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卧房认错人
    韩雪被林涛撩拨的俏脸绯红,呼吸渐渐变的急促起来,原本清纯漂亮的脸蛋上染上一抹飞霞,顿时看上去娇俏又惹人怜爱。

    林涛将韩雪的模样看在眼里,浑身的血液都变得沸腾起来了,他一只胳膊揽住韩雪的腰身,将她拖到沙发旁,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韩雪那被制服短裙包裹着的挺翘臀部一下子挤压在了林涛的小腹,臀部上传来的柔软弹性让林涛舒服的闷哼一声,一只放在韩雪平坦小腹上的手渐渐朝着她的玉女峰攀去……

    嘤咛!

    林涛强有力的大手一下子覆盖在了韩雪不算太大,却挺拔的胸部上,伴随着林涛的一阵揉捏,韩雪浑身传来阵阵酥麻,檀香小口忍不住微微张开,发出若有若无的低吟之声。

    “林涛,你……你流氓!”

    韩雪低吟着,喉咙中断断续续的发出娇羞之声。

    林涛见韩雪没有过分的反抗,心中大喜,更加卖力的撩拨了起来,将嘴巴凑到了她耳边,故意在她洁白的耳垂边轻轻吹了口热气,贴在她耳边声音戏虐的问道:“我怎么流氓了?”

    “你……你现在就在耍流氓!”

    “嘿嘿,你难道不喜欢我对你耍流氓?”

    “不……哼嗯,不喜欢……”

    林涛加大了手劲,与此同时嘴巴凑到了韩雪白嫩如玉的脖间温柔的亲吻了起来。

    韩雪毕竟不是‘久经沙场’的熟女,哪里经得起林涛这般撩拨,片刻就城门失守,浑身瘫软在了林涛怀里,眼神变的迷离起来,看林涛时候的神情充满了渴望。

    “别……别再弄我了,呜呜,我要……要受不了啦!”

    林涛摩挲着韩雪套着黑丝的大长腿,道:“要不就从了我吧?”

    韩雪虽然渐渐迷失,但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听了林涛的话,她忙摇头,带着祈求的语调,娇声说:“不……不要,林涛给我……给我一些时间行吗?”

    林涛知道韩雪虽然外表靓丽时尚,但骨子里还是挺保守的一个女孩子,否则也不至于如此漂亮还没有男朋友,林涛虽然很想要了韩雪,但也清楚现在不是最佳时间,只能强忍着内心的邪火,苦笑的点头,说:“成,我不勉强你,等你什么时候心甘情愿了再说。”

    说完,林涛双手离开了韩雪的身子。

    林涛没有再去摸韩雪,倒是让韩雪有那么一瞬间感觉空虚失落,不过她暂时还没法去克服心理的障碍,两人的关系也只能止步于此。

    “时候不早了,要不……我……我就先回去了?”

    林涛苦笑的说道。

    韩雪知道强行打断了林涛有些不厚道,便悻悻的挽留说:“太晚了,要不留在这里过夜?”

    若是换做平时林涛肯定求之不得,不用韩雪主动说,他也会死皮赖脸的留下,不过今天不同,这会儿他实在是憋的难受,必须要去释放一下,秦晓婷就住在隔壁,他肯定是选择去隔壁啊。

    “算了,明天还有事情要办,我怕睡在你这会失眠。”

    韩雪明白林涛说的失眠是什么意思,顿时又是一阵难为情,有些愧疚的说:“林涛,对不起呀,让你扫兴了,你不会怪我吧?”

    林涛重新搂住韩雪,安慰的说:“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你这样做就说明你不是一个随便的好女孩,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

    两人又亲昵一阵子,林涛实在是憋的太难受,就赶紧跟韩雪告辞。

    韩雪把林涛送到门口,林涛装模作样的进了电梯,等到电梯快要彻底合上的时候,他忙按了一下门开键,探出个脑袋,见韩雪家的门已经关上了,这才做贼心虚的从电梯里快步走了出去,迅速蹿到秦晓婷家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将房门打开钻了进去。

    吁!

    林涛重重的吁了口气,提心吊胆的心这才彻底落下。

    林涛到小区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又在韩雪家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会儿已经十一点多钟,房间里黑黢黢的,客房里的丁瑶瑶和曹岚肯定是已经睡下了,而主卧的秦晓婷更加不用说,估摸着这会儿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

    林涛蹑手蹑脚的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原本有些疲惫的身子等冲完澡之后再次焕发活力,一想到刚才在韩雪家的香艳场景,下身再次高高的抬起了头颅。

    他就像是个偷窃的小毛贼一样,偷偷跑到秦晓婷房间门口,轻轻捏动了一下门把手,见秦晓婷的房门没有从里面反锁,顿时心中一喜,悄悄将卧室的房门推开走了进去,顺势关上门又将房门从里面反锁。

