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四章 胡媚儿的复杂心思
    “黄先生,你认识西安公安系统的领导么?”

    林涛想起沈曼丽弟弟沈太平的事情,顺嘴问道,如果黄兆武能够认识公安系统的领导,那么永和镇派出所的所长也就不敢过分的为难沈太平了。

    “怎么,林先生在这边遇到什么麻烦了?”

    黄兆武好奇的询问道。

    林涛笑着将沈太平的时间大致的说了一遍,黄兆武听完后含笑的说:“这是小事,正好我有一个老大哥在西安公安局做副局长,待会儿我跟他说一声,帮你把这事给办了!”

    林涛笑道:“那就麻烦黄先生了。”

    黄兆武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为你做这点小事何足挂齿,以后林先生在西安有什么事情尽管可以找我,这西安这一亩三分地,基本上除了人命案,就没有我摆不平的。”

    黄兆武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不过也是,毕竟他们家族在西安盘踞几十年,做了几十年的西安首富,没强大的关系网也当不了这么久的首富不是。

    又闲聊一阵,林涛怕再耽误下去胡媚儿就该回来了,于是告辞离开。

    林涛离开黄兆武的别墅没多久后,胡媚儿便驾驶着她那辆极为风骚的粉红色宾利车回到了别墅。

    此时她心情极为不佳,她出去了一趟,并未找到她师父,难道真如她师兄冷千秋所说,师父中了他的蛊毒?

    胡媚儿的心情很复杂,心里不知道是该庆幸她师父遭难,还是应该为她师父担忧,她很早就跟着师父学习蛊术,可谓一身的高超蛊术全都是她师父教的,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女人,原本对她师父孝敬有佳,但后来却渐渐发现她师父为老不尊,竟然想让她成为女奴,如果不是突然派她执行任务,恐怕此时她已经被她师父给……

    “如果师父已经出事了,那任务还要继续下去么?”胡媚儿在心里思量着,如今她锦衣玉食,生活无忧无虑,如果师父真死了,即便她把黄兆武给弄死,她也得不到多少好处,与其如此,还不如放弃任务,好好的过阔太太的日子。

    如果蛊虫幼虫已经在黄兆武体内成年,即便是胡媚儿也很难将蛊虫从黄兆武的体内取出,毕竟她修为太弱,虽然蛊术不差,但年龄太浅,修为还跟不上蛊术的能力。

    “你回来了?”

    胡媚儿还在低头沉思的时候,黄兆武的声音突然在她旁边响起,她猛的抬头,见黄兆武竟然跟没事人一样,在花园里散步。

    “这……”

    胡媚儿惊诧不已,下意识的询问道:“你身体没事了?”

    刚问完她就暗骂自己太笨,体内种下蛊虫,身体怎么可能没事。

    黄兆武听了胡媚儿的询问,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难道你不希望我身体好起来?”

    “怎么……怎么可能!”胡媚儿挤出笑意,道:“我巴不得你身体马上好起来呢。”

    “是吗?”黄兆武戏虐的看着胡媚儿。

    胡媚儿发现这两天黄兆武总是有意无意的对自己阴阳怪气,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不可能啊,那蛊虫进入体内,就连最先进的医疗器材都没法查出来。

    “兆武,你最近怎么了啊?怎么总是对我阴阳怪气的?”

    胡媚儿故作委屈的瘪嘴问道。

    黄兆武心里痛恨胡媚儿,有时候情不自禁的就表现出对她的厌恶,不过为了不让胡媚儿有所怀疑,他强忍着厌恶感,挤出笑,道:“可能是身体的缘故,心情不太好吧,媚儿,你别放在心上。”

    胡媚儿这才又露出笑意,搀扶着黄兆武,试探的询问道:“怎么今天能够下地走路了?而且看上去紧身不错诶!”

    黄兆武自然不会告诉胡媚儿,林涛给他灌输了内力,便敷衍的说:“可能是这几天你喂我喝的汤药起了作用。”

    胡媚儿心不在焉的笑了笑,心中暗自思量,自己给他喝的汤药是滋养蛊虫的,怎么可能对他身体有好处,难道这是他身体的回光返照不成?

    “媚儿,我问你一个问题呗?”

    两人边朝别墅大厅走边聊起来。

    胡媚儿笑道:“你问。”

    黄兆武试探的说:“咱们结婚快一年了吧?”

    “是呀,怎么啦?”胡媚儿不解的问道。

    黄兆武说:“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的家人?”

    胡媚儿表情变了变,情绪似乎变的有些低落,轻声说:“不是告诉过你吗,我是孤儿。”

    “那总得有养父养母吧?”

    “没有,我在孤儿院长大。这些我以前不都跟你说过吗?”

