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陪我睡一觉再死不迟
    黄兆武的别墅客厅内。

    胡媚儿脸色异常难看的站在黄兆武面前,心情复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她知道,接下来黄兆武就要跟她摊牌了,事情败露之后她该何去何从,如果被赶出黄家,她师父一定不会放过她,她心想,看来这次自己左右都是个死了。

    胡媚儿脸上露出凄惨的笑意,看向闭目沉思的黄兆武,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

    黄兆武眼睛突然睁开,瞪向胡媚儿,情绪有些激动的质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自认为我们结婚的这一年来我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下蛊毒害我!”

    胡媚儿知道,如果出卖了她师父,她会受到生不如死的折磨,任务失败了大不了就是一死,但是如果出卖了她师父,她会比死还痛苦,这一点她非常清楚,于是她马上就知道该如何应对了,俏脸冷了下来,沉声说:“你是蠢还是脑子秀逗了?这种白痴的问题还需要问么?我贵为您黄大首富的妻子,如果您黄大首富病死了,那么我能得到一辈子,哦不,是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遗产。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选择弄死你!”

    黄兆武原本还对胡媚儿有一丝旧情,但听了胡媚儿决绝恶毒的话后,他整颗心彻底失望了,冷冽一笑后,冷声说:“胡媚儿你可真是够恶毒的,最毒妇人心,是我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从此以后,你再不是我的妻子,我们黄家也不会要你这种歹毒的女人!”

    林涛见黄兆武情绪有些激动,打乱了他们之前的计划,便忙开口对胡媚儿说:“胡小姐,如果你肯说出解蛊毒的方法,我们可以让你安全的离开,这件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我不知道怎么解毒,你也不用白费心机的问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胡媚儿如今已经不怕死了,如果可以死的痛快,她宁愿一死,也别被她师父折磨来的强,所以她这次是报了必死的决心,一旦她被黄兆武赶出黄家,立马就会找个地方自杀,否则她将面对的是被她师父无尽的折磨,甚至是把她调教成女奴。

    “到底是什么人让你如此忌惮?!”

    林涛微微皱眉,试探的问道。

    他知道,胡媚儿刚才说的那些话并非是真心所想,她如果真想害黄兆武,可以直接将黄兆武毒死,又为什么要喂黄兆武喝克制蛊虫的药物呢?

    在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林涛始终猜不出,也不知道胡媚儿这种做法的目的是什么。

    “别说废话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什么人指使我,要杀就杀吧!”

    胡媚儿身子站的直挺挺的,扬起雪白的脖子,渐渐闭上了美眸,等着林涛和黄兆武对她进行审判。

    “你走吧!”

    黄兆武突然开口说道,声音有些有气无力,夹杂着失望、无奈和痛心。

    “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这一辈子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胡媚儿缓缓睁开眼睛,眼眶有些湿润,心中有些不舍和愧疚。

    这一年来,黄兆武对她确实不错,说一点感情都没有肯定是自欺欺人,但她也知道,她做了对不起黄兆武的事情,两人的感情已经有了裂缝,无法修复,即便还能在一起生活,也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推心置腹,一切都回不去了。

    “好,我走!”

    胡媚儿脸上露出淡漠的笑意,紧接着若有所思的对黄兆武说:“你是个好人,是我对不起你,为了报答你,我可以给你一个小小的提示,注意身边的人,除了你父母,跟你越亲的人越有可能害你,他会让你防不胜防,所以……你自己小心些!”

    “你说的‘他’是谁?!”

    林涛敏感的出声问道。

    胡媚儿瞥了林涛一眼,道:“林先生,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你不要得寸进尺的继续往下问,问了我也不会再说什么!”

    顿了顿,她又把目光重新看向黄兆武,说:“我走了!”

    说完,便迈着步子朝着别墅外走去,转身时,她脸上露出了凄惨又决绝的笑意,这一走,恐怕就得跟这个世界告别了。

    “为什么不留着她?”

    见胡媚儿离开,林涛轻声问黄兆武。

    “为什么要留她?”

    黄兆武有些痛苦的反问道。

    “你应该知道,真正要下毒害你的并非是她。”

    “可是亲手下毒的人却是她,我不敢留一个会蛊术的女人在身边,甚至是同床共枕,我已经有心理阴影了,她如果在我身边,我寝食难安!”

    林涛轻叹一声,没有再劝解,转移话题的说:“既然胡媚儿不肯帮忙,那么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可能有一个选择你得自己选一下。”

    “什么选择?”黄兆武不解的问道。

    林涛道:“如果不解毒,维持现状,以我给你体内灌输的内力,你应该还有一年的活头;但是如果要解毒,那么风险也很大,要么失败一命呜呼,一天也多活不了,要么永除后患,活到生老病死。你选择前者还是后者?”

