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胡媚儿受惊吓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倩倩过来了,先不跟你说了啊!”

    沈曼丽见张倩倩已经到跟前了,就把林涛的电话给挂断了。

    “谁啊,这么神神秘秘的,怕我听见呀?”

    张倩倩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沈曼丽的手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询问道。

    沈曼丽笑了笑,说:“林涛打来的,问我在哪。”

    张倩倩脸色稍变,不过马上恢复如常,笑道:“你告诉他了?”

    “没呢,你大老远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度假村么?”

    沈曼丽毕竟是见过世面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虽说这个度假村的设施还算齐全,不过也算不得多好,比起那种依山傍水,鸟语花香的度假村,这里的气氛还是要差上一些。

    张倩倩笑着转移话题,说:“走,先去我房间,咱们边喝东西边聊。”

    沈曼丽并不知道张倩倩已经给她设计了一个阴毒的陷阱等着她往里跳。

    ……

    林涛听到电话里的忙音之后郁闷的皱了皱眉,心里自我安慰,可能是最近这段时间太紧张,想多了吧,张倩倩虽然心思不纯,但并没有多少威胁,应该不会害沈曼丽。

    林涛内功亏损太厉害,没有多耽搁,带着‘玉黄玲’回了酒店之后就进入了闭关状态,有了这个‘玉黄玲’他有自信在晚上之前能够将体内的内功恢复到充盈状态,如果有好的契机,说不定内力还能大增。

    就在林涛闭关入定的时候,胡媚儿那边用安神香催眠了黄兆武,等到黄兆武沉睡之后,她把之前熬制的药物偷偷喂给黄兆武喝了下去,这种药物能够有效的克制黄兆武体内的蛊虫,让蛊虫暂时进入休眠状态。

    克制蛊虫之后,下一步便是弄来蛊虫的母体,然后用蛊虫母体的血液来吸引蛊虫慢慢的爬出黄兆武的体外,但是蛊虫自己是没有意识的,没法顺利的爬出来,这里就需要一位内功深厚的人用内力牵引蛊虫往黄兆武体外爬,可问题是胡媚儿内功尚浅,根本无法完成这个牵引的过程。

    胡媚儿一脸的愁眉不展,她认识的人里面会内功的只有两个,一个是他师父,可惜已经被她师兄给害死了,另一个就是她师兄,冷千秋。

    但冷千秋为人阴险狡诈,而且一直觊觎于她的美色,如果找冷千秋帮忙,冷千秋肯定会提出无耻下作的条件,为了救黄兆武牺牲自己的身体,值得吗?

    胡媚儿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她给黄兆武喂完药后替昏睡的黄兆武盖上薄被子,正准备出卧室的时候,脑袋突然一阵疼痛,伴随着一股股有节奏的音律在她耳边响起,她一脸震惊,手中的药碗瞬间落在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师……师父?”

    胡媚儿震惊不已,这笛声她太熟悉不过了,是她师父用来控制她的,只要一吹笛声,她脑袋便会出现阵痛现象。

    “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怎么会又活过来了?”

    胡媚儿脸色狂变,原本她已经决定了要救黄兆武,但她师父的‘死而复生’让她的心思瞬间凌乱了。

    和以前一样,胡媚儿迅速找到了她师父现身的地方,她见她师父完好无损的站在别墅后院的假山旁边,一脸强颜欢笑的走了过去,有些忌惮的低声笑问道:“师父,您……您没事?”

    “哼,我当然没事!”胡媚儿的师父冷哼一声,道:“是冷千秋那个叛徒告诉你,说我死了吧?”

    “是的,师兄……哦不,冷千秋说他下蛊毒害死了师父您,为此我还专门跑去找过您,可是没见到您的踪迹,师父这两天您老人家去了哪?”

    胡媚儿的师父穿着一身黑衣,双手负背,身上透露着阴森的气息,让人见了就心颤,他目光玩味的盯着胡媚儿看了一眼,一脸狰狞的冷笑道:“冷千秋以为学了点本事就想暗算我,我岂是那么好暗算的?”

    说着,他放在后背的手突然伸了出来,一个圆鼓鼓的包裹呈现在了胡媚儿眼前。

    “师父,这是?”

    胡媚儿好奇的看向包裹。

    胡媚儿师父阴森一笑,打开包袱,瞬间,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双眼怒睁的看着胡媚儿的方向。

    胡媚儿吓的尖叫一声,浑身一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她俏脸无比苍白,惊恐的看着她师父手中拎着的人头,浑身颤栗的说:“这……这是冷千秋?”

    “不错,就是这叛徒!”

    胡媚儿师父似笑非笑的说:“你刚才不是问我这两天去了哪吗,我可以告诉了,这两天就是在追查这个叛徒的消息,然后清理门户。你知道他眼睛为什么瞪这么大吗?”

