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梦中的婚礼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涛赶到辛雨彤下榻的酒店已经差不多中午十二点钟,想来,以辛雨彤的性子,她肯定没有一个人出去吃饭,便直接在酒店的餐饮部定了几个可口的炒菜,让餐饮部的人直接把饭菜送去房间。

    打完订餐电话,林涛推开酒店旋转玻璃门,刚进入酒店大堂,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涛哥?”

    正在大堂训斥女服务员的陈海安见到林涛,也顾不上训斥女服务员了,忙赔笑的迎了上去。

    林涛含笑的点头,说:“真够敲的,来你酒店三次,有两次都能碰到你!”

    陈海安笑眯眯的说:“那就说明我跟涛哥您有缘啊!”

    林涛笑着问道:“房子装修的差不多了吧?”

    陈海安忙道:“我正打算给您打电话说这事呢。房子已经装修好了,我用的是最好最安全的涂料,所以不用担心有气味和通风问题,只要您想去入住,马上就可以搬进去。”

    林涛知道这是陈海安在自己面前表忠心,便顺着他的意思夸赞道:“这件事情你办的不错,有时间了一起出来聚聚,到时候我请你喝酒。”

    陈海安见林涛没有要把他上次跟副市长儿子误杀女大学生的罪证给他,心中不仅有些失落。

    他之所以对林涛毕恭毕敬,一方面是因为他暗中调查过林涛,知道了林涛是最近羊城风头最盛的黑道大哥,他跟他的家族都是生意人,自然不敢得罪林涛这种煞神;另一方面,林涛上次没有将他手中的罪证交给警方,也就间接的等于救了陈海安,让陈海安免于受到牢狱之灾,不过林涛手中持有陈海安犯罪的证据,若是林涛看陈海安不爽了,随时都可以送陈海安进去,这也是陈海安对林涛忌惮的另一个原因所在。

    林涛似乎看出了陈海安的心思,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说:“只要你全心全意的替我做事,我把你当兄弟了,你想要的东西我迟早会给你,如果你不是全心全意的替我做事,即便你给我十套房子都没有。”

    “涛哥,您放心好了,以后只要您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我陈海安眉头都不皱一下,绝对全心全意的替您办事。”

    陈海安虽然有些失望这次没能拿到罪证,不过他觉得林涛这个人还是挺讲义气的,只要他真心替林涛办事,林涛迟早会把罪证还给自己,想清楚这些,陈海安心中渐渐安定下来。

    林涛点头说:“以后也别您啊您的称呼我,显得我跟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似得。”

    陈海安就讪笑起来,说:“那我以后就不说‘您’字了,就称呼你涛哥。”

    顿了顿,他好奇的继续说:“涛哥,你这是要来住房吗?”

    林涛摇头说:“我一个朋友住在这里,我过来给她送点东西?”

    “哦。”陈海安若有所思的点头,说:“涛哥,你让你那个朋友有什么需要直接打电话到前台,所有的费用都算在酒店头上。”说着他朝林涛坏笑一下,压低声音道:“涛哥,如今这家四星级酒店我父亲让我全权负责了,我也算是翻身做地主了,嘿嘿。”

    林涛苦笑道:“你一直也不是贫民啊!”

    陈海安叹气道:“你是不知道,老头子没放权的时候每个月也就给我一些生活费,手里没有活钱,想要买一辆好点的车子还得磨破嘴皮子,现在好了,这家酒店直接让我来经营,以后手里的活钱就多了。”

    他极为豪爽的对林涛笑着继续说:“涛哥以后如果需要用钱就告诉我一声,大钱咱虽然没有,但是小钱还是不少的。”

    林涛如今继承了长安食品集团公司,身价如果细算至少也有几百亿,又怎么会在乎陈海生所说的那些小钱,不过他还是敷衍的对陈海安笑着说,“好,够意思,缺钱了一定来找你。”

    两又闲聊几句,林涛这才跟陈海安分开,去了辛雨彤的房间。

    林涛站在辛雨彤房间门口,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连续敲了两三遍都没有任何反应,林涛怕辛雨彤没听见,就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手机号。

    电话那头一直处于通畅状态,可是辛雨彤就是不接电话,林涛这下就有些焦急了,难道出什么事了?

    就在他情急之下打算破门而入的时候,推着餐车的男服务生朝林涛这边走来。

    林涛忙道:“你是来送餐的吧?我朋友在房间里可能出问题了,你这里有房卡可以开门么?”

    男服务生摇头说:“我只是个送餐的,怎么会有总房卡,如果想要打开房门,还得找我们客房部的经理才行。”

    林涛哪里能够耽误那么多事情去喊什么客房部经理,于是在男服务生惊诧的目光下,林涛运足暗劲,抬头就朝房门上来了一脚。

    嘭!

