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师妹好身材
    中午饭的时候,因为沈万林扫除了心中对女儿的阴霾,心情一好便跟林涛多喝了几倍,又因为他酒量不好的缘故,也就喝了半斤酒的样子便醉的不省人事,最后被张兰芳和沈曼丽一起给架回了卧室。

    母女两个从卧房出来以后,张兰芳依旧担心自己儿子便对林涛说:“小林啊,你真能把太平给救出来吗?”

    林涛也喝了半斤白酒,虽然没有像沈万林那般醉的厉害,但是也是一阵头重脚轻,听了张兰芳的询问,他乐呵呵的说:“阿姨,您放心好了,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办到,如果办不到,你不让曼丽跟我好便是了!”

    沈曼丽为林涛泡了茶水,刚端过去,正好听到林涛说的话,顿时妩媚的白了他一眼,也挺好奇林涛不花钱怎么把人给捞出来,便道:“这里不是羊城,不花钱捞人恐怕很困难吧,你打算怎么做?”

    林涛接过沈曼丽递来的茶水,轻轻的嘬了一小口后感觉嗓子舒服了些,笑着说:“我没说过不花钱啊,不过三十万太多了,那人又没死,顶多是被打伤了,哪里需要三十万,再说了他抢你弟弟的女朋友,说句难听的,这事我觉得你弟弟做的对,就是打死那家伙都不为过!”

    “胡说什么呢!”

    沈曼丽见林涛喝了些酒在自己母亲面前口无遮拦,怕母亲对林涛有想法,忙出声提醒一声。

    张兰芳听了林涛的言论不仅没有感到别扭反而觉得林涛说的对极了,跟林涛展开了热情的讨论。

    毕竟是自己宝贝儿子,所以在母亲眼里,宝贝儿子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林涛抓住了张兰芳的心理,便顺着她的话聊下去,越聊张兰芳看林涛也就越顺眼。

    “小林啊,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这么会做人。哎,如果太平那孩子有你一半的会做人我也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顿了顿,她笑着说:“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等这次太平从派出所出来,你可不可以把他安排到你的公司去工作?让他多锻炼锻炼,免得再闯祸。”

    “妈……”沈曼丽微微蹙眉,有些不悦,正想说什么,却被林涛使眼色给阻止住。

    林涛笑道:“阿姨,以太平的性子,他肯定不会愿意进护肤品公司的,不过你放心好了,到时候我肯定为他安排一份他满意的工作。”

    又闲聊了一阵子,林涛对沈曼丽说要去西安市内。

    张兰芳在一旁听了忙说:“哎哟,小林啊,我这里又不是住不下,你跑西安去做什么?”

    沈曼丽也是一脸的不解,说:“家里的多的房间。”

    林涛笑着轻声说:“你忘记蛊毒的事情了?我还得为黄兆武看病呢。如果能够救他,以后好处很多。”

    沈曼丽有些担心,说:“他老婆既然可以下蛊毒,说明一定很擅长蛊术,你自己还得多加小心,千万别中了招!”

    “放心好了,那个胡媚儿不够聪明,不是我的对手。”

    沈曼丽这才点头,然后替林涛跟张兰芳解释一番,张兰芳得知林涛在西安还有事情要办,也就不勉强,只是提醒林涛不要忘了她儿子的事情。

    沈曼丽把林涛送到家门口,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要不要我陪你一起过去?”

    林涛笑着摸了摸沈曼丽的脸颊,说:“你好几年没回家,就安心的待在家里好好陪陪你爸妈吧。”

    沈曼丽脸红了一下,娇媚的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林涛笑道:“你想我了告诉我一声,我随时都可以过来。”

    ……

    与沈曼丽话别之后,林涛在镇街道上打了一辆面包车,直接朝着西安市驶去。

    他之所以要住在西安市,就是为了随时等黄兆武的通知,只要黄兆武媳妇不在,林涛马上就过去为他治病。

    到了西安市内,林涛觉得一直打车也不方便,便询问面包车司机哪里有汽车租赁公司。

    面包车司机说:“你如果想租车,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

    林涛点头道:“好!”

    半个小时后,面包车司机将林涛拉到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门口,林涛付完面包车司机的车资之后朝着汽车租赁公司走去。

    刚走进租赁公司,林涛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陌生号码,心头一动,暗道,该不会是黄兆武吧?于是赶忙把手机接通喂了一声。

    “小子,在哪呢?”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林涛愣了一下,听这口气好像跟自己很熟似得,谁呢?听口音,林涛一时没想起来会是谁。

    “你是?”

    对方大大咧咧的说:“我是张倩倩。”

    “张倩倩?”林涛挺诧异的,沈曼丽的这个老同学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号码,虽然昨天晚上分开的时候,她偷偷给自己塞了她的联络方式,但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电话号啊!

