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歪心思
    沈曼丽的父母并没有听林涛的嘱咐,接到沈太平在审讯室被打的消息之后迫不及待的就要去看沈太平。

    沈曼丽不好多说什么,想在家里等林涛,但又怕自己父母去了派出所吃亏,于是只能无奈的跟着他们一起过去。

    此时,派出所值班室的两名民警正有说有笑的喝着豆浆吃着油条,一名年龄大点的民警咧嘴笑道:“个狗日的,沈太平那小子真是疯球咯,连咱们所长的侄娃子都敢打,找不是找死是个啥?”

    年轻点的民警附和道:“话是这么说,不过老刘,咱们昨晚上把那小子揍那么狠,不会有什么事吧?”

    民警老刘看样子四十多岁,皮肤黝黑,一脸的凶相,一看就是在公安系统待了很多年的老油条,他见年轻的民警有些担心,顿时翻着白眼说:“怕个球哩?这事是所长吩咐咱们干的,所长不找咱,谁管的着咱?”

    年轻民警才到永和镇半年多,还算是公安系统的新人,许多公安系统里的门道都还不清楚,所以在做了违心的事情后心里会发虚,他听了民警老刘的话后心里这才吃了定心丸,端起碗喝了口豆浆,笑道:“没事就好!”

    “小李,你胆子也忒小了!”老刘笑骂道:“只要是进了咱们这里的,而且没关系性子又臭又硬的小角色,打也就打了,不用担心。”

    “那小子那么拽,你知道他没关系?”

    老刘鄙夷的道:“那小子是咱们这条街上的小混子,他老爹是个教书匠,老妈是个家庭主妇,球的个关系,你看昨天晚上把他给打了,现在不挺老实的么!”

    说着,他给小李抛了根烟,自己又点上一支,猛的抽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一脸享受的表情,眯着眼睛看着年轻民警小李,似笑非笑的说:“马上又要有外快了!”

    小李知道老刘说的‘外快’是什么意思,跟着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沈曼丽带着她父母走进了派出所,然后来到了值班室,轻轻敲响了房门,说:“民警同志,我们来探视我弟弟沈太平。”

    沈曼丽没有开口就质问民警,她弟弟是不是被打了,而是说探视来试探民警的态度,如果民警推三阻四不肯让见面,那么肯定就有问题了。

    “你们是沈太平的家人?”

    民警老刘其实认识他们,只是故意装作不认识,来拖延时间。心里惊讶不已,看三人来势汹汹的样子,莫非昨晚上的事情被泄露出去了?

    “我是他姐姐,后面两个是他父母,我们要见他!”

    沈曼丽见民警小李脸上露出心虚的神情,俏脸立马就沉了下来,知道今天早上去给她们报信的民警说的肯定都是真话。

    “不能探视!”

    老刘脸色一沉,皱眉说道。

    “为什么不能探视?”

    沈曼丽柳眉轻蹙,脸上露出不快的神情。

    老刘没想到沈太平的姐姐竟然如此漂亮,漂亮到让人没法去跟她发火,“所里有规定,不能随便探视!”

    老刘盯着沈曼丽成熟又妩媚的绝美俏脸看了看,暗叹如果能够玩一玩这种熟女,就是少活特么一年也值啊!

    沈万林站在沈曼丽身后,听了民警老刘的话忍不住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有些气愤的说:“我儿子又不是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不过就是个打架斗殴,凭什么不让探视,还是说你们做了什么心虚的事,不敢让我们探视?”

    “老头,你别在这胡说八道啊,赶紧走人,别妨碍我们做事!”

    老刘眼神一瞪,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沈万林本就是书生意气,当了一辈子老师,骨子的傲气重的很,对方越威胁他越是挺直脊梁,想要斗上一斗,便沉声说:“你现在马上带我们去见我儿子,否则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哟!”老刘冷笑一声,戏虐的说:“你不善罢甘休想干啥哩?把这派出所给掀了不成?”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沈万林气急,指着老刘又怒又急,但是却不敢动手,毕竟对方是警察,打警察的罪过可不小。

    沈曼丽的母亲张兰芳原本性子就急,见女儿和丈夫都吃瘪了,对方嚣张的不得了,顿时恼羞成怒,冲了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民警老刘的脸就是一阵挠,嘴里骂道:“混蛋东西,打我儿子还不让我见,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跟你拼了!”

    啊!

    老刘没想到张兰芳说动手就动手,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张兰芳挠了个满脸花,一旁的年轻民警小李率先反应过来,忙上前拽住张兰芳的胳膊,将她给拖开。

    “窝草,你个老娘们,老子弄死你!”

