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背叛
    那边,审讯室内民警老刘还在苦口婆心的劝说林涛,“小伙子,你就别犟了,你只要肯认错,还有缓和的余地。”

    说着,他把目光看向沈曼丽道:“你劝劝你男朋友啊,难道你想看着他死不成?”

    沈曼丽高冷的瞥了老刘一眼,冷声道:“要死也是张坚死!”

    老刘:“……”

    “疯子,你们一家人都是疯子!”

    “阿姨,你的头是谁打的?”

    林涛突然看到张兰芳额头上有伤口,诧异的问道。

    张兰芳盯着老刘,道:“一个畜生干的!”

    老刘脸色憋的通红,又不好发火,只能悻悻的说:“你不挠我,我能打你?”

    “姓刘的,这事我特么跟你没完,你打我就算了,还特么打我妈,我饶不了你!”

    沈太平怒声喝道。

    沈万林问道:“你不是说伤是在墙上撞的吗?”

    沈太平道:“都是姓刘的王八蛋威胁我,不许我说真话。原本被打一顿我也就认了,没想到这个王八蛋变本加厉,连我妈都给打了,我出去了非弄死这狗日的!”

    民警老刘原本想劝解林涛认错,这样张坚消气之后就不会闹出大动静,只要所里不出事,他副所长的位置也就有希望了,但是沈太平一直对着他破口大骂,导致他劝解的心情全无,脸色阴沉下来,骂咧道:“活该你们特么都滚去坐牢,全尼玛刁民,等着吧,待会儿张所长进来,一个个收拾你们!”

    他话音刚落,张坚便迈着步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老刘见了忙说:“所长,他们该怎么处置?”

    “处置个球!”

    张坚不耐烦的挥手,“一边待着去!”

    说完,脸上如同变脸似得露出了亲切的笑意,快步朝林涛走了过去,伸出手道:“您就是林涛先生吧?”

    众人被张坚的举动全都给搞愣住了。

    刚刚还一副要打要杀的架势,怎么转眼接了个电话的功夫态度就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

    林涛并没有去跟张坚握手,冷笑道:“你不是要杀了我吗?怎么又要跟我握手了?”

    张坚一脸尴尬,讪讪的将手给缩了回去,说:“林涛兄弟,你说你认识市局的王局长怎么不早说啊,咱们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真是抱歉,刚才是老兄我太冲动了,我在这里跟你赔礼道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么个乡野莽汉一般见识。”

    林涛知道肯定是黄兆武当副局长的哥们起到了作用,才致使张坚受到了上面的压力,不得不认错。

    林涛自然不会因为张坚的一个道歉就把这事给揭过,毕竟张兰芳在派出所被打,张兰芳是沈曼丽的母亲,林涛不在意张兰芳还得在意沈曼丽的想法呢,所以他必须得为张兰芳把气给出了。

    “张所长,就这么一个道歉就想了事,有那么容易么?”林涛冷漠的看着张坚,似笑非笑的说道。

    张坚心中郁闷不已,心说,我特么还挨了你一顿胖揍呢,我找谁说理去?

    如果不是林涛身后的人可以直接让他下课,他也用不着如此卑躬屈膝,真是太特么窝囊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

    林涛道:“我张姨被这个姓刘的警察给打了,你说吧,这事该怎么解决?”

    张坚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不知所措的老刘,然后转回头,朝林涛赔笑的说:“赔偿,我让他赔偿。”

    “赔偿?”林涛冷笑道:“怎么个赔偿法?”

    张坚还没来得及开口,张兰芳突然岔开,悻悻的说:“林涛,要不算了吧?我这只是小伤,如果他们能放了太平,这事就这么了结了。”

    林涛看了张兰芳一眼,不知道张兰芳为什么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

    不过既然当事人都开口了,林涛也不好多说什么,便点头道:“成!”

    然后看向张坚,冷声道:“现在可以放人了么?”

    “能能能!”

    张坚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然后朝年轻的警察小李使了个眼色。

    小李会意,赶紧去给沈太平开手铐。

    即便林涛不说,张坚也会放人,上面可是下了死命令,让他十分钟内放人。

    “你侄子事后不会再找沈太平的麻烦吧?”

    林涛见沈太平的手铐打开,继续问道。

    张坚摆手赔笑道:“不会,放心好了,我会警告他。”

    ……

    直到离开派出所,沈太平才彻底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自己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出来了?

    他情不自禁的把目光看向旁边的林涛。

    “你叫林涛?”

    “是!”

    林涛含笑的点头。

    沈太平突然咧嘴笑了起来,伸出大拇指赞叹道:“牛批,林涛你这个姐夫我认定了!”

    沈曼丽在一旁听了沈太平的话,妩媚的俏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不过脸马上又故意板了起来,娇声道:“沈太平,你能不能长点心,以后不要再让爸妈为你操心了,你看妈为了你头都被人打破了!”

