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脱险
    在此之前,沈曼丽被老乌的儿子乌启华绑架过,差点丧了性命,之后林涛怕沈曼丽会再遇到危险的事情,于是专门找他的小弟‘乌鸦’给弄来了一个超强型防狼喷雾,喷雾威力巨大,只需朝人面部喷上两下铁定失去战斗力。

    在情况危急之下,沈曼丽突然想起自己肩包里放着防狼喷雾,于是她趁着张倩倩和魏国强拖拽她身子的空档去偷偷将包里的防狼喷雾给摸了出来藏在了手里。

    等到她被魏国强拖到床边,被魏国强推到在床上时,在她身体获得一瞬间自由的同时她一下子打开了防狼喷雾的瓶盖,也在此时,魏国强朝沈曼丽身上扑了过去,脸上露出猥琐的笑意,不过就在他扑向沈曼丽的一瞬间,沈曼丽突然伸出手,将防狼喷雾对着魏国强的面部就是一阵狂喷。

    噗呲噗呲……

    “啊!!!”

    魏国强万万没想到沈曼丽会对他来那么一手,一双眼睛进了辣椒水之后,瞬间红肿的跟桃子一般,捂着双眼在地上嗷嗷呻吟的打着滚。

    张倩倩见魏国强受袭,正想过去帮忙的时候,沈曼丽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脸警惕的将防狼喷雾对着张倩倩,怒声道:“滚开!”

    张倩倩见魏国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就知道这防狼喷雾的威力有多大,哪敢上前去,于是挤出笑意说:“曼丽,你别冲动啊,咱们有什么话好好说。”

    “滚开!”

    沈曼丽又娇喝一声,从床上走了下去,双手捏着防狼喷雾,将张倩倩给逼开,然后迅速朝着门口跑去。

    魏国强卷曲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捂着眼睛,嘴里发出咆哮的声音,道:“把这婊子追回来,我特么要弄死她!”

    “她……她手里有防狼喷雾,我……我不敢!”

    张倩倩讪讪的说道。

    两人说话的时候沈曼丽已经成功的跑出了房间。

    她不敢在度假村多逗留,疾步冲出度假村之后拦了一辆在度假村门口等候的出租车,这才放心下来,从包里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林涛那里。

    林涛在药材市场得到‘玉黄玲’之后回到酒店就进入了闭关状态,利用‘玉黄玲’的药效将自己原本过度消耗的内力全部给弥补回来了,而且体内内功充盈的同时,他感觉到了内功要晋升的感觉。

    如果说以前他的内功停留在一桶水的容量上,那么经过‘玉黄玲’的药效,他隐隐感觉到体内能够容纳的内力马上就要晋升一倍,只要突破那个瓶颈,他便能内力大增,再对上辛无敌的时候就不会处于劣势了。

    只可惜在瓶颈要冲破的时候,‘玉黄玲’的药效突然被吸干了,也就只能停留在瓶颈阶段,不过比起没来西安之前的内力又要强上了一些,只可惜止步于瓶颈处,这让林涛心中稍微有些失落。

    他刚才闭关状态中清醒过来,心中感慨的时候,手机便响了起来。

    见是沈曼丽打来的,他笑眯眯的接通,说:“亲爱的大嫂,你终于知道联系我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太阳不像正中午的时候那么毒辣了。

    沈曼丽坐在车里,裙子全部湿透,看上去还有些惊魂未定,她声音带着颤抖语调的说:“林……林涛,我差点被张倩倩给害了!”

    林涛听了心头一紧,脸色沉了下来,忙问道:“怎么回事?”

    沈曼丽这会儿坐在出租车里,不方便跟林涛说的太详细,于是压低声音说:“我马上就到酒店了,等回来了再跟你详说。”

    “好,那你自己小心些!”

    ……

    和沈曼丽一样,胡媚儿今天也受到了极为大的惊吓,她的师父就像是她的噩梦一般,让她永远的活在阴影之中,没了自由和光明。

    她其实并不想为虎作伥,可惜她被她师父下了蛊毒,迫使她不得不听她师父的话,否则就会受到万箭穿心般的痛疼。

    她曾想过偷偷的解开她师父下的蛊毒,可惜她尝试几次后就放弃了,她师父所下的蛊毒太过怪异,她越是反抗体内的毒素激发的越快,只能每个月从她师父手中拿去解药来缓解蛊毒的蔓延,若是她师父三个月不给她解药,她身体便会一层层腐烂,到变成骨头为止,这种恐怖的场景想想都让胡媚儿颤栗,她又哪里敢去反抗她师父,所以只能对她师父言听计从。

