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斯文败类
    民警老刘带着沈万林和张兰芳进了审讯室之后,张兰芳见沈太平双手被手铐拷住,一张脸青肿不堪,顿时惊呼一声,快步朝沈太平跑了过去,怒声道:“儿子,他们打你了?”

    沈太平昨天夜里就被老刘给威胁了,哪里敢承认,忙摇头说:“没有没有,不是他们打的,我是自己不小心撞到墙了。”

    “胡说八道!”

    沈万林皱着眉沉声道:“撞墙能撞的满脸伤?”

    “爸妈,你们……”沈太平偷偷看了老刘一眼,欲言又止,随即郁闷地道:“你们就别添乱了,我说是撞的就是撞的。”

    “太平,你咋了啊,是不是他们威胁你,你不敢说实话?”

    张兰芳又气又急,质问道。

    “你儿子都说了是自己撞的,怎么着,你们还非得把这个锅赖在我们头上不成?”

    老刘冷哼哼一声,继续说:“人看完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张兰芳跟沈万林顿时一眼,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

    所长张坚的办公室内。

    “沈小姐,请坐!”

    将沈曼丽领进去之后,张坚将办公室的房门给关上了。

    沈曼丽见了张坚这个小动作,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也没多在意,坐在了他办公室的沙发上,一条碎花长裙遮住膝盖,露出雪白的小腿,她坐下后整理了一下裙摆,对张坚说道:“张所长,你想谈什么,直说吧。”

    张坚没有急着回答,笑呵呵的说:“别急啊,我先给你倒点茶喝。”

    “茶就不喝了,有话直说吧!”

    张坚正要给沈曼丽倒茶,听沈曼丽这么说,他就停了下来,点头道:“那咱们言归正传吧,你弟弟把我侄子打的不轻,浑身到处是伤,脑袋经过检查医生说脑部受伤严重,被你弟弟打成了脑震荡。”

    顿了顿,张坚继续说:“沈小姐,我一看你就是文化人,应该懂些法律吧?以你弟弟这种情况,故意致人重伤的得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这我没说错吧?”

    沈曼丽俏脸沉了下来,猜测到张坚说这么多就是为了铺垫下面的赔偿,于是沉声说:“你直接说该如何私了吧!”

    张坚目光从沈曼丽雪白的小腿扫过,嘿嘿笑了一声,说:“这样吧,如果你们能够拿出五十万的赔偿,那么这事就可以私了解决。”

    “不是说三十万吗?怎么又变成五十万了?”沈曼丽又惊又怒,娇声质问道。

    张坚原本定的价钱确实是三十万,不过在看见沈曼丽之后,他突然改变了主意,将三十万的价钱提高到了五十万,这样一来,如果沈家拿不出五十万,那么可以把价钱重新减到三十万,不过条件嘛……他看沈曼丽的时候目光越发的贪婪了。

    “什么三十万?”张坚冷哼一声,不认账的反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只赔三十万了?”

    “可是昨天一个姓陈的警察告诉我们,说你给的价钱是三十万啊!”

    “你说的陈姓警察是陈永民吧?”张坚似笑非笑的问道。

    昨天在审讯室跟沈曼丽父母接触的民警,以及今天早上偷偷来告诉沈曼丽父母,说沈太平在审讯室被打的民警就是陈永民,所以沈曼丽知道陈永民的名字。

    “就是他!”沈曼丽愤愤不平的说:“他明明说的是三十万,而且说是你让他转告我们的。你别说你不知道这事!”

    张坚脸色淡然的坐回到老板椅上,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玉溪烟点燃后抽了一口,吐出一阵烟雾,笑道:“我说过三十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有可能是陈永民听岔了,我说的是五十万。”

    “不行,五十万太多了。”

    “不想出五十万也可以,不过得换一种方法。”

    沈曼丽警惕的看着张坚,问道:“什么方法?”

    张坚似笑非笑的说:“我可以把价钱降到三十万,但是沈小姐你得陪陪我。”

    “无耻!”

    沈曼丽俏脸一下子冷了下来,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准备出去。

    “沈小姐,你只要敢迈出这个办公室一步,我就敢让你弟弟坐十年牢,你信么?”

    张坚猛的一拍桌子,脸色阴沉的威胁道。

    “你威胁我?”

    “是又如何?”张坚不顾派出所所长的形象,露出丑恶的嘴脸。

    沈曼丽气的浑身直哆嗦,她很少能够如此气愤,今天真被这个恶心的所长给气到了。

    就在沈曼丽不知道该离开办公室还是继续跟他交涉的时候,她坤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林涛的电话,她忙掏出手机,见号码果然是林涛,赶紧接通,道:“林涛,你到哪了?”