    老刘疼的一阵龇牙咧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顺手就掏出身上携带的警棍,失去理智的朝张兰芳的头上砸去。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张兰芳直接被老刘的警棍打中了脑门,一下子被打翻在地,鲜血顺着额头往下流。

    沈曼丽和沈万林一下子吓呆了,很快,沈曼丽便反应过来,花容失色的尖叫一声,忙朝倒在地上的张兰芳扑了过去,带着哭腔的询问道:“妈,你没事吧?”

    张兰芳哎哟哎哟的痛苦低吟着,没有回答沈曼丽的问话。

    倒是一旁的沈万林从震惊中醒悟过来,见自己媳妇被打,顿时一张脸气的通红,张牙舞爪的就朝老刘扑了过去。

    此时的老刘也醒悟过来,知道自己出手太重,又见沈万林冲了上来,怕事情闹大了,就没敢继续动手,忙退后几步,躲开了沈万林,心虚的悻悻道:“我告诉你啊,你可别胡来,是你们先动手的,我只是自卫!”

    “混账东西,你们这哪是警察,简直就是流氓,地痞,这事没完!”

    沈万林怒气冲天,再次朝老刘冲了上去。

    “住手!”

    只听见从后方传来一声充满威严的喝声,沈万林的动作戛然而止,身子一下子僵硬在了那里。

    “搞什么,这里是派出所,不是菜市场!”

    一副领导派头的中年男人从后面走上前来,看了看现场的状况,把眉头皱了起来,问民警老刘道:“老刘,怎么回事?”

    老刘讪讪的说:“所长,他们要来探视沈太平,我说了所里有规定,不让随便探视,他们不信,还动手打人,瞧我脸被那女人挠的!”

    “你们是沈太平的家人?”

    所长张坚看了沈万林一眼,问道。

    “我是沈太平的父亲。”

    沈万林见到派出所的所长,暂时压制了火气,道:“我老婆是个妇道人家,不懂那些大道理,有人告诉我们,说我家孩子在审讯室被打了,所以她心急的想要见到孩子,但这个民警不仅不让我们见,还出口威胁,我老婆气不过挠了他一下,你看看他把我老婆打成什么样了。”

    张坚瞥了一眼在地上躺着的张兰芳,不悦的说:“想探视就好好说话,动什么手?警察也敢随便打,这不是刁民行为吗!”

    沈曼丽原本背对着张坚在查看张兰芳额头上的伤势,见伤口不重,只是表皮破了流了点血丝,脑门有些红肿,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这才放心下来,刚松了口气,就听到张坚无耻的言论,顿时恼怒不已,扭头就朝张坚喝道:“你什么领导,要不要脸?这种无耻的话也说的出口?你手下的民警把我母亲打伤了你非得没说他,还把责任全部推倒我们身上?呵呵……”

    张坚听到竟然有人敢骂自己,一下子就火了,正要发怒,忽见骂自己的女人竟然如此漂亮,顿时眼睛都看直了,足足盯着沈曼丽看了四五秒,这才从惊艳中反应过来,尴尬的咳嗽一声,说:“呵呵,这位女同志的脾气挺大嘛,我又没说我手下的民警一点错都没有,我这不是话还没说完嘛。”

    沈曼丽冷着脸说:“别以为我们好欺负,今天这个事情如果你们派出所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不会罢休的!”

    张坚见沈曼丽身体妙曼,肌肤雪白,五官更是精致漂亮,顿时就起了歪心思,心里痒痒的。

    他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张兰芳,说:“要不要紧,要不先去医院?”

    “我不去,我就要见我儿子!”张兰芳此时已经缓过劲来了,捂着额头沉声说道。

    “好吧。”

    张坚点点头,对民警老刘说:“你领他们两人去探视沈太平。”

    然后又把目光看向沈曼丽,说:“你是沈太平什么人?”

    沈曼丽柳眉轻蹙的说:“我是他姐。”

    “哦,那你跟我去我办公室一趟,你也应该知道你弟弟打的是我侄子,如果可以的话,咱们协商私下解决。”

    沈曼丽犹豫了一下,心想,光天化日,又在派出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先解决自己弟弟的事情要紧,于是点点头,说:“好!”

    沈曼丽刚应下来,张坚脸上便露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暧昧笑意。

    他越看沈曼丽,心里越是痒的厉害,暗衬,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妖艳漂亮的女人存在?!

    ……

    ps:求月票啊兄弟们,有月票的请投一下,这几天打赏捧场双倍月票哦,有条件的就支持一下,谢了。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