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光头
    林涛极其担心胡媚儿如果一直躲起来,身上的蛊毒一定会发作,到时候她肯定会选择结束生命,林涛不想再看到那种结局发生,他对胡媚儿虽然没有什么情愫,但觉得胡媚儿挺可怜,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心底并不坏,不应该坎坷一生。

    林涛知道胡媚儿走的时间并不长,于是赶紧向吴妈打听道:“吴妈,你们这边有没有什么尼姑庵之类的地方?”

    吴妈愣了一下,随即皱眉想了想,说:“有倒是有一个,在南郊三十里以外的大山上,那边很少有人去,林先生您打听尼姑庵做什么?”

    林涛叹气道:“胡媚儿对兆武心中有愧,为了赎罪,要去做尼姑。”

    “啊?”

    吴妈惊呼一声,忙道:“胡小姐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想着去做尼姑……”

    林涛没有跟吴妈多解释,既然知道了大概的位置,他打算去碰碰运气,如果胡媚儿真是在吴妈说的尼姑庵,那么说不定他能赶在胡媚儿出家前将她给阻止下来。

    从别墅区感到南郊的尼姑庵山脚下,林涛总共花去四十多分钟,他把车子停在路边,向附近的一户居民打听到尼姑庵的确切位置之后,将再次又朝前开了一里多路,车子停在了一个羊肠小道无法再继续前进,林涛便下车后徒步上山。

    山很大,抬头望去,密密麻麻的全是茂盛的树木,根本无法从山脚下看到尼姑庵的影子,好在林涛轻功不错,脚下生风般,只用了一刻钟就到了山顶。

    一座古色古香的尼姑庵呈现在林涛面前,尼姑庵大门正上方挂着一块牌匾,牌匾上写着‘静慈庵’三个烫金大字。

    因为‘静慈庵’在大山深处,再加上‘静慈庵’没有什么名声,所以去‘静慈庵’烧香的游客极少,一般去‘静慈庵’的都是些附近的居民。

    林涛到‘静慈庵’的时候,‘静慈庵’的大门是敞开着的,他直接迈步走了进去,刚踏进红漆大门,便突然出来一个年龄大概在四十多岁的尼姑,拦住了林涛的去路。

    “施主,请问您是来烧香的吗?”

    尼姑语气问道询问道。

    林涛表情尽可能的温和,脸上含笑的说:“我是来找人的。师太,请问一下,不久前是否有一个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六岁的姑娘来过么?”

    “并没有!”

    尼姑想都没想,直接开口答道。

    林涛察觉到尼姑神情有些古怪,便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师太刻意去说谎就是犯戒吧?”

    “施主休要胡言,如果没什么事情就请速速离开,今天小庵不接待游客,施主请回吧!”

    “我若是非进去不可能呢?”

    中年尼姑脸色微怒,道:“施主休要胡搅蛮缠,说了没有你要找的人就是没有,还望施主不要自讨没趣,速速下山离去。”

    林涛脸色沉了下来,心中已经猜测出了个**不离十,胡媚儿一定在这里。

    “师太,还望你如实相告,因为那个姑娘中了剧毒,如果不及时得到救治,顶多一个月内,她便会浑身肌肤溃烂而死。”

    “这……”尼姑没想到今天早上来的一个漂亮女孩子竟然身中剧毒,顿时有些犹豫起来,毕竟是一条人命,由不得半点马虎。

    “你确定是所说的都是真话?”

    林涛道:“是不是真话,你去亲自问一下那姑娘便一清二楚。”

    中年尼姑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她做不了主,于是对林涛说:“施主请先在门口稍等片刻,这件事情我需要请示我们庵的主持。”

    说完,不等林涛开口,直接将大门口给关上了。

    林涛在门口徘徊了大概十分钟,大门再次打开,刚才那名中年尼姑双手合十的说:“施主里面请,我们主持想先见您一面。”

    “好的,有劳师太带路。”

    在中年尼姑的带领下,林涛进入‘静慈庵’的大殿,然后又从大殿侧面的石拱圆门进入‘静慈庵’的后院之中。

    后院内显得有些破败,房子看上去年久失修,不过却收拾的很干净,井井有条。

    中年尼姑带着林涛进入后院后,在正中间的一个房屋门口停了下来,语气恭敬的对屋内的人说:“主持,人我已经给您带来了。”

    “让施主进屋吧。”

    屋内传来一个女人清脆沙哑的声调。

    中年尼姑将房门轻轻推开,对林涛说:“施主请进。”

    林涛含笑的点头,紧接着迈步走了进去,见屋内的蒲团上坐这一个将近有六十岁的老尼姑,便打招呼道:“支持您好!”

