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惹祸
    永和镇在西安市北郊五十里以外。

    半个小时以后,出租车停在了永和镇镇小学门口。

    林涛付了车费之后,将出租车的后备箱打开,拎出里面放着的礼品袋,沈曼丽走到林涛身边,接过几样,看着有些破旧的镇小学,一脸唏嘘的说:“这里就是我上小学的地方,小时候的事情到现在还历历在目,就好像昨天还在上小学似得,时间过的可真够快的。”

    “林涛你说我到镇小学来应聘老师如何?”沈曼丽一脸兴致勃勃的表情说道。

    林涛翻了个白眼,说:“你可拉倒吧,你跑到这里来教书,我以后想见你不还得跨省来回跑嘛,多麻烦!”

    “就得让你来回跑,否则哪里能够体现出我的珍贵?这个事情我得好好考虑一下。”

    说着,沈曼丽踩着高跟鞋走在前面。

    林涛赶紧追了上去,苦着脸说:“大嫂,你别啊,你想教小学,羊城多的是,干嘛还跑这么远。”

    “那能一样吗?这里是我的母校,我长大的地方,而且我父母已经老了,如果这次能够冰释前嫌,我想在家里多待些日子,这几年我都没有好好孝顺过他们,该好好补偿他们一下了。”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走进了小学旁边的一个小巷子,巷子大概有十几米,延伸到里面有十几户住宅,沈曼丽越走脚步越慢,心情沉重的说:“前面那个三层楼的红瓦房就是我家了。”

    “你家除了你父母,还有什么弟弟妹妹么?”

    “有一个弟弟,不过不成器,总是让我爸妈操心,整天跟着街上的混混瞎胡闹。”

    林涛笑道:“年轻人嘛,一直待在乡镇,可不就跟混混玩到一起了么。”

    “哟,这不是曼丽吗?你回来了啊?”

    一个倒垃圾的大爷看见了沈曼丽,脸上带着怪异表情的问道。

    沈曼丽挤出笑点头,却没说什么。

    大爷继续说:“你这是打算回家吗?”

    “是啊。”沈曼丽心想这话问的也太奇怪了,我都到家门口了,不是回家还能做啥。

    “你家没人。”大爷轻叹一声,说道。

    沈曼丽不解的说:“我爸妈和我弟去哪了?”

    “哎,你弟弟惹上事了,上午把一个人给打来了,下午就被镇派出所的民警给带走了,那你爸妈也跟着过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啊?”

    沈曼丽娇呼一声,忙问道:“陈叔,被打的人严重吗?”

    “听说打的挺严重,现在已经拉到西安市去急救去了,你弟弟的脾气啊,哎……真的要好好改一改,否则就算这次躲过一劫,下次照样还会再犯。”

    沈曼丽心中慌乱无比,将行李之类的一股脑的放在了邻居陈叔家里,然后带上林涛就急急忙忙的朝派出所赶去。

    ……

    永和镇,镇派出所内。

    拘留室中。

    一名穿着警察制服,长的五大三粗的派出所民警瞪大眼睛喝道:“沈太平,你小子这次死定了,你特么知道你打的人是谁么?那可是咱们所长的亲侄子,你特么真是脑袋长在屁股上,老虎的屁股都敢踹,简直是找死!”

    “陈哥,你得帮我啊,你弟弟跟我是同学,咱们以前也一起吃过饭,这个忙你得帮小弟啊!”

    沈太平此时脸色极为难看,打了人之后虽然心里痛快了,可是将面临什么样的灾难也是可以想到的,一想到对方被打那么惨,还是派出所所在的侄子,沈太平就感觉浑身冰凉凉的。

    “我特么帮你个锤子,我怎么帮你?如果换做是打的一般人,我还可以出面帮你调节一下,可你呢,你特么打的是派出所所在的侄子,我怎么帮你?除非我特么不想干了!”

    民警陈永民怒其不争的道:“你小子这次算是完了,谁都救不了你,不久前所在亲自放出话了,不让你坐个十年八年的牢不会罢休的!”

    “十年?”

    沈太平脸色刷的一下子变了,随即气愤的说:“我不就是打了个人吗,凭什么做十年牢!”

    陈永民冷笑道:“说你傻你还真傻,如今是什么社会?权利当道,在权利面前,有什么对错可言,我们所长想整理,那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那……那怎么办?”沈太平慌神了,忙向陈永民求助。

    陈永民摇头说:“没用的,你的案子归咱们所长管,他不松开,你就没戏。”

    “赔钱呢?”

    “你能赔多少?”陈永民想了想,问道。

    沈太平这些年净顾着在街上瞎混了,手里哪有什么存款,估摸着家里顶多也就四五万的积蓄,还是他爸妈养老的钱,这钱如果拿出来……

    算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沈太平咬咬牙,说:“五万成么?”