    林涛道:“我到你家了,你们怎么不在家啊?”

    沈曼丽叹气道:“我爸妈心急,提前来派出所了。”

    “你呢,你也跟着去了?”林涛问道。

    “是啊,我现在在所长办公室,你赶紧过来。”沈曼丽压低声音说道。

    林涛听沈曼丽的口吻不对劲,马上答应一声,挂断电话之后加大油门就朝镇派出所驶去。

    “谁的电话?”

    张坚敏感的看向沈曼丽,问道。

    “我男朋友的,怎么,在派出所还不能接电话了?”沈曼丽接了林涛的电话之后感觉心里安定许多,也不再慌张了,听了张坚的质问,她冷声回应道。

    “男朋友?”张坚诧异地道:“你竟然还没结婚!”

    “跟你有什么关系?”

    “呵呵……”张坚皮笑肉不笑的说:“你男朋友来了也没用,刚才那个条件,如果你答应,我马上放了你弟弟,如果不答应,哼哼,你弟弟就准备坐他个十年牢吧!”

    “我不跟你说,等我男朋友来了再说!”

    沈曼丽觉得张坚根本就不是什么派出所所长,简直就是个地痞流氓,无耻至极,顿时懒得继续跟他纠缠,打算让林涛来解决。

    “呵,你男朋友来了也没用!”

    张坚冷笑一声,心中笃定,这次机会如此之好,一定要将这个极品美人给拿下,再施一下压,这美人受不了了肯定会妥协的。

    他用这种办法潜过许多犯事家的少妇熟妇,方法百试不爽。

    ……

    从沈家到镇派出所就隔了两条街,林涛不到五分钟,就把车子驶入了派出所的院子里,停好车之后直接朝着派出所里走去。

    “同志,你找谁?”

    见林涛迈步走了进来,年轻的民警小李忙问道。

    林涛沉声说:“找你们所长。”

    民警小李道:“也是为了沈家的事情?”

    “是的,刚才你们所长让我女朋友去了他的办公室,现在我去找他们。”

    小李没有多想,指着二楼说:“所长办公室在二楼,你自己上去吧。”

    林涛嗯了一声,迈着步子朝办公楼二楼走去。

    “大嫂!”

    林涛找到所长办公室,直接推门而入。

    沈曼丽见林涛进来了,脸上露出喜色,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你来啦。”

    林涛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到张坚拍着桌子喝道:“你谁啊 ,谁让你进来了?给我滚出去!”

    他故意要在沈曼丽面前落了林涛的面子,心想,“你不是指望你男朋友来替你撑腰吗,我要让你男朋友窝囊的从我办公室滚出去,看你还能指望他不。”

    林涛将张坚自以为很有威严的喝声给直接忽略掉了,关切的问沈曼丽,说:“大嫂,你没事吧?”

    沈曼丽撒娇似得轻声说:“你再不来我就要被那个畜生给欺负了,你猜他刚才让我干什么来着?”

    “干什么?”林涛脸色沉了下来。

    沈曼丽添油加醋的说:“这个畜生刚才想……”

    林涛听完沈曼丽的低语之后,怒火中烧,再看张坚的时候目光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般。

    张坚毕竟是军人退役下来当的派出所所长,对付普通人还是可以的,他看林涛一个年轻小伙子,根本就不把林涛放在眼里,更不会害怕林涛要吃人的眼神。

    他指着林涛喝道:“我跟你说话没听见吗?谁让你进来了?赶紧从我办公室滚出去!”

    “滚出去?”林涛冷笑起来,“怎么滚,你给我示范一下!”

    说着,他一个箭步蹿到了张坚跟前,张坚还没来得及反应,林涛便一把捏住了张坚的脖子,在张坚惊恐的眼神中,将张坚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张坚个头不高,大概一米六八左右,轻轻松松就被差不多有一米八的林涛给捏着脖子举了起来。

    “小子,你特么……咳咳,找……找死,赶紧松开!”

    “我还没见过派出所所长在我面前滚是什么样子呢。”顿了顿,他看向沈曼丽,笑道:“大嫂,你想不想看呀?”

    沈曼丽冷声道:“这种衣冠禽兽让他滚都是便宜他了!”

    “那就先让他滚一圈!”

    林涛坏笑一声,将张坚如同扔沙包似得一下子给扔了出去。

    张坚整个身子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由于惯性的因素,身子落地后又往前滚了好几圈才停住。

    “咳咳,小子,你竟敢……竟敢在派出所对派出所所长动手,你特么死定了,劳资一定要让你把牢底坐穿!”

    ……

    ps:继续求一下月票,打赏捧场。捧场是双倍月票,希望大家能够助作者冲一下月票榜,感谢了。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