    一声巨响传出,房门直接被林涛给强行踹开,房门上留下一个大洞。

    “先生您……”

    林涛目光阴沉的盯着男服务生,沉声道:“不许进来,否则……”

    说完,将房门给关上,快步朝着房间内部走去。

    林涛之所以不让服务生进来,就是怕辛雨彤万一真发病了,若是衣衫不整,不就被服务生看到不该看的么。

    林涛刚进入总统套房的卧室,就见辛雨彤倒在床上,俏脸苍白,浑身散发着明显的寒气,将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降低了。

    林涛脸色一变,快步走了过去,伸手去扶辛雨彤。

    辛雨彤的身子冰凉无比,与大热天的温度格格不入,林涛知道辛雨彤这是极寒之体发作了,不敢耽误,忙把辛雨彤给扶上了床,表情犹豫了一下,然后一咬牙,直接褪去了辛雨彤身上的白色连衣裙。

    不得不说辛雨彤的身材和肌肤都是完美到无法挑剔,辛雨彤一直都穿的保守林涛只知道辛雨彤身材高挑,却没发现她的肌肤都是洁白到连毛孔都看不大清楚,就如丝滑的牛奶般。

    不过林涛这会儿并没有多少心情去欣赏辛雨彤的完美娇躯,将辛雨彤从床上扶坐了起来,然后运足内力,将体内雄厚的纯阳内力传入到辛雨彤体内。

    半个小时后,辛雨彤慢慢的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眸,望向四周,紧接着她低头望去,当发现自己身上除了穿着内衣以外并没有再穿其他衣物的时候,她猛的一扭头就看到了正在朝自己微笑的林涛。

    只不过看林涛笑的极为无力。“你,你无耻……”

    辛雨彤虽然性子温吞,但是不代表别人扒了她的衣服她还能淡定自如,她并没联想到林涛脱了她的衣服是为了替她疗伤,以为林涛在她犯病的时候乘人之危的侵犯了她。

    “辛大姐,有你这么骂救命恩人的吗?”

    林涛翻了个白眼,虚弱的伸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

    “救命恩人?”

    辛雨彤先是一愣,随即柳眉轻蹙的说:“救命需要扒别人的衣服么?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林涛解释道:“为了方便给你渡入内力,不得已才扒了你的衣服,你也不想想,如果我真想对你做什么,为什么不把你衣服给扒光!”

    辛雨彤听林涛这么一说,漂亮的脸蛋上立马飞起一抹绯红,悻悻的问道:“你没骗我?”

    林涛无奈地道:“你仔细想想,你犯病之后除了我,还有谁能救你?如果是你爸在这里,他也未必能把你从鬼门关给拉回来,因为刚才你犯病的时间太长,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期,如果不是我修炼了纯阳内力,你必死无疑,那里还有机会说我对你耍流氓。”

    经林涛这么一解释,辛雨彤这才察觉到林涛此刻显得无比虚弱,彻底相信了林涛所说的话,脸上露出关切之色的说:“林涛,你没什么大碍吧?”

    “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这下总该信我了吧?”

    “信你!”

    辛雨彤红着脸点头,随即轻声说:“要不你先休息一会儿,我给你倒点水喝。”

    “水就不用了,我确实是消耗了太多的内力,浑身无力,需要休息一阵子。”说着,他又苦笑了起来,打趣的对辛雨彤说:“辛大姐,如果这会儿你想杀了我,恐怕我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辛雨彤并没有因为林涛的玩笑而露出笑意,只是美眸盯着林涛,很认真的对林涛说:“安心的休息吧,我不会伤害你的,放心吧。”

    林涛点了点头,闻着床上还留有辛雨彤身上的余香,眼皮子越来越重,很快便躺在辛雨彤的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次是林涛有史以来消耗内力最多的一次,如果刚才辛雨彤再不醒过来,林涛再继续渡入内力恐怕就真要油尽灯枯了。

    幸好在林涛快要扛不住的时候辛雨彤醒了过来,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了。

    睡着之后,林涛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辛雨彤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对他以身相许。他跟辛雨彤正在拜堂成亲,辛雨彤穿着一件红色镶金边的秀禾服,看上去就如同是古代的公主出嫁一般,既美艳动人又高贵大气,两人按照古礼拜堂成亲之后,在辛雨彤无比羞赧,含情脉脉的目光下,林涛缓缓将辛雨彤给推到在了大床之上……

    “辛大姐……”

    睡梦中,林涛双眼紧闭,嘴里嘀咕了一句。

    辛雨彤从浴室里拿了条毛巾,正拿着温热的毛巾准备给林涛擦拭脸上的汗水时,无意间听了林涛的那声‘辛大姐’,她的俏脸唰的一下子变的通红,望着林涛刚毅又英俊的脸庞,她那颗三十年未曾对任何人动心的芳心竟然加快了跳动频率。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