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厚此薄彼
    一觉醒来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林涛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到了辛雨彤,只见她坐在床边,正用双手撑着下巴,美眸盯着林涛,目光有些呆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辛雨彤见林涛醒了过来,俏脸先是一红,随即站了起来,忙道:“林涛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林涛在救治辛雨彤的过程中消耗了一大半的内力,虽然睡了一整个下午体力恢复了些,但是内力想要恢复过来不是三两天能够办到的,此时他依旧感觉身体很虚弱。

    除了早上吃了早餐以外,林涛下午和晚上滴水未进,此时肚子饿的已经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有没有什么吃的让我填填肚子?”林涛问道。

    辛雨彤点头说:“怕你晚上醒过来会饿,所以专门给你点了小米粥,用保温桶装着,这会儿还热着呢。”

    说着,她将床头柜上的保温桶给打开了。

    林涛看着辛雨彤妙曼的身姿,有意想要调侃一下她,便故意有气无力的说:“辛大姐,我这会儿浑身使不上劲,所以还得麻烦你喂我喝粥。”

    “啊?”

    辛雨彤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林涛叹气道:“辛大姐,你太不够意思来了,我为了救你差点就耗干了内力,你现在连喂我吃点东西都不愿意,哎,真是让人伤心呀。”

    辛雨彤听了林涛的话,顿时就感觉无比惭愧的羞红了脸,偷偷瞥了林涛一眼后,讪讪的说:“好吧,我……我喂你吃!”

    林涛欲擒故纵的摇头道:“算了,我不勉强你,我还是不吃了吧。”

    辛雨彤以为林涛真不吃了,忙解释说:“我没有勉强,你还是吃些吧,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真知道错了?”

    辛雨彤轻轻叹了口气,点头说:“知道了,是我太自私了,你救我一命,我喂你吃东西也是应该的。”

    林涛听了辛雨彤的话,这才张开了嘴巴,示意辛雨彤可以开始喂粥了。

    辛雨彤见状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小心翼翼的开始喂林涛吃饭。

    ……

    常佳丽晚上下班之后接到了他父亲常太极打来的电话,说是让她回家吃晚饭。

    常太极自从娶了范玉珍有了常子龙之后,已经很少主动会给她打电话,让她回家吃饭,今天却主动打来了电话,而且语气还挺温和的,常佳丽满口答应下来,心中却在思量常太极为什么会一改反常。

    出了公司,常佳丽去公司的地下车库取车,正好碰到了她的表姨夫王长泰,常佳丽瞬间感觉如同看见了仇人一般。

    经过常佳丽和林涛的分析,这个王长泰很有可能就是当初常佳丽母亲出车祸的始作俑者,虽然还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但是常佳丽已经有强烈的第六感,感觉她母亲的死一定跟王长泰拖不了干系。

    所以常佳丽如今一看到王长泰心中便不自觉的涌起愤怒之火。

    “哟,佳丽啊,这是要去哪?”

    王长泰开着一辆奥迪a6,看到常佳丽身边时摇下了车窗,脸上带着笑意的询问道。

    在常佳丽看来,王长泰的笑容极为狡诈阴险,虽然常佳丽极为厌恶王长泰,不过此时不是跟王长泰闹翻的时候,她还得暗中查找证据,于是表情不咸不淡的说:“回家去。”

    “回家?”王长泰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说:“回哪个家?”

    常佳丽被王长泰问的有些不耐烦,柳眉轻蹙了一下,语调提高了些,说:“去我爸那里,表姨夫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得走了!”

    “去吧去吧……”

    王长泰笑着摆了摆手,脸上的笑意越发让常佳丽不舒服。

    开着车子行驶出地下车库,常佳丽一直在回味王长泰最后对她笑时候的模样,她总觉得王长泰笑的非常耐人寻味,似乎有看好戏的架势?

    揣摩不透王长泰的心思,常佳丽也懒得再去多想,专心开车,半个小时候便到了常太极在羊城的奢华别墅。

    将车子开到别墅大门口时,一名保镖模样的男子走出保安亭,见是常佳丽的车牌,便对着对讲机说了句什么,紧接着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

    常佳丽有些好奇,家里什么时候搞的这么严防死守了?

    她也就两个星期没有回别墅这边,没想到别墅的大门,以及保安亭里的保安全部换了人。

    这一现象让常佳丽越发的不安起来。

    车子停稳之后,常佳丽下了车子,踩着一双浅灰色的高跟鞋,脚步急快的朝着别墅大厅走去。

    大厅中此时正坐在三人,三人便是常太极、范玉珍以及常子龙。

    “佳丽回来啦!”

