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春光四射
    黄兆武为了躲避胡媚儿的迫害,从家中搬去了公司。

    长安食品公司在西安近郊建厂,办公大楼也建在工厂旁边,黄兆武刚到公司就碰到了他二叔黄彦福。

    黄彦福虽然已经五十五岁了,但是看上去却容光焕发,就好像四十岁左右一边,他一张马形脸,脸上时常带着笑容,但是别人看了他脸上的笑意总觉得特别别扭。

    就比如此刻,黄彦福一张看上去阴森森的脸对着黄兆武笑的非常诡异,这让黄兆武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兆武,你怎么突然来公司了?”

    黄彦福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后立马恢复了淡然的表情,出声问道。

    黄兆武并不怎么喜欢这个亲二叔,总觉得他这个人的气息很古怪,所以一般情况下,黄兆武对黄彦福都是避而远之的,除非撞了个正着,躲不开,才会硬着头皮打招呼,否则黄兆武都是躲着黄彦福走的。

    黄兆武看了黄彦福一眼,挤出笑意说:“最近这些天没来公司,我有些放心不下,所以就过来了。”

    “兆武,你身体不好,没事别总走动,先把身体调养好,公司有我,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黄兆武听黄彦福说话的语气,总觉得黄彦福有种喧宾夺主的感觉,这公司是他父亲一手创建的,然后传到他手里,跟他二叔其实并没有多大关系,他爸创业初期的时候,他二叔并没有来工厂帮忙,只是等他爸把食品公司做强做大之后,他二叔才出现,捡现成的便宜。

    黄兆武的父亲一直比较关照黄彦福,虽然没有给黄彦福股份,但是每年给出的薪资以及红利都是非常可观的,只不过黄彦福似乎并不满足于一点工资和一些红利,总是野心勃勃的想要得到公司的股份。

    为了股份的事情,黄彦福跟黄兆武的父亲争执过不少次,不过黄兆武的父亲始终没有松口给黄彦福股份,最后黄彦福见黄兆武父亲的态度坚决,便也就只能作罢。

    “二叔,既然我爸把公司交到了我手里,我就必须得亲力亲为,倒是您,年龄也不小了,没什么事就在家里颐养天年,没必须累着自己,有什么事情让公司请的那些年轻员工干。”

    黄彦福听了黄兆武的话,眉头挑了挑,似笑非笑的说:“兆武,你是嫌弃二叔这副老骨头帮不了你忙了是吗?”

    黄兆武忙说:“二叔你想多了,我只是单纯的担心你的身体,我刚才说的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当然,即便你离开了公司,我也会一直给你开工资,让你好好的享享清福。”

    “不必了,我还能干!”

    黄彦福一口回绝了黄兆武,心中冷笑不已,暗衬,“小子,一回公司就想把我踢出局去,我是那么容易就能被你踢出去的么?”

    “既然二叔已经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勉强了。不过二叔也该减减肩膀上的担子了,我不能让二叔你把身子给累坏了,否则我爸在天之灵不会饶过我的,肯定得骂我不善待二叔。”

    黄彦福脸色难看的厉害,眼神阴毒的盯着黄兆武看了一眼,不阴不阳的笑道:“兆武,这公司是你的,你想怎么安排都行。”

    他知道黄兆武是想渐渐的削弱他在公司的权力,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他有秘密武器。对于黄兆武的话,他一脸无所谓的朝黄兆武撇了撇嘴,然后没有再多说什么,朝着自己办公室走去。

    黄兆武望着黄彦福的背影,脸上露出了复杂的情绪,按理说黄彦福是他的亲二叔,除去他去世的父母以为,黄彦福属于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就是没法去信任黄彦福。

    可能是因为黄彦福身上所散发的阴冷气息让黄兆武感觉不适,所以就先入为主的在心里认定黄彦福进公司的目的不单纯。

    ……

    傍晚的时候,胡媚儿正在家里吹着空调看着电视剧,手里捧着一杯红茶喝着,突然,一阵刺耳的笛声在她耳边响起,原本放松的心情一下子紧绷起来,脑袋也跟着头晕目眩,她不敢耽误,忙放下茶杯,穿着一双姿色凉拖鞋就朝别墅后面的花园赶去。

    花园的假山后面,胡媚儿的师父双手负背的站在那里,神情阴沉的可怕。

    胡媚儿走过去后,模样拘谨的喊了一声师父,低垂着脑袋不敢直视她师父。

    胡媚儿的师父语气低沉的说:“黄兆武怎么回事?!”

    “啊?”胡媚儿不解的抬起头,目光疑惑的看过去,问道:“他怎么啦?”

    “哼,你不是说他身体越来越差了吗?”

    “是呀,他……他身体确实越来越差了。”

    “还敢胡说!”胡媚儿的师父暴喝一声,伸出一把捏住了胡媚儿白皙的脖子,如同拎小鸡一般将胡媚儿从地面给拎了起来,冷声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敢忤逆我的意思了!”

    “没……咳咳,师……师父我真没有!”

    “那你告诉我,他今天去公司的时候为什么精神头看上去和正常人无异?如果不是你偷偷的救治他,他现在应该瘫痪在床上才对!”

