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胡媚儿的心结
    重新回到别墅区时,老远的就看见别墅大门口有个人正蹲在地上烧纸,林涛开着胡媚儿的粉色宾利车将车速放缓,眯着眼睛望去,见是一名老人蹲在那边,就好奇的扭头问坐在副驾驶座椅的胡媚儿,“门口是谁在烧纸?”

    “吴妈,兆武的奶娘。”

    胡媚儿情绪依旧很低落的低声说道。

    “吴妈我知道,听兆武提起过。”林涛若有所思的点头,将车子缓缓开了过去。

    进了别墅之后,林涛将车子停稳,两人依次下车。

    吴妈蹲在别墅大门口的角落烧纸,见到胡媚儿的车回来,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抹着眼泪望着正朝她这边走来的林涛和胡媚儿。

    “林先生,胡……胡小姐,你们回来了!”

    吴妈看胡媚儿的时候表情有些不自然。

    林涛表情温和的点头,指着地上不解的问道:“吴妈,您这是?”

    吴妈低泣的说:“少爷死的冤啊,我……我给他烧些纸,好让他在那边有足够的钱过好日子,林先生如果忌讳我就去外面烧去。”

    “不用不用。”

    林涛忙摆手,轻叹一声说:“烧些纸也好,在心里总是有些安慰的,吴妈,今后您还是安安心心的住在这里,兆武不在了我就替他为您养老送终!”

    林涛曾听黄兆武说话,吴妈无儿无女更没什么三亲六故。

    吴妈听了林涛的话,感动的眼里哗哗往外流,连声道谢。

    林涛看在眼里,心中挺不是滋味。

    胡媚儿站在一旁,自始至终没有吭一声,只是低着头,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林涛安慰吴妈一番之后,胡媚儿语气淡漠的对林涛说:“陪我喝酒去。”

    林涛知道胡媚儿心里有一道坎,如果不解开,肯定会一直耿耿于怀,于是点头说:“最近几天事情可能会比较多,陪你喝一点可以,但是不能喝多!”

    胡媚儿没有理会林涛的话,转身朝着别墅的地窖走去。

    两人下了地窖,胡媚儿轻车熟路的拿出两瓶珍藏的奢华好酒,在林涛面前晃了晃,戏虐的说:“喝你两瓶好酒不会心疼吧?”

    林涛无奈的剜了胡媚儿一眼,说:“你毕竟是兆武合法的妻子,这财产里面有你的一份。”

    胡媚儿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坐在地窖的吧台上打开一瓶酒,倒上两杯后,自己拿起一杯猛的喝了一大口,由于喝的太急,辣的太柳眉紧紧的蹙在了一起,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眼泪不自觉的又流了出来。

    林涛走到她旁边坐下,叹气道:“这事其实真不怪你,你也是受到了黄彦福的威胁,再说了,是黄彦福杀害了兆武,你不用把罪过拦在自己身上。”

    “你不用劝我,我知道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如果你为我好,就多陪我喝点酒。”

    林涛无声的点头,然后拿起酒杯,跟胡媚儿碰了一下子杯子,轻轻抿了口酒,辛辣的气味直接从胃里翻腾到鼻腔。

    空腹喝酒实在太难受了!

    “要不我去炒两个菜咱们下酒?”林涛提议道。

    胡媚儿摇头道:“不用了。”

    “这样空着肚子喝容易喝醉。”

    胡媚儿美眸看向林涛,无力的笑道:“我就是想快点喝醉!”

    林涛:“……”

    半个小时候,一瓶半酒下肚,其中有一瓶被胡媚儿一个人全喝了,此时她俏脸滚烫通红,眼神显得有些迷离,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些吐词不清了。

    “林涛,我想过了,从明天起我就去找个地方出家,来赎我的罪孽。”

    林涛正抿着酒,听了胡媚儿的话,他嘴里的酒一下子呛了出来,咳嗽两声后惊讶的说:“你疯了吧?”

    不过见胡媚儿醉意浓烈,他又苦笑了起来,觉得胡媚儿说的是醉话,于是稍稍放心。

    “我没有疯,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心安一些,兆武一直对我很好,而我却丧心病狂的对他下毒,我……我……呜呜……”

    胡媚儿说着说着,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林涛这次没有再去劝解她,从黄兆武断气到此刻,她才真正的,毫无顾虑的放声大哭,哭出来心里会好受很多,也是一种自我减轻心里压力的方式。

    哭声一直持续不断,大概过了一刻钟之后,哭声渐渐变小,断断续续的,很快的哭声就停止了,胡媚儿趴在吧台上没了动静,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地窖里的温度很低,林涛原本想给胡媚儿找一条毯子,让她先睡在地窖的沙发上,不过考虑到安全问题,怕胡媚儿一个人待在地窖里不安全,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起身将胡媚儿给横抱了起来,出了地窖。

    回到客厅,吴妈已经烧完纸了,正打算回自己的保姆房,眼见林涛抱着胡媚儿从地窖走了上来,吴妈忙快步迎了上去,问道:“林先生,胡小姐怎么了?”