    黄兆武想都没想,释然的笑道:“林先生,替我治病吧,与其苟活一年,还不如来个痛快!”

    “好!”

    林涛点头道:“今天你把你们食品公司的善后事宜做好,如果你出了意外,至少公司还能正常运转,等到明天,我给你解蛊毒!”

    黄兆武答应一声,心中已经有了安排,打算待会儿就去找他的专用律师写遗书,他绝对在他死后,将他自己所有的财产一般用于做慈善事业,另一半打算赠予林涛,在他有生之年,他无儿无女,父母也已经不在了,虽然还有一个亲二叔,但是他却十分厌恶他二叔,不打算给他一分钱的遗产。

    他之所以打算把一半的财产分给林涛,是因为他觉得跟林涛有缘分,再加上林涛能够不计后果的将自身的内力渡给他,来续他的性命,这让他很感动,也是他除了父母之外,最想要报道的人。

    林涛此时并不知道黄兆武的心思,草草的跟黄兆武交代两句之后便匆匆的出了别墅。

    刚才胡媚儿离开的时候,林涛察觉到了胡媚儿那惨烈的一笑,和那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怕胡媚儿想不开寻了短见,便朝胡媚儿追了过去。

    胡媚儿离开别墅的时候没有开她那辆粉色的宾利车,那车是黄兆武买给她的,她既然跟黄兆武做了了断自然不会再去开黄兆武买给她的车子,徒步走出别墅,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别墅区,目光显得有些涣散。

    她想过就这么逃走,一走了之,可是身上被她师父下的蛊毒又让她没法逃走,如果逃走了,三个月又没有解药,那么她全是会溃烂而死,那种痛苦比直接死亡来的煎熬一万倍。

    走到别墅区的人工湖边,望着清澈见底的湖水,她脸上露出了凄凉的笑意,暗衬,这里环境很好,死在这里也许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她闭上眼睛,脚步向前迈出一步,已经做好了跳湖的准备,却突然感到腰身一紧,竟是被人从后面给紧紧的搂住了。

    “胡小姐,你说你长这么漂亮,就这么死了,不是太可惜你这张脸蛋了吗?”

    林涛的声音悠悠的传进了胡媚儿的耳朵里。

    胡媚儿睁开眼睛,身子挣扎起来,一脸悲愤的娇声说道:“你松开我,我死不死管你屁事。”

    林涛不管胡媚儿如何挣扎,直接一把将她给横抱了起来,远离人工湖边,走到一颗大杨树下,一下子将她仍在了杨树下的草坪上,整理了一下被她弄凌乱的衣服,玩味的笑道:“你死不死确实于我无关,不过呢,我这个人一向比较怜香惜玉,见不得美女在我面前香消玉损,你说你这么漂亮,死了多可惜呀!”

    他故意露出一副猥琐的表情,盯着胡媚儿妙曼的娇躯来回看了看,坏笑地道:“胡小姐,要不咱们打个商量,你陪我睡一觉,之后,你若是再想死,我就不拦你了!”

    林涛原以为胡媚儿在听了他的话后会恼羞成怒,暂时忘记轻生的念头,来找他的晦气,却不曾想到,胡媚儿竟然笑了起来,对着林涛笑的非常诡异,一脸魅惑的模样,挑眉说:“我善用蛊毒,你敢睡我这样的女人?不怕我毒死你?”

    林涛直视胡媚儿的目光,傲然地道:“在这个世上,只有我林涛不想睡的女人,却没有我林涛不敢睡的女人,不信咱们试试?!”

    胡媚儿这辈子还没有被男人进入过身体,之前跟黄兆武结婚,新婚之夜也是按照她师父的要求,用了迷幻术让黄兆武误以为跟她同了房,后来的很多次她都是用同样的方式保住了身子,因为她的身子是她师父的,她师父不许她把身子给任何男人。

    她想到自己都快要死了,却还没尝试过男欢女爱的滋味,以前被她师兄引诱的时候,她师兄告诉过她,当男人进入女人的身体时,女人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爽快舒服,她很好奇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反正都快死了,何不拿眼前这个小子做垫背,既能享受一次男女欢爱的感觉又能让眼前这个讨厌的小子陪自己一起死,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作伴的人。

    她师父在她身体里下了蛊毒,如果男人进入了她的身体,那么这个男人就会被蛊毒感染,立刻暴毙而亡,所以胡媚儿在心里打定了注意,打算让林涛陪她赴死。

    “如果你不信邪,想试试看,那就试试看……”

    胡媚儿姿势诱人的趴在草坪上,眼神妩媚的盯着林涛,露出了邪魅的笑意。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