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出家当尼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涛从别墅回到酒店客房时,沈曼丽刚洗完澡,身上穿着一件咖啡色的丝质睡裙,裙摆齐大腿位置,露出一双笔直又白嫩的长腿。

    她正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上的水渍,见到林涛,愣了一下后问道:“你这一下午和一晚上都去忙啥了?不会真去替我报仇了吧?”

    林涛满含深意的看了沈曼丽一眼,轻叹一声,感慨道:“今天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情,恐怕我这小半辈子都没遇到今天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简直可以把他们拼凑成一本故事集。”

    “别卖关子了,到底怎么啦?”

    沈曼丽被林涛的话给吸引的充满了好奇感。

    林涛拍了拍发生,道:“坐过来我慢慢讲给你听。”

    沈曼丽以为林涛让自己过去又想做些不老实你的事情,不过跟林涛已经快要成‘老夫老妻’了,也不在乎他对自己动手动脚,便将擦拭头发的毛巾放到一边,走到林涛旁边坐了下去。

    让沈曼丽意外的是,她坐定之后林涛并没有戏弄她,而是正儿八经的说起了今天所遇到的事情。

    当沈曼丽听到林涛讲,长安食品集团的年轻董事长被他二叔给杀害时,沈曼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双手捂着嘴巴惊诧道:“黄兆武死了?”

    沈曼丽不久前还跟林涛一起去过黄兆武家,这才短短几天时间,一个超级富豪竟然就这么被杀害了,这种事情又怎么能不让沈曼丽唏嘘震惊。

    “哎,如果当时我早一点赶过去,说不定黄兆武也不至于被他二叔给杀害!”

    林涛其实内心也有些自责,虽然这事完全跟他无关,但是一想到当时如果能早十分钟赶过去说不定就能就黄兆武一命,他心中就无比懊恼。

    沈曼丽见林涛唉声叹气,便轻轻凑了上去,主动靠在了林涛怀里,柔声说:“这事跟你无关,有些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仍谁也不会想到还有丧心病狂到对亲侄子下毒手的人渣啊!”

    “说了你可能不信,还有更离谱的事情呢!”

    林涛苦笑的伸手撩了撩沈曼丽额前的青丝,卖关子的说道。

    “讨不讨厌呀?什么事不能一次说完嘛!”

    沈曼丽故作娇媚的啐了林涛一下,娇嗔道。

    林涛抱着沈曼丽柔软纤细的腰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黄兆武在他临终前将他所以的财产全都让我来继承,你说这事离不离其!”

    “不会吧?”

    沈曼丽这次更加震惊了,一下子从林涛怀里坐了起来,美眸直勾勾的看向林涛,诧异的说:“你没开玩笑?”

    “亲爱的大嫂,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么?”

    “太玄乎了,哎,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玄的事情。”沈曼丽无比感叹的轻声自语。

    她的话倒是把林涛搞糊涂了,不解的说:“什么玄乎的事情啊?你是说黄兆武让我继承遗产的事情玄乎吗?”

    “不是!”

    沈曼丽侧过身子,双腿弯曲的坐在沙发上,一脸认真的看着林涛,提醒的说道:“你还记得你陪我回老家之前,咱们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算命的老先生吗?”林涛经沈曼丽提醒,这才明白沈曼丽说的玄乎是什么意思,便点头说:“怎么能不记得,他当时临走前还让我去黄兆武家替黄兆武治病,说是送我一场富贵,现在看来,他所说的一场富贵应该就是只黄兆武的遗产了。只是,这场‘富贵’也太富贵了吧!”

    沈曼丽感慨地道:“重点是,他的话竟然应验了!”

    “可不是么?”林涛也无比感慨。

    沈曼丽继续说:“他还说过,你的福地在燕京,你会去燕京么?”

    “抽时间会去一趟!”

    林涛在几个月前曾经请示过老爷子,是否教授秦汗青针灸术,老爷子当时寄来信后说了三件事情,一是同意教秦汗青针灸术,二是提醒林涛注意身体,不能受太重的内伤,否则身体会出隐患,第三件事情便是让林涛抽空去一趟燕京,说是燕京的什么范家欠他一份恩情,让林涛去燕京替他领了那份恩情。林涛一直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打算等过阵子不忙了,就去燕京的范家。

    林涛正在纳闷那个什么燕京的范家到底欠老爷子什么恩情的时候,沈曼丽突然娇呼一声,美眸含情脉脉的盯着林涛。

    林涛苦笑道:“大嫂,你一惊一乍的想吓死谁呢?”

    沈曼丽娇笑道:“我现在才回过味来呢,你刚才说黄兆武把所以的遗产都给你了?”

    “是啊!”林涛如实的点头。

    “呀!”