    “五万?”陈永民仿佛看着傻子般看着沈太平笑道:“老弟,五万块估摸着连那小子的医药费都不够,就这件事情,没有二三十万起步根本咱们所长根本不可能松口!”

    顿了顿,陈永民又低声说:“花三十万买十年自由,很划得来了,如果你能够拿出三十万来,我可以去帮你说和说和。”

    “三十万!”

    沈太平一副丧气脸,叹气道:“陈哥你也知道,这些年我净瞎混了,手里根本没有积蓄,我上哪去弄三十万啊!”

    陈永民似笑非笑的说:“你不是还有个姐姐吗?听说嫁给了羊城的一个打土豪,找你姐要去,三十万对她来说肯定是毛毛雨。”

    “我姐?”

    经过陈永民提醒,沈太平眼中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喃喃自语道:“对,对啊,我怎么把我姐给忘记了。陈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

    “能把我爸妈叫来吗?我让他们联系我姐。”

    陈永民点头说:“正好你爸妈在外面等着,我去叫他们进来。”

    陈永民走出审讯室不久后,又重新走了回来,后面跟着两个老人,正是沈太平的父亲沈万林和母亲张兰芳。

    “你个挨千刀的小畜生,劳资今天不打死你!”

    沈万林见到沈太平,立马就如同发了怒的狮子,举起拳头就朝沈太平冲了过去。

    “啊!”

    沈万林一拳砸在沈太平脸色,沈太平痛的惨叫一声,一旁的陈永民见了忙将沈万林拉开,沉着脸说:“你再这样我可就得让你出去了,你打他一拳倒好,到时候这伤怎么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派出所私下对他用刑了呢。”

    “老沈,你疯了!”

    张兰芳见沈太平的脸被打青了一块,气的一把将沈万林拽开,怒声道:“现在已经这样了,你就是把儿子给打死也于事无补啊!”

    “这个祸害人的小畜生就应该去死,你自己说说看,他这些年给我们惹了多少祸?我给他擦了多少次屁股?!”

    “别吵了,这里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陈永民看了沈太平一眼,朝沈太平使了个眼色,接着满含深意的说:“沈太平,你有什么事就赶紧跟你爸妈说,时间有限,不能耽搁太久。”说完,自顾自的走出了审讯室。

    “儿子,你没事吧?”

    张兰芳走到沈太平身边,眼眶一红,摸了摸他脸上淤青的位置,心疼的问道。

    沈太平悻悻的说:“没事儿,我找你跟爸过来是有个事情要告诉你们。”

    沈万林和张兰芳同时看向沈太平。

    沈太平表情讪讪地道:“刚才陈永民说了,我打的那个家伙是咱们镇所长的侄子,说这次要为他侄子出头,给我判个十年八年,如果想要免于牢狱之灾,就得拿出三十万来赔偿。”

    “多少?!”沈万林怒视沈太平。

    沈太平吓的一哆嗦,心虚的说:“三……三十万!”

    “我特么打死你!”

    沈万林气的动手又要打沈太平,被一旁的张兰芳给拦住了,唉声叹气的说:“三十万,我们上哪去弄三十万啊!”

    “妈。找我姐吧,我姐知道我出事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听了沈太平的话,张兰芳下意识的把目光看向沈万林,征求沈万林的意见。

    沈万林沉着脸说:“她已经不是我们沈家的人了!”

    “救儿子要紧,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你拉不下整个脸来,那我来给女儿打电话!”

    见沈万林不做声,张兰芳知道沈万林同意了,便拿出身上携带的老款国产黑屏手机,翻出一个三四年没有拨过的电话打了过去。

    见张兰芳把手机一直贴在耳边不说话,沈太平焦急的询问道:“妈,你打通我姐的电话了没啊?”

    张兰芳脸色难看的说:“空号!”

    “啊?!”

    沈太平悲呼一声,一脸悲惨的表情道:“为什么是空号,这次我死定了!”

    “换号了也不知道跟家里说一声。”沈万林有些气愤 抱怨起来。

    张兰芳瞪向沈万林,怒声说:“你还有脸说,当初如果不是你说那么狠的话,又不许女儿跟家里联系,她换号能不告诉我们吗?”

    提起这事沈万林便是一肚子火,垮着脸说:“她嫁那么一个老男人,比我都小不了多少,见了面,我是喊他老弟还是女婿?我好歹也是一名人民教师,丢不起这个人!”

    “我懒得理你!”张兰芳心烦意乱,嘴里嘀咕道:“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如果拿不出三十万,儿子可是要坐十年牢啊!十年,坐十年牢出来,人都得废了。”

    就在三人都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时,审讯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紧接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爸妈,我……我回来了!”

    沈太平正低着头懊悔不该冲动,听到来人的声音,他猛的抬起头,当看清来人时,他眼睛一下子瞪大,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的喊道:“姐!!!”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