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摊牌
    常太极如今已有八十来岁,古人说,‘人活七十古来稀’,他如今已经活到八十多,也算是高寿了,即便是马上去死也应当无憾了,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即将辞世的时候却听到了他这辈子最悔恨的一件事。

    他自认为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的娶了一个阴毒狡诈的女人,他叱咤商场多年,可谓在商界呼风唤雨,如今却败在了一个女人手里!

    震惊、悔恨、懊恼一时间袭上心头,他突然后悔,不该那样对自己女儿,把所有的遗产都给了想谋害自己的歹毒之人。

    “必须得马上改遗嘱!”

    常太极手里杵着拐杖,脚步急快的朝着办公室走去,由于地面上的地板砖太光滑,在加上他走的步伐太急,一不下心突然脚面打滑,身子重心不稳的摔在了地上,拐棍‘啪嗒’一声的摔了出去。

    正在屋内密谈的范玉珍以及常子龙听到屋外的动静,两人脸色同时一变,随即范玉珍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朝着屋外冲去。

    见常太极摔在了地上,范玉珍脸色显得更加难看了,脸上的阴毒之色一闪而过,她脚步缓慢的朝常太极走了过去,声音戏虐的说道:“老爷,您这是怎么了?”

    常太极知道范玉珍对他起了杀心,他现在连单独走路都困难了,如果让范玉珍知道了自己发现的这一切,恐怕范玉珍一定会铤而走险的将自己弄死。

    于是,他打算暂时隐忍,目光向往日一样温和,脸上夹杂着疼痛之色的说:“快扶我起来,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

    范玉珍眉头蹙了一下,试探的说:“你怎么跑到这个偏僻角落来了。”

    常太极不动声色的说:“原本打算找你陪我去花园散步,刚走到这里就摔倒了。”

    范玉珍听常太极这么说,心里稍微放松了些,将常太极从地上给扶了起来,故作关切的问道:“没什么大碍吧?”

    “没事,你扶我回书房吧!”

    范玉珍将常太极扶回书房之后,常太极面色温和的说:“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先出去吧。”

    范玉珍点点头,朝常太极笑了笑,转身出了书房,顺手将房门给关上。

    范玉珍出去的一瞬间,常太极的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随即,赶紧将身边的座机电话拿了起来,把电话打到了常佳丽那边。

    常佳丽跟林涛正在赶往别墅的路上,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常佳丽见电话是从她父亲的座机打来的,于是赶紧接通。

    “佳丽,你现在在哪?”

    常太极见电话接通后,迫不及待的问道。

    常佳丽见常太极语气凝重,语气严肃的说:“我正在过来的路上,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常太极语气复杂的说道:“佳丽,你先过来再说!”

    常佳丽从来没见常太极说话如此低沉过,心中猜测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扭头对林涛催促道:“再开快些!”

    林涛会意的点头,然后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车子如同火箭般激射出去。

    常太极跟常佳丽打完电话之后,顺道又给他的御用律师打了个电话,通知律师过来得目的自然是修改遗嘱。他的律师叫何太安,跟着他有三十多年,从他成立公司的第一天气,就是他公司的法律顾问,所以他对何太安是相当的信任。

    这些年何太安也为常太极打过不少官司,在律师界也算是毕竟有名气和威望,这三十年来,他对常太极一直是忠心耿耿,所以常太极对他的信任度极高。

    只可惜,就在两年前,范玉珍和王长泰联手将何太安给收买了,一开始他们出高价收买何太安,但何太安并未妥协,后来他们抓住了何太安在外面包养女人的把柄,以此来要挟何太安。

    何太安是出了名的怕媳妇,得知他们掌握了自己偷情的证据之后,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下,最终只能妥协了。

    就在刚才,常太极打给何太安说要改遗嘱的时候,何太安一下子震惊了,不敢多说什么,说马上就赶过去。

    挂断常太极的电话之后,何太安直接把电话打到了范玉珍那边。

    “夫人,现在有一个情况我得跟你说一下。”

    范玉珍接通电话后,何太安压低声音说道。

    范玉珍见何太安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顿时便猜测出来肯定是有关遗嘱的事情,于是忙道:“什么事,赶紧说!”

    何太安怀里夹着公文包,坐进他的奔驰车中后,语气凝重的说:“刚才常董事长打来电话,说是要改遗嘱,这事你知道吗?”

    “什么?!”

    范玉珍眼睛瞪的老大,带着怒火道:“他说他要改遗嘱?”

