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叫爸爸
    “什么工作,工资多少?”

    张兰芳露出兴奋之色,忙向林涛打听。

    林涛笑了笑,说:“去西安做司机。”

    “啊?”

    听了林涛的话,张兰芳笑意一下子收敛了,旋即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心说,你这不是埋汰我儿子么?

    沈太平也是一脸不高兴,不过他对林涛还是挺敬畏的,讪讪的说:“姐夫,如果是司机的工作,我自己就可以找,也用不着麻烦你啊!”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如果想当司机,我自己就可以去找,还用得着你林涛?

    沈万林倒是不介意这份工作,说:“当司机怎么了?好歹也是一份自力更生的工作啊,你瞧瞧你现在,整天在街上跟那群小混混吃喝玩乐,不往家里挣钱也就算了,还整天让我们给钱你花,你都多大的人了,不害臊啊?”

    沈太平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架势,撇撇嘴,揪了一截油条丢进嘴里,边嚼边说:“反正我不当司机,谁爱当谁当去。”

    沈曼丽在一旁看的替林涛生气,说:“林涛,别管他,让他自生自灭去!”

    林涛笑着说:“他会愿意当这个司机的。”

    顿了顿,他又看向沈太平,表情玩味地道:“月薪一万的司机,你确定不当?”

    “多少?”

    沈太平手里捏着半截油条,正准备送进嘴里时,听了林涛的话,他眼睛瞪的老大,诧异的问道。

    “一万!”

    “妈呀,一万啊?”张兰芳惊呼一声,一脸的不可思议。

    “靠,姐夫,你确定是一万,不是一千?”

    “当然不是一千,如果不是工资高,我也不会开口让你去当司机啊!昨天我见你开车的技术不错,所以就把你引荐给了一个大老板,他同意你去做他的专职司机。”

    “姐夫,你太牛逼了,我越来越佩服你了!哈哈,这个司机我当了!”

    林涛笑道:“给他当司机可以,但是我得提醒你,那人可不是一般的大老板,所以你给他做司机必须谨言慎行,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别说,还有开车必须稳妥,这些你能做到吗?”

    “妥妥的!”

    沈太平兴奋不已,笑眯眯的对林涛做了个ok的手势。

    “林涛,你……你快坐,我再给你盛一碗粥,你碗里的粥都凉了。”

    张兰芳此时又对林涛热情起来,显得极为市侩。

    吃过早饭之后,林涛和沈曼丽一起驱车去了西安,原本沈太平也想跟着一起过去,被沈万林给阻止了,勒令他还没去报道之前,在家里好好磨磨性子,别等到去给老板开车了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到时候别再被人家给开除了。

    林涛跟沈曼丽到了西安之后,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住下,开好房间之后林涛把宝马车钥匙给了沈曼丽,说:“曼丽,你下午把张倩倩约出来,将车钥匙还给张倩倩。”

    “怎么不用了?”沈曼丽好奇的接过车钥匙,问道。

    林涛道:“张倩倩这个人不可深交,咱们没必要欠她这个人情。”

    沈曼丽若有所思,也没多问,点头说:“行,我下午约她,看她有没有时间。”

    ……

    整整一天时间过去,胡媚儿在忐忑不安中度过,她昨天夜里失眠了一整夜,一直在思考,如果她师父真被他师兄冷千秋给害死了,她该何去何从。

    她跟黄兆武并没有什么仇怨,下蛊毒害黄兆武只是她师父的命令,如果她师父真死了,那么她执行的任务就似乎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

    从她跟黄兆武结婚开始,黄兆武对她一直都不错,其实如果不是迫于她师父的威压,她打心眼里不愿意迫害黄兆武,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

    纠结一夜之后,胡媚儿决定放弃对黄兆武继续用毒,改为救他性命,想要救黄兆武的性命,就必须用蛊虫的母体对蛊虫进行引导,把蛊虫从黄兆武的体内牵引出来,但是在牵引的过程中,必须得有一个内力深厚的人护住黄兆武的心脉,否则黄兆武如今的身体状况,还没等把蛊虫牵引出来,他就已经毒发身亡了。

    “媚儿,你在熬什么呢?”

    胡媚儿正在厨房熬药,一种能够克制黄兆武体内蛊虫的药物,她正走神的想着心事的时候,黄兆武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

    “啊?”

    胡媚儿惊疑一声,从走神中清醒过来,转身就见黄兆武站在她身后。

    胡媚儿惊疑的模样落入黄兆武眼里,就觉得胡媚儿是做贼心虚,又见她在熬制药物,便觉得肯定又想要毒害自己,于是脸色阴沉下来。

    “兆武,你怎么跑到厨房来了?”