    林涛苦笑道:“心情不好,喝多了,没事的。”

    “哦!”

    吴妈点点头,说:“林先生您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去给你做饭去!”

    林涛喝了些酒,这会儿也没什么心情吃饭,便摇头说:“吴妈,别麻烦了,你今天也够累的,早点休息吧。”

    “好的,林先生。”吴妈一脸慈祥的笑着点头。

    林涛怀里抱着胡媚儿,转身准备上二楼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又对吴妈说:“吴妈,其实胡媚儿有不得已的苦衷,兆武的死与她无关,希望你不要怪她,以后能跟她好好相处,可以么?”

    吴妈红着眼眶叹气道:“林先生放心好了,我一个下人,哪有资格去怪罪她,以前我怎么伺候她,以后还是照旧。”

    林涛听吴妈的口气,知道她心里并没有真释怀,这种事情只能让时间来消磨误解,朝吴妈笑着点点头后,这才转身朝二楼的卧室走去。

    将胡媚儿轻放到卧室的大床上,林涛见胡媚儿漂亮的脸蛋上挂着泪痕,心中竟生出怜悯之心。

    其实回过头来想想,胡媚儿何尝不是苦命人?!

    她从小被她师父给逼迫着学习阴毒的蛊毒术,一个女孩子谁会喜欢那些看上去恶心又有剧毒的蛊虫,这些年可以想象到她过的有多悲催,之后又被她师父下了蛊毒,威胁她去迫害黄兆武……

    这一切的一切对于胡媚儿来说不都是苦难嘛!

    见胡媚儿睡的沉,暂时应该不会醒来,林涛这才放心下来,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

    他刚出房间,正打算回酒店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沈曼丽的时候,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手机的铃声在安静的走廊显得异常刺耳,林涛怕吵醒房间里的胡媚儿,忙用手捂着手机,快步朝着一楼走去,边走边看来电提醒。

    见是樊小军打来的电话,林涛知道肯定是有什么重要消息了,于是赶紧接通,压低声音询问道:“小军,是不是有消息了?”

    樊小军在电话那头语气低沉的说:“出事了!”

    林涛听樊小军的口气,心中一沉,皱眉道:“怎么回事?”

    樊小军道:“原本我按照你的计划行事,碰到魏卓伟之后,把录像机给了魏卓伟,魏卓伟在看了路线之后显得无比激动,之后我就把张倩倩和魏国强鬼混的酒店告诉了魏卓伟,魏卓伟赶过去之后将张倩倩和魏国强逮了个正着。”

    “然后呢?”林涛知道一定有更重要的下文。

    樊小军叹气道:“然后魏卓伟一时失手,将魏国强给杀死了。”

    “什么?”

    林涛惊讶的提高了语调,说:“魏卓伟把魏国强给杀了?靠,那可是他老爹啊!”

    樊小军在电话那头叹气道:“事情还没完呢。张倩倩见魏国强被杀了,吓的就想逃跑,魏卓伟当时杀红了眼,见张倩倩裸着身子尖叫的想跑出去,于是便拦住了张倩倩,跟张倩倩厮打在了一起,之后活活将张倩倩给勒死了!”

    林涛听完樊小军的话心中震惊不已,原本他以为魏卓伟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会和魏国强大闹一番,甚至断绝父子关系,然后再狠狠的收拾张倩倩一顿,跟张倩倩离婚,这边是林涛想要的结局,却不曾想,他设计的陷阱并没有按照他希望的方向走。

    “现在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林涛沉声问道。

    樊小军忙说:“酒店方面已经报警了,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警方已经将魏卓伟给控制住了,酒店周围也已经被封锁了。”

    林涛怕此事牵扯到樊小军和自己,于是当机立断的说:“你现在马上坐车离开,回羊城去。”

    樊小军疑惑地问道:“涛哥,应该不会有事吧?”

    林涛解释道:“魏卓伟见过你,我就怕他被警察审查时把你给他录像的事情说出来,为了安全起见,你现在马上回去。”

    “好的,涛哥,我马上就走!”

    “等会儿!”林涛急忙又嘱咐说:“别坐火车了,去长途客车站坐大巴,这样更安全。”

    “知道了,涛哥!”

    与樊小军打完电话之后,林涛心中唏嘘不已,心中暗衬,看来这里是个是非之地啊,得赶紧办完事后离开这里。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