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杀招
    “黄彦福,你畜生,你不是个人,兆武可是你的亲侄儿啊,你竟然如此歹毒,对兆武下毒手!”

    王博海从震惊中惊醒过来,怒气冲天,对着黄彦福便怒骂起来。

    黄彦福根本不在意,挑了挑眉头,伸出手,看着王博海手中拿着的遗嘱,说:“遗嘱拿来我看看!”

    “休想!”

    “找死!”黄彦福冷哼一声,整个人如同鬼魅般,瞬间到了王博海跟前,伸出恶魔般的爪子,一把捏住了王博海的脖子,将遗嘱从王博海手中夺了过去。

    黄彦福原本准备直接捏断王博海的脖子,不过转念一想,待会儿改遗嘱还用得上王博海,于是这才松开了手,将王博海给扔到了一边。

    王博海已经六十出头,哪里经得起黄彦福这么一摔,他被黄彦福仍在地上后,整个身子瘫躺在地上起不来了,嘴里发出痛苦的低吟。

    “黄彦福,你……”

    黄兆武惊恐不已,没想到自己的亲二叔竟然有如此通天手段,宛若鬼神般,一个呼吸的功夫就闪现到王博海跟前,并把王博海瘦弱的身体给举了起来,又仍在了地上。

    “兆武,原本我不想亲手杀你的,毕竟你是我侄子嘛,亲手杀你有违天道,会折寿的,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我不杀你也不行了,如果你肯乖乖就范,把遗产全都划到我的名下,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如何?”

    “哈哈哈……”

    黄兆武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仰头大笑起来,顷刻,又阴沉的盯向黄彦福,冷笑道:“我连死都不怕了,还会怕你威胁?”

    顿了顿,他又说:“我一直搞不懂一个问题,你说你膝下无儿无女,要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以你这岁数还能活多久?二十年还是三十年?到时候即便你有金山银山,你死了也就化成了尘埃,毫无意义。”

    无儿无女一直都是黄彦福的痛楚,这些年,他为了研究蛊毒,有时候会亲身试毒,导致身体许多地方都坏死,不能生育便是被蛊毒迫害的一部分。

    黄彦福原本还得意的脸上因为黄兆武的话而变的阴沉起来,他目光直勾勾的看向黄兆武,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声音阴恻恻地道:“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了,是么?”

    说完,一个箭步朝黄兆武冲了过去,枯瘦的拳头直接朝黄兆武的小腹打去,那看似无力的一拳却承载了黄彦福好几成的功力。

    一拳下去,黄兆武肚内翻江倒海,感觉身体的五脏六腑俱损,一口口鲜血从他喉咙中狂喷而出。

    “兆武!”

    瘫躺在地上的王博海看到这一幕,悲哀的大喊一声,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黄兆武原本身体就极为虚弱,黄彦福的这一拳直接断了他的生机,这一次恐怕是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他了。

    他佝偻着身子,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则抹了抹嘴角的血液,咧嘴笑了起来,道:“遗产你一分钱都别想要,黄彦福,你会遭报应的!”

    “报应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

    “可你却信啊!哈哈哈……”黄兆武又是一阵大笑,因为牵动五脏,嘴里再次溢出一大口血液,他没有再去擦拭,任由血液从嘴角往下流,嘴里说道:“我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不得善终!”

    “去死!”

    黄彦福被黄兆武咒骂的脸色彻底变了,心中动了杀机,脸变的狰狞起来,手掌朝着黄兆武的天灵盖拍了过去,于此同时,一个金属破空的声音响起,一根银针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朝着黄彦福的背后刺去。

    黄彦福察觉到危险信号,迫不得已的收回手掌,忙去躲避,不过银针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躲避,一根银针直接刺穿了他的手掌。

    如果刚才不是他身形稍微动弹了一下,银针便会 不偏不倚的刺中他的心脏,此时他恐怕已经去地府报道去了。

    黄彦福望着右手出现的血孔,整只手微微颤栗起来,随即,抬起头看向站在门口处的年轻人以及胡媚儿,脸上露出愤怒之色。

    “媚儿,你竟敢出卖我!”

    黄彦福眼神如同恶魔一般的盯着胡媚儿。

    胡媚儿吓的身子一颤,不过立马被林涛挡在了身后。

    “不用怕他,今天他必死无疑!”林涛语气虽然平静,但是心中已经愤怒无比,他已经发现黄兆武断了生机,已经没救了。

    “小子,你是什么人,竟敢管我的闲事,还拐骗了我徒弟,你知不知道得罪我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黄彦福气势徒然一变,整个别墅大厅似乎变的阴森森起来。

    “小心!”

    胡媚儿脸色一变,忙提醒道:“他要用蛊毒了!”

    林涛淡然一笑,心中笃定黄彦福的蛊毒伤不了他,不因为别的,他出身便是极阳之体,再加上老爷子给他泡了差不多十八年的药澡,如今他早已经是百毒不侵,任何毒药都伤不了他。

    胡媚儿在提醒林涛的时候,黄彦福手中已经拿出了一支样子古朴,通体发黑的笛子来,对着林涛和胡媚儿便吹了起来。

    以内功为辅吹出的笛音能够震慑人的心神,让人心神不宁,血液翻腾,神志不清。

    笛音响起,王博海直接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而黄兆武鲜血如同自来水般从嘴里溢出,胡媚儿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只有林涛淡定自如的站在那里,双手负背,目光淡然的看着黄彦福。

