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醉酒
    “林涛兄弟,咱们真是有缘呀,这才短短不到半个小时,咱们又见面了,呵呵……”

    张坚只是短暂的惊诧之后,马上挤出笑意,在张子成目瞪口呆的神情下,主动朝林涛走了过去,赔笑的说道。

    不仅张子成傻掉了,连崔婷婷也惊呆了。

    在崔婷婷眼中,张坚就是整个镇的权力核心人物,算得上是大人物了,就是这种大人物,在看到沈太平的姐夫后,竟然像个奴才似得,小跑到了沈太平姐夫跟前,主动赔笑的打招呼。

    这一下,崔婷婷算是彻底相信林涛刚才所说的话了。

    她再看沈太平的时候,眼中露出了懊悔之色,暗衬,比起张子成,名不见经传的沈家确实要厉害太多,只不过沈家太低调了,自己从来就没听说过沈家的家底有亿万啊?

    在懊悔的同时,崔婷婷也在心里责怪沈太平,怪沈太平嘴巴太严肃了,竟然一点都没透露他姐姐是个超级富婆。

    “不是有缘,是这个镇子太小,抬头不见低头见。”

    就在崔婷婷胡思乱想之际,林涛皮笑肉不笑的回张坚的话。

    张坚悻悻的笑着说:“林涛兄弟,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我在这边订了包厢,要不一起去吃点,正好我也可以在酒桌上在郑重的给你赔礼道歉。”

    林涛摆手摇头道:“我们人多,就算了吧。不过……”

    他看了张子成一眼,对张坚说:“你侄子好像对太平的怨气还很大,你刚才想我保证过什么,没忘记吧?”

    张坚忙说忘不了,然后扭头沉着脸对张子成喝道:“子成,你过来!”

    张子成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自己引以为傲的二伯竟然对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年轻人点头哈腰,这让他感到羞辱和不安。

    不过他不敢违背张坚的意思,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子成,你给太平道个歉!”

    “什么?”张子成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道:“二伯,你说啥?”

    张坚不耐烦的说:“我让你给太平道歉,耳朵有问题啊?”

    “凭什么!”张子成憋红了脸,怒声道:“我凭什么给他道歉,他打我在先,要道歉也应该是他给我道歉才对!”

    “我让你道歉你就道歉,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张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张子成,心里唉声叹气的想,“情况这么明显,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能看出里面的门道,你怎么就不开窍呢?如果对方不是有让你二伯我忌惮的人,我能这么一副卑躬屈膝的狗腿子样么?!”

    “可是,二伯……”

    “少废话,赶紧!”张坚脸色越发难看。

    张子成觉得非常屈辱,尤其是当着崔婷婷的面给沈太平道歉,那跟狠狠的抽他的脸差不多。

    不过即便感觉屈辱,他也不敢违背他二伯的意思,脸色憋成的猪肝色,目光含恨的看了沈太平一眼,嘴唇动了动,红着眼眶压抑地道:“对不起!”

    “以后要跟太平成为朋友,不许再胡闹了听见没!”张子成紧紧的咬着咬,低头不语。

    沈太平冷淡的说:“朋友就不必了,只要你不主动招惹我就行了。”

    说完,他没有再去看崔婷婷一眼,扭头就朝二楼包厢走去。

    林涛满含深意的对失魂落魄的崔婷婷说:“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以后看人的时候眼睛擦亮点!”

    “林涛,咱们走!”沈曼丽嫌恶的看了崔婷婷一眼,对林涛说道。

    林涛点了点头,然后对张坚道:“张所长,以后我不在这边,沈家还希望你能帮着多照看着些,没问题吧?”

    “没有没有,当然没问题。这是应该的嘛!”

    张坚听林涛这么说,知道他是彻底放下这件事情了,心中松了口气,忙应答林涛的话。

    等到林涛他们都进了二楼包厢之后,张子成终于忍不住了,委屈的问张坚,“二伯,不是说让他赔咱们三十万吗,他钱都没赔就放出来了,而且还让我给他道歉,到底怎么回事?”

    张坚无奈的叹气,说:“人家姐夫有大背景,不是咱们能够惹的起的,就在刚才不久前,县局长亲自打来电话,勒令我立马放人,我能不放嘛!”

    张子成诧异道:“他姐夫认识县公安局局长?”

    张坚苦笑的摇头,说:“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如果不是如此,我怎么可能逼着你跟他道歉,沈太平的姐夫水太深了,咱们惹不起啊!”

