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闺蜜互掐
    林涛离开别墅之后,把电话打到了沈曼丽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沈曼丽才接通,压低声音问林涛:“结束了?”

    林涛快步走出别墅区,笑着说:“远远没有结束,不过话来话长,你先把酒店的地址告诉我,我现在过去找你。”

    沈曼丽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现在人不在酒店,说来也巧,刚才去酒店开房的时候遇到了几个高中时候的同学,非得拉着我去喝咖啡,现在正在咖啡店呢,要不你直接过来?”

    林涛没多想,答应下来,说:“你把咖啡店的地址告诉我,我马上坐车过去。”

    林涛步行一刻钟,走到马路边,由于是近郊,拦车很不便,又等了快二十分钟,才等来一辆出租车,此时他已经汗流浃背,发型凌乱,显得无比狼狈,就像是农民工进城一般。

    半个小时以后,林涛到了沈曼丽所说的咖啡馆门口。

    此时,咖啡馆一个靠近落地窗的位置,沈曼丽正跟另外两个年龄相仿的女人喝着咖啡。

    两人都是沈曼丽高中时候的闺蜜,不过时间太久没联系,彼此之间显得有些生疏,坐在沈曼丽正对面的一个女人叫张倩倩,三十出头,一头橘红色的长发样子显得有些妩媚,不过比沈曼丽比起来还是有逊色几分,从高中开始,沈曼丽便一直是学校公认的校花,一直压张倩倩一头,为此,张倩倩在暗地里嫉妒过沈曼丽很久,如今嫁给了西安的一个食品加工场的富二代,日子过的也算逍遥自在。

    而坐在张倩倩身边的女人韦梦玲就与沈曼丽和张倩倩的风格有所不同了,属于娇小活泼型的,虽然已经三十二岁了,可是打扮的仿佛二十出头似得。

    她脸上含笑,手中搅拌着咖啡,目光看向沈曼丽,说:“曼丽,时间过的可真快,咱们这都有多少年没见面了?”

    沈曼丽抿嘴含笑的说:“应该有七八年了吧,上一次同学聚会好像就是七八年前呢。”

    “可不是么,那时候咱们还都是未婚,现在全都是已婚妇女了,咯咯……”

    一旁的张倩倩若有所思的看了沈曼丽一眼,说:“曼丽,听说你在羊城找了个大富豪诶,身价十几亿呢。啧啧,真有福气啊!”

    “你听谁说的?”

    沈曼丽含笑的脸庞渐渐收敛,表情不自然的问道。

    张倩倩满含深意的笑着说:“我老公的朋友在羊城那边有生意往来,有一次他们聚会的时候无意间提到了你,这才知道原来你闷悄悄的就找了个那么有钱的大富翁呢。”

    沈曼丽知道自己的过往终究是瞒不住的,于是挤出笑,说:“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已经跟他离婚了!”

    她并没有把老乌已经被杀的真相说出来,因为老乌的事情牵扯太大,她不敢随便乱说,只能向外界说是离婚了。

    “离婚了?”

    张倩倩和韦梦玲同时露出惊讶之色。

    张倩倩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心中竟然有说不出的窃喜,可能是以前在学校被沈曼丽占尽了风头,嫉妒心作祟,导致现在看到沈曼丽活的不如自己滋润,一股农民翻身做主人的兴奋感袭上心头。

    她故意露出惋惜的神情,道:“怎么就离婚了?一定是他对不起你吧?现在的有钱人啊,都喜欢出去在外面找小三小四小五,有钱了就开始作祟,何况你老公,哦不,前夫那么有钱,玩的更花吧?”

    韦梦玲听了张倩倩的话,觉得张倩倩说的有些太直白了,就从桌子底下轻轻用脚碰了一下张倩倩的脚跟,暗中提醒她。紧接着笑着主动缓解气氛,道:“话不能这么说,谁说了有钱人才学坏,有些没钱的男人照样不是个东西,就说我老公吧,手里没什么钱,整天花花肠子倒不少。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风气不好,有钱没钱都有学坏的,主要还是看一个人的人品。”

    她刚说完,就见一个年轻男人推开咖啡馆的玻璃门,站在门口张望几眼,目光看向她们的时候,笑了起来,朝她们这边走来。

    “嘿,曼丽,有个帅哥朝这边来啦,他就是你刚才打电话的那个朋友吧?”

    韦梦玲挤眉弄眼的笑着提醒沈曼丽。

    “哟,好年轻啊!”

    张倩倩一张妩媚的脸庞露出一丝媚笑。

    沈曼丽还没来得及扭过头去,就感觉肩膀一紧,紧接着林涛的声音便传进了她的耳朵里,“老婆,我来啦!”