    “咳……咳咳,师父,我……我真没有,您想想看,以我的能力,根本无法救治他,我内力有限啊!”

    胡媚儿师父听了胡媚儿的解释,火气这才稍降,将胡媚儿的脖子松开,眉头紧锁的沉思起来。

    “咳咳咳……”

    胡媚儿捂着脖子咳嗽了好一阵子才缓解过来,试探的说:“师父,您觉得还不会有人在暗中帮他?”

    “应该不可能,黄兆武所中的蛊毒连我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救治,更何况别人,想要救治黄兆武必须具备几个条件。”

    胡媚儿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需要哪些条件?”

    胡媚儿的师父低沉的说:“必须懂医术,对蛊术也有所了解,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必须自身内功深厚充盈,能够用内力将蛊虫从人体内牵引出来,这种条件的人世上有几个?所以除了我和你,根本不可能有别人懂得救治的方法,也不具备那个能力。”

    顿了顿,胡媚儿的师父有些不放心,出声问道:“最近一些日子,黄兆武不是广招天下的名医去为他治病吗,怎么样,有什么高人过去么?”

    “有倒是有一些,不过都是一些自称神医的江湖骗子。啊,对啦,前几日倒是有一个家伙挺奇怪的。”

    胡媚儿的师父皱了皱眉,说:“赶紧说!”

    胡媚儿见她师父不悦,忙道:“前几天有一个特别年轻的家伙跑去给黄兆武看病,还自称医术高明,我看那家伙挺玄乎的,就把他给赶走了,说来也奇怪,他到家里来过一次之后,我偷偷饲养的蛊虫全在一夜之间死光了,一开始还以为是我没有照料好它们,不过现在想想,我怀疑是不是跟那小子有关?”

    胡媚儿的师父听了胡媚儿的话,脸色再次阴沉起来,冷声道:“遇到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一开始以为他是个骗子,所以……”

    “好了!”胡媚儿的师父烦闷的打断了胡媚儿的解释,沉声问道:“你有那人的联系方式么?”

    “没呢!”胡媚儿语音颤栗的回答道。

    “既然如此,这几天你给我盯紧黄兆武,如果那小子真有鬼,他们两人还会继续联络,一旦发现那小子的踪影,你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听见没?”

    胡媚儿哪敢不应,忙点头答应下来。

    ……

    次日一大早。

    林涛正搂着妩媚动人的沈曼丽睡觉,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发出了尖锐的手机铃声。

    沈曼丽娇躯轻轻扭动了一下继续睡觉,林涛闭着眼睛摸起床头柜的手机,按键接听。

    电话那头,樊小军声音兴奋的对林涛汇报道:“涛哥,事情搞定了!”

    林涛的思维还没有彻底的清晰,听了樊小军没头没脑的话,打着哈欠问道:“说什么呢?什么事情搞定了?”

    “就是你让我偷拍张倩倩跟她老公公的视频啊,我搞定了!”

    “窝草?!”

    林涛听了樊小军的解释,先是一愣,随即惊讶的爆了一句粗口,倒是把昏睡的沈曼丽给吓了一跳,以为出什么事了,忙从床上爬了起来,露出性感撩人的上半身。

    “这么快?你小子也太牛掰了,简直可以去做专业狗仔了!不过,拍的是船戏么?如果只是一起走路或者逛街之类的就没多大作用了。”

    “嘿嘿,当然是船戏咯,而且是非常火爆的船戏,那老东西果然是个变态,玩的可真前卫。”

    听樊小军这么一说,林涛倒是来了兴致,笑道:“你现在来酒店找我,我们在酒店餐饮部见面,顺便一起吃个早饭研究一下视频内容,嘿嘿……”

    电话那头的樊小军也咧嘴笑了起来,道:“好咧,我马上就到!”

    挂断樊小军的电话之后,沈曼丽好奇的问:“出什么事了?”

    林涛就把樊小军偷拍张倩倩跟魏国强偷情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沈曼丽听完后目光诧异的说:“你打算怎么办?那视频要挟魏国强吗?”

    “呵呵,你还是太嫩了,那视频我怎么可能给魏国强。”

    沈曼丽好奇的说:“那你打算给谁?”

    “你猜!”林涛挑眉笑道。

    沈曼丽翻了个媚眼,道:“你那么阴险狡诈,我怎么猜的出你的心思!”

    林涛哈哈笑了起来,一把将娇艳动人的沈曼丽搂在怀里,轻轻在她耳边耳语起来。

    沈曼丽听完后直咂舌,美眸直勾勾的盯着林涛,说:“说你阴险狡诈都是抬举你了,你简直太坏啦!”

    林涛嘿嘿笑了起来,下一秒一把将沈曼丽按倒在了床上,嘴里说道:“还有更坏的事情哟……”

    “呀,不要……那里还没……”

    噗嗤,一声暧昧的水渍挤压声响起,林涛挺动腰身,直接长驱直入的将‘小船’划进了温暖的港湾。

    沈曼丽感受到林涛火热的存在,声音娇媚的低吟起来,在清晨的房间内,春光四射的进行着暧昧的交响曲。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