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食人间烟火
    辛雨彤身材高挑纤柔,身上穿着一条朴素白长裙,裙摆齐脚踝位置,露出一双雪白色的秀气小皮鞋。

    林涛朝辛雨彤身上打量一番后又把目光落到她脸上,见她表情恬静温和,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就忍不住想去调戏一下这么一个木纳的傻白甜大姐。

    “先上车吧!”

    林涛接过辛雨彤的行李,然后将行李放进了后排座椅,让辛雨彤坐在了副驾驶座椅。

    辛雨彤坐进去后,等到林涛重新启动车子朝着学校外面驶去后,这才朝林涛问道:“咱们去哪?”

    林涛调侃道:“把你卖到深山里去给傻子做媳妇。”

    辛雨彤脸色一窘,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抹笑意,抿了抿嘴,想要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林涛见辛雨彤一副被欺负了还不还嘴的模样,更加来了调侃她的兴致,便说:“你选一下吧,是去给山里的老汉做媳妇,还是给傻子做媳妇?”

    辛雨彤无奈的看了林涛一眼,说:“你很不成熟呢!”

    “我不成熟吗?”

    “嗯,不成熟!”辛雨彤很肯定的点头。

    林涛笑了起来,问道:“那你觉得你成熟么?”

    对于林涛调侃的反问,辛雨彤抿了抿嘴,又不吭声了。

    “辛大姐,你这样很无趣诶!”

    “我本来就是个没趣的人。”辛雨彤显得有些无奈,不过随即又用美眸看向林涛,疑虑的道:“你称呼我什么?”

    “辛大姐啊,有什么问题?”

    辛雨彤满含深意的看了林涛一眼,摇头说:“没问题,我本来就比你大。”

    林涛见辛雨彤心思挺单纯,就想打听一下辛无敌对柳元宗的态度,便试探的说道:“辛大姐,你跟你爸一起来羊城专门是为了找名医治你的病么?”

    辛雨彤听了林涛的询问,先是看了林涛一眼,而后表情显得有些犹豫,她一直都不会撒谎,也不想撒谎,顿了顿,才说:“不光只是为了给我治病,我父亲在羊城还有一个仇人……”

    说到这里,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林涛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朝辛雨彤脸上扫了一眼,故作好奇的问道:“什么仇人?你爸会怎么对付他?”

    辛雨彤好奇的看着林涛,说:“你怎么对我爸的事情这么有兴趣?”

    “咳咳,这不坐在车里无聊,随便聊聊嘛。”

    辛雨彤俏丽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担忧之色,轻叹一声后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父亲会怎么做,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不会轻易绕过那个仇人!”

    “没法和解吗?”

    “和解不了?”

    林涛装作挺好奇的模样,问道:“你父亲跟那个人是什么仇怨,非得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辛雨彤说:“具体是什么仇怨我也不太清楚,我问过许多次,我父亲都没肯告诉我。”

    林涛若有所思的点头,心中暗衬,辛雨彤不知道她父亲跟柳元宗的仇怨很正常。毕竟,柳元宗在三十多年前强暴了辛无敌的妻子,致使辛无敌的妻子上吊自杀,这种事情辛无敌自然不好跟辛雨彤开口说。

    林涛怕继续提及这个话题影响到了辛雨彤的心情,便把话题转开,说:“原本给你定了一个星期的药量,我晚回来了两天,你身体没什么大碍吧?又发作过没?”

    辛雨彤摇头说:“暂时还没有,不过你那药确实有用呢,以前找过许多名医,没有一个能像你这样,用中药就能克制我体内的寒气的呢!”

    林涛自信的笑了起来,说:“许多自称名医的家伙都是徒有虚名,说起神医,我家老爷子才算是实至名归,我嘛,勉强算半个吧。”

    “嗯,你说的对。”

    辛雨彤很认真的点头说道。

    林涛苦笑道:“你一直都是这么有板有眼的跟人交流么?”

    “是不是我这样跟你交流让你觉得不舒服了?”

    “那倒没有,只不过你还年轻,没必要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嘛。”

    辛雨彤讪讪的看了林涛一眼,不服的说:“我没有老气横秋。”

    林涛颇为无奈,暂时选择沉默,半个小时候,将车子开到了一家四星级酒店门口。

    这家酒店是陈海安家开的,而陈海安为了讨好林涛,曾经给过林涛一张免费终身入住的珀金vip卡,林涛一直没怎么用过,既然辛雨彤不能住在沈曼丽的宿舍了,那就把辛雨彤带到这里来,至少这里环境舒适,而且是免费入住的。

    一想到陈海安,林涛便想起陈海安送给他和沈曼丽的房子,房子在羊城最繁华地段的高档小区,如今房子已经被陈海安豪华精装修,原本林涛是打算让沈曼丽住在那里的,既然沈曼丽回了老家,帮他打理长安食品集团,那么那房子就又回到了林涛手中。

    林涛陪沈曼丽回老家的时候曾接到过陈海安打来的电话,告诉林涛房子的装修已经完工,等通风一段时间就可以入住了,让林涛过去拿房屋钥匙,那时候林涛没空,所以房门钥匙一直还在陈海安手中。

    林涛决定明天就去把钥匙拿过来,以后那里就暂时是他的家了。

    “最近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家酒店,如何?”