    一进入秦晓婷的卧室,一阵淡淡的清香便迎面扑来,深深的嗅一下,全是秦晓婷平时身上散发的体香之气。

    林涛原本就热血沸腾,秦晓婷身上散发的幽香如同兴奋剂般让林涛更加无法把持了。

    透过窗外淡淡的月光,林涛依稀可以瞧见穿着一件轻薄半透明性感睡衣的秦晓婷正侧着身子卷曲在床上睡的正香。

    林涛喉咙忍不住哽咽了一眼,眼热的朝床边凑了过去,紧接着动作极为小心的爬上了床,慢慢凑到秦晓婷身边躺下。

    秦晓婷身子背对着林涛,林涛的小腹位置恰巧正对着她的臀部位置,仔细望去,林涛又是一阵口干舌燥,透过那半透明的睡裙望进去,里面白花花一片,竟然没穿内裤?

    林涛只感觉浑身都快憋炸了,哪里还顾得上许多,撩开她的裙子就举枪进发。

    秦晓婷似乎睡的很沉,在被林涛托住臀部的时候身体只是问问扭动了一下便又没了反应。

    林涛正想强行冲入玉门关时才发觉,感情这秦晓婷并非没有穿内裤,而是穿着极为开放的丁字裤。

    “我靠啊,秦晓婷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闷骚开放了?”

    林涛记得秦晓婷的内衣虽然不老土,但也绝对没有开放到穿丁字裤的地步,不过这个时候的林涛并没有多想,稍稍停顿片刻后再次举枪进攻。

    噗嗤……

    一声极为暧昧的水渍挤压声响起,林涛浑身舒服的恨不得要腾云驾雾了。

    对方也是娇媚的低吟一声,伴随着林涛含蓄的进攻,她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哼唧声。

    林涛原本没察觉到这哼唧声的异常,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涛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这声音摆明就不是秦晓婷啊!

    “我擦,这是……”

    林涛身体如同被雷击了般,一下子僵硬住了。

    今天晚上秦晓婷的女儿秦小蕾不停的啼哭,秦晓婷不放心丢秦小蕾一个人在婴儿房,就陪着秦小蕾在婴儿房睡。主卧空了出来,秦晓婷想着曹岚整天跟丁瑶瑶挤一张床,怕是没怎么睡舒坦过,便让曹岚去她的房间睡觉。

    曹岚一开始客套说不用了,跟丁瑶瑶睡一张床挺好的。其实丁瑶瑶睡觉不老实,喜欢乱动,曹岚自从跟丁瑶瑶同睡一张床后确实没怎么睡踏实过,客气一阵子,她见秦晓婷是真心实意的让她去睡,就不再客气,笑着说好。

    秦晓婷的大床很柔软舒服,曹岚躺上去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睡到半夜的时候她做了个非常羞人的梦,梦到了做那种事情,浑身一阵阵的酥麻让她感觉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简直是比真实的做那种事情还要舒服刺激。

    就在她无比享受这种感觉时,对方突然骂咧一声‘我擦’,然后停下了动作,曹岚迷迷糊糊的这才察觉到不对劲……

    猛的,她意识突然苏醒过来,感觉到身后躺着一个人,她吓的毫无睡意,张开嘴巴大声尖叫起来。

    林涛已经知道了自己啪错人了,阵诧异又郁闷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曹岚的尖叫,吓的他浑身一哆嗦,怕吵醒丁瑶瑶和秦晓婷,他忙用手掌捂住曹岚的嘴巴,慌忙解释说:“大表姐别叫,我是,林涛!”

    曹岚原本见身后的人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内心惊恐无比,以为要被对方杀人灭口了,却没曾想听到了林涛的声音。

    “林涛?”

    “是我!”林涛苦笑不已。

    曹岚重重的嘘了口气,停止了挣扎,浑身无力的瘫软下去,心中又羞又恼的怪责道:“你疯啦,大半夜的差点被你给吓死!”

    林涛无比惭愧,心虚的讪讪道:“我也没想到是你啊,我以为……”

    林涛正想说我以为是秦晓婷时,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曹岚和丁瑶瑶并不知道自己跟秦晓婷的真实关系,一直以为自己跟秦晓婷是沾亲带故的亲戚关系。

    曹岚并不是傻子,在跟秦晓婷同居的这些日子渐渐的发觉了秦晓婷跟林涛的关系并非是真正的姐弟关系,不过她也只是怀疑而已,刚才听到林涛欲言又止的话,她心中立马有了答案。

    “其实,我早就怀疑你们了!”

    曹岚背对着林涛,心情复杂的说道。

    林涛此时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两大耳光,怎么就这么笨,把自己跟秦晓婷的关系给暴露了,虽然这种关系迟早会瞒不住,但也得让秦晓婷准备好了再告诉这几个红颜知己吧,如今倒好,自己直接把秦晓婷给卖了。

    “哎,秦姐,我对不起你呀……”

    林涛在心里忏悔着。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