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回光返照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

    常太极冷笑的望着范玉珍,觉得范玉珍的理由实在是太牵强了。如果真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当初为什么不反抗?

    如果范玉珍当初透露出不愿意的信号,以常太极当时的身份和地位,根本就不屑于去强迫范玉珍跟他在一起。

    “这个理由还不够么?”

    范玉珍目光直视常太极,已经没有多少的耐心跟常太极多说废话,她心里清楚,拖的时间越久,危险也就越大,于是她暗中咬牙,脚步缓慢的朝常太极走了过去。

    常太极见范玉珍脸上露出杀机的朝自己走了过来,心里一沉,暗叹,“看来是拖延不下去了!”

    常太极此时心中除了悔恨还是悔恨,他悔恨不该把股份全都给常子龙和范玉珍,他悔恨不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把自己的贴身保镖‘猎鹰’给派出去执行任务,更悔恨当初不该去范玉珍。

    原来这二十多年,范玉珍一直在自己面前扮演一个前妻良母的形象。

    “你这些年累么?”

    常太极突然嗤笑了起来,戏虐的朝范玉珍问道。

    范玉珍眉头一挑,神情自得的说:“累,当然累!但是那又如何?我所付出的,在今天终于得到了回报!”

    “是么?”

    常太极冷笑道:“你以为我不能改遗产了么?!”

    范玉珍走到常太极的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面,脸上带着诡异的笑,说道:“你确定何太安还会听你的?”

    常太极脸色突然变了,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以他的头脑可以想象得到,他刚通知何太安过来修改遗嘱,范玉珍便知道了,很显然,这事被何太安透露给了范玉珍。

    常太极怎么也没想到,跟了自己差不多快三十年的老伙计竟然在人生的最后一站时出卖了自己!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众叛亲离?

    “把药喝下去吧,喝下去之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范玉珍再次出声提醒常太极。

    常太极已经没了选择的余地,如果不是病入膏肓,他还可以控制住范玉珍,但是现在他确实已经有心无力了,连站都没法自己站起来,还怎么去收拾范玉珍!

    常太极目光盯着药碗,心中突然闪出一个念头,摔掉药碗!

    他这个念头刚产生,范玉珍就好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似得,似笑非笑的提醒道:“你最好是别想着打碎碗,你即便是打碎了碗,我也还有多余的毒药可以让你去死,不过到那时候,你恐怕就不会死的这么体面了,赶紧喝吧!”

    “你很厉害!”

    常太极面色突然变的很平静,看着范玉珍说道。顿了顿,他继续说:“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些都是王长泰教你的吧?”

    “将死之人,还需要知道那些么?”

    “可惜啊!”常太极摇了摇头,一副惋惜的模样。

    范玉珍皱眉,道:“可惜什么?”

    常太极正色地道:“以王长泰的阴险程度,恐怕到时候他还会再谋害你跟常子龙,从你们身上获取那百亿资产!”

    “不可能!”

    范玉珍一口否决,冷笑道:“怎么可能,常子龙是他儿子,他怎么可能去害自己的儿子,简直是笑话!”

    常太极故意转移矛盾,继续拖延范玉珍的时间,争取能够把自己女儿常佳丽给等来,即便是要死,也得见女儿最后一面。

    临到死了,他心中觉得最为亏欠的就是这个能干懂事的女儿。

    当初千不该万不该只分给她百分之几的遗产,现在可倒好,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了快一个世纪的财富全都给别人做了嫁衣。

    可恨,可叹,可悲!

    范玉珍毕竟是个女人,被常太极这么一挑拨,心思马上就不动摇了,开始怀疑王长泰会不会像常太极说的那般对自己和常子龙。

    “如果你跟我合作,我可以保你跟子龙一辈子衣食无忧,如何?”

    常太极见范玉珍心思动摇了,就一鼓作气的诱导起来。

    谁知道范玉珍突然像是清醒过来了一般,目光瞪向常太极,阴沉的说:“别跟我来着套,我才不会上你的当,与其把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还不如我自己来支配自己的命运!不要再拖延时间了,赶紧喝药吧!”

    常太极见实在是拖延不下去了,如果负隅顽抗,受到羞辱的只能是自己!

    难道自己只能是落得如此下场?

    常太极右手有些颤抖的端起了药碗,缓缓闭上了眼睛,一口一口喝下了范玉珍为他‘精心’准备的毒药。

    药液入喉,常太极感觉无比痛苦,整个人呼吸都变的有些困难了,他脸色憋的通红,眼睛瞪的老大,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范玉珍。

    范玉珍被常太极的模样给吓了一大跳,忙躲到一旁。

    这时候,常太极书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用力的推开。

    “爸!!!”

