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那里有毒!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涛原本就只是跟胡媚儿开玩笑,想引起她的愤怒情绪,让她暂时忘掉轻生的念头,却不曾想,自己说出的话她竟然当真了,难道自己真就这么有魅力?

    “你没开玩笑吧?”林涛失笑的问道。

    胡媚儿用勾魂夺魄的美眸看向林涛,语气娇媚的说:“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顿了顿,她故意刺激林涛,挑衅道:“你该不会是怂了吧?你是不是个男人呀?还是说你那里不行呀?”

    说完,故意朝林涛那里瞥了一眼。

    林涛知道胡媚儿在故意刺激他,但是依然忍不住在心里恨的牙痒痒,如果胡媚儿不是黄兆武的媳妇,他非得当场按住胡媚儿,将她屁股打肿不可!

    “咦?”

    林涛看向胡媚儿时,不经意间发现她左手的手腕处有一块乌黑色的印记,顿时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的快步朝胡媚儿冲了过去。

    胡媚儿见林涛朝自己这边冲来,以为林涛被自己给激怒了,心中既怕又期待,就在他以为林涛会像个野兽似得撕扯她衣服的时候,她突然发现林涛并没有那么做,只是一把抓起了她的手腕,脸色严肃的问道:“这是什么?”

    胡媚儿先是一愣,随即见林涛盯着自己手腕上的印记看,脸色就变了,下意识的想要去用手遮盖印记。

    “没……没什么,胎记而已!”

    林涛冷笑道:“我是这么好骗的么?说实话!”

    “就是胎记,你爱信不信!”胡媚儿有些激动的甩开了林涛的手,俏脸怒意十足的瞪着林涛娇喝道:“你这个人也太爱管闲事了吧?你到底能不能行,不能行就滚!”

    林涛原本好心好意的想要救胡媚儿,却没想到胡媚儿一点不领情,反而恶语相加,顿时就跟着怒了,嘴里骂咧道:“靠,你这娘们也太不知好歹了吧?劳资好心好意的想救你,你特么的反倒责骂起我来了,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娘们是不是觉得自己长的有些姿色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是又如何?”

    胡媚儿冷笑道:“你们男人不就跟猪哥一样嘛,看到美女就挪不动步,这就是我们女人优越的资本!”

    “你少特么废话,你手腕上的痕迹明显是中毒了,你精通蛊术,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中毒了,说吧,是谁给你下的毒?你又为什么要隐瞒?是不是那个对你下毒的人让你对付黄兆武的,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林涛一连串的抛出好几个问题,而且问题全都问到了点子上,这让胡媚儿不得不高看林涛一眼,没想到林涛年纪轻轻的,考虑问题却如此周详厉害,甚至比已经成为了西安首富的黄兆武还有沉稳内敛。

    “你确实很不简单,不过我还是不能告诉你,我也劝你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否则你的下场也会很惨!”

    胡媚儿突然改变了想法,不想让林涛跟她一起赴死了,毕竟林涛跟她无仇无怨,而且还好心的想要帮她,如果她反而把林涛给害了,恐怕死后得下地狱,于是她有意提点林涛,想让林涛不要再管黄兆武的事情了。“那个人到底有什么本事,会让你从骨子里忌惮他?”

    胡媚儿知道林涛肯定已经猜出了自己有幕后指使人,便也没有再否认,只是神情有些忌惮的说:“那是一个你永远也对付不了的人,别自寻死路了。”

    “你跟我走!”

    林涛不由分说的将胡媚儿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你放开我!”胡媚儿被林涛给拽了起来,不过很快就甩开了林涛的手,气愤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帮你解毒,你告诉我取出黄兆武体内蛊虫的方法!”

    “你解不了我身上的蛊毒!”

    林涛发觉胡媚儿说漏了嘴,立马抢着问道:“蛊毒?你中的什么蛊毒?”

    胡媚儿神情微变,不过一想到自己是将死之人,随即又释然了,娇声道:“说了你也不懂,懂了你也救不了,我又何必浪费口舌呢!”

    林涛知道,如果自己不展示一点实力出来,胡媚儿是不会相信自己有能力救她的,于是双手负背,对着水泥路面一跺脚,顿时周边一米范围内的水泥以林涛为中心龟裂开来。

    “这是……”

    胡媚儿见林涛一跺脚竟然将水泥路面给跺出了裂痕来,顿时无比吃惊,俏脸露出诧异之色的看向林涛。

    “我医术高明,内功不低,只要你告诉我方法,我一定可以解除你跟黄兆武身上的蛊毒,跟我走!”

