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出轨与背叛
    两人进了小店之后,各自点了一碗羊杂汤加两个烧饼,林涛笑着打趣说:“常姐,真不喝点啤酒?”

    “你再跟我提啤酒,信不信我收拾你!”

    林涛看着常佳丽娇俏带着佯怒的妩媚模样,心头一热,笑着说:“你能怎么收拾我?”

    常佳丽似乎没想到林涛会反问自己,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脑海中一下子想到了个好主意,顿时抿嘴得意的笑了起来,挑眉说:“小心我告诉你姐,说你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到时候看她怎么收拾你!”

    “你说秦晓婷呀?”

    “难道你还能有多少个姐?”

    林涛笑了起来,说:“我姐才不会管我在外面有多少个女人呢,倒是你,如果你敢跟我姐说我在外面有许多女人,我就告诉她,你也是我的女人,嘿嘿!”

    “滚!”

    两人斗嘴的时候羊杂汤和烧饼端上了桌子,两人边吃边聊。

    林涛喝了口羊杂汤,吧唧着嘴赞叹说:“这羊杂汤做的可真不赖,一点羊肉的膻味都没有,汤味也香浓。”

    常佳丽已经来这里吃过很多次,所以没林涛这么多感慨,解释说:“这是一家老店,属于祖传手艺,听说是从清朝流传到如今,经过一代代的改良,如果你喝到的这碗羊杂汤可能是全国最好喝的羊杂汤之一。”

    “这么厉害?”

    “那可不!”

    林涛笑道:“那我得多喝几碗。”

    “跟你说点正事。”常佳丽揪下一小块烧饼含进嘴里,细嚼慢咽起来,与此同时她偷偷看了林涛一眼,轻声说道。

    林涛道:“什么正事?是关于咱们创建护肤品公司的事情么?如果是这事,你不用跟我商量什么,我对做生意不在行,你全权处理就是了。”

    “不是生意上的事情,这不你也回来了,我想把那份dna检验报告给我父亲。”

    林涛哦了一声,郑重其事的问道:“你真决定了?”

    常佳丽点头道:“我不能看着我父亲辛辛苦苦了一辈子打拼下来的商业帝国被别人给无耻的窃取,所以我必须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父亲,在我父亲面前揭穿常子龙、范玉珍以及我那个表姨夫王长泰的阴谋。”

    “你这个表姨夫也真是够无耻的,在二十多年前,为了骗取你家财产,竟然将当时已经怀了他孩子的范玉珍推给你爸,想让范玉珍肚子里的孩子,也就是常子龙来继承你爸的财产,还差点让他们得逞了。”

    常佳丽的俏脸一下子阴沉下来,说:“我不会让他们得逞,而且我现在非常怀疑,当年我母亲遇到的车祸可能就是他们搞出来的,这件事情我还得另外调查,如果真是他们干的,我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林涛听了常佳丽的话,无比惊讶的看着常佳丽,说:“你母亲死于意外?”

    “嗯,我十二岁那年,她坐家里的车子去学校接我放学,在路上被一辆大卡车给撞了,我母亲当场死亡,司机被撞成重伤,最后被抢救过来之后便没了踪影。”

    “是你家中的司机吗?”“是的!”常佳丽见林涛认真的询问起来,好奇的说:“我就随口一说,你不会真觉得是王长泰和范玉珍害死了我母亲吧?”

    “不是没这种可能性。”

    林涛沉声问道:“你母亲死后多久范玉珍嫁进了你们家?”

    常佳丽回想了一下,说:“大概有两年吧。”

    林涛继续问道:“当时你爸爱你妈不?”

    “谈不上爱,但却很珍惜彼此的感情。”

    林涛若有所思的点头。

    常佳丽见林涛没了下文,疑惑的赶紧追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林涛摇头道:“暂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还不敢断言,不过里面的疑点挺多的。”

    “快,说来听听。”

    林涛叹气道:“现在说再多都是猜测,所以我还是不乱说了,如果你真想确认你母亲的死是不是意外,首席要做的就是找到当年那个替你母亲开车的司机,既然他突然消失了踪迹,肯定是值得怀疑的。只要找到他,就能了解当年车祸发生的细节了。”

    “都过去快三十年了,那个人还是否活着都不好还,再说了,茫茫人海,我上哪里去找当年的司机啊!”