    这下张子成彻底傻眼了,哪里还敢想着此后报复沈太平。

    而一旁站着的崔婷婷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懊悔、失落、不甘等情绪袭上心头。

    ……

    经过这个小插曲之后,沈太平的心态似乎好了许多,饭桌上频繁的跟林涛敬酒感谢,再加上沈万林时不时的跟林涛喝上一杯,一顿饭吃下来,三个男人都喝多了。

    最后无奈,只能由沈曼丽来驱车带着他们回家。

    回到家后,先将沈万林和沈太平各自弄回他们的房间,之后张兰芳有意无意的问沈曼丽,道:“曼丽,你打算怎么安置林涛?”

    沈曼丽看了一眼醉醺醺的林涛,不明白她母亲话里话外的意思,说:“什么怎么安置?先让他去休息啊!”

    张兰芳说:“你们还没结婚了,别让他睡你放假啊,把他安排在客房。”

    沈曼丽哑然失笑,道:“我本来就打算把他安排在客房啊,妈,您可真够操心的,哦对了,你额头上的伤没事吧?”

    张兰芳摆手道:“擦过红花油之后应该没事了。”说着,她打了个哈欠道:“早上为了你弟的事情奔波,这会儿有些累了,我去睡个午觉,你把林涛扶去客房之后也去睡一会吧。”

    “好的,妈你先去休息吧。”

    沈曼丽艰难的将林涛给扶到了客房,正要将她给放倒在床上时,突然她感觉腰间一紧,抬头看去,见原本醉醺醺的林涛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啊,你不是喝醉了吗?”沈曼丽瞪大美眸,诧异的问道。

    林涛苦笑着说:“我如果不装醉,你爸跟你弟还得跟我继续喝下去,他们两个都有一个共同点,酒量不好还喜欢拼命的灌别人。我怕我再不装醉他们就给钻桌子底了。”

    沈曼丽听了林涛的话娇柔的抿嘴一笑,妩媚的白了林涛一眼,啐道:“就你聪明!”

    “大嫂,我想……”

    林涛将手伸到了沈曼丽充满弹性的挺翘臀部上。

    沈曼丽红着脸轻轻推了林涛一把,低声说:“你疯啦,我家不怎么隔音,再说了大白天想那种事情,你丢不丢人啊!”

    林涛讪讪一笑,“我动作轻一点,你只要忍不住叫出声就没事。”

    “不行!”

    沈曼丽柳眉一挑,风情万种的抿嘴笑道:“晚上吧,晚上咱们去市里。”

    说完,不容林涛反驳,说要去午休了,然后就快步走出了客房,似乎生怕林涛强行跟她干点什么使得。

    林涛望着沈曼丽婀娜多姿的背影,唯有苦笑。

    这几天的奔波也确实让林涛有些疲惫,再加上喝了酒的缘故,这一觉睡下去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

    咚咚咚……

    林涛刚醒不久,房门就被敲响,紧接着门被推开,沈曼丽没有开灯,低声询问道:“还在睡呢?”

    “刚醒,我怎么睡了这么久啊?”

    沈曼丽笑道:“我咋知道你怎么这么能睡!”

    “你爸跟你弟呢?”

    “他们吃了晚饭又去睡了,我给你留了饭,你要吃吗?”

    不提吃饭的事情还好,这一提林涛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还真饿了。”

    “那你赶紧起来,我给你热饭菜去。”

    ……

    吃了饭后,林涛有些纳闷,自己怎么一觉从下午睡到了晚上十点多,他很少会睡这么沉这么久,暗自嘀咕一阵子后得出的结论是,肯定是因为给黄兆武渡了不少内力,导致身体虚弱引起的深度睡眠。

    睡了一觉又吃饱饭后林涛感觉精神抖擞,所谓饱暖思**,他见沈曼丽穿着一件性感又知性的居家裙在他面前收拾饭桌,顿时心中又起了心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沈曼丽身后,一把搂住了她柳絮般的纤细腰身,将嘴巴凑到沈曼丽耳边,轻声道:“大嫂,我想要……”

    沈曼丽感受到耳边酥酥麻麻的撩拨,身子一下子就瘫软下来,放下手中的抹布,娇媚的扭动了一下身子,低声说:“不行啊,我妈刚睡下不久,肯定还没睡着呢。”

    “没事,我动作轻点。”林涛轻轻吻了一下沈曼丽洁白的耳垂,一只不老实的大手由她的腰间慢慢滑入了裙里。

    “别……别在这里。”

    沈曼丽身体一下子就被林涛折腾的起了反应,气喘吁吁的低声道:“去我房间。”

    林涛坏笑了起来,一把将沈曼丽给横抱起来,然后神情得意的迈着四方步,朝着沈曼丽的房间进发。

    进了沈曼丽的房间,他用脚尖将房门给带上,走到床边,动作温柔的将沈曼丽给放在了床上,望着沈曼丽妩媚成熟的漂亮脸蛋,他呼吸渐渐变的粗重起来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