    “哦,原来是张姐啊!”林涛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随即好奇的问:“张姐,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张倩倩在电话那头嗤笑道:“你猜。”

    “曼丽给你的?”

    “答对了,有奖赏!”

    林涛一时无语,苦笑的暗衬,“难道沈曼丽就不怕她这个老同学勾引我吗?还敢把我的电话号码给这浪荡的女人!”

    “张姐,你有事吗?”张倩倩虽然长的不错,但是林涛对张倩倩的印象不太好,于是语气有些僵硬的问道。

    张倩倩似乎没听出林涛的反感,笑着说:“听曼丽说你一个人又跑到西安来啦,怎么样,晚上有安排吗?没有的话我请你吃饭呗?”

    “呃,不用了吧,我晚上……”

    “就这么定了,我知道你在这边没认识的人,也没什么安排,不许拒绝!”

    林涛:“……”

    “你现在在哪?”

    林涛如实的说:“在汽车租赁公司,打算租一辆车子。”

    张倩倩说:“租啥车子啊,租车多不划算,一天好要几百呢。你到我这来,我把我的车子借给你开。”

    “这不好吧?”林涛说:“我还是租一辆吧,要不了多少钱。”

    他可不愿意跟这种女人有什么瓜葛。

    “没事,我有两辆车子,另外一辆停车库里都快生锈了,你正好拿去帮我去去绣。”

    “真不用!”

    “你妹儿啊!”张倩倩忍不住提高了语调,抱怨道:“小子,你啥意思啊,这么不给张姐面子?姐主动把车借你,你倒还不情愿了?”

    见张倩倩似乎真有些生气了,林涛不好惹怒她,毕竟她跟沈曼丽还维持着同学关系,搞的太僵以后让沈曼丽也不好做人,于是犹豫了一下,说:“那……那好吧,不过这车子也算我租你的,按照市场价给你钱。”

    张倩倩语气这才缓和了,也没跟林涛提钱的时候,只是把她家里的地址告诉了林涛,让林涛过去取车,之后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

    林涛朝张倩倩那边赶去时,在黄兆武家中,胡媚儿又重新给黄兆武熬了汤药,将汤药端进了书房,见黄兆武不停的咳嗽,便故作关切的询问道:“兆武,你没事吧?怎么咳嗽越来越严重了?”

    黄兆武抬头看了胡媚儿一眼,心里恨透了胡媚儿,表情不变的摇头,说:“没事儿,老毛病了,又不是一天两天,怎么,你有事?”

    胡媚儿温和的笑了笑,露出一嘴洁白整齐的牙齿,娇声说:“我给你熬了治咳嗽的药,你赶紧喝了吧。”

    黄兆武经过林涛的提醒,下意识的对胡媚儿起了防范之心,他见胡媚儿又端来什么劳什子药,顿时心头揪了起来,该不会是又下蛊毒了吧?

    他不敢表露出怀疑的神情,便继续盯着电脑,故作不经意地道:“知道了,你把药放着吧,我待会儿喝。”

    “趁热喝啊,免得药性不好呢。”胡媚儿将药放在书桌上,提醒道。

    黄兆武点点头,说:“公司有个紧急情况需要处理一下,处理完了就喝,你先出去忙你的吧。”

    胡媚儿柔柔的答应一声,看了一眼专注的盯着电脑的黄兆武,柳眉轻轻蹙了一下,之后转身朝着书房外面走去。

    等到胡媚儿走出去之后,黄兆武立马将汤碗端起来看了一眼,又用鼻子嗅了嗅,闻到一股子刺鼻的腥味,顿时一阵作呕,忙把药碗又放了下去。

    盯着药碗看了看,黄兆武环视书房一圈,然后起身,端着药碗,走到书房的一个角落,直接将碗里的药全部都倒在了角落里。

    倒了药以后,黄兆武正转身准备离开时,目光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地上的汤药,下一秒脸上剧变,浑身一阵多少,原来,在汤药里面竟然有着浅黄色的小颗粒,就跟虫卵一般。

    “这个贱人!”

    黄兆武又惊又气,忍不住低骂一句,旋即叹气道:“哎,看来真如那个林涛所言,我被这贱人下了蛊毒了!”

    胡媚儿并不知道书房里发生的一切,还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这会儿心情不错,正在卧室里边哼歌边脱衣服,打算试穿不久前在商场买的漂亮衣裙,刚把身上穿的裙子脱了一半,一个黑色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卧室门口,语气戏虐地道:“师妹身材依旧是那么好啊!”

    胡媚儿吓了一大跳,忙把裙子给提了起来,俏脸一沉,不悦的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