    “是的,这事你还不知道吧?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提前跟你通个气,让你有个思想准备,我现在就在去别墅的路上,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范玉珍表情阴沉的可怕,沉思片刻后,语气冰冷地道:“待会儿去了之后如果他要把股份转给常佳丽你不许听他的!”

    “这……”

    何太安有些犯难,道:“我没有这个权利这么做啊!”

    “你只用找我说的做,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自会解决!”

    范玉珍用毋庸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何太安虽然反感范玉珍的态度,但是没办法,毕竟别人拿捏住了他的七寸,而且他已经跟范玉珍上了一条贼船,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好吧,我听你的便是!”

    两人通话结束之后,范玉珍死死的捏住手机,脸上露出杀机,咬牙切齿的低声道:“原本我还想让你这个老东西多活些日子,看来是不行了!”

    她跑去了厨房,跟往常一样,把为常太极熬好的药给倒进了碗里,之后她偷偷摸摸的从身上摸出一包白色粉末状的药粉,一下子将药粉全部倒进了碗里,这药剂是以往的五倍以后,只要常太极喝完之后必定会一命呜呼。

    “顾不了那么多了!”

    范玉珍咬咬牙,用汤勺将药粉给搅拌开之后,端着药就朝常太极的书房走去。

    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常子龙突然拦住了范玉珍,表情难堪的说:“又下药了?”

    范玉珍瞪向常子龙,压低声音呵斥道:“滚一边去!”

    常子龙道:“遗产都已经得到了,为什么还要下毒!”

    “刚才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别让我说第二便,赶紧走开,常太极刚才已经听到了我们在房间里的对话,现在已经叫何太安过来修改遗嘱,一旦遗嘱被他修改,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常子龙脸色剧变,结结巴巴的看向范玉珍,“你……你说什么?他都听……听到了?”

    “让开!”

    常子龙失魂落魄的侧过身子,目光显得有些空洞。

    范玉珍瞪了常子龙一眼之后,面无表情的推开了书房的门,朝着常太极走了过去。

    “老爷,该喝药了!”

    范玉珍脸上含笑的朝常太极说道。

    如果是平常,常太极没有发现范玉珍的歹毒,恐怕会毫不犹豫的就喝下这碗药,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已经知道范玉珍在药里下了毒,再去喝才是傻子。

    “先放在那里吧,还有些烫,我待会儿再喝!”

    常太极没去看范玉珍,手里握着钢板,快速的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范玉珍脸色变了变,随即继续挤出笑道:“老爷,药冷了效果就不好了,还是赶紧趁热喝了吧!”

    常太极手中的钢笔突然停下书写,抬起头来,目光锐利的盯着范玉珍,一字一句地道:“我说了,先放一放,没事就出去,别打扰我工作!”

    常太极在商界呼风唤雨多年,自带了一个杀伐之气,这么不怒自威的瞪向范玉珍,还真把范玉珍给震住了。

    范玉珍吓的心肝一颤,不过想到如今局势已经不同了,立马又恢复如常,迎着常太极的目光,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冷笑,道:“老爷,我也是关心你,你怎么能够不知好歹,赶紧把药喝了!”

    常太极冷漠地道:“为什么非得让我现在喝,难道你在药里放了什么不成?”

    范玉珍知道常太极已经发现了药里下了毒,便也好不隐瞒,表情突然变的狰狞起来,阴恻恻的笑道:“是的,里面确实放了毒药,你是自己喝呢?还是我来帮你?”

    “范玉珍,你竟然如此歹毒!”

    范玉珍冷声道:“我歹毒又如何?为了我儿子,你今天必须死!”

    “这么多年,我一直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常太极失望之极的看向范玉珍,质问道。

    范玉珍道:“因为我一直喜欢的都是王长泰,而你却卑鄙的把我从王长泰身边抢走,所以,我就是要报复你,让你一无所有,让你这辈子的所有心血都为我儿子做嫁衣,哈哈哈……”

    范玉珍表情癫狂,发出了狰狞的大笑。

    常太极知道常佳丽快要赶过来了,于是故意拖延时间,希望能够拖到常佳丽赶过来,他不怕死,却怕自己庞大的金融帝国落入歹人之手。

    “玉珍,当年我并没有强迫你,你可以不选择我,为什么说是我强迫了你?”

    常太极继续拖延时间。

    范玉珍阴沉的看着常太极,说:“如果不是你拿钱给王长泰,让王长泰离开我,我会跟你过这二十多年么?当时我才三十出头,你多大了?你都六十了,呵呵,你说你是不是无耻至极!”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