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再拼一次酒
    离开酒店之后,林涛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这会儿肚子感觉无比的饥饿,想起常佳丽刚才打电话说好像也还没吃饭,便犹豫着要不要将常佳丽喊出来一起吃饭。

    不过他又有些担心给常佳丽打电话被她老公知道了会给她添麻烦,于是掏出手机后给常佳丽发了个短信,问常佳丽吃饭了没有,方不方便出来。

    常佳丽收到林涛的短信后马上把电话打了过来。

    林涛笑着接通,喂了一声。

    常佳丽在电话那头没好气的说:“有什么事不会打电话啊?发什么短信!”

    林涛苦笑道:“我这不是为你着想,怕大晚上的给你打电话让你老公知道了给你添麻烦。”

    常佳丽听了林涛的话顿时冷笑起来,说:“他到现在了手机还是关机状态,估摸着今晚上又得夜不归宿,你就是想让他知道你给我打了电话,他也不可能知道的了!”

    “他经常晚上不回家吗?”林涛诧异的问道。

    常佳丽语气显得有些烦闷说:“也不是经常,以前还挺好的,就是最近一段时间开始,好像是不久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之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林涛,你说他会不会是在同学聚会上跟以前的老相识什么的又搞在一起了吧?”

    按照常佳丽所说,林涛觉得周晓康跟以前的老相识鬼混在一起的可能性极大,不过他肯定不好当着常佳丽的面明说,便将常佳丽丢来的‘皮球’又给踢了回去,讪笑道:“常姐,你说你这么聪明的人都闹不明白,你问我有用么?”

    “怎么没用?你们不都是男人嘛,男人最了解男人的心思了!”

    林涛觉得自己好给渐渐给自己挖了个坑,就在林涛打算继续开口说话的时候,果不其然,常佳丽愤愤的继续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问你算是白问了,说吧,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呃……”

    林涛有些尴尬的悻悻说:“那啥,刚才你不是说没吃饭吗,现在吃了没?”

    常佳丽坐在家里的客厅沙发上,手里捧着高脚杯,红唇抿了一大口红酒,又晃了晃高脚杯中的猩红液体,声音娇媚中带着郁闷的口吻道:“我吃啥吃呀,吃个屁呢!”

    “嘿嘿,你正在吃屁?”

    “滚!”

    “好吧,我想说的是,如果没吃的话出来咱们一起吃点。”

    “哟!”常佳丽坐直了身子,来了兴趣,语气轻快的说道:“刚才某人不还说没时间,要办正事么?”

    “已经办完了啊,所以这不就来找你吃饭了吗。”

    “感情我在你眼里就是个陪吃饭的大姐啊?”常佳丽故意加重了语调。

    林涛知道常佳丽并没有真生自己的气,不过也尽量的配合她的演戏,赔笑的说:“我哪敢把您当什么陪吃饭的啊,是我陪您吃呢。”

    “别您啊您的称呼我,我很老啊?”

    林涛:“……”

    “靠,这娘们是不是来例假了?”林涛心中腹诽着,嘴里却苦兮兮的说:“常姐,你到底出不出来啊?我都快饿死了。”

    常佳丽望着自己的高脚杯,郁闷的说:“我喝酒了,没法开车,一个人坐出租车我又担心遇到坏人。”

    “这好办,我去接你啊!”

    “这可是你说的,嘻嘻……”常佳丽突然像个小女生似得娇笑起来。

    两人又聊了几句挂断电话之后,常佳丽放下酒杯,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进了卧室,她随手打开了衣柜,衣柜中挂满了她夏天的名牌衣服,大致的看一眼起码也得有三十套夏装了。

    常佳丽翻了几下之后,目光锁定在了一件黑色带大红色小碎花图案的连衣短裙上,心中情不自禁的幻想起来林涛看见自己穿这件衣服时,会是什么表情?

    常佳丽挑好了衣服之后迅速换上,紧接着走到镜子前面,看了看自己风韵犹存的妙曼身子,妩媚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动人的微笑。

    穿好裙子之后,她又在衣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双肉色裤袜,然后坐在床沿上,将裤袜摊开,一双笔直白嫩的长腿套了进去……

    半个小时之后,常佳丽刚化完妆,林涛的电话便打了进来,告诉常佳丽已经到她小区门口了。

    常佳丽应了一声之后领着一个坤包就朝着屋外走去……

    小区门口,常佳丽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走到了一辆路虎车前,一眼就看到了从路虎车中下来的林涛,便笑着说:“买新车啦?”

    “朋友的车!”