    常佳丽迈步走进书房,见常太极痛苦的挣扎着,顿时脸色剧变,朝常太极冲了过去。

    “别动他!”

    林涛忙上前几步一把将常佳丽给拽住,面色凝重的说:“千万别碰他,他中了毒,一旦身体挪动,毒液会顺着他的五脏六腑蔓延,瞬间暴毙而亡!”

    跟常佳丽说完,林涛立马疾步走到常太极面前,伸手朝着常太极背后轻轻一拍,一股股醇厚的内力输入他体内,护住他的五脏六腑,之后沉声嘱咐道:“常老爷子,你就保持这个姿势别动,我现在马上为你救治,希望还来得及!”

    常太极此时脸上的痛苦之色减轻了些,点头道:“林先生,有劳你了,救不活也没关系,只需要多给我些时间,让我有改遗嘱的时间就够了!”

    林涛没有说话,随手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银针,银针快精准的扎入了常太极的天灵盖,紧接着又朝着常太极周身二十多个穴位扎了下去。

    当最后一个穴位扎完之后,常太极一口黑血从嘴里吐了出来,脸色稍微好了些。

    “爸,你没事吧?”

    常佳丽目光仇视的瞪了范玉珍一眼之后,忙朝常太极走了过去。

    常太极眼睛紧闭,仿佛跟死了一般。

    林涛还没来得及解释,躲在一旁的范玉珍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大笑。

    “哈哈哈,死了,终于死了!死的好啊!”她目光狰狞的看着常佳丽,神情得意地道:“常佳丽啊常佳丽,没想到吧,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了!”常佳丽眼泪哗哗的就往外流了出来,没想到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心中无比懊悔,早知道就应该早些把真相说出来,也不至于落到自己父亲被范玉珍给毒死的地步。

    “范玉珍,我一定要杀了你替我父亲报仇!”

    常佳丽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朝着范玉珍冲了过去。

    范玉珍不躲不闪,就站在那里不动,脸上露出冷笑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杀了我你照样也活不成!哈哈哈……”

    “常姐,别冲动!”

    林涛忙阻止道:“你父亲没死!”

    “什么?!”

    常佳丽跟范玉珍同时一惊。

    林涛解释说:“他只是身体承受不了,晕过去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常佳丽听林涛这么说,顿时喜极而泣,美眸看向林涛,希冀的确认道:“真的,不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

    林涛笑着回答。

    角落里的范玉珍一脸的不可思议,喃喃自语道:“不可能,怎么……怎么可能,他……他明明已经把……把药全喝了!”

    林涛冷笑道:“他是全喝了,好在我们赶来的及时,护住了他的五脏六腑,又及时为他排毒,所以,他死不了!”

    咳咳咳……

    林涛话音刚落,常太极发出了一阵连续不断的咳嗽,之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林涛目光柔和的说:“林先生,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小事一桩,不足挂齿,老爷子还是办正事要紧!”

    经林涛一提醒,常子龙目光变的凌厉起来,冷冷的看着范玉珍,道:“我说过,你的阴谋诡计是不会得逞的!”

    说完,他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拨通了他的好友,市局主管刑侦案件的副局长的电话。

    给副局长打完电话之后,常太极放下电话,目光温和的看向常佳丽,道:“佳丽,这些年我被他们母子迷了心智,对你太过冷淡,你不会责怪爸爸吧?”

    常佳丽眼泪又从眼眶里溢了出来,抿嘴摇头道:“不,我不怪你!我只是不愿意看到你爸自己一生的心血交给奸诈之人!”

    “我是老糊涂了!”

    常太极轻叹一声,朝常佳丽招招手让他走近些。

    常佳丽走到常太极跟前,常太极仔细看了常佳丽两人,弱弱的笑了笑,说:“跟你妈以前的样子可真像,如果当年你妈没有……咱们现在一家三口一起应该会很舒心吧,可惜啊!”

    “爸,会好起来了,林涛一定会彻底帮你治好病!是吧,林涛?!”

    常佳丽目光带着祈求的看向林涛。

    林涛知道常太极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顶多还能撑二十四小时,不过为了不让常佳丽失望,林涛违心的点头,道:“我尽力而为!”

    常佳丽朝着林涛温柔的笑了笑,随即对常太极说:“爸,你看吧,林涛都说了,会治好你的身体!”

    常太极其实对自己的身体有数,知道自己大限以至,不过没去跟常佳丽继续说这个事情,转移话题道:“我们现在先把该解决的事情给解决掉,遗嘱我得重新定,定好遗嘱之后再说治病的事情!”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