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威胁下跪
    “啊,你是派出所所长啊?”

    林涛故作惊讶的问道。

    “你特么少给劳资装,你刚才还说没看过所长滚蛋的样子,现在又不知道我是所长了?害怕了?呵呵,害怕也没用,我特么这次非整死你不可!”

    林涛暗中将手机调到了录音功能,故意示弱的说:“我真不知道你是所长啊,要不我让你打一顿,咱们两清了,如何?”

    “清了娘的个腿,不可能,我告诉你!”

    “那你想怎么样?”林涛一步步的引诱张坚上钩,他知道张坚这种色鬼一定会提出某些要求的。

    “我特么想你死!”

    张坚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咬牙切齿的骂道。

    “哎呀,所长先生,我真不知道你的身份,否则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对你动手啊,要不你提个条件,只要是我能答应的,我一定答应你,只要你不找我麻烦!”

    张坚半躺在地上,目光看到了沈曼丽妙曼的身姿,已经那白灿灿的笔直小腿,不死心的沉声道:“她真是你女朋友?”

    林涛心中冷笑,暗衬,你丫的上钩了吧。

    “是!”

    张坚似笑非笑的说:“只要你说动你女朋友,陪我睡一觉,我可以不找你麻烦,否则你特么就等着坐牢吧!”

    “睡一觉啊?”

    林涛缓缓朝张坚走了过去。

    张坚以为林涛真害怕了,得意的说:“当然,睡一觉这事就两清了!”

    “哦,你还是……”林涛顿了下去,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一下子冷了,忽的一把抓住了张坚的头发,狠狠的就朝他脸上扇了下去,“你还是回家陪你妈睡去吧!”

    啪啪……

    把掌声此起彼伏的在张坚的办公室响起,直到张坚被打成了猪头脸,沈曼丽怕林涛把事情闹的不可收拾,这才提醒说:“林涛,别打了,再打下去这畜生就被打死了。”

    林涛停住手,乍一看去,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刚才气糊涂了,只想着狠狠的揍张坚出气,倒是没注意自己已经把他打的鼻青脸肿,脸肿的跟猪头一样,鼻血哗哗的往外流。

    “小子,我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张坚嘴被打的肿成了香肠,嘴里吐词不清的呜咽道。

    林涛冷笑的又拍了两下张坚的脸,鄙夷地道:“我还真不怕你,你特么一个小小的镇派出所所长,在我眼里屁都不算,今天算你倒霉,撞见我了,你特么信不信,我打你了你就得乖乖的受着!”

    说完,他不等张坚开口,直接站了起来,拉着沈曼丽的纤纤玉手,说:“咱们走!”

    “就这么走啦?”沈曼丽惊讶的问道。

    林涛笑着打趣说:“难不成你还想打他几下出气?”

    沈曼丽美眸睨了林涛一眼,娇俏的说:“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我们就这么走了,这个家伙找不到咱们,把气出在我弟弟身上怎么办?”

    林涛翻了个白眼,“要走肯定也得先把你弟弟给捞出来再走啊。咱们出去再说。”

    “小子,你特么休想逃走!”

    张坚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声对已经走出办公室的林涛喝了一声,随后忍着嘴上的痛疼,扯着嗓子喊道:“老刘,小李,都特么给劳资出来,把派出所的院子给锁上,劳资今天要杀人!”

    张坚咆哮的声音非常大,立马引起所里所有人的注意。

    在审讯室的民警老刘听到了张坚的咆哮声,顾不得跟沈家人周旋,直接小跑的出了审讯室,见二楼楼梯口上扶着栏杆被打成猪头的张坚,他脸色一变,忙朝门口的两名协警喊道:“特么的把大门锁起来,所长被人打了!”

    两名正在闲聊的协警听了老刘的话表情一下子变的严肃起来,迅速行动,一个关院子的大铁门一个去给铁门上锁。

    这时候,林涛跟沈曼丽已经进了审讯室。

    沈万林见到两人,好奇的问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沈曼丽轻描淡写的说:“林涛把张所长给打成猪头了!”

    “啊?!”

    张兰芳和被上了手铐的沈太平同时惊呼出声。

    沈太平一脸死灰色,嘴里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这次绝对死定了。”

    “靠,你特么是来帮忙还是来害我的?”

    沈太平突然气愤的咆哮起来,觉得林涛把他给坑进去了。

    “住嘴!”

    沈万林朝沈太平喝了一声,旋即皱了皱眉,觉得林涛不应该是那种冲动轻浮的人,便忍不住问道:“林涛,你是不是有什么依仗?”

    如果没有依仗,怎么敢打派出所所长?

    林涛面色如常的正要开口,突然间,张坚从外面冲了进来,手持枪械,嘴里怒声叫嚣道:“劳资今天特么非得毙了你他娘的!”

