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如坠地狱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信拉倒,不过我真能帮你,你确定要放弃这个机会?”

    蓝艳姿见林涛说话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便直勾勾的看向林涛,正经的问道:“没忽悠我?”

    “我有那么多闲工夫忽悠你玩?”

    林涛顿了顿,继续说:“如果你不是我喜欢的女演员,我都懒得主动开口说帮你!”

    蓝艳姿听林涛这么说,顿时又眉开眼笑起来,娇声道:“我信你,不过你有什么计划,能说来听听吗?”

    林涛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道:“保密!等你跟那些老板约好了时间地点之后告诉我一声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好的,我马上给他们回话!”

    蓝艳姿答应一声,见林涛要离开,于是立马又道:“等一下!”

    “还有事?”

    林涛转身好奇的问道。

    蓝艳姿妩媚的乜了林涛一眼,笑道:“你都没给我联系方式,我到时候怎么通知你呀?”

    林涛不禁莞尔,笑了笑,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号码报给了蓝艳姿。

    离开蓝艳姿家之后,林涛正准备区外面给茱丽娅买些早点时,刚走到小区大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以为是蓝艳姿忘记了什么时候要告诉自己,接通电话之后苦笑道:“蓝小姐,还有事么?”

    “什么蓝小姐!谁呀?”

    电话那头突然响起了常佳丽的声音。

    “呃”

    林涛一下子愣住了,见是常佳丽打来的电话,回过神后赔笑道:“一个朋友,刚才帮了她一些忙,以为她还有事呢。”

    “什么朋友啊,我看是女朋友吧?”

    电话那头传来常佳丽吃味的语气。

    林涛不由得翻了个死白眼,没好气地道:“常姐,你有没搞错,如果是我女朋友,我会叫人家蓝小姐?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赶紧说正事!”

    常佳丽这才想起自己给林涛打电话还有正事要说,于是悻悻地道:“我查过了,当年我母亲的死跟范玉珍和我表姨夫王长泰没有关系,是咱们把事情想复杂化了,经过我这几天的多方调查,我母亲确实是死于意外车祸,与他们无关。”

    林涛点头道:“当时我也只是顺着思路推测,也没完全确定他们就是凶手,不是他们最好,否则你又该懊悔难过了。”

    常佳丽轻叹一声,说:“既然这件事情已经搞清楚了,那也就是时候跟我父亲说出真相了!”

    “说吧,趁早不趁晚,你爸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如果继续拖下去,恐怕”

    “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现在?”

    “是,有时间吗?”

    林涛苦笑道:“这么大的事情,即便没时间也得抽出时间来陪你去啊!”

    “谢谢!”

    常佳丽由衷的感谢道。

    林涛转身又朝着小区内走去,去开他那辆停在单元楼下的路虎车,边走边说:“你现在的心情不适合开车,我去接你吧,你在你家楼下等着我。”

    常佳丽答应一声,两人又说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林涛坐进车里后,原本想打给茱丽娅告诉她一声,但考虑到怕茱丽娅还没醒,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驱车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赶到了常佳丽小区楼下。

    远远的望去就见常佳丽站在小区门口,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镶金边的碎花旗袍短裙,车子开到她跟前的时候,林涛摇下了车窗,含笑地道:“上车!”

    常佳丽表情显得挺严肃,点头后拉开了副驾驶座椅的门坐了进去。

    上车后林涛才发现常佳丽今天穿的特别性感撩人,一件充满华夏风情的旗袍短裙,将她丰腴的身子紧紧的包裹着,两条纤细的美腿上套着超薄的肉色丝袜,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精致的小高跟。

    林涛差常佳丽全是上下打量一眼后,故意活跃气氛的开玩笑道:“常家,你这是去相亲的么?”

    常佳丽原本眉头紧锁,听了林涛的话,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嗔道:“去你的,胡说八道什么,好好开你的车,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林涛看了常佳丽一眼,知道常佳丽思想包袱很重,便安慰的说:“常姐不用担忧,出了任何事都有我在你身边守着你,放心好了。”

    常佳丽美眸看向林涛,眼中充满了感激和感动,轻轻点头后嗯了一声。

    林涛这才重新启动车子,朝着常太极家的别墅驶去。

    常太极的别墅内。

    范玉珍将常子龙拉到了一个僻静的房间,把前前后后所有的真相全都说了出来。

    当常子龙得知自己不是常太极的儿子,而是王长泰的儿子时,他一脸震惊的瞪大了眼珠子看着范玉珍,不可置信的道:“妈,你在开玩笑吧?”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开玩笑嘛?”

    范玉珍目光严肃的看着常子龙,沉声道。

    常子龙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眼眶通红的瞪着范玉珍,低声咆哮道:“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是王长泰的儿子!”

    范玉珍被常子龙激动的咆哮声给吓了一大跳,忙去用手捂住了常子龙的嘴巴。

    “你走开!”

    常子龙反感的打开了范玉珍的手,一副仇视的目光看着范玉珍,道:“你怎么能够这么卑鄙!”

