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真相终究大白
    酒店房间内。

    胡媚儿坐在床边,一双笔直的大腿并拢,美眸看向林涛,一脸严肃的表情说:“真要试?”

    “试试吧,说不定可以解除你身上的蛊毒。”

    胡媚儿点点头,说:“我身上的蛊毒叫做‘梅花蛊’,是一种长相似梅花的蛊虫进入人体,与血液交融形成的蛊毒,‘梅花蛊’的蛊虫进入人体之后会产卵,在人体内寄生,如果不想让‘梅花蛊’的幼卵长到成年期,就必须按时服用解药,来压制幼卵成长。”

    “如果不服药会如何?”林涛好奇的问道。

    胡媚儿一脸惊恐模样,心有余悸的说:“如果不服药,那么幼卵就会渐渐长成蛊虫,再到成年期,到时候无数只蛊虫会慢慢的吸干体内的血液,侵食五脏六腑,直到成为干尸为止。”

    “竟然有这么恶毒的蛊毒?”林涛一脸震惊。

    胡媚儿冷笑道:“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忌惮我师父了吧,如果没有他的解药来压制虫卵,我宁愿自杀也不遭受非人的折磨。”

    “我会尽力帮你的!”

    林涛伸手把了一下胡媚儿的脉象,发现一切正常。

    胡媚儿忍不住提醒道:“如果你还想用中医的那一套来解决蛊毒,那么我劝你别白费心机了,根本没用的!”

    林涛皱眉道:“那我该怎么做?”

    胡媚儿摇头道:“无解,如果强行解毒,到时候只能让我死的更快,不过有一种办法可行……”

    “什么办法?”

    “杀了我师父!”胡媚儿脸上露出了戏虐的笑意,“你杀的了么?只要你能杀了我师父,就可以夺取他身上的解药,替我解毒。”

    “嗯,这个办法倒是可行!快速有效,又替社会解决了一个大祸患。”

    “你还真想杀我师父啊?”胡媚儿惊讶不已,她原本只是想戏弄林涛,让林涛知难而退,却没想到林涛还真想杀掉自己师父。

    “怎么着,你师父是天王老子,杀不得?”

    “糟了!”胡媚儿突然想到什么,娇呼一声。

    “有事说事,别一惊一乍的!”

    胡媚儿道:“我就这么离开了黄家,如果我师父找不到我,一定会对黄兆武出手的!”

    “对了,忘记问你一个重要的事情,你师父为什么要让你下毒还黄兆武?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吗?”

    林涛突然想起这茬来,忙问道。

    胡媚儿觉得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没有必须再隐瞒下去,于是一脸正色的说:“其实我师父还有另一层身份!”

    林涛好奇的看向胡媚儿,说:“什么身份?”

    “他是黄兆武的二叔,黄彦福!”

    “黄兆武的二叔?”

    林涛一脸的震惊,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是什么原因使得黄兆武的二叔要对黄兆武下毒手,黄兆武可是他侄子,两人之间能有多大的仇怨?

    “你师父黄……”

    “黄彦福!”

    “哦对,黄彦福,你师父黄彦福为什么要害黄兆武?”

    胡媚儿道:“豪门仇怨,除了金钱还能有什么原因?”

    胡媚儿大致的将黄彦福迫害黄兆武的原因给说了一遍,林涛听完后冷笑不止,沉声道:“你师父还真是无耻至极,黄兆武的父亲当年看黄彦福一事无成,提携了他一把,让他去黄氏集团上班,还给了他一个不错的职位,这些年过的也算是上流社会的生活,他却恩将仇报,在黄兆武父亲死后对黄兆武下毒手,想要独吞黄家的产业,这种人简直是不配做人!”

    “他本来就不是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手段残忍到你根本无法想象,不说别的,就说最近几次,他先是随便杀了一个无辜的人,用别人的血去供养他的蛊虫,紧接着又杀了他大徒弟,将他大徒弟的脑袋给砍了下来,你说他还能叫人吗?”

    “这么说来黄兆武危险非常大,如果黄彦福见你偷偷跑了,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先杀掉黄兆武,夺取黄家产业。”

    胡媚儿深以为然的点头,说:“我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个,说不定黄彦福这会儿已经有所察觉了。”

    林涛道:“你待在酒店那也别去,我现在马上回去找黄兆武!”

    “我跟你一起!”