    林涛道:“你可能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试着问问你爸,也许他知道呢?能被他聘请做家庭司机的一般都是比较信任的人,所以你问你爸准没错。”

    常佳丽听完了林涛的话后,忍不住仔细的打量了林涛两眼,感叹的说:“没想到平时看你吊儿郎当的,到了关键时候还挺有头脑的,事情分析的头头是道。”

    “我的好多着呢,你可以慢慢去发掘,嘿嘿。”

    常佳丽这次没有反驳,抿嘴一笑,将一个驴肉火烧递给林涛,笑眯眯的说:“奖励你的!”

    林涛笑着接过驴肉火烧,一口咬了下去,顿时香味四溢,边嚼边说:“你这奖励也太小气了吧?”

    “那你还想要什么?”

    “可以要你么?”林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顺嘴就说了出来。

    常佳丽神情一滞,没想到林涛会说出这种话来,当即就有些尴尬了,她红着脸瞪了林涛一眼,说:“我是商品么?能随便当东西奖励给你?再说了,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你惦记我这么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做什么!”

    林涛跟常佳丽的关系介于朋友之上,偶尔不经意的会有些小暧昧,两人都心照不宣,林涛知道对常佳丽说这种话她不会生气,所以才敢大大咧咧的说出来,见常佳丽果真只是佯怒的假怒,顿时他就放心下来,更加深入的调侃道:“虽然你现在还是有夫之妇,不过你不是快要离婚了吗!”

    “离了婚又如何?你一个小屁孩,还想跟我发生点什么不成?”

    常佳丽红着脸看着林涛,轻哼一声说道。

    “靠,你说谁小屁孩呢?”林涛故作生气的嚷嚷道:“我哪里小了?我全身上下哪都大,要不你看看?”

    “越说越离谱了,赶紧喝你的羊杂汤,喝完了赶紧走人,我都困了!”

    常佳丽被林涛调戏的脸红心跳,尤其是说他自己哪都大的时候,常佳丽竟然极为羞耻的幻想起了林涛下面那玩意,顿时脸红的发烫,忙装作生气的模样催促林涛。

    林涛将常佳丽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暗爽,看来这常大姐对自己也并非没有意思的嘛。

    ……

    两人吃完羊杂汤,付账离开小店后,没有急着坐回车中,漫步于昏黄的街道来消食,走了一段距离,常佳丽放慢了脚步,对林涛说:“既然要查我母亲死亡的原因,那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将常子龙是王长泰私生子的事情暂时先不告诉我父亲?”

    “是的,如果你要查当年的事情暂时就不能打草惊蛇。”

    常佳丽脸上露出担忧之色的说:“我就怕他们有所察觉,到时候加快动作的让我父亲写遗嘱,将财产全都转给赵子龙。”

    “这种可能性极大,所以你得尽快查出当年你母亲出车祸的真相,否则等你父亲把遗产全给了常子龙,到时候就追悔莫及了。”

    “哎!”常佳丽轻轻叹息一声,无奈的说:“我爸真是老糊涂了,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现如今却被几个跳梁小丑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是挺可悲的。”

    ……

    此时,在常佳丽家中,周晓康已经将整个屋里翻了个底朝天,却没发现王长泰所需要的什么dan检查报告,他泄气的坐在沙发上,暗自嘀咕道:“难道常佳丽把检验报告藏在了公司的办公室?”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忙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王长泰那边。

    电话很快就被王长泰接通,以为是周晓康找到了dan检验报告,语气中带着兴奋的语调问道:“晓康,是不是找到了检验报告了?”

    周晓康讪讪的说:“表姨夫,我刚才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你说的什么检验报告,你看常佳丽会不会是把检验报告放在了公司的办公室?”

    “你确定家里能找的地方全都找过了?”王长泰语气重新恢复了冷漠,出声问道。

    周晓康思索片刻,肯定的说:“我确定都找过了,家里绝对没有。”

    “知道了,我会派人偷偷去她办公室找!”

    见王长泰要挂电话,周晓康忙道:“表姨夫等等……”

    “还有事?”

    周晓康讪笑道:“我那钱的事情……”

    “放心好了,只要找到了检验报告,就算不是你亲手找到的,我也会按照承诺给你五千万现金。”

    “太好了!谢谢,谢谢表姨夫,我没什么问题了,您先忙您的,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吩咐我去做。”

    周晓康再次得到了王长泰的承诺,心中美开了花,一旦拿到那五千万的现金,他就可以跟常佳丽离婚,去跟他的老姘头一起过逍遥自在的日子了,再也不用被常佳丽这么个女强人压迫了。

    “常佳丽啊常佳丽,虽然你漂亮能干有魄力,可是哪又如何呢?你这么一个彪悍如同母老虎般的女人,除了我还有谁忍的了你?到时候等着我跟你提离婚,你等着后悔去吧,呵呵……”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