    主持盯着林涛上下打了一阵子,紧接着只想旁边的座椅,说:“先生请坐。”

    然后又对中年尼姑吩咐说:“去泡两杯茶来,用山涧清泉的水来泡茶。”

    中年尼姑答应一声出去之后,主持望向林涛问道:“还未请教施主尊姓大名?”

    “林涛!”

    “林先生,您说那个姑娘被人下了剧毒?可否真有此事?”

    “千真万确,如果她不尽早的得到治疗,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受不了体内的毒性而选择自杀。”

    主持波澜不惊的眼神中露出意一丝惊讶,问道:“中了什么毒?也许我能解。”

    “蛊术您听过吗?”

    林涛突然问道。

    “蛊术?”主持惊诧的看了林涛一眼,道:“你该不会是说她中了蛊毒吧?”

    “是的,而且中的还并非是一般的蛊毒,所以我才急急忙忙的想要找到她,看有没有什么法子替她解毒。”

    主持听林涛如此说,不由得高看了林涛一眼,问道:“林先生是医生?”

    “准确的来说是一名名副其实的中医,不过我可不是社会上的江湖骗子,是真正的治病救人的中医。”

    “您如此年轻竟然是一名中医?”

    “有何不妥?”

    主持感慨道:“现如今,咱们华夏的年轻人都去学习西医,疏远中医,导致中医渐渐凋零,甚至许多很管用的方子全部失传了,今天能够见到一个学习中医的年轻人,老尼心中很高兴。”

    “主持,您就让我见她一面吧!”

    林涛见主持把话题引入了中医方面,便又重提话题说道。

    这个时候,中年尼姑手中端着一壶茶从外面走了进来, 主持暂时没有给林涛做出承诺,只是让中年尼姑为两人倒水之后,主持指着林涛的茶杯,说道:“施主请先品茶,带我咨询您几个问题后在绝对让不让你见那名女孩子。”

    她怕林涛误以为她故意刁难,便又补充一句,说:“那位姑娘来了咱们庵之后特地嘱咐过,不见任何人!”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主持问道。

    林涛道:“朋友的妻子。”

    “既然是朋友的妻子,为何您朋友不来,倒是您来了?”

    林涛叹气道:“她丈夫刚去世,因为情绪差,所以才来了你们这里,一时想不开,想要出家修行。”

    主持若有所思,随即满含深意的说:“你喜欢她吧?”

    林涛忙摆手,说:“主持,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只是想她可怜,想能够尽力的帮她接触蛊毒的折磨。”

    “是贫尼思想污秽了,既然施主是真心想帮她,贫尼自然不好阻拦。”主持说到这里,看了中年尼姑一眼,吩咐说:“慧静,你带施主去见她吧!”

    叫慧静的尼姑点头答应下来。

    林涛连忙向两人道谢,欣喜不已的跟着慧静出了主持的禅房。

    主持望着林涛离开的背影,轻声呢喃道:“这到底是一场孽缘还是……”

    ……

    林涛见到胡媚儿的时候,胡媚儿已经换上了尼姑装,不过好在她头发倒是完好无损,并未剃发。

    胡媚儿看到林涛惊讶不已,道:“林涛,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林涛会如此迅速的就找到了这里来,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林涛没有回答胡媚儿的话,反而沉声不悦的说:“跟我走!”

    胡媚儿不为所动,摇头轻声说:“你不用劝我了,我决心已定,要在这里修行出家,来减轻我的罪孽。”

    “我已经说过了,黄兆武的死跟你无关!”

    “那是你认为的,可是我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林涛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是真的不用劝我了,你赶紧离开吧。”

    林涛气急败坏的说:“你特么疯了,身上的蛊毒不治了?”

    胡媚儿一脸看破红尘的表情,摇头道:“不治了,黄彦福已死,想治也治不好了。”

    林涛冷笑道:“如果我能治好呢?”

    胡媚儿觉得这种蛊毒世上再也没有任何医生能够解毒,便随口说:“如果你能够解除我身上的蛊毒,那么也就代表着兆武在天有灵,不想让我死,已经原谅了我的所作所为,到那个时候我再跟你下山不迟!”

    胡媚儿暂时还没有危险,而且林涛也知道她的住处,所以她这么说林涛倒是心安不少,见中年尼姑站在不远处听着两人谈话,林涛压低声音说:“不要剃光头,留着头发,否则到时候我带你下山的时候你成了光头,还有什么脸见人。”

    胡媚儿笑了起来,道:“林涛,你太看的气自己的医术了,盲目自信就变成自大了。”

    林涛对于胡媚儿的话嗤之以鼻的笑了一声,挑眉道:“是不是自大,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见真章了,倒是你,我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一个女光头。”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