真没看错,他确实是个无用之人。”

    两人说话的时候,常佳丽带着一脸颓废的常子龙走了进来。

    “爸……”

    常子龙低着头,无比心虚的喊了一声。

    “我不是你爸!”

    常太极沉着脸说道:“你爸是王长泰!”

    “不,他不是我爸,您才是我爸!”常子龙抬起头,红着眼眶喝道:“我不想害你的,都是这个女人!”

    他指着范玉珍,表情狰狞的继续道:“都是这个女人的主意,我劝过她,可是她不听!”

    “子龙,你疯了?!”

    范玉珍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常子龙,她怎么都没想到,常子龙会称自己为‘这个女人’。

    “我疯了?”

    常子龙冷笑道:“到底是谁疯了?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去干一些极端的事情,现在这些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么?”

    范玉珍听了常子龙的话默然无语。

    常子龙越说越气愤,原本如果范玉珍不折腾,说不定他就能够坐拥上百亿的资产,如今倒好,被常太极发现真相,百亿资产得不到不说,接下来可能还会因为谋杀罪从犯的身份而锒铛入狱。

    这叫他怎能不气!

    常太极冷漠的看着这对母子,仿佛是看陌生人一般,最让常太极痛心的就是这二十多年替别人养了儿子,而且还差点把自己的所以资产都给了别人的儿子,一想到这些事情,常太极对范玉珍痛恨至极。

    范玉珍见常太极眼神中露出了杀意,心头一颤,忙将常子龙挡住身后,祈求道:“老爷,一切都是我的错,这事跟子龙没关系,您就放过子龙吧,看在这二十多年他叫你父亲的份上!”

    不说这事还好,范玉珍一说起这事,就好像是点燃了炸药的导火*索,让常太极心中的炸弹直接爆炸了,他神情激动的对范玉珍咆哮道:“你闭嘴,你这个恶毒阴险的女人没资格跟我讨教还价,既然你这么会算计,我就要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顿了顿,常太极神情冷漠的说:“你不是想救你儿子吗,可以啊,只要你喝掉你自己熬制的毒药,我就放过你儿子!”

    “真的?”

    范玉珍看向常太极问道。

    常太极冷哼道:“你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好,我喝!”范玉珍一脸的决绝,道:“我喝了之后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放掉子龙!”

    范玉珍端起一碗毒药,看了看常子龙,随即脸上露出孤寂的笑,然后张开了嘴巴,将药碗凑了上去,正要喝时,只听到叮的一声响,她手中的碗被硬物击中,摔落在了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响。

    众人把目光看都看向了动手阻止范玉珍喝药的林涛。

    林涛撇撇嘴,然后朝常太极说:“她不应该就这么轻易死掉,她的罪行也不该由你来审判,她得去接受法律的制裁,也许这才是她的归宿和宿命,人死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未知的恐惧!”

    常太极似乎听懂了林涛的话,若有所思的点头,道:“好吧,刚才我确实太激动,差点就变成了跟范玉珍一样的人了。”

    顿了顿,他继续说:“林先生,你可以帮我代笔吗?我要重新修改遗嘱!”

    林涛惊讶道:“让我来写?”

    “是的,我来说,你来写!”

    林涛苦笑的把目光看向了常佳丽,见常佳丽轻轻点头暗示自己,林涛这才同意下来。

    常太极怎么说林涛便怎么去写,当常太极说,把百分之九十的遗产给常佳丽时,林涛就好像是自己得到了那庞大的遗产一般,替常佳丽高兴。

    接下来常子龙的遗嘱更加让林涛吃惊了。

    “把剩下百分之十的遗产馈赠于林涛先生,以谢他对咱们常家的救助之恩情。”

    常太极把这句话说完之后,林涛为难的没有去动笔,皱眉道:“常老先生,这不合适吧!”

    “合适,很合适!”常太极解释说:“如果不是你出手相救,我现在恐怕已经一命呜呼,哪里还有机会把遗产转给佳丽,而我这大半辈子的心血也将付之东流,所以说,你是我们常家的大恩人,这百分之十的遗产你受之无愧!”

    “可是……”

    林涛还想拒绝,常佳丽在一旁抿嘴笑着接话说:“林涛,你就按我父亲的意思去写吧,他的性格我了解,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但是……”

    常佳丽继续打断林涛的话,“如果你真不在乎这笔钱,到时候可以拿这笔钱做慈善吗,就算是替你自己,也替我们常家积阴德了!”

    林涛听常佳丽这么说,这才点头,道:“好吧,我接受,这笔钱到时候拿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穷苦人民。”

    林涛确实并不怎么在乎常太极馈赠的百分之十的遗产,毕竟他在前不久才继承了长安食品集团的几百亿资产,所以常太极的这百分之十的遗产对他并没有多大的诱惑力,如今,钱对于林涛来说只不过是个数字而已。

    修改遗产的稿子写好之后,常太极在上面签了字,并按了手印。

    一切做完之后,刚才常太极打电话的那名搞刑侦的副局长才带着五名荷枪实弹的手下,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副局长出发前常太极便交代过他,让他先去一趟自己的公司,将王长泰给押到别墅里来。

    这会儿副局长范伟民亲自押着一脸惊慌失措的王长泰进了书房。

    “玉珍,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长泰极为不解的看向一脸颓废的范玉珍。

    范玉珍面色惨白的说:“完了,一切都完了。”

    “怎么会这样,遗嘱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吗!”

    王长泰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遗嘱都已经定下来了,事到临头的时候却突然翻了船。

    这就好比原本离天堂只有一步之遥了,怎么突然之间毫无征兆的就跌落进了地狱。

    王长泰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神情显得有些抓狂,疯癫。

    “王长泰,你这个畜生,我这些年念在跟你的亲戚关系,一直对你不薄,你竟然如此千方百计的去害我!”

    常太极最为痛恨的便数王长泰,如果不是王长泰从中作梗,范玉珍也不会为非作歹。

    王长泰听了常太极的话,先是哈哈的笑了两声,随即发出了狰狞的大笑,笑了差不多有半分钟之后才停下,一脸阴毒的盯着常太极,咬牙切齿的说:“常太极,你这老狗,你敢说你对我不薄?你竟然也有脸说对我不薄,你拿钱羞辱我,将玉珍从我身边抢走,你说你对我不薄?!”

    常太极冷冷的盯着王长泰,说:“如果你真对范玉珍有真感情,也就不会接受我的钱,既然接受了,又怪得了谁?说到底,你在乎的只是自己罢了,而范玉珍只不过是被你利用的工具!”

    “你胡说八道!”王长泰被常太极说中了心中所想,恼羞成怒的骂道:“如果不是你这条老狗横刀夺爱,我现在早就跟玉珍享受天伦之乐了,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多说无益!”

    常太极表情渐渐的恢复了冷淡,看王长泰就好像是看一条臭虫,他懒得再去跟王长泰辨论,也没那个必要去辩论什么,把目光转向副局长范伟民,说:“伟民,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刚才在电话里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你现在开始行动吧,是需要取证还是需要录口供,一次性解决,我时间不多了。”

    范伟民知道常太极中毒而且大限将至,也不废话,深深的看了常太极一眼后,点头道:“老哥您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处理的干脆利落,至于遗嘱的问题,我已经派出了人手去抓捕何太安。”

    常太极颔首道:“我已经立了新的遗嘱,一些法律程序还希望你帮忙给办理一下。”

    “好的老哥,我一定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

    常太极笑了起来,把目光看向范玉珍,像是在对范玉珍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道:“尔虞我诈又如何,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