    胡媚儿怕林涛不同意,忙说道:“如果碰上了黄彦福,他用蛊术对付你,我可以从旁提醒你如果躲避他蛊术的攻击。”

    林涛犹豫了一下,觉得对付一个玩蛊术的绰绰有余,即便胡媚儿跟着一起也没什么大碍,于是便点头答应下来。

    两人又急急忙忙的朝着黄兆武的别墅赶去。

    ……

    此时黄兆武正在别墅的大厅里与他的私人律师起草关于遗嘱的分配问题。

    律师叫王博海,为黄家服务了二十多年,可以说是看着黄兆武长大的,王博海对黄兆武的感情也挺深的,当得知黄兆武要立遗嘱的时候,王博海整个人如同被定身了一般,一脸惊诧的望着黄兆武。

    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醒悟过来,激动不已的询问道:“黄董,这到底是为什么?你年纪轻轻的,怎么着也还能活个四五十年,现在就立遗嘱是不是太早了?”

    “王伯伯,这里没有外人,你就直接叫我兆武吧。”

    黄兆武失魂落魄的挤出笑意,轻叹一声,说:“不瞒您说,我得了一种绝症,可能时日不多了,也许明天之后我就再也醒不来了,所以我得提前把遗嘱立好。”

    王博海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兆武,你告诉王伯伯,你到底得了什么绝症?如今医疗水平如此发达,咱们马上去治疗,华夏不行就去国外,一定有办法救你性命的。”

    “没用的!”

    黄兆武有些无力的轻叹一口气,说:“我这种病非医生能治,说了您可能也无法理解,咱们就别耽误时间了,您照我说的起草遗嘱吧!”

    王博海重重的叹息一声,有些不甘的继续问道:“兆武,你这病真的没救了?”

    黄兆武笑了笑,说:“王伯伯,我这病能不能被治好还得看一个人,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把遗嘱立好,以防不测。”

    “好吧!”

    王博海也不再继续问下去了,叹息的点头。

    黄兆武清了清嗓子,正色的说:“我如果死后,长安食品集团将有我的朋友林涛出任集团主席,而我名下的所以财产也全都转交给林涛先生处理。”

    顿了顿,黄兆武继续说:“我先前买的保险等我死后,将保险的赔偿全部用于慈善事业。”

    “等一等!”王博海惊讶的问道:“兆武,这个林涛先生是什么人,你怎么将全部财产全都交给他了?这样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觉得很合适!”

    王博海提醒说:“你二伯那边不考虑?”

    “不用了!”黄兆武表情厌恶的说:“他这些年在公司捞了不少,已经够他养老了。”

    王博海见黄兆武决心已定,便不再说什么,按照黄兆武的意思开始拟合同。

    “哦对了,王伯伯,把我保险里面的钱分出五百万来给您,算是您的养老钱,这些年您为我们黄家出过不少汗水,也算是我对您的一点心意吧。”

    王博海听了黄兆武的话,心酸又感动的红了眼眶,喉咙哽咽两下,红着眼睛看了黄兆武一眼,重重的点头。

    半个小时后,立好了遗嘱,黄兆武签字按了手印,脸上露出苦涩笑意的对王博海说:“王伯伯,你去忙你的吧,如果明天我真有什么意外,你就按遗嘱的要求去做吧。”

    王兆博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门口传来一个阴森的质问声,“遗嘱,什么遗嘱?”

    黄彦福如同鬼魅一般,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别墅门口,一脸乌黑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黄兆武见是黄彦福,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说:“二叔,这不是你该打听的事情!”

    黄彦福脸上露出了阴恻恻的笑意,咧起嘴巴对黄兆武说道:“我是你二叔,我不该问那谁该问?哦对了,胡媚儿呢?”

    黄彦福之所以突然出现在黄兆武的别墅,是因为不久前他感觉到胡媚儿体内的蛊虫有异常,似乎有一股力量探入了胡媚儿的体内,导致他喂养的蛊虫母体极为不安,所以他想来看看状况,看胡媚儿是不是想摆脱他的束缚,他刚到黄兆武的别墅,就听到了黄兆武跟王博海谈论遗嘱的问题,这才有了黄彦福质问黄兆武的事情。

    “你打听胡媚儿做什么?”

    黄兆武眯起了眼睛盯着黄彦福,敏感的察觉到了一些线索。

    黄彦福一脸平淡的笑了起来,挑眉说:“我关心我的侄儿媳不行么?”

    “是不是你让她害我的?”

    黄兆武突然质问道。

    黄兆武问出这话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就把这个问题就问了出来,原本他只是猜测,甚至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接下来黄彦福的回答让他和王博海都震惊了。

    只见黄彦福狰狞的大笑了起来,一脸得意的道:“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那我也就不用在藏着掖着了,对,你猜的很对,的确是我让胡媚儿给你下的蛊毒,可惜呀,你太蠢了,现在才发现,桀桀……你身上的蛊毒已经治不了了,乖侄儿,你就安心去赴死吧,长安食品集团以后我会替你打理好的,桀桀……”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