    林涛说话掷地有声,不容置疑的对胡媚儿说道,之后也不管胡媚儿跟不跟他走,率先朝着别墅区外面走去。

    胡媚儿看着林涛的背影,靓丽的俏脸上露出纠结挣扎之色,过了片刻,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快步朝林涛追了上去。

    反正已经快死了,还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吗?相信他,试试又何妨呢?!

    林涛见胡媚儿跟了上来,心中窃喜,脸上不动声色,试探的说道:“既然你选择相信我,那么可以把你背后的指使人说出来么?”

    “还是不能!”

    “为什么啊?”

    胡媚儿盯着林涛看了一眼,说:“即便也许你有能力救人,却没有能力制服他,他是近乎无敌的存在,你知道的越多只会死的越快!”

    在胡媚儿看来,她师兄冷千秋就已经很厉害了,可惜在她师父面前,几乎没有多少还手的余地就被取了首级,可想而知她师父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胡媚儿把林涛归为了冷千秋一个等级的身手,所以她下意识的认为林涛根本无法跟她师父抗衡。

    林涛在听到胡媚儿对她背后人的评价之后,脸上露出了嗤之以鼻的冷笑,戏虐地道:“无敌的存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无敌的存在,任何存在的事物以及人都有它相生相克的一面性,也许在你看来,那个人是无敌的,说不定对我来说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呵呵,大言不惭,你是我见过我师父的手段,如果让你见识过后,如果还能这么硬气的说话,那我胡媚儿算你有本事!”

    “你师父?”

    “呃……”胡媚儿发觉自己又说漏嘴了,心中懊悔不已,嘴里辩解道:“我说过吗?我没说过什么师父呀,一定是你听错了!”

    林涛:“……”

    “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已经知道了,你背后的指使者是你师父,你告诉我实话,他是不是也是一个玩蛊毒的高手?”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胡媚儿恶狠狠的瞪了林涛一眼,这才轻叹道:“是的,他不仅是一名下蛊毒高手,而且是一名内功高深的武林高手。取人性命就如探囊取物般简单,我的师兄,一个非常厉害的高手,因为背叛了我师父,被取了首级,你确定要与这样的人为敌?”

    “取了首级?”林涛微感诧异,如今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做出如此残忍之事,当着不把法律放在眼里啊!

    “怕了吧?”胡媚儿见林涛一脸惊讶,以为林涛怕了,顿时露出了鄙夷的嗤笑。

    “不是怕,只是没想到现如今还有如此恶毒之手段。你师父确实该死,既然让我知道了,就得替天行道,让这种恶魔彻底在这个文明社会消失!”

    “希望你见到他之后还能这么说话!”

    胡媚儿深深的看了林涛一眼,说道。

    林涛没有继续给胡媚儿解释自己的能力,对于林涛来说,她师父只不过是个会蛊术的跳梁小丑罢了,顶多就是几拳几脚的事情,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前些日子,林涛能够在辛无敌那种内功大宗师的手下立于不败之地,如今他使用过‘玉黄玲’之后内功精进不少,估摸着比辛无敌都不遑多让,又怎么会对付不了一个跳梁小丑!

    两人步行走了一里多的路才走出别墅区,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林涛原本想把胡媚儿带去他跟沈曼丽下榻的酒店,不过为了避免殃及沈曼丽,林涛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准备就近找个酒店安置胡媚儿,然后先尝试着给胡媚儿解毒。

    在离别墅区两公里以外的一个近郊有一个没有星级,环境却还不错的酒店,出租车将林涛和胡媚儿给带去了那家酒店。

    到了目的地,林涛和胡媚儿先后下车。

    胡媚儿抬头看了一眼酒店,把美眸看向刚付完车资朝她身边走来的林涛,戏虐的问道:“带我来酒店做什么?”

    林涛借杆往上爬,调侃的说:“你刚才不是觉得我不是男人么,我现在就带你去开个房,证明给你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胡媚儿信以为真,嗤笑道:“你最好别碰我,否则你谁都没救成,反倒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林涛听了胡媚儿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朝胡媚儿笔直白嫩的美腿看了一眼,又把目光落到了她裙子遮住的双腿**的位置,打趣道:“为什么碰不得你?难道说你那里有毒?”

    “哪里?”胡媚儿一愣。

    林涛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坏笑的挑眉,道:“你说呢!”

    胡媚儿一下子就恍然大悟,顿时俏脸黑了下来,咬牙切齿的娇声道:“是的,有毒,毒死你个王八蛋!”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