    林涛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位置,将副驾驶的车门打开,邀请常佳丽坐进去。

    常佳丽第一次享受到林涛如此绅士对她的待遇,感觉身子就好像轻飘飘的,觉得整个人爽极了。

    林涛迅速回到车内,启动车子,然后扭头问常佳丽,“去哪吃?”

    “别离我家太远,否则送我回来的时候不方便。”常佳丽想了想,说:“我们小区附近有一家夜市,那里的羊杂汤做的特别地道,想喝吗?”

    “好啊,吃羊肉挺补的,没问题!”

    常佳丽妩媚的白了林涛一眼,见林涛身体健硕,成熟的俏脸红了一下,打趣道:“你结实的跟头牛一样,还需要补啊?小心补过头,呵呵……”

    林涛目光从常佳丽的肉丝美腿扫过,心头一热,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如果补过头了只能找你发泄了,嘿嘿!”

    “滚吧,赶紧开车,少废话!”

    常佳丽被林涛说的脸红心跳,这是她第一次面对林涛时心跳的这么厉害,恨不得快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了一般,浑身也有些燥热难耐。

    常佳丽被自己身体的反应给暗自惊讶住了,林涛只不过是开了一句不算太暧昧的玩笑,自己怎么就……

    “难道真的是因为太久没跟男人那啥了吗?”

    常佳丽越想越感觉脸烫的厉害,怕林涛发现她的异样,故意伸手撩了撩长发,用头发遮住脸颊,然后把目光看向窗外。

    林涛倒是没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发动车子后就朝着常佳丽所说的夜市驱使。

    林涛的车子刚离开,在小区门口的角落里便走出一人来,这人不是别人,真是常佳丽的丈夫周晓康。

    就在不久前,周晓康从他的老相好那里回来,快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无意间看见常佳丽从小区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就从门口停着的路虎车中走出一个年轻的男人来跟常佳丽有说有笑起来。

    周晓康瞬间感觉自己被常佳丽给戴了绿帽子,正要气愤的冲出去时,突然想起了常佳丽的表姨夫王长泰跟他说过,如果可以偷偷从常佳丽手中偷出一份亲子鉴定的报告,便可以给他五千万的报酬。

    周晓康老早也不想跟常佳丽过了,这次遇到了老相好,不想跟常佳丽过下去的心思更重了,不过想归想,他却不敢付诸行动,毕竟他在家当了不少年的家庭煮夫,身上没多少存款,如果离开了常佳丽,他根本无法在享受到如此好的生活,所以他一直对常佳丽忍气吞声,不过这次正好有一个发财的机会,他决定不再犹豫,紧紧的抓住这个机会,一旦偷出了王长泰需要的那份化验报告,那么他下半辈子也就不愁了,马上就可以跟常佳丽厉害,跟他高中时候的老相好在一起。

    他压制住内心中想要追上去的冲动,目光凶狠的瞪着林涛的路虎车离开,嘴里骂咧道:“奸夫淫妇,操,劳资先把钱弄到手了再来收拾你们,敢给劳资戴绿帽子,劳资饶不了你们!”

    骂完,他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吐沫,这才进了小区,他打算在常佳丽回来之前把东西找出来手。

    正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常佳丽根本想不到周晓康会知道有一份关于常太极以及常子龙dna测验报告的事情,所以她并没有在家里防着周晓康,以为周晓康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她却没想到,她表姨夫已经收买了周晓康,让周晓康成了他的帮凶。

    常佳丽已经知道了她表姨夫王长泰与她后妈范玉珍以及常子龙之间不可告人的关系,只等着抽一个合适的机会就去将这事捅到她爸常太极那里去。

    常佳丽之所以迟迟没有将手中的验血报告交给常太极,就是怕常太极身体不好,知道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之后,身体会吃不消一下子就……

    所以她一直在等林涛从陕西那边回来,又林涛在一片守着,她才敢把验血报告交给常太极。

    在常佳丽的指挥下,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家夜市的小餐馆门口,林涛刚停好车,将车门推开,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羊杂汤的香味,原本就已经很饿的林涛在闻到羊杂汤的香味后,肚子再次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常佳丽听到林涛肚子叫的厉害,忍不住笑着调侃起来,说:“林涛,你肚子里有一只青蛙呢?”

    林涛没好气的说:“我看你是又欠收拾了吧?要不咱们待会儿再拼一次啤酒?!”

    一说到拼啤酒,常佳丽一下子就想到了上次跟林涛拼啤酒时,由于规定不能小便,最后没忍住在林涛面前尿崩的尴尬场景,顿时妩媚的俏脸唰的一下子变的通红,原本就妩媚的俏脸在绯红的衬托下更显迷人。

    “无耻,去死吧你!”

    常佳丽恶狠狠的啐了林涛一口,嘴里娇声骂道。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