    胡媚儿忙上前两步,扶住了黄兆武,表情悻悻的问道。

    黄兆武瞥了一眼药罐,语气淡漠的问:“你在做什么?”

    胡媚儿笑着说:“给你熬药啊,对你身体有好处。”

    黄兆武心中冷笑,表情依旧如常,故作好奇的问:“这是什么药啊,谁给你开的药方?”

    胡媚儿心虚的说:“从一个老中医那里弄来的偏方,说是有奇效。”

    “偏方你也信?”黄兆武冷声道:“难道你想害死我不成?”

    胡媚儿慌忙说:“怎么可能,兆武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黄兆武马上醒悟过来,知道自己说话太偏激,可能会引起胡媚儿怀疑,于是挤出笑,语气缓和了些,说:“媚儿对不起啊,最近因为身体的原因心情不太好,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只是偏方大多都是骗人的,不可信。喝错了会死人的。”

    其实胡媚儿所熬制的药物就是专门克制黄兆武体内蛊虫的,但是她却不能明说,否则就暴露了自己,既然黄兆武不愿意相信这药,胡媚儿暗自思量,只能想别的办法骗他喝药了。

    ……

    下午,沈曼丽给张倩倩打电话约她出来的时候,她正在西安郊外的一个度假村陪他的老公公魏国强度假。

    如今她屈服在了魏国强的淫威之下,俨然已经沦为了魏国强的情人,她正准备跟魏国强办事的时候,沈曼丽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等一下!”

    魏国强已经脱了裤子,正准备挺腰,被张倩倩给推了一把,说:“我接个电话。”

    魏国强不耐烦的翻身躺在一旁,催促道:“你快点。”

    张倩倩拿出枕头下面的手机,见是沈曼丽打来的,便接通,挤出笑问道:“曼丽,有什么事吗?”

    沈曼丽问道:“倩倩,你现在有时间出来一趟么?”

    张倩倩好奇的说:“出什么 事了?”

    “没事……那啥,林涛让我把车钥匙还给你。”

    张倩倩听了沈曼丽的话,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林涛这是不想跟自己沾边,自己好心好意的把车借给他,他却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而且好像沾上自己就会倒大霉似得,难道自己是瘟神不成?

    越想越觉得气愤,张倩倩心里暗暗的记恨上了林涛,盘算着如果能够给林涛一些教训。

    “倩倩?”

    张倩倩走神的时候沈曼丽在电话那头又提醒了一声。

    “啊,哦。我……我现在不在西安市内,在郊区的一个度假村呢,要不你开车过来找我?”

    “这……”沈曼丽有些犹豫。

    张倩倩道:“过来转转呗,这是咱们西安新建的一个度假村,环境很好,山清水秀,保证你会喜欢。”

    林涛出去为黄兆武寻药去了,沈曼丽一个人待在酒店也确实无聊,在张倩倩的劝说下,沈曼丽动了心思,答应下来,说:“行,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过来看看。”

    “好勒,我在度假村等你!”

    挂断沈曼丽的电话之后,魏国强十分不悦的沉声质问道:“你搞什么搞?你不怕咱们之间的关系暴露吗?你让谁过来?”

    对于魏国强的连番质问,张倩倩撇嘴说:“一个大美女来还我的车子,待会儿不让她看见咱们在一起不就行了。”

    一听说是大美女, 魏国强便动了歪心思,脸色缓和下来,似笑非笑的问道:“大美女?多大的美女?跟你比呢?”

    张倩倩一脸吃味的说:“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她一直是咱们学校的校花,也一直压我一头,她绝对算得上是我见过的美女中最美的一个。”

    张倩倩这么一说,魏国强越发心痒痒了,眼珠子一阵乱转,在考虑如果让张倩倩把这个大美女介绍给自己。

    魏国强虽然不年轻了,但是却有自信,因为他手里有钱,有钱就等于有魅力,有几个女人能够不被金钱物质打垮,坚守贞洁?

    张倩倩一眼就看出了魏国强想动歪心思,刚才还在想着如何整治林涛对自己的侮辱,见魏国强对沈曼丽动了心思,一个毒计便突然在脑海里闪现。

    张倩倩故作好奇的问魏国强,“你该不会是又对我同学动心思了吧?”

    “咋地,不行哩?”

    张倩倩不屑的瞥了一眼魏国强下面那玩意,撇嘴道:“就怕你下面那玩意不行,满足不了人家!”

    魏国强哼一声,直接一个翻身就把张倩倩给压在了身下,一脸坏笑的说:“看来上次没喂饱你,看我今天不干的你只叫爸爸!”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