    胡媚儿不敢去看那颗一脸狰狞的头颅,浑身哆嗦的摇头。

    胡媚儿师父发出桀桀的怪笑声,玩味的说:“因为我让他尝到了比死亡还要痛苦的折腾,所以他才会露出这么一副表情。”

    顿了顿,胡媚儿的师父眯着眼睛望着胡媚儿,沉声说:“媚儿,你该不会也背叛为师了吧?”

    “啊,不……不会,媚儿永远不会背叛师父!”

    胡媚儿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她师父面前,瑟瑟发抖的表忠心。

    胡媚儿师父满意的点头,说:“你起来吧,谅你也不敢背叛我,你体内还有我种下的蛊毒,只要我想杀你,只需要伸伸手指头……”

    “师父放心好了,媚儿不敢背叛您,也不会背叛您。”

    胡媚儿师父嗯了一声,道:“你起来吧。说说看,最近几天,黄兆武身体情况如何了?”

    胡媚儿佯装镇定,轻声说:“他身体越来越差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撒手人寰。”

    “很好。不过你还得小心些,要让他的死合理一些,必须是因病而死,而不涉及到其他因素,否则想要顺利接管‘长安食品’集团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师父,您不是黄兆武的……”

    “闭嘴!”

    胡媚儿的师父冷喝道:“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透露我的身份,如果让一个人知道了,我就杀一个,让十个人知道了我就杀十个,当然如果泄露了我的身份,你也必死!”

    “是,师父,媚儿再也不提此事!”

    胡媚儿如受惊的小白兔,吓的浑身发抖。

    胡媚儿师父就喜欢看胡媚儿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见她身段婀娜,脸蛋妩媚漂亮,心中便有些起火,不过为了成大事,他必须得强忍着邪火。心中暗衬,等黄兆武死后,他一定要将胡媚儿变成自己的女奴,任他随便玩弄。

    等到胡媚儿的师父离开之后,胡媚儿出了一身的冷汗,上衣t恤全部汗湿,紧紧的贴在胸前,露出两座宏伟的玉女峰,看上去极为壮观诱人,如果此时出现个男人看到这场景,恐怕拼着坐牢的风险也要将胡媚儿这种天生自带狐媚气质的女人给就地强暴掉。

    原本胡媚儿还在犹豫,她师父没死,她还要不要继续救黄兆武,当她师父拎出她师兄冷千秋的人头时,她彻底打消了偷偷救治黄兆武的念头。

    冷千秋临死前的表情太过狰狞了,一定是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胡媚儿一想到冷千秋的头颅露出的狰狞表情,她心里只打颤,恐怕今天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法忘记冷千秋的恐怖表情。

    这也给她心灵造成了巨大的阴影,使得她更加忌惮她师父了,再也不敢有背叛的念头。

    ……

    “曼丽,快里面坐!”

    张倩倩把沈曼丽领去了她跟魏国强事先开好的豪华房间,里面已经准备好了红酒,按照张倩倩的计划,她打算在房间将沈曼丽给灌醉,然后再叫出躲在隔壁房间的魏国强,将沈曼丽给强暴掉,之后拍一些沈曼丽被强暴的照片,这样沈曼丽为了名声也就不敢声张了。

    这就是张倩倩报复林涛看不起她的毒计,顺便也平复了她这些年嫉妒沈曼丽的心,自己和沈曼丽都被魏国强给干过,这样就都是一类的女人了,谁也不比谁高贵。

    不过红酒很难灌醉人,所以她跟魏国强想了一会儿后,决定在红酒里掺杂白酒,这样一来,沈曼丽保管被灌醉。

    沈曼丽一进房间就味道了一股子刺鼻的酒味,柳眉轻轻蹙了一下,然后踩着高跟鞋迈步跟张倩倩进了房间。

    “曼丽,你觉得这个房间怎么样?你看,房间后面还有游泳池,咱们待会儿边游泳边喝酒,怎么样?”

    张倩倩一脸虚情假意的笑着问沈曼丽。

    沈曼丽不知道张倩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专门把自己喊过来,就是为了看看房间有多豪华?

    她以前住在羊城的时候,跟老乌住的别墅不知道比这里要强上多少倍,这里又怎么能被她看入眼,不过为了满足张倩倩的虚荣心,沈曼丽还是含笑的点头说:“房间确实很豪华,不过游泳喝酒就算了吧,我白天没有喝酒的习惯!”

    张倩倩一听沈曼丽说不喝酒,立马就急了,沈曼丽如果不喝酒,她怎么灌醉沈曼丽?还怎么实施计划,于是她忙说:“哎哟,就陪我喝一点嘛,咱们老同学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喝点酒聊聊家常多好。你该不会是瞧不起你这个老同学吧?”

    沈曼丽将张倩倩焦急的神情看在眼里,当下更加警惕起来,这大白天的非得缠着跟自己喝酒,自己只是说不喝酒她就急了,到底是因为什么?

    难道张倩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成?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