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遗嘱
    林涛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原本黄兆武是有机会解除蛊毒的,却没想到蛊毒还没解除,黄兆武却被自己亲二叔给害死了。

    黄兆武到断气的那一刻都没有看胡媚儿一眼,可以想象他对胡媚儿的怨念有多重。

    胡媚儿也深知黄兆武对她的痛恶,心中既悲痛又愧疚,她见黄兆武渐渐断了气,眼眶一下子就湿润起来,下一刻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外流,从眼眶中滑落到脸颊,她双手捂着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边摇头边痛声呜咽低泣起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对……对不起,兆武,真的对……对不起,呜呜……”

    林涛见黄兆武彻底没了气息,心中也是无比难过,这是他第一次想救一个人,却没能救活的,而且黄兆武作为超级富商,从来就没有低看林涛一眼,这让林涛觉得黄兆武这个人可交朋友,原本打算将黄兆武的蛊毒给解除之后,两人可以正式结交,却没想到天意弄人,让黄兆武死在了自己亲二叔手里。

    “看看你师父身上有没有你需要的解药!”

    林涛见胡媚儿跪在地上,哭的正伤心,又见黄彦福已经彻底死透,便轻声提醒道。

    胡媚儿又哽咽了一阵子,这才边抹眼泪边在黄彦福身上翻了起来。

    翻模一阵子后,将黄彦福浑身上下搜了个遍也没搜到需要的解药,胡媚儿有些失望的摇摇头,说:“没有,可能解药他没带在身上!”

    “那就在想其他办法吧。”

    林涛看了看不远处躺着的律师王博海,对胡媚儿说:“去看看他有没有事。”

    胡媚儿扭头望去,点点头,朝王博海走了过去,她是认识王博海的,见王博海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忙过去轻声唤道:“王叔,你没事吧?”

    见王博海依然没有反应,胡媚儿便将自己体内的内力渡了一些到王博海的体内。

    王博海受了内伤的身子有了胡媚儿内功的灌输,这才悠悠的从昏迷中渐渐清醒过来。

    他刚睁开眼睛就见到了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的胡媚儿,声音虚弱的说:“胡小姐,兆武……兆武他……”

    说到黄兆武,王博海喉咙哽咽的又泪目了。

    胡媚儿也流着眼泪,默默的低泣着。

    好一阵子,王博海从缓过劲来,对胡媚儿说:“烦请胡小姐扶我一把。”

    胡媚儿答应一声,将王博海从地上给扶了起来。

    王博海擦拭着眼泪,看了林涛一眼,试探的问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您应该就是兆武提到的林涛先生吧?”

    林涛点了点头,好奇的问:“您是?”

    王博海轻叹一声,悲戚的说:“我是黄兆武先生的私人律师,免贵姓王,王博海。”

    林涛道:“王先生,你看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解决,这个黄彦福是我亲手杀的,如果警察来了,我该怎么应对?”

    这里毕竟不是羊城,在林涛手里出了命案,林涛不敢马虎大意,于是跟王博海咨询起来。

    王博海听了林涛的话,看了一眼黄彦福的尸体,表情愤怒的沉声道:“这个畜生是死有余辜,林先生您不必担心,黄彦福属于私闯民宅,且对房屋主人进行了杀害,咱们杀黄彦福属于正当自卫,待会儿警察来了我会处理的,林先生不必忧虑!”

    林涛听王博海说那句‘咱们杀黄彦福’心里甚是感动,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没打算置身事外,要与林涛一起来承担这件事情,由此事就能看出王博海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好律师,又听王博海说此事不用承担法律责任,林涛这才放心下来。

    “那就麻烦王先生了。”

    林涛客气的说道。

    王博海苦涩的摇头,说:“林先生不用客气,以后您就是我的老板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什么意思?”

    林涛被王博海说愣住了,自己什么时候成他老板了?

    王博海见林涛一脸迷茫,便将随身携带的那份遗嘱递给了林涛,轻声说:“您看看黄兆武先生的遗嘱便全清楚了。”

    林涛好奇的接过遗嘱,然后认真的翻看起来,当看到遗嘱上写着黄兆武的全部遗产全由他来继承时,他一下子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黄兆武竟然会把自己所以的遗产,全都交给自己这么一个认识不到一周的‘陌生人’这种事情说出去恐怕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这……”

    林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把目光看向王博海。

    王博海似乎明白林涛心中所想,轻声说:“林先生,您不用怀疑,黄兆武先生确实是把所以的遗产全都交给了您,黄先生生前无儿无女,也没有什么可以信赖的亲人,不过……”

    说到这里,王博海神情不解的看了胡媚儿一眼,怎么都想不通,胡媚儿是黄兆武的原配,黄兆武临终前为什么不分些财产给胡媚儿呢?