    沈太平大大咧咧的摆手,道:“知道了,以后我尽量少惹事。”

    沈曼丽:“……”

    几人走出派出所的院子,林涛将宝马车给解锁,沈太平见了眼睛就放光,“我擦,进口宝马啊,姐夫你可以啊,能让我试试吗?”

    林涛苦笑的点点头,说:“这车不是我的,向朋友借的呢。”

    几人坐进车里后由沈太平负责开车,这会儿到了中午吃饭的点,沈万林开口道:“咱们先不回家了,去镇上的餐馆吃饭,中午我得好好跟林涛喝几杯。”

    顿了顿,他继续说:“林涛,这次多亏了你,否则这小子恐怕就得受牢狱之灾。”

    林涛谦虚的笑着说:“沈叔,您客气了。太平是曼丽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弟弟,我把他捞出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沈曼丽听了林涛的话,目光柔和的看了林涛一眼,脸上尽是温柔之色。

    很快,到了镇上档次相对来说比较好的饭馆,将车子停好后,五人依次下车,沈太平在前面带路,并跟服务员吩咐道:“要一个好点的包间,空调得凉快才行。”

    女服务员答应一声,说:“沈哥,那啥……”

    见女服务员吞吞吐吐的,沈太平皱眉道:“有话直说。”

    女服务员讪笑道:“张子成也在这吃饭。”

    沈太平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沈曼丽见状,好奇的问:“太平,张子成是什么人啊?”

    沈太平冷笑道:“就是抢我女朋友,被我暴打的废物。”

    “咱们吃咱们的,不用管他!”沈曼丽皱了皱眉,说道。

    沈太平嗯了一声,几人正准备上楼的时候,一楼一间包厢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无比惊讶的声音传了出来,“太平?”

    沈太平拿眼望去,脸色阴沉的可怕,只是瞥了包厢门口的女人一眼,然后迈步朝着楼上走去。

    “你不是被关起来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女人好奇的追上去问道。

    沈太平止住脚步,声音冷漠地道:“崔婷婷你特么的巴不得我被关一辈子吧?”

    “我们无冤无仇,我为什么希望你关一辈子?”叫崔婷婷的女人叹气道:“你总是这个样子,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对,你说的对,劳资没有绅士风度,他张子成有,你特么赶紧滚吧!”

    “沈太平,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你特么给劳资戴绿,还想让劳资好好跟你说话?呵呵……”

    “别胡说八道,我们分开之后我才跟张子成在一起。”

    崔婷婷脸色变了变,狡辩道。

    林涛见沈万林和张兰芳脸色阴沉的厉害,便打算帮沈太平挽回一些尊严,走到沈太平身边,问崔婷婷道:“这位姑娘我想请问你,为什么不跟太平在一起,舍弃他而跟那个张子成在一起?”

    崔婷婷皱眉道:“你是谁?”

    “我是太平的姐夫。”

    “哦。”崔婷婷点点头,满不在意的说:“这还用说吗?沈太平只不过是街头的一个小混混,虽然对我不错,但是能当饭吃吗?张子成就不同了,他爸是一个建筑承包商,他二伯在镇派出所当所长,良禽择木而栖,我当然是选择张子成咯。”

    “呵呵,是吗?”

    林涛嗤笑的问道:“张子成家里有多少家产?”

    崔婷婷得意地道:“少说也有几百万。”

    “几百万?”林涛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冷笑道:“我手里的这辆宝马就值一百多万,而且,你知道太平他姐是做什么的吗?”

    “做什么的?”崔婷婷憋红了脸。

    林涛鄙夷地道:“说了你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他姐的公司每年的纯收益就至少有一个亿,他姐又只有他这么一个弟弟,你觉得会亏待他吗?”

    “比起一个几百万的小老板,谁的潜力更大?”

    “这……这些都是真的?”

    崔婷婷心中有些后悔了,毕竟亿这个数额对于普通人来说太难想象了,一个亿可以让她过什么样的奢华生活?!

    正说着话的时候,一楼包厢又出来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男人,他随意的看了崔婷婷一眼,说:“婷婷,我叔来了,赶紧跟我去迎一下。”说完,他又朝崔婷婷旁边的沈太平看了一眼,这一看一下子愣住,随即震惊又愤怒的骂道:“靠,沈太平,你特么怎么出来了?”

    头上缠着纱布的男人便是前天被沈太平暴揍的张子成。

    沈太平冷声道:“你爷爷我想出来就出来,怎么着?”

    就在这时,大门口走进来一人,声音沉着,打着官腔道:“子成,站在门口做什么,赶紧进去啊!”

    “二伯,什么情况啊?怎么沈太平那王八蛋出来了?”张子成恼怒的问道。

    张坚原本想着中午把自己侄子喊出来吃顿饭,并警告他以后不要再去招惹沈太平,却没想到他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林涛等人,顿时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