    “所长,别啊,别冲动!”

    民警老刘忙拦住张坚,苦着脸说:“所长,为了这种无名小卒毁掉自己的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仕途,何苦呢!”

    经老刘这么一提醒,张坚头脑一下子冷静下来,觉得老刘说的非常有道理,对方烂命一条,自己身为镇派出所所长不知道比对方身份尊贵多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贱民毁掉自己?!

    他手里举着的枪渐渐放了下去,老刘见状稍微松了口气。

    不过老刘一口气松到一半,整个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张坚又将枪给举了起来,指着林涛喝道:“你特么的给我抱头蹲地,否则劳资一枪打死你。”

    他虽然不会开枪击杀林涛,但是用枪吓唬林涛,顺便把刚才挨的打全都还回来还是有必要的。

    林涛目光冷冷的望着张坚,断定张坚不敢开枪,而且即便张坚敢开枪,林涛也能在他扣动扳机的一瞬间躲避开来。

    张坚可以看的出来林涛骨头硬,拿枪可能吓唬不住他,于是他非常无耻的把枪口对准了沈曼丽,冷笑道:“我让你蹲下听见没?否则我特么先杀了她!”

    “你如果敢动她一下,我灭你全族!”

    林涛眼神遽然转冷,阴沉的仿佛能够让沸腾的热水瞬间结冰,一旁的老刘看了林涛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张坚心神一慌,不过很快就又淡定下来,自己手里有枪,还会怕他?

    于是表情狰狞的说:“在你没灭我全族之前你已经成了我枪下的鬼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不用蹲下,改跪下,如果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好爷爷,再被我暴打一顿,这笔账就这么算了。”

    “姓林的,你特么赶紧照张所长说的做,你死别拉着我啊!”

    沈太平被吓傻了,焦急的喝道。

    “你个畜生,闭嘴!”

    沈太平见自己儿子这么没骨气,伸手就朝他脸上扇了下去,表情气愤的瞪着张坚,沉声道:“堂堂一个派出所所长竟然拿枪指着平民百姓,呵呵,我就不信还没有王法了,难道大清还没亡不成?!”

    这时候年轻的民警小李以及另外两名协警全都围了上来,见到张坚持枪对着沈曼丽的场景,全都给吓傻了。

    “你特么再不跪下我真开枪了!”

    张坚不理会沈太平的指责,将手枪上膛。

    林涛目光更冷了,已经做好了随时击杀张坚的准备。他伸出胳膊挡在沈曼丽胸前,然后慢慢移到她前面替她挡着枪口,随即手中如同变魔术般多出了一支钢针。

    当内功达到了一定程度,运用内力激射出的钢针可以直接取人性命,而林涛便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只要钢针一出,可直接刺穿张坚的整个身体,而且可以不偏不倚的此中张坚致命的穴位。

    林涛有信息可以在他开枪之前要了他的性命。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林涛做好了灭杀张坚的准备时,突然,气氛紧张的房间内传出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

    叮叮叮……

    “所……所长,你的电话响了!”

    民警老刘喉咙哽咽一下,浑身冒汗的轻声提醒道。

    他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他马上就要升镇派出所副所长了,如果在这个紧要关头,张坚在派出所开枪杀人,那么他熬了二十多年快要熬成的副所长就泡汤了。

    一般情况下张坚身上都是带着两个手机的,一个是专门用于亲戚朋友联系用的,另一个则是专门接听领导电话的,这个手机基本上二十四小时开机状态,不敢错过上级领导的一个电话,他最近正在运作关系,想要朝县公安局调,所以专接领导电话的手机丝毫不敢马虎。

    而此时,响起的正是用于跟领导联系的手机。

    如果是另外一个手机,这种情况下张坚是绝对不会接听的,但是领导的电话他就不敢马虎了,也只是犹豫了一个呼吸的功夫,便将枪给收回,沉声对老刘说:“看住他们,我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说完,阴沉着脸朝外面走去。

    等到张坚出去后,老刘无语叹气的说:“小伙子,你这是何必呢?真把咱们所长给逼急了,万一真开了枪,你说你划的来不?为了争一口气赔了性命,不值得啊!待会儿我们所长回来了,你态度好点给认个错,我再从中调和一下,希望所长能够消消火,否则你这次真倒霉了!”

    老刘并不知道,张坚出去后刚把电话接通,电话那头,县公安局局长便发出了咆哮的怒骂声。

    “张坚,我日你他娘的祖宗十八代啊,你特么想死就去死,别特么祸害我啊,限你十分钟内立刻马上放人,否则你特么就给老子扒了身上的皮,滚蛋!”

    张坚听着县局长不由分说的怒骂,整个人直接傻掉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