    如今她师兄已经死了,她再也找不出一个内功深厚的去辅助她接触黄兆武的蛊毒,她原本打算救黄兆武的心思渐渐的又沉了下去。

    她见过她师父之后,回到卧室时,黄兆武已经清醒过来,正靠在床边发呆。

    见到胡媚儿脸色苍白的从外面走了进来,黄兆武回过神,问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胡媚儿心中感动委屈又难过,眼眶一红,差点没忍住眼泪就流出来了,她强迫自己将眼泪给收了回去,挤出笑说:“没事儿,刚才在花园转了一圈,可能太阳太毒,有些中暑。”

    黄兆武点点头,说:“以后正中午的时候不要出去乱跑,太阳毒着哩。”

    胡媚儿喉咙哽咽的嗯了一声,从来没有人真心实意的关心过她,黄兆武随口一句关心她的话就让她感觉到无比感动,心中又替黄兆武难过,用不了多久,黄兆武就得去赴死了。

    而黄兆武死后,她自己面临的也将是地狱般的日子。

    她知道,一旦她师父把她给利用完之后,一定会用恶毒的方式把她调教成x奴。

    一想到以后暗无天日的日子,胡媚儿恨不得直接死掉都比苟活着来得痛快。

    只可惜,她不敢直面对面死亡,她心中还抱着侥幸的心理,说不定哪天遇到一个能够就她的人也不一定呢。

    “我是怎么回到卧室里来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黄兆武揉了揉太阳穴,对胡媚儿问道。

    胡媚儿是用迷香将黄兆武给迷倒,然后喂他喝的药物,所以她万不敢跟黄兆武说实话,只能笑着敷衍道:“可能是你最近太累了,在书房办公的时候睡着了,我怕你在书房睡着不舒服,就喊来了吴妈跟我一起把你扶回的卧室。”

    “哦,这样啊!”黄兆武若有所思的点头,心中却感到不安,他知道胡媚儿肯定说了慌,因为即便他再怎么疲劳,也不可能困到连一点知觉都没有,一定是胡媚儿在里面搞了什么鬼。

    “最近我身体好了许多,这几天我打算去公司住,有很多工作都落下了,得赶紧把进度赶起来,否则偌大的公司就得瘫痪了。”

    “啊?”胡媚儿惊疑道:“你要去公司住?你的身体……”

    “无碍。”黄兆武摆手道:“以前般回来办公是因为身体无法走动了,如今身体已经康复不少,自然得回公司。”

    “可是……”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

    胡媚儿还想劝解黄兆武,却被黄兆武给打断了。

    黄兆武觉得自己住在家里对胡媚儿是防不胜防,得躲进公司里去保命,否则林涛还没找到救他的方法,他就一命呜呼了。

    “你去给我收拾一下换洗的衣服,这几天我就不回来了。”

    黄兆武语气淡漠的说道。

    胡媚儿忙说:“那我跟你一起住公司,还能照顾你。”

    “不用了,办公的地方你去不合适,你就乖乖待在家里就行了。”

    胡媚儿心里有些别扭,不知道什么原因,黄兆武竟然渐渐的开始疏远她,她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导致下蛊毒的事败露。

    如果下蛊毒的事情没有败露,那么黄兆武为什么最近几天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黄兆武对自己态度突然冷漠了?

    胡媚儿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

    沈曼丽赶回酒店的时候,看到林涛,她悬着的心这才放松下来,轻轻叹了口气,一脸的心有余悸。

    林涛继续问刚才的话题,说:“大嫂,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了?”

    沈曼丽就把在度假村遭遇的事情前前后后的讲了一遍。

    林涛听完后,整张脸阴沉的可怕,他怒哼一声,咬牙切齿的说:“找死!”

    沈曼丽轻叹一声,道:“我以前只是觉得张倩倩有些嫉妒心,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女人嘛有点嫉妒心很正常,但是没想到她人品如此低劣,甚至……甚至跟她的老公公鬼混到一起,一想到她我就觉得恶心!”

    林涛道:“这两人简直是找死,竟然敢合伙来给你下套子,我一定饶不了他们。”

    沈曼丽怕林涛在西安惹事,毕竟在西安没有什么关系网,一旦出了事情,很难脱身,于是讪讪的劝解说:“要不算了吧?反正我也没受到什么损伤,不用跟那种无耻的小人去计较,以后不联系就是了。”

    “不行,他们竟然敢对你做这么恶心的事情,简直是十恶不赦,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

    “可是他们家族好像在西安实力不小啊!”

    沈曼丽说出了心中的忧虑。

    林涛朝沈曼丽安慰的笑了笑,说:“放心好了,我自有计较!”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