    范玉珍第一个看见常佳丽从外面走了进来,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笑脸相迎。

    范玉珍比常佳丽也就打了十几岁,却被常太极逼迫着叫她母亲,这些年来,常佳丽一直非常厌恶范玉珍,如今得知常子龙是她跟王长泰的私生子,心中更是厌恶透了这个阴险狡诈的女人。

    不过看在常太极的面子上,常佳丽还是得做好面子工程,去跟范玉珍虚与委蛇。

    “是呀,刚才父亲打电话叫我回来吃饭。”

    常佳丽毕竟在商场摸爬滚打十几年,遇事处事不惊的本事还是有的,见范玉珍装作很热情的跟自己打招呼,常佳丽脸色也露出了笑意的回话。

    “快过来喝茶。”

    范玉珍拉着常佳丽坐在沙发上。

    常佳丽屁股刚坐下去,常太极便面无表情的说:“佳丽,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话要对你说。”

    常佳丽见常太极的表情不对劲,便知道一定有事情要发生,再看一旁常子龙得意的神情,常佳丽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就在她暗中揣摩常子龙心思的时候,常子龙已经杵着拐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自顾自的朝着书房方向走去。

    “大姐,赶紧过去吧,别人爸等久了!”

    常子龙一副好心好意提醒常佳丽的架势。

    常佳丽根本看都懒得看常子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沉着的跟上了常太极。

    常子龙见常佳丽将他给无视掉了,顿时脸上露出阴毒之色,冷声道:“贱女人,你给我等好了,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卷铺盖滚出公司,到那时候希望你还高傲的起来,呵呵……”

    范玉珍忍不住瞪了常子龙一眼,压低声音说:“现在是继承遗产的关键时刻,你给我姿态放低一些,这种话千万不能让你爸听见。”

    常子龙撇撇嘴,满不在意的说:“听见又如何?爸本来就不喜欢常佳丽,再说了,我是爸的儿子,他的遗产给我也是天经地义的!”

    范玉珍听常子龙这么说,表情显得有些复杂,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最后还是没有将真相说出口,将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给重新咽了回去。

    ……

    常太极的办公室内。

    “佳丽,你坐吧。”

    常太极率先坐在了老板椅上,然后指着对面的沙发,让常佳丽坐下。

    常佳丽见常太极对自己就像是对下属公事公办的模样,顿时一颗心哇凉哇凉的,点点头后表情拘谨的坐了下去。

    常太极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口茶,然后看向常佳丽问道:“佳丽,你在公司干了有多少年了?”

    常佳丽心中感到了强烈的不安,定了定心神,道:“有十二年零三个月了。”

    “呵呵,记得这么清楚啊!”

    常佳丽说:“是呀,一晃就十几年过去了,时间过的可真快……”

    常太极深以为然的点头,随即正色的对常佳丽说:“佳丽,如今我已经老了,而且已经到了生命垂危的地步,若不是前些日子林涛出手相助,恐怕我已经熬不到现在了,所以我想在我意识还算清醒的情况下立下遗嘱。”

    说着,他将一份已经拟好的遗嘱推到了常佳丽面前,说:“这是遗嘱,你看看吧。”

    常佳丽表情凝重的拿起遗嘱,当她翻看自己活得常太极百分之五的遗产时,整颗心一下子 沉入了海底。

    作为常太极的亲生女儿,常佳丽竟然只有百分之五的股份。

    而常太极的假儿子常子龙什么都没为公司做过,竟然活得了公司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范玉珍获得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

    这差距换做任何人恐怕都无法接受。

    常佳丽看完遗嘱后眼眶一红,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其实她难过的并非是常太极给她遗产太少,她现在所拥有的钱至少可以让她一辈子衣食无忧,真正让她难过的是常太极对她的态度。

    常佳丽心中无比的失落和心寒,她默默放下遗嘱之后,面无表情的笑了笑,说:“遗产你全都给他们母子吧,我不要!”

    常佳丽说话的语气异常坚定,在她爸面前,她从来没有敢这么掷地有声的说过话。

    常太极微微皱眉,道:“这遗嘱你不满意?”

    常佳丽又笑了,道:“我哪敢不满意,只是这遗产你还是全部给他们母子吧,不用给我,我自己挣的钱够花!”

    常太极知道常佳丽说的肯定不是真话,顿时冷哼一声,道:“你挣的钱?你挣的难道不是公司给你的?”

    听了这番话,常佳丽心中对常太极更加失望了,她脸上露出了冷笑,质问道:“我这些年为公司付出了多少?为公司又赚取了多少利润?而我自己又拿了多少报酬?爸,您刚才说的话不觉得违心么?”

    “你放肆!”

    常太极突然猛的一拍书桌,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浑身充满杀伐之气的瞪向常佳丽。

    常佳丽娇躯一颤,不过很快的便淡定下来,目光坚定的迎上了常太极愤怒的眼神。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