    沈曼丽突然一把就搂住了林涛,娇笑的调侃道:“那你不就是亿万富翁啦?”

    “应该是吧。”

    “嘻嘻,那我下半辈子不就衣食无忧啦!”

    林涛嘚瑟的挑了挑眉,说:“只要你好好伺候我,我自然保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哈哈哈……”

    沈曼丽故作娇媚姿态,眼神勾魂夺魄的看着林涛,娇声说:“那我该怎么伺候你,才能让你满意呢?”

    林涛突然坏笑了起来,盯着沈曼丽娇艳欲滴的红唇,满含深意的说:“你懂的!”

    沈曼丽哪里会不懂林涛的流氓心思,成熟妩媚的俏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恶狠狠’的剜了林涛一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红唇轻启的娇声道:“你先洗了澡再说!”

    林涛见沈曼丽似乎同意了他的特殊要求,顿时欣喜若狂起来,想让绝艳动人的沈曼丽给他来一个特殊服务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于是立马乐颠颠的就朝着浴室跑去,心里无比期待沈曼丽用红润小口为他服务。

    ……

    次日一大早,林涛搂抱着怀里的佳人睡的正香,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叮的响了一声,林涛迷迷糊糊的也没去管它,继续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直到早上八点多钟,林涛才悠悠转醒,渐渐没了睡意,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去看手机里面谁发来的短信。

    他将手机拿了起来,很随意的点开短信看了一眼,当看到短信的内容时一下子惊呆了。

    短信是胡媚儿发来的,内容的大概意思便是向林涛辞行,要去找一处尼姑庵,修行做尼姑。

    林涛原本以为昨天晚上胡媚儿说的是醉话,没想到她并非是酒后胡言乱语,心中估摸着是打定主意了。

    “靠!”

    林涛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然后赶紧把电话打了过去。

    毫不意外,电话那头传来关机的提示音。

    林涛愤愤不平的碎碎念道:“疯了,疯了,这个女人简直是疯了,靠,做什么不好要去坐尼姑!”

    沈曼丽被林涛的咒骂声给吵醒,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疑惑的看向林涛问道:“出什么事了?”

    林涛重重的吁了口气,说:“你还记得黄兆武的老婆吗?”

    “那个女人啊,记得啊,长得挺漂亮的。”

    林涛道:“她完全就是个神经病,把黄兆武的死归结在她自己身上,说为了赎罪,要去深山老林出家做尼姑。”

    “啊?不会吧?”

    沈曼丽惊讶道:“那种女人也会有负罪感?”

    林涛苦笑道:“其实你不了解她,她虽然会蛊术,看上去充满了危险,其实心地并不坏……”

    他把胡媚儿受黄彦福下蛊毒威逼去迫害黄兆武,以及后来偷偷喂黄兆武喝抑制蛊虫的药物,都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

    沈曼丽听完后叹气说:“这么说来,其实她也是一个挺可怜的女人。有一个那么变态的师父,生活一定很阴暗吧。”

    “谁说不是呢。”

    林涛从床上爬了起来,边穿衣服边对沈曼丽说:“大嫂,我去一趟黄兆武家,看她离开了没,如果还没离开,我争取把她劝住。”

    沈曼丽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我陪你一起吧?”

    林涛笑着摇头,说:“别了,昨天晚上把你折腾的也够惨,你多休息一会儿吧,我去去就回。”

    沈曼丽见林涛一副得意的神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美眸瞪向林涛,啐骂道:“赶紧滚吧你!”

    ……

    林涛出了酒店之后,去停车场取了他昨天从别墅里开出来的一辆路虎车,急速朝着别墅驶去。

    路上他拨通了别墅的电话,只可惜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无奈,林涛只好挂了电话之后安心开车。

    二十多分钟后,林涛赶到了别墅,刚进别墅就见吴妈正在别墅的院子里扫地,将车子挺稳,吴妈正要跟林涛打招呼,林涛急切的询问道:“吴妈,胡媚儿在家吗?”

    吴妈愣了一下,说:“应该在吧,我起来的时候就没见她下来啊。”

    林涛点点头,脸色沉着的朝着别墅里面跑去,吴妈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到了二楼胡媚儿的卧室,林涛一把将房门推开,见卧房内空空如也,顿时倍感失落,心中气急败坏的骂道:“靠啊,这个傻叉女人,真特么去当尼姑了?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说你特么的以后好好的生活不行么?为什么非得去当什么尼姑?即便你真有罪孽,是当尼姑就能救赎的么?那样的话还要法律做什么?!”

    林涛此刻最担心的还是胡媚儿身上的蛊毒,如果不能在两个月内找到胡媚儿,她必死无疑。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