    黄彦福见林涛竟然丝毫不受影响,脸上露出惊诧之色,加大了内力的用笛音去震慑林涛的心神,林涛倒不害怕这笛音,就怕胡媚儿以及黄兆武坚持不下去,于是脚步往地上一跺,紧接着整个身子如同一个火箭炮朝黄彦福冲了过去。

    黄彦福见状不得不停止吹奏,全力的迎击林涛。

    林涛以古武学中的太极十八式来对付黄彦福。

    太极十八式虽说只有十八招,但是如果连贯起来,可以变幻莫测,招数不尽,这也是无数年前,武当真人能够无敌于天下的原因。

    林涛虚晃一个身影,趁着黄彦福扑空的同时,以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招式拽住黄彦福的手臂,直接借力将黄彦福给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好在黄彦福内力还算不错,虽然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气血一阵翻滚,倒也没多大的影响。

    不过他此时感到无比震惊,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会如此高深的武功,内力更是深不可测,至少黄彦福看不出林涛内力的深浅来。

    “小子,报上姓名来,你师承何人?”

    “怎么,害怕了?”林涛冷笑起来。

    黄彦福冷声道:“我不杀无名鬼,如果是认识的,我可以手下留情放你一马,若是冥顽不灵,就别怪我用杀招了!”

    “老狗,废话少说,受死吧!”

    林涛暴喝一声,朝黄彦福冲了过去。

    黄彦福见状,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紧接着突然从一个小瓷瓶中取出一条如蚂蟥一把的软体虫,直接扔进嘴里给吞了下去。

    胡媚儿在旁边看的俏脸煞白,忙对林涛大声提醒道:“他吞食了‘血王蛊’,内力能够瞬间提升一倍,而且现在全身都是剧毒,你小心啊!”

    胡媚儿提醒的时候林涛的拳头已经砸了过去,黄彦福冷哼一声,出拳抵挡。

    嘭!

    两只拳头砸在一起又迅速分开。

    林涛连续往后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浑身气血翻滚,而黄彦福则往后退了两步站稳了身子。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今天你逼的我用了我最心爱的‘血王蛊’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我要用你的身体来做一个活死人傀儡,桀桀……”

    “废话真多,谁死还不到一定呢!”

    林涛决定不跟黄彦福玩下去了,使出他最大的杀招‘幻影神针’,这一杀招也是林涛家老爷子的看家本领,以内力催动十六只银针,以东西南北四个方位进行攻击,若不是功力高出数倍的人根本无法抵挡这幻影神针的厉害。

    在黄彦福诧异的目光下,林涛突然将手中的一把银针朝着天空掷去,紧接着低喝一声,右手指天,那些原本被抛到半空中的银针突然像是有了意识一般,在林涛的指挥下,无数支银针分别以四个方位排列整齐。

    紧接着,林涛指天的右手又朝着黄彦福指去。

    那些原本在空中竖立不动的银针在林涛的指引下,突然朝着黄彦福刺去。

    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银针让黄彦福躲无可躲,黄彦福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了心悸,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他吓的脸色剧变,想要躲避,却根本不知往那边躲,因为每个方位都有银针朝他刺去。

    “喝!!!”

    黄彦福暴喝一声,运足身体内的所有内力,想要尝试以内功来产生一个屏障来阻挡银针的袭击,只可惜他内力有限,一层淡淡的白光在他周身闪现一下便消失了。

    以他自身的内力根本无法支撑起一个防御屏障来,他周身的白光刚一消失,无数支银针直接刺入了他的身体,然后穿着他的肉身,刺穿开来。

    噗呲噗呲……

    伴随着一阵皮开肉绽的炸裂声,黄彦福发出阵阵如魔鬼般的惨叫。

    不多时他浑身如同血人一般,没有一寸肌肤完后,当银针全部刺穿身体,破体而出时,黄彦福整个身体直挺挺的朝着地上倒去。

    胡媚儿在一旁看的震惊不已,一只小手下意识的捂住了樱桃小嘴,她万万想不到林涛竟然厉害到了如此地步。

    以前她觉得她师父是无敌的存在,但此刻她师父在林涛面前甚至没有多少还手的机会就爆体而亡了,比起她师父来,林涛不知道要强出了多少倍。

    胡媚儿想到之前她在林涛面前声称她师父是无敌的存在,这会儿就感觉有些脸烫了。

    “这就死了?”

    胡媚儿依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的黄彦福,轻声自语的问道。

    “没有几个人能够躲过我这一招!”

    林涛重重的吁了口气,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以林涛的内力其实不足以使用‘幻影神针’,强行使用只能使得自身受到内伤。

    不过好在之前林涛使用了‘黄玲玉’,使得内功充盈,即便是强行使用了‘幻影神针’也只是受了点小内伤,并无大碍。

    “林……林先生!”

    不远处躺在地上的黄兆武脸上带着欣慰的笑意,有气无力的朝林涛喊道。

    林涛忙跑了过去,将躺在地上的黄兆武给半托了起来。

    黄兆武咳着鲜血,强忍着最后一丝气力对林涛说道:“林先生,我可以叫你一声兄弟吗?”

    “我们本就是兄弟!”林涛开口说道,心中轻叹一声。

    黄兆武安慰的笑了笑,说:“兄弟,我已经立好了遗嘱,等我死后,希望你能够按照遗嘱上的要求去做,可以答应我吗?”

    林涛不明白黄兆武立的遗嘱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林涛知道黄兆武只剩下一口气了,也就没有多问,忙点头答应下来。

    “多谢兄弟了……”

    黄兆武见林涛点头,嘴里扬起一丝弧度,紧接着眼睛渐渐的闭上,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