    沈曼丽见林涛当着张倩倩和韦梦玲的面叫自己老婆,俏脸不自然的一红,心头暖洋洋的,表面却故作责怪的瞪了他一眼,说:“我朋友在这呢,别乱叫!”

    然后向张倩倩和韦梦玲介绍道:“这是我……我朋友,林涛!”

    介绍完,脸又是一红,接着跟林涛介绍,说:“这两位是我高中同学张倩倩和韦梦玲。”

    “两位大姐好。”林涛笑眯眯的说:“别听她胡说,我不是她朋友,而是男朋友。”

    张倩倩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涛,笑问道:“小弟弟,你多大?”

    林涛见张倩倩一副眼眸含春的模样,就知道这女人骨子里浪荡的很,不是什么善茬,又见她问自己的话有歧义,便暧昧的笑了起来,说:“张姐想让我多大,我就能多大!”

    “有这么厉害?”

    张倩倩见林涛很上道,马上就跟林涛调起情来。

    这时候韦梦玲忍不住插话说:“倩倩,你别再胡闹了,喝你的咖啡。”

    “随便聊聊嘛!”

    张倩倩撇撇嘴,又朝林涛说:“看你年纪轻轻的,长相也不错,咯咯,该不会是曼丽养的小白脸吧?”

    林涛能够猜出张倩倩跟大嫂是不对付的,便有意帮沈曼丽出头,说:“曼丽姐还需要包养小白脸?张姐你可能不知道曼丽姐在羊城有多受欢迎,整个羊城的高官巨贾几乎没有不对曼丽姐动心的,我只是其中的追求者之一,而且我也幸运,得到了曼丽姐的青睐。倒是张姐,怎么对包养这种事情说的如此随意,你该不会是背着你丈夫包养过小白脸吧?嘿嘿。”

    “去你的!”

    张倩倩啐了林涛一口,对沈曼丽说:“曼丽你瞧瞧,你男朋友欺负我,你也不说管管?”

    ……

    太阳落山的时候,胡媚儿趁着黄兆武在书房打盹的空闲,偷偷跑到别墅的地下室去观察自己养的宝贝蛊虫,刚进地下室,拿起一些装着蛊虫的瓶瓶罐罐,一打开,发现里面的蛊虫全都没了生机。

    “怎么回事?”

    胡媚儿眼眸瞪大,一脸的不得解。

    她将一只金色的蜘蛛和一只暗黑色的蜈蚣从罐子里倒了出来 发现金色蜘蛛以及黑色的蜈蚣一动不动,全都死了。

    “昨天明明还好好的?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

    蛊虫并不是轻易就能被杀死的,但是现在情况很明显,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毒蛊全都死了,

    就在胡媚儿恼怒不已的时候,一阵阵古怪的笛声渐渐的传到了地下室中,胡媚儿听到笛声不敢耽误,忙朝着发出笛声的声源方向赶去。

    月色如墨。

    胡媚儿脚步轻盈的来到别墅后花园的一座假山旁边,她环绕四周一圈,没见到吹笛的人,便压低声音喊道:“师傅,师傅是你吗?”

    “媚儿!”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假山后面传了过来,紧接着,一个五十多岁,穿着黑色长衫的男人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了胡媚儿身边。

    胡媚儿被突然出现的男人给吓了一跳,待定睛望去,才发觉来人是自己师傅。

    “师傅,您这个时候怎么突然来了?”

    胡媚儿很不解的问道。

    男人有着一头齐肩的长发,长发花白,挡住了他沧桑的老脸,虽然只有五十多岁,但因为常年制毒的原因,整个人受到毒性的污染,就好像七老八十似得。

    他目光如同毒蛇一般,盯着胡媚儿看了一眼,随即诡异的笑了起来,说:“媚儿,这几天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吧?事情到了关键时刻,只要黄兆武一死,我立马就可以得到整个长安食品集团了,所以,越是到了关键时刻,越是不能粗心大意。”

    “师傅您放心好了,迄今为止,黄兆武并没有怀疑到我!”

    “好,很好!”

    男人朝胡媚儿妩媚动人的俏脸上看了看,又换了一副表情,说:“你没有假戏真做,把身子给了他吧?”

    胡媚儿脸色有些不自然,悻悻的说:“新婚夜的时候,我使用了迷幻术,他以为跟我同房了,其实我跟他什么都没发生,包括后来的几次,都是使用了迷幻术才蒙混过关的!”

    “好,很好!”男人贪婪的朝胡媚儿傲然的身子上看了两眼,说:“你是为师培养出来最出色的徒弟,为师为了培养你花费了不少代价,所以,你只能是为师一个人的私人物品,不能让别人染指你,听见没有?”

    胡媚儿听了男人的话,表情显得依然很淡然,点点头,乖巧的说:“是,师傅,媚儿一直都是您的人!”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