    胡媚儿把王博海的眼神看在眼里,神情一下子黯然下来,刚走出一步想要说出实情,就被林涛给暗中拦了下来,偷偷朝她使了个眼色又摇摇头,这才对王博海说:“王先生,遗嘱的事情暂时先不说,当务之急是先把眼前的事情给处理掉,还有……准备一下兆武的后事吧!”

    ……

    黄兆武毕竟是全省最顶尖的大人物,意外死亡不可能随随便便打个报警电话叫几个小警察过来处理,如果一旦风声走漏,对公司集团会造成极大的舆论波及,出于对公司的保护,王博海把电话打到了省公安厅那边,让熟识的办公厅主任来处理此事。

    办公厅主任魏大伟得知民营企业家黄兆武被自己的亲二叔给杀害了,心中无比震惊,不敢声张此事,当即把事情的经过向上级做了汇报。

    上级作出指示,让魏大伟亲自带队,务必谨慎处理此事,将消息彻底封锁,一旦消息走漏出去,那么黄兆武被杀的事情将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整个省厅都会很被动。魏大伟得令之后,亲自打电话叫上了三名信任的属下,驱车朝着黄兆武的别墅赶去。

    魏大伟赶到现场,跟王博海握手之后,王博海将详细的情况介绍给了魏大伟听,并把黄彦福杀害黄兆武,林涛又将黄彦福击杀的事情给说了一遍。当然,王博海也并非全都说的实话,比如在林涛击杀黄彦福的事情上就有所隐瞒,他告诉魏大伟,是黄彦福杀了黄兆武之后怕事情败露,又想杀林涛灭口,被林涛给自卫杀死,这样说来合情合理,又能跟替林涛脱罪。

    魏大伟从王博海口中得知林涛是长安食品集团的合法继承人后,即便知道林涛是有意杀害黄彦福,他也不会深究。作为一个在体制内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油条,他深知处世之道,与其去给一个杀人犯讨个什么公道,还不如卖林涛这个人情,跟未来的省级首富交个朋友总比当仇人要强的多吧。

    “咳咳……”

    对于王博海的解释,魏大伟故意咳嗽一声,然后满含深意的对林涛和王博海笑着说:“既然事情真相大白,已经定了调,那么咱们就按流程来办。”

    说着他让手下的三名刑警处理现场,然后把林涛和王博海叫到一边,笑眯眯的说:“林先生,王先生,还得烦请二位,哦不对……”他又看了一眼娇艳无比的胡媚儿,低声继续说:“烦请三位待会儿跟我回厅里一趟,我按流程给三位做个笔录,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了。”

    王博海忙跟魏大伟握手,低声说:“魏主任,这次多亏了你帮忙,等这件事情过后,我和林先生请你出来喝茶,还请务必赏脸啊!”

    魏大伟心里跟明镜似得,怎么能不知道喝茶的意思是什么,顿时就露出了灿烂的笑意,心说两人还挺上道的嘛,于是笑眯眯地道:“什么赏脸不赏脸的,客气了。自此之前我跟黄家父子就是朋友,以后黄家由林先生接管,咱们照样是朋友,到时候出来喝茶我随叫随到啊!”

    林涛虽然不怎么喜欢魏大伟这种办一点事情立马就暗中提醒,想要捞好处的行为,不过转念一想,要在市里混下去,还必须得跟这种公安系统的官员搞好关系,于是便趋炎附会的笑了笑,亲自表态说:“魏主任大恩不言谢,下次有机会咱们好好聚聚。”

    魏大伟得到林涛的答复,心中甚是满意,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了,忙跟林涛握手道:“林涛兄弟,那老哥就等你的电话咯。”

    与林涛结束交谈之后,魏大伟让林涛他们晚点再去省厅,怕被周围的邻居看见,影响不好,嘱咐完后便带队先行离开,他们来的静悄悄,去的也静悄悄,今天虽然在别墅里发生了两起命案,但是并未被周围的邻居察觉,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一切都归于平静,三人在别墅里又商量了一阵子黄兆武后事的事宜,等到魏大伟离开了将近有一个小时之后,胡媚儿才开着她那辆粉色的宾利车,带着林涛以及王博海朝着省厅驶去。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