    停好车后,林涛对辛雨彤询问道。

    辛雨彤向来便是逆来顺受的性子,也没有多少要求,点头道:“我听你的。”

    林涛便领着辛雨彤去了酒店大堂开房间,到付钱的时候,辛雨彤站在林涛旁边,见林涛拿出了钱包,便忙说:“我来付吧。”

    说着,拿出了自己的钱包,将一张黑金银行卡递给了服务员。

    林涛瞥了辛雨彤的黑金卡一眼,暗叹这辛大姐倒是挺有钱的嘛,竟然还是黑金卡。

    “辛大姐,收起你的银行卡吧,我在这里住是不要钱的。”林涛嘚瑟的从钱包里掏出了陈海安给他办的超级vip卡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接过看了一眼后,立马对林涛恭敬了许多,面带微笑的轻声说:“林先生,您是咱们这里的铂金会员,可以免费入住总统套房。”

    “给我开一间向阳的总统套房。”

    林涛吩咐道。

    女服务员在电脑上查看了一下,微笑道:“先生运气真好,刚好还有一间呢。”

    辛雨彤在旁边偷偷看了林涛一眼,心中暖暖的,觉得林涛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是心思却很细腻,知道自己是极寒体质,专门给自己要了一间朝阳的房间。

    换做一般的男生,根本不会考虑的如此周全。

    开好房间之后,林涛带着辛雨彤去了总统套房,将门打开,辛雨彤扫视房间一圈,见房间的装修豪华却不庸俗,床单洁白干净,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林涛将她的小细节看在眼里,失笑道:“我说辛大姐,你该不会是有洁癖吧?”

    辛雨彤悻悻的说:“是有一点呢。”

    “那这里还算满意吗?”

    “挺满意的,其实我不需要住这么豪华的房间,只用一个干净的地方就可以了。”

    林涛撇嘴道:“反正有免费的入住珀金卡,不住白不住。”

    “哦对了,我得把钱给你!”辛雨彤想起这茬来,忙掏出自己的银行卡递给林涛说:“卡放你这里,到时候我在这里消费了多少,你直接从卡里赚到你卡上就好了。”

    林涛盯着辛雨彤手里的卡看了一眼,打趣道:“你这卡里有多少钱?”

    辛雨彤想了想,轻声说:“不是很多,好像是三百多万吧。”

    林涛翻了个死白眼,道:“三百万不是很多?辛大姐,你是想气死我么?”

    辛雨彤抿嘴笑了起来,解释说:“这卡是我爸给我的,平时我不怎么用的,所以对钱没多少概念,如果你觉得我说的话你接受不了,那就当我没说吧。”

    如果换做林涛才入羊城那会儿,听到辛雨彤说这种话,他肯定会郁闷到奔溃而死,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不仅是羊城黑道的老大,更是长安食品集团的最大股东,这些光环加持在身,三百万对他来说还真就是小钱。

    “你把卡给我,就不怕我把你卡里的钱全转走?”

    “呵呵,不怕,你不是那样的人,就算全转走了也无所谓,就当是给你的医疗费用了。”

    辛雨彤微微一笑,声音娇柔的说道。

    林涛离辛雨彤只有三米的距离,按理说应该看她看的毕竟清楚,但是他看辛雨彤却宛若看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辛雨彤的单纯和善良仿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卡收好,财不外露不懂啊!”

    林涛盯着辛雨彤看了一眼,心跳加速的忙把目光移开,见她手中的卡给推了回去,接着说:“房子既然是免费住的自然不会向你收钱,等我一会治好你病了,你在给我好处费不迟。”

    辛雨彤听了林涛的话,犹豫片刻后点点头,说:“成,听你的!”

    见时候不早了,林涛也不好一直赖在房间不走,便告辞说:“那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我先走了,明天给你再熬一个星期的药送过来。”

    “好的”辛雨彤轻轻点头,深深的看了林涛一眼,声音清脆的说:“林涛,谢谢你对我的帮助!”

    “别客气,辛大姐!”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