    “啊,最近身体不好,记忆力也跟着下降了。有时间了咱们一起去你待过的孤儿院瞧瞧怎么样?正好我想看看你长大的地方。”

    “哦。好……好啊。”

    胡媚儿挤出笑意,不过笑意很快收敛,眉毛轻轻蹙了起来,看来自己并非敏感,黄兆武似乎真察觉了什么?

    再联想到昨天她偷偷养着的蛊虫全部死亡,以及冷千秋不敢触碰她身体的场景,胡媚儿总觉得这两天的事情太过诡异了,包括黄兆武突然变的有了精气神。

    似乎这些事情都是因为那小子来了之后便的不一样了,难道跟他有关?

    等胡媚儿把黄兆武送回书房之后,立马跑到了厨房去询问吴妈。

    吴妈正在熬制小米粥,胡媚儿上前去沉着脸说:“吴妈,下午我出去之后来过人没?”

    黄兆武事先就提醒过吴妈,让她不要把林涛来别墅的事情说出去,所以吴妈被胡媚儿问起此事时,心里有准备,一脸淡然的摇头说:“少夫人,下午没人来过。”

    “哦!”

    胡媚儿又是一阵皱眉,暗衬,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

    ……

    夜色渐浓,林涛回到居住的酒店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

    他刚将客房的门打开,沈曼丽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大嫂,真有你的。”

    林涛一接通电话便开始抱怨起来。

    沈曼丽似乎知道林涛在抱怨什么,在电话那头抿嘴轻笑起来,“她找过你了?”

    “你说呢!”林涛没好气地道:“你就不怕你这个老同学勾引我?”

    “如果你真这么容易被她勾引,那我也管不住呀!”

    听着沈曼丽在电话你的俏皮话,想着沈曼丽那妩媚漂亮的脸蛋,林涛心里一阵痒痒,心头起火的讪笑道:“大嫂,我想打你屁股!”

    “变态!”沈曼丽嗔啐道。

    林涛嘿嘿笑了起来,说:“要不你现在到酒店来陪我吧?”

    “下午的时候说陪你一起来城里,你让我在家陪父母,现在又让我过来,这小镇上哪有车呀!”

    “要不我去接你?”

    “得了吧你,这么晚了,你就老实点在酒店待着,明天我过去陪你。”

    林涛苦笑道:“成,也只能这样了!”

    又跟沈曼丽聊了一阵子,直到沈曼丽要洗澡了,两人这才挂了电话。

    挂断沈曼丽的电话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钟,林涛还没有进食,肚子饿的呱呱叫,便打算到酒店附近的地方找些吃的,刚出酒店,手机便来了一条短信。

    叮!

    林涛掏出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号码发来的消息是,“林先生,这是我的新手机号。”

    见没有署名,林涛一脸懵逼,回复过去,“你是哪位?”

    “啊?”对方很快回复过来一个字,很显然,对方也很懵逼。

    林涛看了又是一阵无语。

    没过多久,短信再次响起,对方发了个吐舌头的小表情,紧接着回复道:“抱歉啊林先生,忘记打名字了,我是辛雨彤。”

    林涛失笑起来,很难想象,辛雨彤那种虽然看似恬静却略显冷漠的脸上做出吐舌头的动作是个什么场景。

    “哦,是你啊,怎么突然想起换号码了?”

    林涛边朝街上走,去寻找食物,便漫不经心的回复辛雨彤。

    辛雨彤很快回复过来,“我住在沈姐的教职工宿舍,没事就在学校里闲逛,正好看到学校有办卡的活动,挺划算的,就办了一张。”

    林涛笑着回复说:“作为宗师辛无敌的女儿如此节俭?”

    辛雨彤发了个微笑的表情,没有回复林涛的问话,接着问林涛,“林先生,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大概一个星期吧,怎么,你身体又复发了?”

    “没有没有,我随口问问。喝了你熬的中医之后这两天身体状况挺好的,没有再复发,我要睡觉啦,林先生晚安!”

    林涛被辛雨彤的表现搞的一阵莫名其妙,也就没有再回复过去。

    ……

    次日一大早,林涛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便接到了沈曼丽打来的电话。

    林涛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接通,随口喂了一声。

    沈曼丽在电话那头,语气沉重的说:“林涛,我弟弟在审讯室被人给打了!”

    “哦。”林涛一时没反应过来,哦了一声,不过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眼睛突然瞪大,睡意全无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惊讶地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弟昨天夜里在审讯室被打了!”沈曼丽语气严肃的重复道。

    “擦,在审讯室被打?这特么还有没有王法了?你在家等着,我马上赶过去!”

    林涛挂断沈曼丽的电话之后麻溜的起床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漱之后,朝着永和镇赶去。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