    “我卑鄙?”范玉珍怒其不争的说:“我做这一切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你!”

    “呵呵,为了我?”

    常子龙表情狰狞的看着范玉珍,低声喝道:“为了你自己跟那个老狗吧?!”

    “不许你这么说你父亲!”

    常子龙咆哮道:“你住嘴,他不是我父亲,我父亲是常太极!”

    范玉珍表情渐渐平静了下来,皱眉看向常子龙,说:“常子龙,你最好给我成熟一点,你的父亲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得到了常太极的财产,那些钱足够你几辈子衣食无忧,这件事情你最好给我烂在肚子里,否则我跟王长泰所做的一切都会变成泡影,而你也将一无所有!”

    常子龙听了范玉珍的话,情绪波动渐渐的变小了,想到他即将继承那百亿的资产,似乎一切都变的不再重要了。

    范玉珍见常子龙似乎听进去了自己说的话,便继续说:“如果不是你一直纠缠与我,让我告诉你真相,我暂时是不会跟你说的,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得装作不知道,而且我还得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

    常子龙看向范玉珍。

    范玉珍沉声道:“常佳丽似乎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什么?!”

    常子龙原本坐在床沿上,听了范玉珍的重磅炸弹,他一下子坐不住了,从床上跳了起来,瞪大眼睛低喝道:“她知道了?”

    “是的,而且拿到了你跟常太极的验血报告!”

    常子龙神情一下子萎靡了,嘴里嘀咕道:“完了,完了”

    “不,没完!”

    范玉珍眼神突然变的阴狠起来,咬着牙关道:“人死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对,说的对!”

    常子龙忙道:“我我这就雇杀手杀掉常佳丽!”

    为了那百亿财产,即便是让常子龙杀十个人,一百个人也在所不惜,何况常佳丽跟他之间并无血缘关系。

    “不是杀常佳丽!”范玉珍满含深意的看着常子龙。

    常子龙再次惊讶道:“难道你想对父亲动手?”

    范玉珍眯着眼睛说道:“杀常佳丽冒太大的风险,但是杀常太极就不同了,他原本就已经病入膏肓,抗不了多久,咱们只需要适当的给他喝点对他身体有害的药物,用不了几天他就该一命呜呼了,到时候,他的死大家只会以为是大限已到,而怀疑不到咱们身上来。”

    “可是”

    “子龙,作为一个男人,该心狠的时候就绝对不能心慈手软,更何况常太极并不是你亲生父亲,所以你不需要有心理负担!”

    范玉珍打断了常子龙的话,安慰道。

    “父亲已经时日不多了,难道不能让他安心的走?”

    范玉珍摇头道:“常佳丽知道了遗产的不公平,肯定会将事情的真相公布出来,一旦让她公布了真相,那份遗嘱常太极肯定会作废,到时候等待咱们的将是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顿了顿,她继续说:“所以,不能因为一时的心软而前功尽弃,你放心好了,做这件事情不需要你动手,我已经开始在他的药中增加其它药物了,顶多再让他坚持喝三天,他必定会神志不清,然后慢慢的咽气!到那时候,即便常佳丽拿着证据过来,常太极也改不了遗嘱了!”

    常子龙看着眼前的范玉珍,仿佛像是看着一个怪物,眼前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眼中的慈母么?

    最毒妇人心用来形容范玉珍最合适不过了。

    这些年常太极对范玉珍一直不薄,范玉珍还能如此心狠的迫害常太极,可见其心有多歹毒。

    “别让父亲走的太痛苦!”

    常子龙接受了眼前的事实,比起养育之恩,百亿资产对他的诱惑力实在是达到了空前的大,虽然他心中有些不忍,但是一想到那挥霍不尽的财产,他的心也渐渐铁了起来。

    “放心好了,他会在不知不觉中死去,不会感到痛苦!”

    范玉珍见常子龙妥协了脸上露出了虚伪的笑意。

    常子龙道:“等父亲死后,你打算做什么?”

    范玉珍愣了一下,不解道:“什么做什么?”

    常子龙冷笑道:“是不是该把王长泰接来住了?”

    “如果你不愿意,我当然”

    “我当然不愿意!”常子龙冷声打断范玉珍的话,眯着眼睛表情阴沉的说:“最好别让我看到他,否则我一定会宰了他!”

    “知道了!”

    范玉珍答应一声,她即将继承常太极百分之二十多的遗产,这些钱也足够她跟王长泰富贵的过下半辈子了。

    他们两人并不知道,他们的谈话全部落入了门外偷听的常太极耳朵里。

    不久前,常太极正打算去花园里去活动一下筋骨,出了书房原本准备叫上范玉珍,却看见范玉珍鬼鬼祟祟的拉扯着常太极去了别墅最角落的一个小房间里,好奇心使然让他跟了上去。

    却没想到,两人的谈话让他如同坠入了十八层地狱,浑身冰凉冰凉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